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电视剧《红高粱》中人物的服装形象——试析服装的装扮机能

电视剧《红高粱》中人物的服装形象——试析服装的装扮机能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三月 17, 2017

摘    要:服装形象是社会、历史、政治、文化等方面综合作用的结果。除实用功能外,它本身承载了很多装扮机能,是一种具有象征意义的符号。

 

关键词:服装;形象; 功能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J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5)07-0105-02

 

电视剧《红高粱》改编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同名小说《红高粱家族》。电视剧《红高粱》的叙述方式很特别,以描写较为特殊的人物形象来还原当时民间文化,整体作品的思想深度和审美价值是比较突出的,无论是小说还是电视剧都使观众为之震撼。该剧讲述了20世纪30年代初,在山东高密,九儿和余占鳌的一段爱恨情仇,征服与被征服的充满生命力的传奇故事。电视剧《红高粱》具有捕捉时代的动感、社会的风行并与敏锐的笔触使它们融会到人物塑造中去的本领,在看似平淡的描述中不经意地达到色彩美学与人性的结合,从而实现审美和艺术对现实的超越。
就服饰的起源来看,穿戴的目的首先是来自它的实用功能,是为了满足生存的需要而具有保护性意义进而才能考虑其他的目的和功能,从服饰的实用因素来讲,它超越了时代,自古至今一脉相传,而且更能符合现代设计的要求。除实用功能外,所扮演的社会角色,对环境的适应性以及审美功能,同时民间穿戴服饰的多元性也昭示了民间民族文化的复杂性和异质性。服装确定人社会角色的区别性功能,无论是在重大人生礼仪,还是在人的职业、权势、性别、年龄等诸多方面都有着显著的作用,在恪守礼仪伦常的规范、记述历史发展沿革、美化生活和自身等方面都记录了民族文化传统的进程①。《后汉书·舆服志》中的“非其人不得服其服”和《新书·服疑》中的“天下见其服而知贵贱”都清楚地表明,在阶级社会中,服饰作为一种符号。成为等级贵贱的象征②。
伴随着辛亥革命而来的解放思想与女权运动的风起云涌,旧式观念已被打破,新的观念在尝试和碰撞中开始形成。社会对女性的种种传统封建礼教限制,随之有所松弛,穿衣着装变繁文缛节而趋于简约,短袄套裙便成为此时期进步女子的标志性服饰。短袄套裙的女子装束流行于电视剧《红高粱》那个年代,就是民国初年。其形制为上衣下裙,上衣多为短袄,样式有对襟、琵琶襟、斜襟等。领、袖、襟、摆很少施镶滚花边或刺绣纹样,朴素无华。袖子的样式有所变化,有长过手腕,亦有短至露肘。领则为高领,显示一种颈项挺立之感。衣摆有方有圆、宽瘦长短略有变化③。
女主角19岁的少女九儿善良、伶俐、单纯,却被父亲残忍的卖给了麻风病人当媳妇。在岁月的磨难和波折中,九儿的性格也渐渐鲜明。在她与男主角余占鳌的感情生活中,她爱憎分明,不畏惧封建束缚,认为好好活着才是真理,不惜一切代价追求自己的真爱。在保家卫国难以抉择的关键时刻,她用自己的生命保卫了家园。电视剧出场时,周迅以红色夹袄搭配两个麻花小辫子,立马从40岁熟龄女人变成19岁的青涩少女,对于女主角周迅来说,面部向年轻装扮很轻松,而在服装方面,剧中人物九儿在未出嫁时纯洁、懵懂的形象就要靠颜色鲜艳的服装来装扮,剧中运用很多大红色的服装造型,这样更体现了她个性的张扬。剧中九儿的婚服造型也很有特色,大红色的婚服造型是中式婚礼中必穿的服装,宽大的袖口,在领口、袖口以及身上刺有精致的刺绣,将头发挽起,盘在两侧,温婉脱俗中又带着活泼少女的气质。随着剧情的发展,九儿嫁进单家后,在单家的地位越来越高,剧中形象也越显高贵大气,其中有一款是橘色上衣与浅绿色半身裙的造型,橘色的中式上衣,衣襟斜着系下来,浅绿色的裙子上以橘色条纹装饰,与上衣呼应,以暖调色彩呈现,整体形象清新温婉,映证当时九儿的心境。在电视剧中故事情节发展到九儿情绪低迷时,九儿的装扮也要随之有所改变,剧中服装有一款青花印染的袍子,蓝底白花,冷色调更显冷静沉稳,将九儿装扮出带有古韵的典雅气质,格外脱俗和雅致,与剧中所需的情节、演员的情绪相呼应。在电视剧的结局中,九儿牺牲自己的生命,以歌声引开敌人,点燃酒和高粱地与敌人同归于尽。这时九儿的服装形象要冷静坚强,又因为是分离之时,要带些柔情,冷色调的深蓝色中式上衣,与挽起的露出红色内里衬的袖口,形成一种冷暖撞色的对比,有很强的视觉冲击感。

男主角余占鳌是北方硬汉形象的代表,是高粱地里最原生态的人物,一生杀人越货,但却粗而不俗。他在抬轿时的服装很简单,就是赤膊上身披一个褐色坎肩,下身着有山东地域特色的松松垮垮的缅裆裤,腰上绑几条布带作腰带,一双黑布鞋,整体风格极简,颜色也比较朴实。在他当了土匪后,由于身份的变化,与九儿的感情也不断升温,服装造型也跟着复杂硬朗起来,虽然还是缅裆裤,但上身在褐色坎肩里添加一件白色内衬衣,在冬季寒冷戏份时会穿带有皮草修饰成边的冬季夹袄,衣服内里颜色采用红色,与九儿身着的红色系服装形成呼应。服装的细致变化正反应剧情以及他身份的变化。同样,剧中男二号张俊杰出场时的形象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书生,服装是一身黑色中山装,颇显书卷气。初到余占鳌的土匪部队时,他虽在那个环境下,却也身着长衫,与当时他的心境和形象都相符合,只是想探探余占鳌,想着改造他们成为为老百姓做好事的人。但当他在外几年又一次加入余占鳌的部队时,则与余占鳌他们一样,宽松外搭和缅裆裤的造型,整体形象与部队融为一体,体现了他无论从身手方面还是心智方面的成熟。
孙中山先生说过:“穿衣是由文明进化而来,文明越进步,穿衣问题越复杂。”服装和当时的生活、生产等方面有这密切的联系。服装在很大程度上要适应时代改革的潮流,之所以说穿衣越来越复杂,那正是社会进步、广大人民思想逐步开放的表现啊④。电视剧《红高粱》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服装的例证,为我们还原那个时代的服饰人物塑造提供养料。剧中的人物服装形象是时代的,又是个人的,体现了社会的、心理的、艺术的、色彩的交织,将原著合理完整的视觉化,活生生站在眼前,这也正是这部作品完整的体现,成为传世名著和影视作品的价值。■(孙文   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注释:

①潘鲁生,民艺学论纲[M]. 北京: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1998.

②杨蕾,中国古代服饰文化中的符号与象征[J].装饰,2005(10).

③夏燕靖.中国设计史[M]. 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

④胡光华编著.中国设计史[M].第二版,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0.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