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电影 > 夏达:就到这里吧,我受够了!

夏达:就到这里吧,我受够了!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二月 12, 2016

12月11日下午14:07,漫画家夏达在微博发出一封名为《就到这里吧,我受够了》的公开信,信中,她历数了与姚非拉近十年合作中的种种“委屈”,该信发出后,一时间在网络上引发热议。

夏达,中国最具代表型漫画家,曾多次入围中国福布斯作家富豪榜,是第一位打入日本漫画市场的美女漫画家,作品曾先后被改编为游戏及影视。

2002年,夏达凭借漫画作品《冬日童话》获得了中国连环漫画短篇故事漫画优秀奖。后来又陆续创作了《四月物语》《子不语》《哥斯拉不说话》《长歌行》《初夏》等众多人气作品;2007年,她正式签约夏天岛漫画制作公司。

夏天岛,由漫画家姚非拉于2004年创办,主要从事漫画类作品创作,曾推出大量优秀作品,被誉为“中国漫画的梦之队”。

事件梳理:

2007年,夏达作为漫画师签约夏天岛,所有经纪、商务合作由姚非拉负责。

2016年8月2日,夏达在微博宣布,明年合同到期,自己将离开夏天岛。

2016月12月11日,夏达通过微博发布公开信《就到这里吧,我受够了》,算是对今年8月2日其宣布离开夏天岛的一次正式说明。

经纪合同到期后,她与夏天岛“长跑十年的爱情”也正式画上句号。

以下为夏达公开信全文:

刚检查完身体……这次可能要休息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长歌行》连载必须暂停。

医院今天通知的检查结果,我的个人状态已经到了一个无法支撑的极限。

对不起,这一次是真扛不住了。

自我八月二号发布明年九月将会离开夏天岛的公告以来,有很多朋友和读者表达了关心和祝福,也出现了不少担忧和猜测,在此一一说明:

我是约满离开,不是毁约走人。

07年,北京还没办奥运会的时候我就签了夏天岛。

我以为就此可以安心的做一个简单的漫画作者,只需要认真画画,所有商业上繁杂的事都不用我操心,德高望重的姚非拉老师会替我们这些签约作者遮风挡雨,打造出一座能让我们安心创作的夏天岛。

我高高兴兴的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直到马上到来的2017年,我真没想过有一天我会选择不续约。

十年前的姚非拉老师是名被骗走了版权的创作者,他自费十万赎回了自己的版权。那时他告诉我们:“现在骗子太多了,我会帮你们把关,不会让你们也遇到这种事。”

而如今……我也不知道需要花多少才能赎回自己的版权。

有后辈因为曾是我的读者,因我而相信夏天岛,相信姚老师和他提供的合同。

被告知“夏达就是签的这种合同,你还担心什么?”而签下了同样的合同。

但我的合同本身就是糟糕的,因我法律相关知识的欠缺和轻信,明白合同有问题时,已经太迟了。

早在去年(2015)十一月,我就向姚非拉老师提出我不会再续约,并在今年(2016)四月正式委托律师和他谈约满之后的事宜,但姚非拉老师却在所有对外的资料里仍写着我会在夏天岛继续待到2023年。

我担心这期间会有太多的隐瞒和误导,我只能发出这条微博,讲清楚我不会再续约的种种缘由,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恐怕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我和夏天岛签的是作者合作约,我负责创作,夏天岛负责作品运营。

十年来,我没拿过夏天岛一分聘雇工资,也没拿过签约金。

我所有的收入都来自于作品刊载平台给出的稿费,版税,以及作品授权金。

我一直都是独立创作。

每一笔进账,夏天岛分走一大笔后,我用剩下的钱养助理和我自己。

并且,我从未拿过任何股权或任何形式的其他额外分成。

十年里,我从未停止过创作,所有的努力和作品大家都能看到。

而夏天岛对作品的运营呢?

从13年到如今,有数家公司来与姚老师洽谈《子不语》的动画电影。姚老师拿着我与最初一家商议出的剧本框架,再拿给别家进行洽淡,甚至提出自己要做导演。并声称“这是对方要求的,你不答应这事就没戏了”。最后一家都没谈成,原因之一是:我反对姚老师当导演,而姚老师对外宣称我提议他当导演。

14年初,有游戏公司找到夏天岛希望得到授权做《子不语》的手游。姚非拉老师便以《子不语》手游的名义开了一轮众筹,众筹完成后便踢对方出局。理由是:“这家不够好,我找更好的”。可至今《子不语》的手游仍无下文……我并不知道制作方和款项的下落,我数次询问得到的答复都是“在找地方做,众筹来的钱都做纪念品发放了”。问得急了,姚老师会撂下一句“你作品不行,没地方要。”我无话可说,从此我变成了消费者认知中的“骗子”。

15年,有朋友向我询问有大量手绘原稿的《长歌行》能不能做个画展,我与公司编辑商议并获得姚老师同意后,在杭州图书馆(2015)和台北的诚品书店(2016)各举办过一次画展。我们找了赞助(杭州场在赞助金到账之前是我和编辑自己用积蓄垫着的)。效果挺好,读者反应热烈,原本是想做多场巡回的。姚老师觉得此事大有可为,于是自己揽了过去。但他不愿投入又想赚门票,所有巡回展从此没了下文。

15年,姚老師把《长歌行》的电视剧授权给了华策影视,游戏授权给了骏梦游戏。我非常期待。骏梦游戏提出的第一款游戏规划是单机游戏,并且是由河洛工作室来制作。发布会开过了也与制作团队碰头讨论过了,而至今还没有下文……河洛方表示很冤枉“骏梦突然没有联系了”,骏梦表示也很冤枉“你们夏天岛要我们先別付签约金”,而姚老师却愤怒的斥责“你不懂就不要问,里面学问大着呢。华策的律师都要告我们了,你担得起后果吗?”我只能噤声。

而直到今年八月我看到新闻才惊讶的发现:姚老师说要告我们的华策,成为了姚老师最大的投资人。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

以及,夏天岛和某些公司签合同的时候,姚老师还要我签一份合约附件:如果我方违约,作者要负责赔偿数千万。当时正是神志不清的截稿日,姚老师突然半夜三点拿着打好的合同找到我,告诉我说“不签这份条款合作就成不了”——我没签,我终于学会认真的看一看合同了。

零零总总,不再赘言。

姚非拉老师身为运营方,不但没有好好的专注于作品的授权开发,反倒因为一己私欲,不停地导致作品项目黄掉或停滞。

我夜以继日笔耕不辍的作品,可以成为公司招商引资的资本,可以成为资本游戏的绣球,却无法被好好尊重好好开发,在这样一个又一个烂尾工程中没了下文。

我的作品被如何操作……别说决策,我连提建议都可能被无视和拒绝。各种因为运营出现的混乱局面,后果却只能由我来承担。

而期限是:永久。

我并不反对大家去签一个经纪公司,我很认同这种合作模式,我也相信大部分经纪公司都做的很尽心尽力。

但是这一家,请一定要认真考虑清楚。

请各位相信,夏达老师不是一个好老师,至少在看合同上不是……你可以请律师帮你逐条解释合约内容,或许你会发现和姚非拉老师的解读不太一样。

我所签署的这份合约,权利和义务是不对等的。

夏天岛是姚非拉老师的一言堂,所有的项目授权到最后都会卡在这一个关口。大事和合同上编辑们大多没有决定甚至知情的权利,她们已经在自己可操作的范围内努力为作者争取了最好的境遇。

我一直三缄其口,不希望岛上的作者们受到牵连,不希望其他努力工作的编辑们冤枉委屈。

可是,到如今我提出不续约已有一年之久,姚非拉老师不仅一直拖着避而不谈,还依然用我和作品的名义发出各种含混不清的对外信息。

于是我在今年八月发布了我明年将离开夏天岛的信息,当时说得含糊,是希望大家都体面。结果却是听说新作者们纷纷被要求签下更苛刻的补充协议。

我别无他法……我只能详细的说出这些。

我也签过夏天岛的保密协议,还被扣下了所谓的“保密费”。如今协议上不让说的事儿我都说了,这笔钱扣就扣吧,要告请随意。

这些话写了删,删了写,终于还是写到了尾声。

这九年,在夏天岛最大的收获,大概就是认识了一群朋友吧。

咱们之间就不多说什么了,好朋友,过命的交情,一辈子的事儿。

然后,谢谢我的读者。你们是我最重要的宝物,是支撑我至今的勇气和力量。无数次在困境里因你们而坚持了下来——这次也不会例外。

也请大家相信,我一定会积极配合治疗,尽快回到工作台前。

我保证。

请等着我。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