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音乐 > 高胡藏乾坤,粤乐启新域——《刘天一的粤乐艺术》音乐会前访刘仲文忆父往事

高胡藏乾坤,粤乐启新域——《刘天一的粤乐艺术》音乐会前访刘仲文忆父往事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四月 19, 2017

        纪念前人,是为了勉励后人,继续发扬先贤对事业的忠诚和贡献,使年青人学习前辈的艰苦奋斗精神,在逆境中也能认真坚持和守护发展广东音乐。”访谈中,刘天一(1910~1990)之子刘仲文(1940~ )先生如是说。

刘仲文先生回忆讲述其父往事

        2017年4月15、17日由香港“竹韵小集”乐团举办的《鱼游春水鸟投林——刘天一的粤乐艺术》音乐会上演在即,本中心作为这次音乐会的特邀合作机构,受主办方竹韵小集之托,赴刘天一之子刘仲文老先生家中进行访谈,请他口述有关刘天一前辈的艺术生平,并谈一谈对近期即将开演音乐会的感想。刘老先生声如洪钟,十分健谈。代表中心的吴迪老师及其带领的专项工作组志愿者们,在与老先生交流的过程中都能清晰感受到老一辈音乐家对广东音乐事业的赤诚之心。

2017年3月18日,“竹韵小集”行政总监陈照延先生与吴迪老师拜访刘仲文先生,并共同接受刘老赠予的作品手稿数据。刘老(左)与陈照延先生(右)共执本次《鱼游春水鸟投林——刘天一的粤乐艺术》音乐会海报拍照留念。

刘老亲笔写下所捐作品手稿说明。

         刘天一是广东台山人,于1914年随父母迁居广州。刘氏自幼爱好音乐,十三四岁时开始学习椰胡、二弦等乐器,后受吕文成影响转学高胡[1]。刘仲文说,父亲原是业余粤乐“玩家”,后来逐渐成为职业音乐家。刘天一之所以能在粤乐上取得如此大的艺术成就,离不开其潜心钻研,锐意求新的精神,正是这种可贵的质量,成就了他在高胡演奏上的四个“第一”:

一、开创以高胡配合钢琴演奏中国乐曲的演出形式受到观众的欢迎。

        1933年,刘天一在广州长堤青年会演奏《雨打芭蕉》《旱天雷》《饿马摇铃》等曲目。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演奏首创了高胡独奏、钢琴伴奏的形式,在当时来说不仅富有新意,还改变了此前国乐界极少将民族乐器与西洋乐器结合演奏的观念。时年二十三岁的刘天一因而在粤乐界崭露头角。值得一提的是,为刘天一伴奏的俄国钢琴家夏里柯即为星海音乐学院原钢琴系主任李素心之师。

 二、创造性地以高胡演奏《鸟投林》一曲中的鸟鸣声挖掘发挥高胡潜在的演奏性能。

        粤乐名家、广州音乐专科学校(星海音乐学院前身)首任民乐系主任易剑泉先生,于1930年代创作了高胡独奏曲《鸟投林》,其中模仿鸟鸣的乐段最初是用传统儿童玩具——陶瓷水鸟口哨吹出来,其父不满足于这种表现形式,遂想出了在高胡高音区使用滑音以模仿鸟鸣声的演奏方法,充分挖掘发挥了高胡潜在的演奏性能。

三、成功吸收并引入西洋小提琴及潮州音乐的演奏技法,创作出他的第一首高胡独奏曲《鱼游春水》。

         1957年初,刘天一创作了他第一首高胡独奏曲《鱼游春水》,他在曲中大胆借用了小提琴自然泛音演奏技巧;在运弓上又借鉴了小提琴“一弓七音”及潮州二弦的双催弓法。以上技法的运用,使得全曲乐音清澈流畅,极具表现力。

四、1950年代首演了由林韵创作的高胡独奏曲《春到田间》。

1956年广东民间音乐团成立后,刘天一成为该团高胡独奏员,在演奏林韵先生创作的《春到田间》一曲时,为更好地表达出田园美景,刘天一拓展了高胡传统演奏的常用音域,将其由三四个把位发展到五六个把位,并创造了华彩乐段,连续三个八度以上大跳及碎弓向上滑等演奏方法[2],将田间春色展现得淋漓尽致。

以上四个“第一”足以说明,高胡之所以能从“五架头”形式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件独奏乐器,离不开刘天一对高胡演奏技巧的不断创新发展。

         刘天一除了在高胡演奏上独树一帜,在古筝演奏上亦颇有成就。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前后,刘天一举家迁居澳门。为维持生计,他在当时的澳门国际酒店谋得会计一职。民国35年(1946)底,刘天一携眷移居香港,因而有机会时常与吕文成等粤乐名宿相约“开局”。因粤乐“五架头”等组合演奏形式中习惯仅使用一把高胡,为能与“高胡祖师爷”[3]、粤乐一代宗师吕文成同台演出,刘天一开始学习演奏古筝,并于期间录下了《蕉窗夜雨》《塞上吟》等多首筝曲。

        1953年,刘天一从香港回国发展,参加“广东省广州市戏曲改革委员会粤剧音乐研究组”的工作,尤其为广东音乐曲目体系的整理出版作出大量贡献。刘仲文回忆,那时父亲经常带着他到河南(广州人至今习惯将珠江南岸称为“河南”)的纺织厂之中观察纺织女工劳动工作的场景,为音乐创作采风“体验生活”。1956年,刘天一创作了旋律轻快明丽、极富生活气息的古筝独奏曲《纺织忙》,并于北京“第一届全国音乐周”上演,获得了古筝名家赵玉斋先生等人的好评。时至今日,《纺织忙》仍为诸多古筝教材选用。

参与本次专项工作小组的志愿者团队成员执行工作照

         随后,刘仲文先生谈起了父亲及本人与星海音乐学院的渊源:“我当年曾从广东民间音乐团(广东音乐曲艺团前身)以调干性质,到星海音乐学院前身广州音乐专科学校学习作曲。出发之前,时任音乐团团长黎民嘱咐我‘学习西洋作曲技术固然好,但不要忘本,学成归来后要继续搞广东音乐’,我答应并且做到了。”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广东音乐已然成为刘老的终身事业。而且刘老强调,当代广东音乐除了继承传统外,也应该大力推动多声部民族管弦交响乐创作,正如他本人四十年来实践创作的三重奏《渔帆》、高胡与乐队《珠江彩虹》,及为传统粤乐编配作品如《赛龙夺锦》《放烟花》(刘天一曲)等代表作一样,否则粤乐发展可能会落后于外省国乐界同行的行动。

        1950至1960年代,广州音乐专科学校曾外聘刘天一先生为学校老师及学生授课;文革后他又复出传艺授徒,本次音乐会策划推动者之一,星海音乐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现香港演艺学院中乐系主任、著名高胡演奏家余其伟教授,就是于1977年正式向刘天一拜师学艺。

        谈到这里,刘老感叹“这些都是缘分啊”,而后轻声唱起了粤语老歌《万水千山总是情》。正是出于这样一段岁月沉淀下来真实而深厚的情怀,刘老决定将其毕生收藏的其父刘天一作品手稿等珍贵遗物,及一批极具学术价值的粤乐相关数据,全部无偿捐赠予星海音乐学院音乐博物馆珍藏。2017年4月10日这天上午,吴迪老师代表我校音乐博物馆正式接收了该批数量可观的珍稀资料,相信经过整理保护和数字转化建文件后,在不久将来即可用于公开展览和展开后续学术研究,使更多社会受众和有需要人士能一睹为快。

吴迪老师代表我校音乐博物馆衷心感谢刘仲文先生无偿捐赠珍藏资料之举

刘天一亲笔自传及手稿复印件

刘仲文先生向吴迪老师详细介绍捐赠资料相关背景

2017年4月10日上午,吴迪老师(后中)代表我校音乐博物馆,与刘美娴(后右,实习生)、邓淇章(后左,实习生)赴刘老家中接收捐赠后合影留念。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