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古代丝织物中鹿纹研究

古代丝织物中鹿纹研究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四月 18, 2017

摘    要:从远古石器时代,人们就开始把鹿的形象线描化,并开始作为一种纹样或是图腾出现在壁画、陶器及玉器上。随着时代的更替,丝绸工艺的发展,在丝织品上也越来越多出现鹿的身影,然而各个时期由于政治、经济、文化的差异,也导致了艺术审美上的区别,印记在丝织品中鹿纹样也存在差异和联系。

 

关键词:古代丝织品;鹿纹;艺术特征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J523.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7)01-0131-03

 
一、引言

“鹿,兽也。象头角四足之形。鸟鹿足相似,从匕。凡鹿之属皆从鹿。”鹿,属哺乳纲、偶蹄目、鹿科,大多数种类具有的特点是:四肢细长、尾巴较短,雄性体形大于雌性,通常雄类有角。
从最初的甲骨文到现在的简化汉字,“鹿”字字形的每一次变化都有其深远的意义。

甲骨文中的鹿:

甲骨文中的“鹿”字像长着大眼睛和一对枝角的短尾四脚动物,重在突出它的角和善跑的形象。

金文中的鹿:

金文中的“鹿”字基本承续甲骨文字形,突出了灵巧的四蹄。

篆文中的鹿:

篆文中“鹿”字在金文字形“鹿”的基础上有所变形,淡化了丽角,突出了四蹄。

隶书中的鹿:

隶书“鹿”字使丽角形象完全消失。
从“鹿”字的演变可以看出,在早期先民的观念中鹿的丽角及四肢都是鹿最鲜明的特点。
无独有偶,与文字并行发展的图案纹样中,对鹿的刻画也十分注重丽角及四肢的处理。生活在石器时期的人们面对生活环境恶劣的同时,还要接受手无寸铁的现实,故而他们通常会把某种动物、植物或无生命物当作自己的祖先或是保护神。这些远古的先民们会无条件的相信他们崇拜的祖先或是保护神们,认为他们不但不会伤害自己,还会保护自己,并且能够给予自己超人的力量和技能。

二、丝织品中鹿纹样的艺术特点

根据出土文物,汉朝开始出现织有鹿纹样的丝织品,南北朝时期也偶有出现,隋唐时期最为盛行。

(一)汉代丝织品中的鹿纹

“元和元年”(公元84年)锦囊(图1)1998年出土于尼雅遗址,现收藏于和田地区博物馆。这件锦囊所用五种不同织锦,其中袋身为“元和元年”鹿纹锦,纹样主体为一只带翼梅花鹿,呈侧身站立状,鹿身装饰深色点状斑纹,鹿角细长分叉,鹿上方织有“元和元年”字样,鹿下方为对称的弧形云纹。

(二)魏晋南北朝丝织品中的鹿纹

北朝时期的套环对象鹿孔雀锦(图2)以联珠卷云为环,环中从上到下分别排列大象、鹿、孔雀,中间是两只相对而立的鹿,鹿身呈弧形,作昂首扬蹄状,矫健灵活。

(三)唐代丝织品中的鹿纹

唐代文化大融合,开始出现了具有西亚特征的鹿纹样,通常与连珠团窠纹一起运用,这种具有异域风情的组合方式在唐朝十分盛行,有单鹿和对鹿两种,其中对鹿更为常见。团窠联珠大鹿纹锦(图3)由联珠团窠环构成骨架,联珠环中是单只侧身行走的鹿,头小身壮,四肢细短,鹿角巨大分三叉,鹿身有几何形斑纹,颈部系有绶带,与西亚的马鹿形似。
团窠尖瓣联珠对鹿纹锦(图4),团窠内有两只相对侧身而立的鹿,鹿角细长、多叉,头大,脖粗,据考证,这种具有这种造型特点的鹿纹形象来源于西班牙的大角野山羊。
唐代对鹿纹锦(图5)由两条织锦拼接而成,主体图案是团窠对鹿,鹿角细长无叉,体态肥硕,昂首挺胸相对而立。
联珠团窠花树对鹿纹锦(图6)藏于北京服装学院民族服饰博物馆,联珠团窠内两只大角雄鹿以花树为对称轴分布在左右,双鹿以侧面示人,鹿角粗壮多叉,鹿身有点状斑纹,鹿腿微抬,绶带呈水平方向飞扬在颈后,鹿身装饰点状斑纹。双鹿寓意“路路(鹿鹿)顺利”,因“绶”与“寿”同音,带有绶带的大角鹿被赋予了“长寿”的寓意。
这两片朵花团窠对鹿纹夹缬绢是用夹缬制成的长方形丝织品残片,其中一件藏于大英博物馆所藏(图7),另一件是现藏圣彼得堡爱米塔什博物馆(图8)。鹿角巨大且多叉,前脚微抬,鹿身有斑点装饰,整体健硕充满力量。(图9)

(四)宋代丝织品中的鹿纹

宋朝道教广为流行,道教把鹿视为祥瑞长寿之兽,所以鹿纹样在宋代仍得以流传。蓝地对鹿纹锦(图10),莲花树下两只鹿相对而卧,鹿身饰有点状斑纹,鹿角细小有叉,前足微微抬起,似欲扬蹄而起,笔者推测可能是梅花鹿。
缂丝紫天鹿纹锦(图11)以紫色为地,在遍地密花中,间饰天鹿、月兔、异兽等等,天鹿呈奔跑状,身形矫健、精巧。

(五)辽金元时期丝织品中的鹿纹

辽、金、元时期,北方的契丹、女真部落都以游牧渔猎为生,狩猎活动在生活生产中占有重要地位,这段时期的鹿纹以写实为主,结构造型相对简单、粗犷。
辽代罗地压金彩绣山林双鹿纹锦(图12),两只鹿在森林之中飞速奔跑,其中一鹿向前看,一鹿回头。双鹿都以灵芝花冠代替鹿角,身侧长有翅膀,具有动感。这件绣品出自耶律羽之墓,反映的是契丹人秋林之中鹿鸣于野的场面。
织金奔鹿纹锦(图13)为元代时期的丝织品,鹿角较小,鹿身精壮,奔跑于山野之间。
此件紫地卧鹿纹妆金绢(图14)原是一件蒙古式的辫线袍的面料,图案呈滴珠形,滴珠中间的主题纹样为一卧鹿,鹿带珊瑚状双角,但不十分清晰。

 

 

 

三、结语

根据上文中从东汉时期至元代的鹿纹织锦的分析,除去纺织工艺手法的变化,单从鹿纹样的艺术特点来分析,主要存在鹿的数量、品种、丽角、形态及有无绶带这几个方面的差异。(表1)

 


通过表1中6个时期共13件鹿纹织锦的横纵向比较,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即流行和流行的回归。现发现的最早的东汉时期“元和元年”鹿纹锦上使用的是中国本土鹿形象。魏晋南北朝时期文化大融合,开始出现了具有西亚特征的鹿纹,唐朝时期这种带有异域风情的鹿纹图案变得更加盛行。到了宋代,人民的思想开始回归理性,鹿纹也渐渐有了中国传统鹿的特征。由北方游牧民族统治的辽、元时期,鹿纹织锦上的鹿纹多呈奔跑状,或卧地蓄势待发。从中国本土鹿种到西亚鹿种再到本土鹿种,一个轮回的演变。
一个时期的审美特征往往是这段时期政治、经济等社会发展水平的测写。汉代有“文景之治”,唐代有“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处于盛世之中的人们,凡物必追求华丽精美。这两个时期的鹿纹织锦注重对鹿身图案细节的刻画,无论是丽角、鹿身斑纹还是腿部的关节的刻画都十分精细,在织锦的空白处,也用复杂、华丽的图案将其填满,达到一种圆满、奢华之感。反观魏晋南北朝、宋、辽、元时期,社会处于不断分裂、融合、再分裂、再融合的不断更替中,织物的纹样图案寄托着当时人们的心思,生活在动荡之中的人少有安定的心,金戈铁马、醉卧沙场是那个时代的主题。北朝、宋、辽、元时期的鹿纹力求传神的效果,少了细枝末节的刻画,却多了的鹿动态的表达,或是侧身奔跑、或是回首向往、亦或蓄势待发,仿佛瞬间便可从织锦中跳出驰骋于天地之间。
每个时期的鹿纹织锦都有所不同,却也都有相通之处,这便是传统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之处。■

(谢菲   北京服装学院)

 

 
参考文献:

[1](汉)许慎,撰,(宋)徐铉校定. 说文解字[M]. 北京:中华书局,2013.

[2] 赵丰. 中国丝绸艺术史[M]. 北京:文物出版社,2005.

[3] 李萍,张智艳. 中国传统鹿纹的演变及其吉祥寓意分析[J].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9(2):13-16.

[4] 赵丰. 辽代丝绸(第一版)[M] . 香港:沐文堂美术,2004.

[5] 尚刚. 从联珠圈纹到写实花鸟——隋唐五代丝绸装饰主题的演变[C].“岁寒三友—诗意的设计”—两岸三地中国传统图形与现代视觉设计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04.12.1.

[6] 王妩明,王铮. 汉代鹿造型的文化考释[J]. 改革与开放,2010(6).

[7] 郭萍. 花角鹿图案在丝绸之路上的传播[J]. 昌吉学院学报,2013(3):11-14

[8] 新疆博物馆出土文物展览小组. 丝绸之路—汉唐织物[M]. 北京:文物出版社,1972

[9] 王乐,赵丰. 敦煌丝绸中的团窠图案[J]. 丝绸,2009(1):20.

[10] 王其格. 红山诸文化的“鹿”与北方民族鹿崇拜习俗[J].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社版),2008(1):13-17.

[11] 姚月霞. 唐与辽代纺织纹样史中“鹿”纹的对比研究[J]. 大家,2010(19):22-23.

[12] 赵丰,齐东方. 锦上胡风[M].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

[13] 曹林娣. 说“鹿”[J]. 艺苑,2006(9)44.

[14] 孙雅洁,吴卫. 中国传统动物纹样鹿纹形式语言探析.艺术百家[J]. 2011(A02),8 :171-173.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