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维尔托夫电影与新媒体语言探索

维尔托夫电影与新媒体语言探索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四月 17, 2017

摘    要:新媒体艺术是一种基于技术的艺术形式,集中体现为一种跨学科、多媒介、重交互、重过程体验的艺术。新媒体语言和实验电影有着难以割舍的血缘关系,其美学渊源可以追溯到上世纪20年代先锋艺术家们如杜尚、爱森斯坦、维尔托夫等人的实验电影的美学观念。文章结合了对维尔托夫经典纪录片《持摄影机的人》的结构分析,提出了维尔托夫电影的实质在于他将“数据库”的观念引入了电影,并通过实践首创了其实验电影的美学,也成为新媒体语言的最初范本。

 

关键词:实验电影;数据库;蒙太奇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J99;TP399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7)01-0125-02

 
对于新媒体研究者来说,20世纪20年代是一个思想激荡、大师辈出的年代。毕加索(立体主义、拼贴绘画)、皮卡比亚、杜尚、曼·雷(未来主义、拼贴、反艺术、机械动力装置)、康定斯基(构成主义、抽象艺术)、蒙德里安(荷兰风格派,几何绘画)、爱森斯坦(蒙太奇)、马雅可夫斯基(俄罗斯未来主义)、纳吉和罗钦可(构成主义、拼贴摄影、媒体艺术)等艺术前辈们正是在这个时期奠定了“新媒体”的艺术语言和风格,成为近百年人们追随的榜样。1919年,建筑设计师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在德国魏玛建立了包豪斯学校(Bauhaus)。包豪斯兼容了荷兰的风格派和俄罗斯的构成主义艺术,通过开设了平面构成、立体构成和色彩构成等课程,将技术和艺术统一,为现代现代设计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包豪斯的意义还在于通过一系列对造型语言的理论研究,特别是对材料、结构、肌理、色彩和工艺等科学的探索,成为理性主义与构成主义风格的大本营,对现代建筑、工业设计、广告和媒体艺术的奠基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现代媒体中最有代表性的当属电影语言。1915年,戴维·格里菲斯执导了《一个国家的诞生》并成为电影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开拓性商业电影作品。受到美国好莱坞和欧洲先锋艺术派的启发,前苏联电影大师谢尔盖·爱森斯坦提出了著名的蒙太奇电影语言理论。其核心思想是要适应摄影机和胶片“新媒体”的特点,打碎线性的戏剧模式,强调以多样化视点改造戏剧,利用空间的共时性来切断戏剧时间的连续性。爱森斯坦、普多夫金和库里肖夫等人还通过对电影镜头拼接方式的研究,提出了通过平行、交叉剪辑和镜头内容的对立来讲述故事的“蒙太奇”电影语言。1925年爱森斯坦导演了著名的《战舰波坦金号》并由此诠释了蒙太奇叙事方法的要义。

一、维尔托夫电影的数据结构

对电影语言的研究,前苏联先锋电影导演吉加·维尔托夫(DzigaVertov,1896-1954)有着独特的思想。他反对爱森斯坦的蒙太奇理论,认为电影应该从生活中挖掘艺术之美,而不应该靠虚构故事来吸引观众。在其1929年执导的先锋记录电影《持摄影机的人》(Man with aMovie Camera)中,维尔托夫在片头字幕中写道:“该片是一个关于基于真实事件剪辑的电影媒介实验。它没有借助于故事、字幕或剧场。这个实验的目标是探索建立一个真正的国际化的电影语言,这使得电影能够完全区别于戏剧和文学。”这部80年前拍摄的电影今天看起来依然充满灵光。即使不考虑1929年的背景,那些镜头语言和剪辑手法放到当下仍旧毫不落伍:如一个女人的醒来和一个城市的醒来;婚礼、葬礼、新生和死亡镜头交替切换;摄像机镜头旋开的瞬间如同瞳孔收缩扩张;而看似全自动的剧院板凳和会走路的摄像机更是叫人啧啧称奇。2012年,英国电影学会(British Film Institute)主办的著名电影杂志《视与听》(sight & sound),经过公众票选,将该电影遴选为电影史上第8位最佳影片(the 8th best film ever made)。2014年,该杂志更是将该电影遴选为电影史上最佳记录片。
《持摄影机的人》以维尔托夫在莫斯科、基辅等四个城市的交叉摄影,记录了前苏联时期都市民众的生活场景。该影片最独特之处是其多层嵌套式的叙事结构。核心视点为持摄影机的人,从影片开头的特效画面:持摄影机的人站立在一部摄影机之上。摄像师不仅纪录着人们生活场景,自己也成为被拍摄的对象。无论是乘车跟拍、登高俯拍,或是趴在铁轨上记录火车冲过来的瞬间,这部电影生动记录了这部影片本身的创作过程,包括影片拍摄、剪辑甚至如何放映等环节(图1、图2)。另一层叙事结构为城市人们的生活状态的记录,城市的黎明、人们白天的辛勤工作以及休闲的生活。第三层则是电影中的剧场和观众,他们在影院观看这部电影。由此该片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多层平行叙事结构。通过该作品,维尔托夫试图建立一种“图像的艺术”,即通过技术来获取并操纵图像,这使得“数据”,或者剪辑素材成为一种主观的和更具有活力的艺术形式。维尔托夫认为:“电影眼睛”代表着一种对世界的重新编码和解码,镜头内的画面叠加和镜头之间的“互动”成为观众沉浸体验的要素。这种思想和新媒体语言,即基于程序语言和数据结构的拼贴、嵌套、解构、非线性和“共时性”的观念不谋而合。由此来看,《持摄影机的人》结合剪辑和叙事技巧使得“数据库”成一种新的艺术形式。

 

 

二、维尔托夫电影与新媒体语言

美国南加州大学视觉艺术系的俄裔教授列夫·曼诺维奇(LevManovich.)认为:数字媒体实质上是一种“软件媒体”(Sof twareMedia)。这种软件媒体的特征就是可计算、可编程,而“数据库作为一种文化形式而起作用。被某个程序所使用的信息就是使用者认知过程的输出。”① 曼诺维奇指出:“数据库”与“叙事”是天生处于敌对状态,各自宣称拥有创造世界意义的独特权力。因为数据库将我们的生活世界以分类目录的方式呈现,拒绝世界的实际运作状态;而叙事则需要一个主角、叙事者,需要文本脉络、故事情节以及因果关系等。所以通过“非线性”或“数据库”呈现的世界具有着多重的、全新的含义。因此,正如计算机软件具有分层结构,维尔托夫电影的嵌套结构也隐喻了一种超文本(非线性)的特征。维尔托夫像一个数据库编程的高手,几乎不露痕迹地将他对电影语言的诠释表现得淋漓尽致。维尔托夫还将多重画面进行叠加,如多名舞蹈演员的叠加;摄影师与所拍摄的人潮叠加,甚至还包括建筑物如倒塌地陷般的叠加……(图2)。维尔托夫和他的夫人,专职剪辑师索维洛娃(Elizaveta Svilova)将图像和胶片作为“数据资源”并组合拼贴成为一个目不暇接的城市交响曲。维尔托夫对机器有着深深的迷恋,他曾说过:“我是一个机械的眼睛。”“我就是一台机器,我向您展示一个世界,一个只有我才可以看到的世界。”②

 

三、结论

和电影一样,新媒体艺术是一种基于技术的艺术形式,集中体现为一种跨学科、多媒介、重交互、重过程体验的艺术。对新媒体语言的探索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初期维尔托夫等人从事实验电影的初衷。因此,维尔托夫的电影实验对于今天的数字媒体艺术仍然有着重要的意义。当我们回顾历史、探索未来新媒体艺术的发展方向时,艺术与技术的融合与螺旋式发展将再次成为我们所关注的焦点。正如维尔托夫等人当年对电影语言的探索,今天的设计师同样需要对新媒体艺术语言进行探索,并将艺术与文化、艺术与传媒紧密联系起来,由此促进人类不同文化间的理解、互动与沟通。■(李四达   北京服装学院)

 

北京服装学院创新团队建设项目

 

 

 

注释:

① M anovich. The Language of New Media [M]. The MIT Press, Massachusetts London,2001:305, 355.

② 华明. 电影艺术自觉意识的里程碑—论维尔托夫《带电影摄影机的人》[J]. 艺术百家,2008.03:169-170.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