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设计 > 据说这是今年即将改变世界的 12 位设计师

据说这是今年即将改变世界的 12 位设计师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四月 17, 2017


Max Siedentopf

 

麦克斯·西登托普夫是一位涉猎甚广的创意人士,他的灵敏触角散布在摄影、电影、设计和广告等各个方面。从公司的纽约办事处搬到阿姆斯特丹,在过去的年里,他一直在卡瑟斯克拉默创意广告公司担任创意人士。在公司工作期间,他曾多次为机构、活动设计了平面艺术作品,其中就包括汉斯布林克尔经济旅社,2016 年在哥本哈根举行的“我们爱平面设计” 2016 海报比赛,以及在极具名望的米兰三年展上进行的摄影比赛。

除了这些工作要求之外,麦克斯也独立全权负责许多其他项目,这使他免于被某一特定“风格”框住。“对于我来说,作品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想法。这些想法通常在种种不同的方面得以体现,比如艺术指导活动、MV 指导、摄影或杂志制作,”他说,“外表、美感与风格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只是幸运的副产品。尽管我在尽量不显露出某一种风格,但欢乐或许就是贯穿了我所有作品的主题——我总是努力使观赏者微笑,如果某一项目与欢乐无关,我想不出为什么要做它”。

 

 

Nejc Prah

平面设计师 Nejc Prah 与活泼的色彩和疯狂的造型为友,创造着能够将 80 年代俱乐部海报设计和第四位风景相结合的作品。这位出生于斯洛文尼亚,扎根在纽约的设计师创造出的纸质、数码作品均是混乱、灵活而又独特的。日间,他在彭博商业周刊的创意小组工作。他的个人作品包括了音乐家系列海报,五金店图册和出版设计。

Nejc 从小就对平面设计和视觉艺术产生了兴趣。在六七岁时,他第一次完成了自制书的制作,高中时期他渐渐对摄影和街头艺术产生了兴趣。“我的确很喜欢街头艺术的场景,现在在我家乡的墙上还有一些我画的糟糕的东西”,他轻笑道,“但是借此,我喜欢上了排版和文字。一旦我意识到自己想要做的,从那一刻起它就是核心设计。”

2013 年,Nejc 从卢布尔雅那艺术与设计学院毕业,随后前往耶鲁大学平面设计系攻读艺术硕士学位。在这个单调而顺从的世界里,今年早些时候他为彭博商业周刊设计的封面独树一帜。

 

Nejc Prah: Bad Korean in collaboration with Kyung Me

 

Nejc Prah: Bad Korean in collaboration with Kyung Me

 

Nejc Prah: Hardware

 

Raine Allen-Miller

27 岁的电影导演、广告艺术指导蕾因·艾伦米勒的创意人生是从 Brit School 开始的,在那里她学习了艺术与设计。之后她前往坎伯维尔研习绘画专业,但蕾因的大学经历并不是很成功。“我讨厌它,简直太烦它了!我感觉在学业上我和谁都玩不来,除我以外还有一个黑人兄弟,每个人都文绉绉的,或者来自乡村,要么就既文绉绉又来自乡下。”

所以她退学转向职场,成为了摄影师和插画师们的代理人,后来在哈瓦斯、Exposure和 Wieden+Kennedy 从事艺术品买卖和创意生产的工作。随后蕾因意识到创意生产名不副实,于是辞掉了她那份有着体面工资的稳定工作,和校友丽莎一起打拼。两人中的丽莎担任广告文字撰稿人,而蕾因作为艺术指导,合作作品传遍各个机构,拿下了 Anomaly,盛世长城广告公司和 Mother 的实习机会,并最终在 Mother 的创意小组中长期任职。

“在 Mother 我学到了很多,比如如展示,如何与客户交流,如何探讨以及如何在限制下完成各种业内任务。”蕾因说,“ Mother 总是很可靠地在一旁指导我:他们想让自己的创意人员变得更有创造性。对一件事如此投入,那你在这方面做的很出色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Seetal Solanki

索兰基这个名字很多人都听说过。这并不令人意外:一位设计师,她的工作涵盖时尚,运动装备,汽车,照明与建筑,并在后来创立了 Ma-tt-er 这一项目。回到 2015 年,Ma-tt-er 是一个材料研究的咨询机构。作为一个工作室,Ma-tt-er 是一个宏大计划的一环。它所负责的项目中所采用的每一个部件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并且有代表性的,从而创造出反映着我们周遭世界的设计,同时也展示出为了更大利益而改变我们环境的力量。

索兰基认为 Ma-tt-er 是一个相当非传统的事物。她简单地把自己的角色比作一名厨师,“与土地,大海和这些方面的专家打交道,比如农民、科学家,文化、地理、全球与本土市场,进口与出口,这些又与经济和政治状况有关。最重要的是,厨师能够将一种原料发挥到极致,比如用三种方式烹饪羔羊肉”。这种工作方式在 Ma-tt-er 里十分常见,而索兰基是其中唯一的永久成员。

 

Ma-tt-er: Micaella Pedros Joining Bottles Experiment

 

Ma-tt-er: Micaella Pedros Joining Bottles Experiment

Jack Sachs

对于杰克·萨克斯来说,2016 年是他点石成金的一年。杰克的动画歌曲短篇和他为 Maynards Bassetts 设计的广告都证明了他对于疯狂的 CG 形象得心应手。他特有的插画颜色轻巧,又像橡皮泥一般,即使印在纸面上也显得滑稽,这一点在他为纽约时报、彭博商业周刊、Zeit 和福桃杂志制作的插图中得到了体现。他的 CG 作品在泰特美术馆都有展示,而这一切,竟都出自于刚开始对计算机制图完全不感兴趣的人之手。

“我在坎伯维尔学习的绘图,它更接近于艺术气息浓厚的一种学习经历。我的作业都是与纸和笔相关,我也从没对任何动画或是 CG 产生过兴趣。”在他求学的第三年年初,聚会上的一次事故对他的执笔手部神经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他们说我或许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画画了。我必须接受六个月的物理治疗。”于是那时候我开始接触 CG,现在他成了我工作的一大部分。

Nicos Livesey

如今在伦敦的动画导演尼可斯·利夫西,曾经为创意咨询机构 Mother 自由撰写文案。2014 年,他为金属乐队 Throne 制作了塔尔西斯安眠——一部迷幻的定格 MV,也就是那时候他开始着眼于细节世界。

不仅仅担任 Throne 乐队的歌手与吉他手,尼可斯还是乐队的董事和裁缝。多达惊人的四千五百万针,他用了八个月缝制出了三千多幅 A5 大小的画面。通过与汤姆·邦克的通   力协作,最后的 MV 成品在第四频道得以播出。MV 讲述了乐队成员前往火星的火山口投放核弹这一史诗般的壮举。

接下来,在第四频道的帮助下,尼可斯为美国朋克乐队 Radkey 指导制作了高度致幻的Glore。这一视频的制作又花费了他巨量的精力,几乎是到了自我虐待的程度。他以 Beavis,Butthead 和 Throne 这三支乐队的全体成员为原型,在二十多个朋友的帮助下完成了这一疯狂的黏土动画。这部两分钟影片的制作花费了十周的时间,用到了超过 435 块黏土,总重可达 217000 克。

Macguffin

荷兰独立杂志《MacGuffin》由 KirstenAlgera 和 Ernst van der Hoeven 创办。“ macguffin ”原意为剧情的触发器,是电影或书籍中的一个部分。

该杂志的主旨是“ the life of things ”。杂志每一期都聚焦于一个简单而普遍的事物,比如床、窗户和绳子。当其他媒体和设计家们都在关注进步、创新和商业上的成功时,他们选择将目光放在已经存在的日常生活物品的“来生”和匿名设计作品上。《MacGuffin》的独立性在于用半年时间打磨一本庞杂的杂志,每次围绕一个事物,以这个对象为起点,不断延伸,去谈和这个对象相关的设计,人事,趣闻,以及被我们忽略的日常生活中充满意义的东西。

自推出以来,杂志的印刷量已经翻了四倍。我们很难想象,一根绳子能衍生出那么多的故事和创意。2017年,除了坚持纸质出版物之外,他们还将扩展网站,将一些未能付梓的优质内容加以展示。除此之外,《MacGuffin》计划推出一个播客和一个现场俱乐部,来描述视觉作品,比如设计和手工艺品,借此打开人们的眼界。

Spassky Fischer

Spassky Fischer 是一个多领域的工作室,由 ThomasPetitjean,Antoine Stevenot 和 Hugo Anglade 于 2014 年创办。

他们在法国有两个主要客户,马德尔艺术博物馆和欧洲文明博物馆。为欧洲文明博物馆所做的宣传和设计是工作室去年以来的杰作。通过对视觉形象的全面反思,辅以博物馆本身的多样性和广度,该项目展示了这一工作室通过使用新的字体,设计语言和色彩使物馆焕然一新的能力。

目前设计公司仅有六个人,但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应付耐克等大品牌。他们曾经的工作偏艺术类,为美术馆和独立杂志设计字体和海报。但新的一年,他们不仅加入了新的设计师,还将更多的商业公司划入了自己的客户范围内。他们在技术上做了新的尝试,比如给电视台做动态设计工作室,创建内部图像。

一个小规模的工作室如何与大客户合作,是 2017 年工作室希望尝试和体验的。

Marguerite Humeau

伦敦雕塑艺术家玛格丽特以创造超现实的雕塑和环境而闻名。她通常采取声音、雕塑和光线等结合的大型装置这类形式来探索“隐藏或隐形的事物、场所”。

“ FOXP2 ”是玛格丽特在博物馆的第一次个人秀。在展会上,她创造了一个高度风格化的“生物展厅”,通过探索人与黑猩猩的 2% 差异,人为地重塑了意识生活的起源,并提出了大象本来可能是地球上优势物种的概念。为观众展现了一个想象中的,由巨象主宰地球的世界,她创造了这些不存在的生物,并且赋予其情感和意识。该项目规模巨大,不仅在概念上,也在物理上,因为玛格丽特像电影制作人一样,设计了整个展览。

2017 年,玛格丽特还将带给大家三个展览,她将通过废弃铁路和古代人体骨骼展示对古代战争和现代文明的思考。还有一些展览只有模糊的概念,但我们同她自己一样,为未知而特别的艺术展览感到兴奋和期待。

Joyce NG

最迷人的摄影往往有着真正的个性,这是摄影师与生俱来的能力。

成为摄影师对 Joyce NG 来说其实是一个偶然,然而她鲜明个性的摄影风格和在镜头后的精心处理,以及对行业的新观点,为她创造了很多值得尊敬的作品。

Joyce 喜欢混合自然元素和放置集设计,不在意完美的布景和精致的妆容,她的创作透出一种年轻女孩眼中无拘无束肆意自由的世界。“管他什么灯光和布景,拍就好了。” Joyce 的个人风格非常明显,但却难以定义。她的所有作品都是由摄影师个人、环境和拍摄对象共同决定的。Joyce 所坚持的只有真实性。

2017 年,Joyce 即将去科特迪瓦海岸旅行,拍摄作为设计师的第一个系列。她希望更多地扩大自己的实践,尤其是时尚摄影领域。Joyce 承认,也许商业的东西不是她所热衷的,但她喜欢时尚,并且不希望自己被风格所拘束。

 

Joyce NG: Wonderland

Joyce NG: Man About Town

Monica Kim Garza

 

艺术家 Monica Kim Garza 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全球现象。她跟随韩裔母亲和美洲原住民父亲,在韩国、旧金山、东南亚和南美洲等多地生活过。

她现在主要进行裸体人物的绘画。她选取了主流文化中不常被视作性感对象的大号女生当主角,用热带的色彩进行处理,画她们晒日光浴、游泳、滑浪、发呆、自慰甚至上厕所时的姿态。虽然女主角只是在做最普通不过的事情,但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自信,给予了观赏者为时一分钟的明媚晴天的体验。

莫妮卡的创作来源就是最真实和平凡的生活。她所热衷的黑皮肤、大号女生形象并不是为了反抗白人女性,而是记录自己的生活。她希望可以在艺术中对自己诚实,找到她的自我,也让其他人看见现实正在发生什么。

Monica Kim Garza

Monica Kim Garza

 

 

Monica Kim Garza

Studio Remote 的 Adam Rodgers 和互动艺术总监 Stefan Endress 最近携手创办了数码设计工作室 International Magic。两人已经合作了一段时间,这次的合作,是他们进行前沿数字化工作的一个开始。

工作室的名字受到 Stefan 作为魔术师的背景的启发,并为二人的创意方法提供了一些线索。他们在工作中加入了神秘的元素,希望能够引起观看者的好奇,并给大家以惊喜。

这个独特的工作室已经推出了开源字体平台,并为很多时尚品牌提供设计。他们关注数字设计,认为数字化项目的性质就是它永远不会结束,却总是可以改变的。Stefan 甚至有更大的野心,他希望可以做出一些努力,重新定义人们的在线消费。

 

 

International Magic: FKA twigs

 

 

International Magic: FKA twigs

 

 

International Magic: FKA twigs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