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音乐 > 《魔法坏女巫》告诉你所有人都有飞翔的权利

《魔法坏女巫》告诉你所有人都有飞翔的权利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四月 21, 2017

Ann 写于2017.4.14 《Wicked》中国首演

《魔法坏女巫》(Wicked)

已经席卷上海,你感受到它的绿色 魔力 了吗?

橄榄古典音乐带你 直击后台

揭开 绿女巫背后的秘密!

▼▼▼

我 不是第一次看《Wicked》

两年前的伦敦,我排队 两个小时

只为一张《Wicked》的戏票

这出戏已经在伦敦西区连续演出10年
上演的阿波罗剧院永远在闪著令人兴奋的 绿光
而那时我从未想过,我会有机会看到第二遍

不是在其他的城市
而是 上海

上海的引进音乐剧市场可谓百花齐放,从伦敦西区到欧陆音乐剧,上海的观众已经体验过《剧院魅影》中的水晶吊灯场景,还有什么能满足他们的胃口?多达54个场景,用到16个40尺的集装箱货柜,需要近100名舞台技术人员搭建的《Wicked魔法坏女巫》或许是一个理想的答案。

1

  童话不都是美好的

在过多甜腻的公主与王子的童话之后,我们有了史蒂芬‧桑坦的《Into the woods走进森林》的”小心你许的愿望”,以及安吉丽娜·朱莉的《沈睡魔咒》里”不同于传统的真爱之吻”。真实人生没有舞台上那般光鲜亮丽而一帆风顺,实则阴暗、狡诈与充满拉锯与挣扎。

《魔法坏女巫》想要说的

就是 故事不完全是我们看到的那样

我们已经习惯故事中总有正斜对立,坏人总是莫名其妙的就想毁灭世界,而好人当仁不让的要挺身而出。《魔法坏女巫》是《绿野仙踪》的前传。在龙卷风来临前,在房子压死东方女巫之前,在桃乐斯开始他的冒险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即便我们有一个皮肤绿的得像青椒一样的女主角,观众或许还期待”丑小鸭变天鹅”的故事发生,但如同青椒不会变成白萝卜一般,绿皮肤和不被家人待见,成为绿女巫艾芙芭的原罪。金发、永远嘻嘻哈哈的白女巫格琳达也背负著原罪,她的原罪在于必须完美、必须满足众人的期望、必须成为一个偶像般的存在鼓舞奥兹国人民的士气,以致于她无法说出她真正想说的话。

于是剧中的主题渐渐清楚浮现:

我们无法改变生来的命运,但我们仍有选择的权利。

2

 听从内心的音乐

艾芙芭选择飞向高空,拥抱真实的自己; 格琳达选择留在奥兹国,但永远记得她和艾芙芭的友谊; 夹在两个女主角的费叶罗,选择放弃自己对外表的重视,听从内心所爱。

作曲家斯蒂芬‧施华兹(Stephen Schwartz)为《Wicked》写作的配乐如此精准,几乎没有一个音符是浪费的,每一首歌都精准的表达了剧中所要传达的情感。音乐剧主题需要的强烈的情感,强烈到已经无法用对白表达,而必须用优美的旋律和精准的歌词来传达。

饰演艾芙芭的杰奎琳‧休斯(Jacqueline Hughes)的音色有极高的辨识性,并且能在各个音域中转换自如; 卡莉‧安德森(Carly Anderson)饰演的白女巫格琳达,这个角色堪称音乐剧界里,除了《剧院魅影》的克莉丝汀以外,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女高音,除了对歌唱技巧的高要求,不要把格琳达演成脑袋空空的金发妞,也是对演员的极大挑战。

音乐剧从庶民文化中成长茁壮,于是是否从观众席中爆出掌声,就决定他们能不能继续演下去。从百老汇到伦敦,我们终于在2017年迎来了《Wicked》的中国首演,也见证了它的绿色魔力。你准备看戏了吗?

观赏地点:上海 上汽‧文化广场

▲《魔法坏女巫》官方预告片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