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艺术 > 这些公交车站一不小心就会让你坐出公共艺术情怀

这些公交车站一不小心就会让你坐出公共艺术情怀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三月 17, 2017

德国摄影师 Peter Ortner 为 7 个前苏联国家的 500 座巴士站出了一本书:《Back in the USSR: Soviet Roadside Architecture from Samarkand to Yerevan》。Peter Ortner他是在一次沿着丝绸之路中亚地段的旅途中,偶然发现了其中几座,被奇异的设计风格所吸引,干脆改了原先的行程,开始用相机记录这些有趣的车站。

在《Back in the USSR: Soviet Roadside Architecture from Samarkand to Yerevan》里,这些前苏联国家的巴士车站个个都是那么另类出彩,无论是造型的设计还是色彩的使用,都是那么放肆的随心所欲。

比如这座位于乌兹别克斯坦的车站,蓝色墙面,一片蓝白竖条纹作为顶部为人遮风挡雨,两边马赛克拼贴图案,中间红、黄、蓝三色相间的圆柱,围绕圆柱而设的座椅,整座建筑在设计上,犹如广场上的休息区,似乎并不被巴士站的功能所局限,充分表达出设计者轻松随性的意境。

同样位于乌兹别克斯坦的另一处车站,则是搭建出了一个白色与浅蓝绿色相间的三角形屋顶,其后还有一面高低错落的黄色墙面,黄色墙面均匀排列的凹陷处刷上浅蓝色,顶部为白色,墙头则设计一排小装饰,比车站的主体结构还要精致,浅色系色彩搭配好似一坐坐小城堡,结合三角构筑体设计得跟儿童乐园一般,相信等车的人在此处也会心情舒畅吧。

类似这些奇思妙想的巴士站,在 Peter Ortner 到访的乌兹别克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克里米亚、乌克兰和摩尔多瓦等地还有许多许多。

与苏联时期缺乏个性的建筑形成的强烈反差,是支持 Peter 不断探寻的一大原因。他认为,这些巴士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对中央集权的反对,同时表明,在苏联时期一刀切的规划下,在地方上仍存在着一些自治的缝隙,让当地人与设计师,有发挥个性的自由空间。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这些张扬个性的设计,恰恰是当时的政府所要求的。这一点是加拿大摄影师 Chris Herwig 拜访了几位巴士站设计师后得知的。早于 Peter Ortner,Chris Herwig 从 2002 年开始拍摄前苏联国家的巴士站,断断续续拍了 12 年,最后也出了一本书——出版于 2015 年的《Soviet Bus Stops》。

白俄罗斯的建筑师 Armen Sardarov 告诉他,在苏联时期,有车的人不多,个人交通不受鼓励,连接起整个国家的正是公交系统。而相对健全的公交网络的建立,是苏联的骄傲之一。

作为一种便民惠民的资产,加上体量小、建造成本及风险极低,巴士站成了为数不多的享有自主设计权的建筑。政府希望它们能被设计得漂亮一些,并能呈现出地方特色与审美。

出于对这份难能可贵的自由的珍视,设计师卯足了劲儿,想象力的边界以及所能取用的建筑材料,成了唯一可能限制他们设计的因素。因而,为了追寻心中的艺术感,一些不太强调功能性的巴士站被造了出来,比如位于阿布哈兹的这座,像是由无数只蜘蛛脚组成的屋顶,根本不能挡风挡雨。

不过设计师 Zurab Tsereteli 根本不在意,他告诉 Chris Herwig:“我并不想解释为什么没有屋顶,为什么这样,又为什么那样,我不想管。作为一名艺术家,我必须设计出看起来真正有艺术感的东西……艺术应该是位于前沿的。”

他在阿布哈兹设计过另一座极为抢眼的巴士站,整个结构像一扇贝壳,又像是卷起的海浪,表面用马赛克拼接,十分瑰丽,更像是一件艺术作品。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