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文化符号在现代设计中运用的思考

文化符号在现代设计中运用的思考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四月 20, 2017

摘    要:一直以来,现代设计都与人类的社会生活息息相关,它紧跟时代潮流,彰显着当前时代的发展方向。而文化符号作为一种传统元素的图形化概括,体现着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国家的文化内涵。随着科技与时代的发展,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对于传统文化的诉求逐渐增强,民族意识逐步唤醒,因此越来越多的现代设计开始融入了传统的文化符号,文章将从单一文化符号直接运用、多种文化符号组合变形以及文化符号的电脑辅助设计三个方面来探讨文化符号在现代设计中的运用。

 

关键词:现代设计;文化符号;参数化设计;传统元素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J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7)02-0034-03

 
现代设计是当下人类智慧的结晶,它反映了当前时代人们的社会需求与潮流方向。文化符号则是民族文化的高度浓缩,它常以图形图案的形式来反映千百年来积累下来的传统。正所谓“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脱离开民族文化的现代设计就好似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将缺少情感的共鸣与精神的沟通,那么将文化符号运用于现代设计中,不单可以使得现代设计具备更加强烈的文化内涵,同时也使得传统的民族文化可以在新时代的背景下焕发崭新的形象。
在当下的现代设计中,对于文化符号的运用,从符号的选择数量以及不同符号的变形组合形式来看,主要有以下三种:对单一文化符号进行直接的变形运用、对多种文化符号进行组合运用、对文化符号经过参数化设计的创新运用。这三种不同的类型因采用了不同的文化符号以及不同的变形方式,呈现出了不同的视觉形象与情感内涵。

一、单一文化符号的直接变形运用

直接将文化符号运用于现代设计中是一种常见的形式,这种形式一般尽量以文化符号的本身形态进行设计运用,不做过多的人为修改与变形,使其尽可能的保有文化符号的视觉识别性。这样的设计运用使得文化符号多以最终设计结果上的装饰元素出现,对设计作品的结构或者核心造型不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主要是用文化符号来匹配设计对象。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火炬设计选择了以中国的传统图案——吉祥云纹为设计创意(图1),通过对多种祥云图案的筛选与对比,最终选出了符合火炬造型需求的图案造型,然后对其造型进行基本的简化变形,使得火炬的整体造型保留了祥云的流畅感觉。同时祥云的图案亦作为装饰纹样出现在了火炬的外观上,一层一层的云纹配合金属的质感传递出一种独有的设计美感。奥运火炬的设计选择吉祥云纹的文化符号后,对其进行了拉升的简单变形,使其由二维的图案形态转变成了三维的立体形态,整体设计思路直观清晰,保留了文化符号的视觉形象,极大的提高了作品的识别性,使得设计作品的精神内涵更易被大众感知。
这样的设计运用虽然识别性很强,但因为对文化符号的设计加工过于简单,却往往容易因创意“撞车”而产生设计作品的雷同,降低了作品的独特性。例如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中国国家馆的设计方案中,当年媒体就曾曝出了设计方案涉嫌抄袭的新闻,原来中国馆的建筑造型选择了中国传统建筑中斗拱的造型(图2),而在1997年塞尔维亚世博会时,由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设计的日本馆就已采用了斗拱这一元素(图3),因此当中国馆的方案一出来,大家纷纷感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虽然最后在经过中方设计团队的创意解释与安藤忠雄本人的说明之后,最终证明这是一场误会,但那届世博会的中国馆依然没能给人留下特别独特的印象,而这其中的原因就是因两个设计方案在选择创意来源时发生了“撞车”,而方案的设计师也没有对相同的文化符号进行过多的变形,才最终造成了这样的一场误会。

 

 

二、多种文化符号的组合运用

在现代设计中只利用单一文化符号进行创作,往往容易造成设计思路过于狭窄,作品所具备的文化内涵相对片面,不能够引起更广泛程度的情感共鸣,因此很多的现代设计作品经常会选择多个文化符号进行创意的叠加,通过对这些符号的解构与重组,使得原本单一的文化内涵变得更加的多元,以前唯一的设计形式变得更加的丰富,既很好的避免了创意“撞车”的可能性,又极大的扩大了设计作品所辐射的受众范围,提高了设计的共鸣度。
在靳埭强《画字我心》的系列海报作品中(图4),设计师充分融合了东西方的文化元素,将中国的传统水墨艺术与现代设计相结合,利用水墨画的技法表达海报的部分主题,同时配以相关的现代设计元素,多种元素经过合理的布局与巧妙的互动,最终呈现出了一幅既具有现代设计语言又充满东方韵味的海报作品。在靳埭强的海报设计中,水墨艺术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出现,传递出了他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文化背景,而作品中的几何形态与现代元素则反映出了他深受包豪斯艺术的影响,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使得他最终的设计作品呈现出了更加多元、更加丰富的文化属性。
在现代设计中运用多种文化符号极大的丰富了作品的精神内涵与文化属性,扩展了设计师的创意范围,使得设计作品呈现出更加多元的形式。但是这样的设计思路也同样对设计师的能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因为随着文化符号的增加,元素与元素之间的组合问题将变得更加复杂,但设计作品的结果往往是具有唯一性的,如果只是单一的文化符号,那么设计师将只需要考虑该符号自身与设计结果之间的变形与构成形式,但如果文化符号有两个甚至是多个时,各种文化符号因自身形态的不同,设计师为了保证设计结果的视觉美观性,必须对符号之间的构成形式进行合理的规划,同时因多符号产生的文化复杂性,设计师也必须对设计作品的主题意义进行前期的把握,将不同符号之间的主次关系进行合理定位,使得最终的作品在文化内涵上的传递性不发生偏差。
如果为了丰富作品的文化属性,就一味的增加文化符号的数量,为了拓展作品的设计形式,就毫无节制的添加元素形态,最终的结果将只能得到一件杂乱无章、主题混乱、形象繁杂的“文化堆砌品”。因此良好的设计作品是需要设计师反复推敲,不断完善的,尤其是在明确了作品的主题思想后,一定要对各符号之间的体量大小、结构形式、文化意义进行合理的规划与设计,切忌盲目的选择文化符号。

三、文化符号的参数化运用

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现代设计的创作形式也由过去的手工完成慢慢的转变为电脑辅助设计,而创作的思路已不单单是过去由人脑自上而下产生唯一的设计方案,而是借助电脑强大的运算处理能力,通过复杂运算与参数化分析得到适用于设计需求的多种方案,这样的设计转变除了显著的提高了设计师的工作效率,也极大的丰富的现代设计的结果。文化符号在设计中的运用形式也因为计算机时代的来临而变的更加的多样,过去传统的设计流程与创作思路多是按照文化符号的自身形态为出发点,利用符号原本所具有的视觉形象来传递相应的文化内涵,这样处理的结果往往有一种设计结果迁就文化符号的感觉,设计师的创作空间也会文化符号的形态特点而产生思维的局限性。但是有了计算机的辅助,面对复杂性的设计背景与矛盾性的设计需求,设计师只需要将相应文化符号进行数字化分析,利用分析所得的文化符号内在逻辑,借助于参数化的设计手段,将文化符号运用于现代设计之中,此时的文化符号较之过去可能不再是直观的视觉形象而更多的是一种内在逻辑关系,设计的结果不再局限于一定要将文化符号的外在形态表达出来,而是转为利用文化符号的内核逻辑。这样的处理也使得文化符号所具有的精神内涵不再是过去直白与粗放的形象,而转为更具气质的内敛形象。
在上海创盟国际军工路办公室厂房改造设计方案中,设计师面对过去棉纺厂的旧工厂,在利用原有建筑结构的基础上,充分满足当代办公的功能需求,完成对旧厂房的改造再利用。设计方案中对于建筑外立面的改造尤其出彩,因原厂房的性质是纺织厂,因此设计师希望在改造方案中将厂房原本的印记保留下来,增加空间的历史传承与文化蕴涵。整体墙面的造型借助计算机的参数化设计,将丝绸的形态进行了数字化分析,将原本具象的外在形态转化为了抽象的灰度图像,利用灰度图像的色阶变化来控制墙面砖块的角度旋转,最终堆砌而成的建筑外立面远远望去便好似一堵具有丝绸般柔顺起伏的墙面(图5)。这样的设计结果正是对过去纺织厂这一文化符号的转译运用,它回避了过去一提到纺织厂就只能联想到的纺织女工或纺织机的传统印象,同时也没有将纺织厂所具有的标志性符号进行直白的运用,而是选择了参数化设计的形式,另辟蹊径将棉纺厂的文化符号进行了全新的创作与演绎。现代设计利用数字化手段将文化符号进行转译应用,虽然在设计结果上取得了更加丰富的选择,使得设计作品在面对复杂性和矛盾性时更加的合理,但同时也产生了文化符号较之过去在识别性方面的下降。传统的设计模式往往更注重文化符号自身的造型形态,或者也多以符号形态的直观变形为主,这种情况下,大众对于设计作品所蕴含的符号形态相对更容易感知与识别,作品本身所传递的精神内涵也更显而易见。但利用数字化技术进行设计时,文化符号抽象的形态造型不可能直接作为电脑的识别信息,这时就需要对符号所具有的逻辑关系进行理性分析,从而得到可作为计算机识别的数字信息,例如音乐的优美旋律对于人类来讲,当我们进行聆听时可以体会音乐本身所传递出的情感与心境,这是一种复杂的、抽象的、本能性的感受,但对于计算机来讲,当我们同样对其播放这段音乐时这样的情感共鸣却完全不能感知。而在现代设计中,如果要以视觉化的设计形式来表现音乐时,我们可以将乐曲本身的旋律与节奏进行分析,得到乐曲是以怎样的节奏以及怎样的音符进行组合,这些元素是相对理性并具有逻辑感的,这是可以被计算机感知的有效信息,因此借助于这些信息,将设计中的造型元素通过数字化技术就可以生成多样化的设计结果,这些结果较之传统的设计模式在构成形式上变得更加的丰富,但是因为文化符号的形态已被解构或者不再利用文化符号自身的形态所进行直观的变形,使得最终设计结果的识别性较之传统模式是有所下降的。

 

总结

由此可以发现,文化符号作为人类文明的历史传承与浓缩,往往容易建立起民族自豪感;唤起大众的精神共鸣,而现代设计作为当下人类智慧的结晶,它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时代的发展与科技的进步。在设计中融入文化将使得作品的文化内涵得以提升,精神共鸣得以加强,而将文化符号以现代设计的形式进行表达,也将使得文化传承更具时代感与科技性。可以说两者的结合是相辅相成,互有促进的,脱离文化的设计可能将变得苍白无力缺少感染力,而少了现代设计这样的表现形式,文化传承也将失去一种更广泛的、更具时代性的传播形式。因此对于当下的设计师,在掌握更先进的设计理念与设计手段的前提下,更应认真的思考如何平衡文化符号在设计中运用的识别性与精神性。■

(姜 一    四川传媒学院 艺术设计与动画学院)

 

 
参考文献:

[1] 不涉及”抄袭” 安藤忠雄29日在沪演讲谈世博会中国馆[N].文汇报,2010-6-30.

[2] 袁烽,潘凌飞.绸墙——参数化建构的思考与实践[J].城市建筑,2010(6):93-95.

[3] 刘胜利,麦秀好.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与现代产品设计的融合——北京奥运会火炬设计给予我们的启示[J].艺术与设计:(理论),2009(10):253-255.

[4] 袁佳麟. 绸墙深处 上海创盟国际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新办公楼[J].城市环境设计, 2011(3):138-141.

[5] 袁烽. 绸墙柔软的建构实践[J].时代建筑, 2011(2):106-113.

[6]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 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国馆创作构思[J]. 南方建筑, 2008(1):78-85.

[7] 何镜堂,张利,倪阳. 东方之冠 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国馆设计[J]. 时代建筑 2009(4);60-65.

[8] 靳埭强.画字我心——靳埭强绘画[D]. 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館.2008-1-1

[9] 李沫.靳埭强作品的东方文化意境[J].吉林艺术学院学报, 2005, 69(2):15-21

[10] 靳埭强,徐岚. 东西一贯物我融情——与靳埭强先生谈设计[J].美术观察, 2014(6):37-42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