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论美国立体构成课程的教学设计策略

论美国立体构成课程的教学设计策略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四月 19, 2017

摘    要:在现代设计教育体系中,立体构成是各设计专业的通识基础课,重点培养学生对三维空间的认知、造型和表达等综合能力。笔者在调研美国加州长滩州立大学立体构成教学实况基础上,着重剖析了该课程教学中以“培养人为核心”的教学目标定位、独特的教学内容设置以及主要的教学方法,以期为我国的课程教学提供新的思路和教学方法。

 

关键词:立体构成;课程设计:目标;内容;方法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G642.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7)01-0150-03

 
引 言

立体构成又称空间构成,与平面构成、色彩构成共同构成设计的三大构成基础课程体系,在世界各地的艺术院校中被普遍推广。随着时代发展,立体构成课程教学的内容和重点已经发生了变化。我国目前不仅有很多美术与设计高校将立体构成设置在大平台基础课的学习阶段,而且,也有强调专业的差异性而将该课程演变为某一具体专业的基础课。我国立体构成课程是设计专业低年级学生认识立体空间的重要阶段,因此,该课程的教学任务侧重于揭示三维造型的基本规律,并剖析空间设计的基本要素和原理。
2015年,笔者前往美国在加州长滩州立大学进行学术访问与设计教育专题研究,参与和考察了设计专业多项专业课程,通过分析和质性研究提出一些关于本课程教学的思考。

一、教育目的与课程目标

教育目的需要通过人才培养目标和课程目标两个层级细化并落实到具体的教学组织和教学行为。教育学理论中将教育目的划分为操作层面和哲学层面,操作层面的目标是事实经验的累积和凝聚,在教育实施过程中演化为具体的人才培养目标并最终贯彻于教学行为之中,而哲学层面的教育目标则是对育人理念精神层面的追求,它体现可预见的社会、经济、文化条件下的人才培养的期许,是真正决定教育实践方向的核心要素。无论怎样的教育目标和人才培养定位都需要通过具体的课程教学来实现,因此,课程目标的设定和执行成为一切教育价值的载体,目标的科学性、严谨性和前瞻性则表现为截然不同的教学策略和风格。
施良方教授将课程目标分为行为目标(Behavioral objectives)、展开性目的(Evolving purpose)、表现性目标(Expressive objectives),并提出“就一般而言,若重点放在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上,行为目标的形式比较有效;若要培养学生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展开性目的形式比较有效;若要鼓励学生的创造精神,表现性目标的形式较为合适。”①89-90在立体构成课程教学中,行为目标具有明确性、可操作性和易于评价特点,因此最容易被教学管理者和教师群体关注,甚至在教学实践中将课程目标等同于行为目标。然而,学科的特殊性要求:设计能力的培养并非是单一维度的行为规范,而是由动机、态度、评论、沟通、创意思维、发现与解决问题等的各方面能力复合而成。如果仅仅在学习的行为上进行设计,却没有指出行为能采用的领域,“那些很难测评、很难被转化为具体行为的内容会从课程中消失”,①85不仅割裂了学习的整体过程,而且将总体的教育目标片面化。
在美国大学中,每位老师都有自己课程目标和教学方案,但是所有的课程内容设定、行为要求都是总体教育目的即能力培养的外在形式,其行为目标只是培养认知、理智探索等高级心理过程的一种方式,正如美国学者艾斯纳(E.W.Eisner)提出课程目标应该关注的是学生在活动中表现出来某种程度上首创性的反应形式,而不是事先规定的结果,教学最终目的指向应该是“对人的培养”。
美国长滩州立大学的立体构成(Foundation Three-Dimensional)课程是设计学、艺术教育所有专业的专业必修基础课程,也是一门基于实验室教学的课程(Lab course)。大纲要求本课程内容关注三维空间的材料与结构,从基本要素(点、线、面、体、形式)入手,使学生理解组织原则、形式构成、物质特征。学生根据结构、工艺、展示特征等学习技术方法,探索加、减、重组等形式构成过程。课程包含对传统艺术、当代艺术、建筑、设计以及自然形态和材质的研究,目标在于培养学生具备创新、造型语言、结构语言等能力,并对形式和对象具有批判性分析的能力。并且,课程作业在批判思维和问题解决策略方面逐渐加难度。教学大纲要求非常清晰地表述了三个层次的课程目标:行为上要求广泛涉猎自然与人造物、材料、工艺、艺术类型、构成方法和实验,过程中通过不同难度的作业课题要求学生全面调动分析能力、批判性思维、逻辑思维、发散性思维、沟通表达、团队合作等综合能力,最终实现学习的内化和主动,锻炼独立思考、发现问题并能够创新的解决问题。

 

 

二、教学内容与阶段

教学内容的结构、难度、要求是影响教育效果的另一个关键要素。美国的立体构成课分解知识内容并通过大量课题(作业)开展知识、技能和创意的综合训练是较为通行的课程内容设计策略。这种渐进式的教学,不仅在课程内容上将抽象的知识与现实概念相关联,而且通过制作(How)探索和思考深层的理念(why)。
第一阶段教学的重点为直觉感知的三维设计基础。课题为“陶瓷杯”·塑造三维空间,作业内容要求学生根据个人要求设计制作一款陶瓷杯,杯子在功能上由自己设定所承装液体以及使用者个人特点。学生需要掌握陶泥在设计、加工、上釉、烧造过程中的所有步骤和技术,课程中多次前往陶瓷工作室学习工艺和考察陶瓷造型、美学以及设计流程及特点等。这一阶段的目标是让学生通过对陶瓷材料的加工过程的了解,开始理解和使用形式、重量、体积、比例、肌理等构成基本要素,同时初步掌握叠加、消减、重组等立体造型的基本方法,并促进学生思考什么是功能、如何表达立体空间和物品等问题。
第二阶段集中训练对物体的观察与表现。课题为“仿制物体”,包括两个练习,其一是要求学生寻找一块石头(教师协助挑选),用石膏和颜料对其进行仿制。要求学生能够学会石膏制模、雕刻、打磨、上色等工艺,主要造型方法为“减法”。其二是要求学生选定一个喜欢的人造物品,用陶泥、石膏、纸版等综合材料模仿自然肌理对其进行重构,主要采用“加法”的构筑方式。该阶段的教学目标是学生掌握对自然对象的细致观察和感受,并能够通过人工技术手段完全重现对象的形状、肌理、色彩和细部。虽然材料和技术手段在这一阶段有较为明确的要求,但在教学中也鼓励学生尝试咖啡、色素等替代绘画颜料,以及运用塑料、锡纸等材料。(图1、2)
第三阶段重点是命题创意,要求通过构成设计表现特定主题。设置三个练习课题,第一个是“造型与空间”,学生需要提出一个抽象的主题概念,在限定的空间尺寸内用纸作为主要材料进行构成表现。该课题是学习概念抽象转化为创意造型的第一个作业,在材料和加工技术上的难度要求较低。第二个课题是“线与光”,要求学生理解和掌握线的造型语言、空间特点和表现力,并通过线性材料的编织、重构等方式表现光的空间展示效果。在技术层面,除了对课程提供的线型材料进行合理加工,还必须掌握LED电路设计和焊接。第三个课题为“构筑”,学生自己选择一个物品并用木材为其构建一个展示平台,设计时需要充分表现展示对象的主题和特点,表现“构筑”概念的内涵,并充分采用适合木材属性的各种手动和自动加工技术,在最终作品中必须采用榫接、胶粘等三种以上的木材拼接方式。第三阶段是本课程中创意设计的初步培养阶段,在教学内容上,除了继续对点、线、面、体等构成要素进行剖析和应用,还为学生提供某些建筑设计、家具设计、装置艺术、雕塑、展示设计等各个领域的典型案例,从而促进学生理解从概念到实际空间物体之间的转换与表现,课程期间多次前往雕塑专业学习和考察。另外,这一阶段结束时所有学生作品在展厅展出,学生需要设计展示方式、空间氛围、观察视点等综合要素,通过课程的内容和实践难度的增加,锻炼学生的设计综合能力。(图3)
第四阶段重点是创意设计和实验,要求通过团队协作设计并加工创新型作品。本阶段第一个课题是具有实验创新的“绘画机器”,学生要应用所有的设计知识、材料和工艺技术制作出一款能够“自动”绘画的机器。机器必须综合应用“复杂的”动能模式,②而且机器生产的绘画作品必须符合美学的基本原理和规律,不仅每张画面效果不同,并且绘画媒介也具有独特性。由于教师积极引导学生尝试不同的绘画媒介,因此除了常规画笔和颜料,学生们还热衷于尝试火烧、肥皂泡、色素、食物、海绵、三脚架、气球等各种可能的媒介和方法,思路宽广且对实验乐此不疲,最终呈现的绘画作品效果差异性也非常大,创新意识强烈。本课题采取团队合作模式,本班学生与美术班学生混编为两人一组,每组共同协商完成一个机器。本阶段第二个课题为“定格动画”,要求每人设计故事版、构建场景,并通过拍摄、配乐、字幕和剪辑等多种手段完整的完成一个主题故事。作为本课程最后阶段的教学任务,这两个课题在知识、技术、创新等各方面的难度都明显增大。教学内容上除了基本机械原理和制作的相关软件硬件知识,着重引导学生在设计程序、设计思维方式、团队协作等各方面综合能力的开发。(图4)

 

 

三、教学方法

教学方法是在教学活动中所采取行为的总称,具体教学方法的设计与课程目标、教学内容以及教学对象的特点密切相关。教学方法的设计不仅包含作为课程主导的教师所采用的教法,而且包含课程对象学生的学法。教学方法应根据学生对知识“提取”方式的不同设计各种教学实施策略,例如以教师为中心的讲授、提问等方法,还有以学生为中心的讨论、同伴教学、团队合作等方法。虽然这些策略已经广泛应用在设计专业教学中,但是还因主讲教师的经验和习惯而异。与中国相比,美国设计教师更加倾向于行动主义③的教学策略,在知识呈现、实践指导、发现问题和强化训练方面都具有明确的特色。
发挥“自主性”的知识导入设计。在课堂教学中,专业知识的呈现方式多种多样,其中最为常见的仍是讲授,教师通过语言、作品赏析等形式直接将知识内容按照一定的逻辑顺序进行表达。在知识的“直接”呈现过程中,学生是“被动”接受信息的对象,因此在效果上容易造成信息不足、过载或混淆。④美国设计专业教师则经常采取“自主性”的主动学习策略,引导学生自主发现、思考并接受知识。“在学校中获得知识的真正目的是,当它需要的时候,寻求怎样获得知识,而不是知识本身。”⑤在立体构成课上,一方面,在授课前教师提供广泛的知识要点和词汇清单,供学生自己查询、学习、提问和讨论;另一方面,每个课题要求学生直接感受材料的属性、肌理等特点而并非首先讲述抽象知识。不仅在学生做的过程中开展大量的互评和教师讲评活动,并且,要求评论语言中必须准确且专业的使用本课程的知识点和相关词汇。两种方法相辅相成,不仅能够让学生按照自己的习惯查找和学习知识,而且通过表达和制作的过程还能对其理解和应用水平进行直接的检验,及时给予反馈和引导。
基于思维和行为训练的知识强化设计。知识的理解、内化以及迁移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采取适当的教学方法可以强化某些重点从而加速这一过程。首先,思维层面,通过“多思多问”的教学策略帮助学生更快的理解情境和应用条件。在美国的课堂上,学生有疑问可以随时举手并发言,教师会非常耐心的倾听学生的各种想法。这不仅是在鼓励学生思考和自我表达的意识,而是“专家”帮助“新手”思考和提取要素之间关联性的重要途径。因此,美国教师不会直接给出唯一的答案,而是通过新的问题反向追问学生的想法,除了激发学生进一步思考,有时还能引起学生之间的观点争论,激发同伴学习。其次,在行为方面,课程从始至终以任务驱动模式为核心,强调反思和语言追问之外也要求学生必须通过制作将思想转化为真正的实践行为和产物。教师更加倾向于鼓励学生对想法的不断实验,在做的过程中检验、证实和修改头脑中的认知,而非“想法的奴隶”。⑥

营造轻松的交流学习氛围。教学是严肃和严谨的设计与执行过程,而实际课堂气氛的把握却能够对教学效果产生明显的影响,营造“学习氛围”而不是“讲授氛围”,尤其通过规范课堂内的行为而促进交流发生的几率。美国教师对学生课堂表现、出勤率的自由度和包容度比较大,⑦但是在开课之初会用书面形式告知学生的基本行为要求,例如在课上的时间里不允许玩手机和电脑、不允许戴耳机听音乐、不允许不尊重他人、不允许浪费材料等等。这些行为要求使学生们在课程时间内只能专注的进行思考和制作,更重要的是与同学之间或老师交谈成为惟一的交流途径,回归人与人之间的思想交流与碰撞,并强化或形成的新的认识。

 

结语

与今天层出不穷的设计新兴课程相比,立体构成是时间最久、知名度最广的基础类课程之一。美国教学设计中不同层级的课程目标、迥异的课程内容设置、多元化的教学方法,这些基于分类的、内容的、方法的研究不仅是对该课程具体教学策略的再认识,也是对设计专业人才培养目标和理念的再认识。教育是积累的过程,课程建设需要时间赋予的经验也需要反观他人进行横向的比较和思考。
感谢长滩州立大学艺术学院Chris Miller教授和ART131班级的学生们在本课程研究中给予的帮助,文中的所有图片均为课程实景与学生作业。(李嫣  北京师范大学)

 

本研究由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号SKZZY2013038)

 

 
注释:

① 施良方.课程理论:课程的基础原理与问题[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96.

② 课程中教师介绍化学能、重力、电能、热能、声能、光能等九种基本类型,并要求学生进行研究并在机器的设计中应用。
③ 以美国著名教育学家杜威为代表,主张“教育即生长”“从做中学”,通过不同形式的实践活动取代孤立的书本学习,并强调发现学生的兴趣点。
④ 在学习新知识时,初学者头脑中的空白状态虽然有助于吸收新的知识,但却因为知识系统的关联性没有建立而容易造成理解浅薄或容易遗忘,而如果学生已有的知识根深蒂固则会对新知识点产生疑惑甚至抵触。
⑤ 约翰·杜威著.学校与社会·明日之学校[M].赵祥麟,译.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171.

⑥ 美国教师的口头禅Do NOT slave to your ideas.

⑦ 美国教师在第一堂课必须提供完整、详尽的课程进度计划表、课程内容、评分标准、作业要求等书面文件,学生可以提出疑问并商讨。允许学生根据自己的情况可以有两次缺课记录,且不影响成绩,但建议学生不要错过重要的课题发布日和讲评日。

 

 

参考文献

[1] 施良方.课程理论:课程的基础原理与问题[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96.

[2] 约翰·D·布兰思福特.人是如何学习的:大脑、心理、经验及学校[M].程可拉,等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

[3] Dianne Smith.Design learning: a reflective model[J].Design Studies,2009(01), Vol30, Issue 1, pp13–37.

[4] Cheung, Ming.When mind, heart, and hands meet: communication design anddesigners[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echnology and Design Education,2012 Nov, Vol 22,Issue 4, pp 489-511.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