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艺术 > 透过数据看世界| 信息设计师眼中的数据与艺术

透过数据看世界| 信息设计师眼中的数据与艺术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三月 1, 2017

想象一下,

如果你能通过邮寄明信片了解世界各地的人,

而不是照片和简短的消息,

这些明信片上覆盖着手绘的标志和符号,

代表着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信息设计师Stefanie Posavec(现居伦敦)和Giorgia Lupi(现居纽约)在2014年见面交流,并展开了一个为期一年的项目。 每个星期,Giorgia和Stefanie选择决定“数据绘图”中的代表一部分日常生活的符号,通过邮寄进行交流。

例如,有一个星期,他们选择表示收到的赞美的符号; 另一个星期他们选择表示抱怨的符号。 这些明信片在一本名为《亲爱的数据》(Dear Data)的书中出版,于2016年9月出版。

2016年的十11月,

MoMA建筑与设计部门收藏了这本书,

其中包括预稿及Giorgia和Stefanie的原始明信片。

《亲爱的数据》中的原始明信片

MoMA的这次收购给公众探索信息设计提供了机会,这可能是最简单、最容易接近的相似于用电脑和大数据讲故事的形式。2016年12月,Giorgia 主持了一个名为“Draw Your Visit with Data”的MoMA研讨会。 在这样一个我们与彼此、与艺术的互动越来越多地由电子屏幕介导的世界中,与Giorgia的合作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思考关于数据与信息如何可以驱使我们与自己、与他人通过艺术的形式进行亲密接触。

Giorgia分享了对这个项目的一些想法

The Draw Your Visit 研讨会是我正在进行的研究的一部分,我称这项研究为“数据人文主义”。这是通向数据世界的一种方式。我们已准备好质疑通过技术方法获取数据的非人性,我们重新将数字连接到它们真正代表的意义:我们的生活。

具体来说,这是一个调查如何在非预期的环境中发现和使用数据的机会 – 作为第二双眼睛,学习如何观察到更多、更好的事物,以及探索小而主观的数据可以作为一个观察的工具和可以带来的创造性的材料。

这次为期一天的研讨会期间,我们专注于做一个具体的展览,展览作品全部来自20世纪60年代,“这十年期间,跨学科艺术实验蓬勃发展,传统媒介发生了转变,社会政治动荡在全球发生”。这次展览在本质上,故意没有任何叙述,只是将艺术品通过时间顺序连接起来。参与者需要找到自己的故事,用数据作为指导材料来建立自己独特的观展经验。

因为时间有限且作品数目众多(超过350件艺术品),他们不得不选择一个标准,决定哪些艺术品应优先观赏。然后,他们带着收集数据的火眼金睛穿过画廊,通过观察他们所选艺术品的四个元素创建多维数据库。他们检测了每件艺术品的定性、定量的细节:它的类型和特征,艺术家人口统计,甚至是更流动性的数据。比如他们的主观体验或其他游客如何与这些作品互动。这些体验是易变的不固定的,但也是博物馆参观体验的本质存在。

参加者正在 “From the Collection: 1960–1969.”展览收集数据。

Photo: Manuel Martagon. © 2017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我们同时还探索了如何将我们观察到的视觉灵感转化为抽象符号用以指导数据绘图的方法。我们学习剖析自己所喜欢事物的特性与特征,然后将它们用作设计材料。 我认为,学会观察吸引我们的事物并重现其美学特征,会带来十分珍贵的创作灵感,这对任何形式的创作者都至关重要。 如果对于形状、颜色、空间构图我们有一组美学规则,那么应该有一种方式可以将它们应用于我们正在研究的设计中。

信息设计师Giorgia Lupi指导参与者如何将数据视觉化。

Photo: Manuel Martagon. © 2017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这次研讨会的参加者没有任何的数据或设计背景,但结果真是令人惊叹。 事实上,即使在很多情况下,“数据可视化”是与繁重的编程或统计技能、复杂的软件和巨大的数量相关联,我们还是可以通过非常人工的模拟方式来接近数据。另一方面,我们还可以使用量和变量来呈现数据,并从我们熟悉的视觉语言中获得视觉灵感,帮助那些惧怕绘画的人克服“对空白页的恐惧”。使用小数据和设计规则给任何人足够的结构,以产生引人注目的艺术品。

一名参与者的数据视觉化图稿。

Photo: Manuel Martagon. © 2017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数据是创意产物的材料,它不必一定和科技挂钩。 使用物理方法,通过观察来呈现数据可以产生计算机无法带来的明显好处。 手绘数据不仅使数据更容易被理解,还引入了新的思维方式,并激发出为解决特定类型问题而定制的独特设计。

数据绘图的使用十分有限,这有助于揭示分析数据的新可能和新途径。 我们不被数据库的大小和数以百万计的数字所淹没,而是仅仅关注于它们的性质,它们的组织。这个优势点往往会带来新的机会,新的可能。

即使我们与“大数据”合作,我们所关注的是使它变得有意义、为数据分析提供语境。 我们的目的是使它更聪明、更小、更容易理解。 即使是少量的数据(或数据缺失)也可以反映出我们自己、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以及我们生活的方式。 这种数据呈现不完全、不完美但揭示出人类生活的宝贵细节。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我们应该找出一种较私人的方法来捕获、分析、显示所有数据。在任何由数据驱动的故事或项目中,我们都希望观众真正参与到其中,与数据建立关系。

另一名参与者的数据视觉化图稿。

Photo: Manuel Martagon. © 2017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与Giorgia一起合作设计“Draw Your Visit with Data”研讨会是博物馆最近十分令人兴奋的项目。正如Giorgia和Stefanie开发了一套系统和视觉隐喻来收集和呈现他们的个人生活信息一样,研讨会参与者也创建了他们自己的数据库和收集数据的标准,并以他们自己的视觉语言来表现信息。这些视觉语言的灵感来自与MoMA画廊展出的作品。

MoMA策展人Paola Antonelli将《亲爱的数据》(Dear Data)纳入收藏,这个研讨会也因由此次收购而诞生:

“作为策展人,我最喜欢的工作之一就是支持、展示伟大设计师们的作品,向公众呈现他们最新的设计形式。 让我感到十分高兴的是,该项目不仅让Giorgia的数据可视化方法可以与MoMA的访客们共享,这也是一次跨部门的60年代专题展览。 无论我们在哪里,学习寻找新的和持久的方式都很有必要,特别是在博物馆的环境中,这显得尤其重要。”

这种收集数据然后在将数据通过手绘呈现的过程激发人们更耐心、更细致的观察艺术品。除此之外,这种数据收藏方式也给博物馆参观体验的各种要素带来了灵感 – 如参观者的兴趣、策展选择或是展览设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