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设计 > 全日本都讨厌他,为什么中国富二代却为他一掷千金?

全日本都讨厌他,为什么中国富二代却为他一掷千金?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二月 15, 2016

作为日本当代重要的波普艺术家

却几乎被所有的日本人讨厌

而中国富二代却抢着购买他的作品

                                                                  ▲ 第二排中间为村上隆,布景为《太阳花》

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 曾无数次地被誉为日本的安迪·沃霍尔。不过虽然他的艺术创作元素几乎都来自于日本流行文化,但几乎全日本都非常讨厌他。

不过就算身为日本人,村上隆却也讨厌死日本人了,因为觉得他们不懂艺术。

但是村上隆喜欢除了日本所有国家的人,尤其是有经济实力且幅员辽阔的地方——中国。

村上隆曾经公开过:“很多中国大陆的客人来买我的画,将近30%都是二十多岁的富二代。”

饱受争议的村上隆

传统的日本人恨死村上隆了,主要是他们因为觉得村上的作品根本不是艺术,比起艺术家的头衔日本人觉得他大概只配称作是“工业家”。

村上隆

可实际上,他在日本年轻一辈人中还是被列为偶像。他的画作《727》以超过一亿日元的高价卖出,成为日本国内作品拍卖价格最高的现代艺术家。

▲ 《727》村上隆

在日本本土的两次村上隆展居然可以间隔14年之久,但其实他在日本以外任何地方进行展览的频率都非常高。

亚洲国家当中,卡塔尔就曾主动出资请村上隆去举办展览,甚至还为他一个人盖了一整座美术馆。

那个纵深100多米的美术馆以及展览的经费均来自于卡塔尔皇室,而展览上100多米的作品也是村上隆为美术馆量身定制的。

但并非他在日本以外的所有国家都很受待见,还记得2010年时他的《太阳花》等系列作品在法国巴黎凡尔赛宫展出。

当时遭到法国人的激烈的公开抵制,当时还被大家成为“法国传统艺术保卫战”以及“凡尔赛宫的文化广岛原子弹”。

法国人谴责展出村上隆的作品是“亵渎祖宗的艺术和回忆”,拒绝将凡尔赛宫变成推销现代艺术的橱窗。示威者说,


外国人可能只有一次机会参观凡尔赛宫,他们都看到了什么,那些色彩缤纷的、可爱的雕像,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它和凡尔赛宫没有任何联系!

他们想说服观众村上隆的作品是艺术,

这是搅混了大众的视线。

有趣的是,虽然每次在凡尔赛宫举办这种古典与现代冲击性很强的展览都会收到赞誉和骂名,但这总会给凡尔赛宫带来更好的门票收益。

可能《太阳花》的确无法与任何传统文化扯上关系,但并不是村上隆所有的作品都是“幼稚”的。今年年初在他母国日本结束的展览上,村上隆就使用了“罗汉”的主题。

▲ 村上隆五百罗汉个展「村上隆の五百羅漢図展」メイキング映像

与东方传统文化也有着不解之缘,

村上隆的艺术让人感受到了禅学思想。

据村上隆自己介绍五百罗汉的创意来源,是在福岛大地震之后他与日本艺术史学者辻惟雄促膝长谈之后决定的,用来表达斩不断的血缘和责任感。

这个展览保持了村上隆一贯的“工艺美术”风格,入口处是蜡像《重生》,村上隆以自己容貌为原型,两层意为蜕变,并不定时喃喃佛经,制作精细会让人误解那就是真人。

▲《重生》蜡像装置 | 村上隆

而作品《五百罗汉图》本身全长100米,就是那个上面所提到的特地为卡塔尔美术馆特地创作的作品。

很明显可以看出他从佛教绘画中获得灵感,从中国古代“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个方面出发,呈现宗教中人类的极限与生死等主题。


▲ 《五百罗汉图》局部 | 村上隆

最关键的是,村上隆这次所谓内涵史学背景与文化深度的“五百罗汉展”依旧遭到日本各方面的批评。

日本人说他只是把曾经幕府末期画师狩野一信在1855年安政大地震后,历时十年创作的《五百罗汉图》进行波普平面卡漫风格的改编。批评村上隆毫无创意,还肆意亵渎了日本传统文化。

▲ 《五百羅漢図》之一 | 狩野一信 藏于东京增上寺罗汉堂

日本当时因大地震夺去了成千上万生灵而陷于恐慌之中,罗汉就是地震后的救世主。

▲ 《五百罗汉图》的局部 | 村上隆

对比之下就可以看出,村上隆创作的佛祖、罗汉、坐骑以及妖怪们的确与狩野一信的有些相似,而且还融合了传统日本画浮世绘、波普套色等元素。

当然最为关键是还体现了村上隆独有的“超扁平”绘画风格。

最离经叛道的艺术家

对于法国人、日本人的抗议与批评,村上隆毫不在乎。他还一本正经地发表《幼稚力宣言》,大声地告诉所有人:我就是超幼稚的!

村上隆的作品的确给人以卡漫甚至动漫周边的感觉,但就是这种看上去的“幼稚”和“超扁平”图案呈现出的风格,代表了他独特的艺术表现力。

典型的村上隆太阳花

夸张的配色,重复出现的简单造型,配合上这种独一无二的“超扁平风格”就是村上隆的招牌艺术。

村上隆认为这种最幼稚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最有效的方式。所有花哨的风格都服务于主题本身,“幼稚力”就是他创作的内核。

实际上“通俗”、“商业”、“幼稚”是许多当代艺术家避之不及的词汇,但村上隆却一个个往自己身上贴,

以后你别再酸酸地说“我做的是艺术,不是为了赚钱!”艺术家也是一个社会人,应该在现实社会当中,强韧地生存。而强韧才是艺术家胜利的秘诀。

艺术如果不与金钱扯上关系,

将无法前进,一瞬间也无法存活。

这样惊世骇俗的言论村上隆毫不避讳,他也从艺术当中赚得盆盘钵满,不过也饱受诟病。毕竟之前从来没有一个艺术家会公然宣称过“艺术是一种赚钱手段”。

由此也不难理解村上隆的展览与其他艺术展的不同规定了:不但不限制拍照,还非常欢迎大家拍照,展览口还提示观众:欢迎上传到Twitter、Facebook、Instagram、微博、微信。

▲ “超幼稚”展览 上的五百罗汉图展元素

不过如此“世俗、实在”可能与他三十岁成名之前的潦倒落魄有关。那时他的生活状态甚至跟我国重要的行为艺术家张盛泉别无二致,还需要到便利店捡拾过期食物才能勉强过活。

所以一直以来,村上隆非常乐于把自己的艺术商业化。金钱在某种程度上能给予他安全感,而这种安全感也是他稳定创作的前提。

村上隆与LV合作的Monogram印花

而就是因为村上隆的作品色调明亮富含能量、意味简单直接,就算是主题暗黑也很容易让人接受,这使他成了艺术市场上一直以来不变的宠儿。除了制作大规模生产小型艺术品,他还与国际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马克·雅各布斯Marc Jacobs、三宅一生Issey Miyake以及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等众多明星合作。

他的超扁平超幼稚的作品如此受到大家的欢迎,其实可以从中洞见当今文化的一隅。

牢牢抓住欲望的创作

在今年11月13日上海展览中心闭幕的“2016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ART021上,中国富二代王思聪买下村上隆新的“太阳花”作品又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王思聪与村上隆

正如开头所说,中国的年轻富二代都喜欢的他的作品,而且时不时能在社交网络上看到村上隆和中国富二代买家兴高采烈的合影。

原因与他的“超幼稚”力一样简单,就是因为村上隆对自己的形象包装正好满足了富二代们的需求:昂贵、时尚、打破传统。除了高昂的购买价格,村上隆与国际品牌合作代表了他的时尚,而夸张改编传统画作则代表了突破。

▲《花和骷髅》Flowers & Skulls | 村上隆香港艺术展 2013

不过被村上隆“超幼稚”作品吸引的,除了富二代还有许许多多不同背景的人。在展览艺术商店里,经常堆满了太阳花的各种低价衍生品:手机壳、T恤、笔记本、台历、钥匙链等,但每次都几乎被抢购一空。

▲ “超幼稚”展览上的系列太阳花作品

还有人会抱怨商店没有太阳花作品的同款壁纸出售,真诚地希望村上隆能扩宽“经营范围”。

如此大受欢迎的原因,村上隆自己也有所解释,他说“我的创作方式是要抓住人们的欲望”。

简单直白、夸张有趣作为释放压力的方式,的确成为当今文化的一隅。

▲ 村上隆首部電影《水母看世界》剧照

如今的村上隆更是不断尝试各种所谓与艺术有关的创作领域,包括电影、咖啡馆经营在内。

这位最离经叛道的艺术家就算不断遭到各方面的批评,还是有许多人喜欢他的作品。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