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艺术 > 探班威尼斯中国馆,揭秘开幕前最后48小时冲刺

探班威尼斯中国馆,揭秘开幕前最后48小时冲刺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1, 2017

第57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 ,将于2017年5月11日拉开帷幕。此次中国馆由邱志杰担任策展人,以“不息”(Continuum – Generation by Generation)为主题,呈现一个由“艺术家为艺术家策划”的展览。

 

威尼斯双年展已经进入到最后冲刺阶段。明天下午,2017年5月11日,中国国家馆即将开幕,在这最后时刻,策展人邱志杰率领四位中国艺术家:两位当代艺术家邬建安与汤南南,皮影大师汪天稳,苏绣艺术大师姚惠芬,已经处于紧张的布展工作中,工作进展如何?

▲ 意大利“百岛城”威尼斯

 

能到一次威尼斯,就算不是参加展览,仅仅只是旅游,就已经够美了,更别说还是参加世界最著名的,两年一届的威尼斯双年展。从艺术品装进集装箱,通过大型远洋货轮,穿过大洋、海峡和波涛汹涌的狂风暴雨,终于抵达了意大利的海岸。

 

中国国家馆的展览人员,刚下飞机,安顿好住处,就马不停蹄地赶向展馆现场。当集装箱卸下艺术品时,他们就已经开始了跟时间赛跑,不过还好住的地方就在圣马可广场,离中国馆不是很远,十几分钟的路程就够了,这样来回节约了不少时间。

▲ 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参展的皮影戏图。华县碗碗腔不息班,慕尼黑机场转机,就地开练提神。拿鞋底打节拍。赶明到圣马可广场开练,再整条船去闹市招摇给中国馆做广告哦!

▲ 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门口

一下飞机,还是有点精疲力尽,在有限的时间内将一个展厅完全地布置出来,并不是一件易事,计划好方案之后,只能说:“加油干吧,同志们。”

▲ 双年展海报在威尼斯街头。

▲ 展览路线图。

▲ 通往威尼斯双年展主展场军械库小巷

从这条古朴的小巷进去,就是军械库主题展的入口,在这个入口后面,就是威尼斯双年展军械库的主题展区域,其中当然包括了中国国家馆。4月27日刚到达的时候,地中海气候的威尼斯正下着雨,海风吹拂着这些古老的石壁,一座海一样的城市,正在雨雾之中,像一座迷宫一样等待着艺术家们的开启。

▲ 来自各个国家的展览工作人员及艺术家正在从这个入口进入展会现场

▲威尼斯双年展军械库展区,中国国家馆外景。

▲ 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靠近大海的外墙。

中国国家馆在威尼斯历史上曾经是一个油库,里面有很大的油管,在这里,曾经是很重要的军事设施。对于一个海战和工业国家来说,油永远都是最重要的战略物资。当中国国家馆的艺术家和工作人员抵达这里时,看到那墙上被海风所风化的痕迹,无不为这历史的厚重感所着迷。参展艺术家邬建安说:

 

“就是这种海墙,也有类似垛口一样的结构,有点像长城那种。但它只是一面墙,人没有办法上去巡逻、防卫,如果真要上去还需要很长的梯子,所以这个海墙的功能究竟是什么,我还不是特别清楚,至少不是我们所理解长城那样的防卫工程。

 

军械库内的建筑确实是苍老,但这种苍老跟我们的苍老气质不一样。可能我们的一座房子老成这样了,我们就会试图给翻新一下,但这里的建筑老了会有一种特殊情感,他们会试图保护这种老朽掉的状态。”

▲ 戴着面具的邱志杰和布展工作人员在处女花园地展览现场开始了工作。

▲ 必须赶在下雨之前把遮雨棚搭好。

▲ 策展人邱志杰在忙碌之中抽出一点儿时间休息下双腿。

▲ 参展艺术家汪天稳笑得合不拢嘴。

现场布展就像打仗一样,参展艺术家们和工作人员已经开始了分工,每个人都各施其职,时间还是蛮匆忙。不知道威尼斯什么时候又会突然下起雨来,搭起工作棚之后,艺术家汪天稳亲自上手《逍遥游》的牛皮镂刻,很快,作品就已初具成效。虽然很忙碌,但汪天稳开心的眼神依然藏不住他内心的喜悦。

▲ 好认真的表情。

▲ “就像这样,就像这样。”

▲ “把它擦一下,用砂纸把它磨得更平一些。”

▲ “嘿嘿,瞧见我的手艺了没?”

▲ “效果已经出来啦,很不错吧。”

▲ “让我再给你们演示一遍。”

▲ 汤南南与汪天稳的手工镂刻牛皮《逍遥游》系列在现场初具完成。

还好这几天天气还比较好,没有如之前刚到的那会不停地下雨。很快,这件大型的手工镂刻牛皮作品《逍遥游》系列的初步阶段已差不多准备齐全。它是绝对的自由,但这绝对的自由不是挣脱束缚之后的无边的开放,不是无所依托的虚空中的坠落,逍遥的大鹏借助于风扶摇直上,是轻飘与游走的状态,是不断出入于大小、身份和边界,是理解万物之道并行理所应当之为。

汤南南提供了基本的构图,汪天稳根据皮影雕刻的刀路,让图像中的云水鸟兽器物纳入一种统一的气韵,让图形相互融化,这场合作如云鹤之遇,各得逍遥,在斑驳的阳光下,更显得神韵非凡。

▲ “《白日梦的树林》万里长征的大工程,第一步开始啦。”

▲ “虽然身体有点累,但是我一点儿都不觉得辛苦。”

▲ “我就不下来了,我把这瓶水吊上来喝,得抓紧呀。”

▲ 邬建安的《九重天》与《白日梦的树林》安装现场已基本完毕。

这件大型的装置作品《九重天》的安装费了不少的力气,安装工人与艺术家邬建安一起在现场守护了几天几夜。师傅们都很了不起,为了赶布展工期,常常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支援,邬建安说:

 

“帮我安装的《九重天》的王师傅非常了不起,他总是无声的投入工作,干差不多最累的活,而且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而理木堂的志远是邱老师的学生,对这次布展进行总负责。他爬上脚手架上安装灯轨,顾不上下来吃饭喝水,只好吊瓶水上去,给自己解解渴。”

皮影艺术是这次中国展览馆布展中的一个重头戏,在布展现场,工作人员正在紧锣密鼓地检查和安装皮影戏道具。张梓倩老师负责这次开幕的演出,参与演出的这些老艺人都是中国皮影戏的守护者,他们用着自己的方式正在捍卫着古老的文化记忆。

参加展览的皮影戏老人们说,皮影戏就是要跟着时代走,现在人们的生活在各方面都与以前不一样了,过去节奏比较慢,现在节奏比较快。现在,我们已经是做了几十年的皮影戏了,希望能将这些传统的一些东西和当代结合起来。这些老艺术家们说得很朴实,他们也能明显地感到时代步伐的迅捷,一些传统的手艺正在没落,但是,一定还是要走出一条路来。看着他们在现场辛勤地排演和练习,这种“不息”,正是在传统与时代中不断地传承,与整个中国国家馆的主题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邱志杰说:

“这场威尼斯的展览,就是要把中国的,艺术本身的,或展览本身的,都描述成一团需要不断添柴加火、加以护持的火焰。

邱志杰在在谈论这次展览的主题时,他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他是福建人,小时候的家乡生长了很多榕树,他记得印象非常深的是,榕树的气根可以落地生根,在一棵老榕树快要死掉的时候,它的气根便会扎到地上再生长出许多的小榕树,反复如此,有时甚至一棵榕树会渐渐形成一片小丛林,它是生生不息的,就像中国的艺术:

“我认为,中国的文化艺术之所以源远流长,原因就在于我们所共有的文化母体和在这个母体上所诞生的传承机制,这也是我希望在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上要诠释给全世界的。我相信这是我们可以带给全世界的一种启发。”

▲ “你看这样的效果怎么样?灯光可以了吗?”

▲ “咦,我仔细瞧瞧,还有哪些地方需要再调整一下?”

▲ “我到幕布前面来看看效果怎么样。”

▲ 参展艺术家们正在和皮影团老艺人们一同做最后的调试和练习。

马上就要到中国国家馆的开幕时间了,在这最后关头,对于场地的把控和调试,在场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非常认真和一丝不苟。可爱的老艺术家们,明天就要向来自全世界的观众展示他们的艺术和才华了。

▲ 邬建安《五百笔》正在上墙。

中国国家馆的“不息”展览正在布展当中,这是前几天在向墙上悬挂邬建安的作品《五百笔》。中国馆以前是存油的仓库,也算是本地的历史建筑,所以我们看到墙壁非常破旧,但当地政府很注重历史建筑的保护,不允许布展人员在上面敲进一根钉子。还是我们中国自己的师傅办法多,打各种擦边球。工人们先做了一个木架子,然后在木架和墙壁之间用软材料填充顶着,最后把画挂在木架子上,反正我们有的是办法把画挂上去。

威尼斯本地有不少温州来的师傅,他们做各种活计。这次与布展工作人员合作的杜师傅,以装修和布展为主,有自己的工作队伍,都是清一色的温州老乡,他们每天中午都一起吃饭,炸鸡、咸肉配面包,好像从没变过。

▲ 参展艺术家姚惠芬和她的先生俞宏清正在将绣好的作品安装上绷架。

▲ 这是绣好完工的李嵩《骷髅幻戏图》的苏绣版。

▲ 参展艺术家汪天稳、姚惠芬和他先生俞宏清在作品前摆拍。

南宋李嵩的《骷髅幻戏图》是中国绘画史上最为奇异的图像之一。这样的画面来自“庄子叹骷髅”的道教传统,通常用于提醒人生的短暂和虚幻。但是在李嵩的画面中,骷髅更接近慈祥的教师,孩童和哺乳的妇女为这个发生在道路旁的里程碑边上的人间剧场带来希望。死亡不再恐怖,而是生者可以淡定地相处的事实。苏绣细密的针法和华丽的光泽擅长表现精美繁华的事物,丝线的光泽所唤起的生命之美与这一图画所构造的达观,构成一种既冲突又互相强化的特有力量。

▲ “抛起来好像婚纱呀。”

▲ “你看,我们是从穆斯林来的,像吗?看我的眼神。”

▲ “我知道你在拍我,但是我就是停不下来。”

经过最后一天的辛苦工作,布展终于结束了,大家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下,晒晒太阳。下午,中国国家馆的艺术家、工作人员以及嘉宾,围坐在处女花园地开展论坛座谈会。威尼斯地中海的湿雨天气已经结束了,阳光非常明媚,落在这座古老的军事建筑群上,整个威尼斯的沿海气息扑面而来,身体获得了放松,一杯茶,一杯咖啡,或是一个小点心,都沁润着每一个人的心灵。每个人都期待着第二天开幕式的到来,中国国家馆的布展工作终于落下了尾声。

▲ 邬建安和邱志杰在处女花园地论坛上畅所欲言。

美丽的威尼斯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最后,在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即将开幕之前,一起来提前看看大家已经布置好的展厅吧,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天中国馆的盛大开幕吧:

▲ 汤南南与汪天稳《逍遥游》系列,手工镂刻牛皮。

《崖山》系列构图分明还是来自李嵩的《骷髅幻戏图》,八张构图完全相同的画面,变换着用上了刺绣历史上几乎所有的针法,甚至于开发出不少全新的针法。创作过程不断挑战了绣娘技艺的难度指数。这个做法令人想到莫奈画稻草垛或鲁昂大教堂的不同变体。但是以《崖山》为题表明了这个动作并非形式主义研究,而是意味深长的象征。崖山是元灭南宋的战役,南宋小皇帝蹈海之处。有人甚至认为“崖山之后无中国”。美术史上也从来有人认为李嵩的《骷髅幻戏图》是对南宋灭亡的预感。但是这个系列的针法词典属性,似乎向我们指出了文明的基因将深藏于看似微不足道的形式中。表面的图形千变万化,造就图形的针法可以一以贯之;而表面上相同的图形,世界上却展开着千变万化的游戏。图形是王朝和个人的生命,而造就它们的针线另有一套语言。针线不停,语言不死,复活有必。崖山之后,有中国。

《九重天》暗含一个层层相套的轴对称的曼陀罗结构。“天”在这里被描述成一层层逐次摊开的动物的皮,“天”也因此呈现为人形,这和汉字构造“天”这个字的方式完全吻合。但邬建安并非在谈论大小宇宙相同、天人合一之类老生常谈。邬建安的天空不是一个令人心怀敬畏而难于测绘的存在,邬建安把它描述成一种生命意志和权力意志的进化过程。从外到里或者说从下到上,分别出现娃娃鱼、青蛙、人面鸟,隐隐约约都与人形同构。这九重天空是逐层吞噬的食物链,整个繁复的九重天成了饕餮之天。这样的天投射着人类的欲望,他也就成为刑天所要反抗的天。而这样的天就在人类的体内。

邬建安《白日梦树林》出现在展厅入口,也分布在展厅中的不同方位。五棵树的形象中包含大量引发身体联想的形态,它们既是世界各地神话中沟通天地并作为世界轴的神树,也是聚集能量的生命树。五的数字暗含了五岳或五行的曼陀罗结构。但是这个曼陀罗并非几何对称,而是与展馆中其它事物互相穿插生成。这是一种流动的,随机的,变化不居,形变而神不散的新的曼陀罗。一种不息者的空间模型。

《五百笔》可算是邬建安在作品中讨论“个体与群体关系”的又一个阶段,也是有关材料和语言的本体层面新试炼。作品中的每一笔,都由与艺术家或相熟日久、或萍水相逢的人所画,毛笔的尺寸、宣纸的尺幅、墨与色的取用全无限制,只要求下笔者尽可能把当时的身体状态、知觉、感受,充分注入到这一笔笔的勾画当中。宣纸的耐性能包容最癫狂的点戳挥洒,也能透现最微妙的情绪颤动。每一笔都是一幅肖像画。邬建安把它们从原本的纸上剪刻下来,拼合到新的空白宣纸上,这些剥离了原初“语境”的笔画,就在相互叠压、穿插的状态下分享有限的平面空间。在技术进步和思想解放的当代社会,享有跳脱固定身份“特权”的个体,也在如是的碰撞、交织乃至于互换中,汇成多元变动的群体样态。作为中国本土文化的两样标识性遗产,水墨和剪纸“合作”的另一个造就,是让各路笔画突破相遇的物理限制,在它们构成的这个“超现实”场域中,一个古代书画系统中的“败笔”,能成为最引人瞩目的“明星”。

 

姚惠芬以刺绣制作了画面中心的陨石和砖头,汤南南在这些刺绣形象周边投上了动态的录像。于是,陨石在水下翻腾并激起气泡和水花,于是岩石周边的海浪不停涨落围合,于是砖卵石在星空中默默旅行。这组《移山》的刺绣加录像,既与悬挂在空中的《精卫》系列刺绣形成连接,也将成为《不息-移山填海》表演的一部分。在这个展厅中,作品和作品之间并没有边界,正如山和海,古与今,你与我之间,并没有边界。

展览信息

▲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海报

第57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

——VIVA ARTE VIVA(艺术万岁)

总策展人:克里斯汀·马萨尔(Christine Macel)

VIP&媒体预览日:2017年5月9日-5月12日

展览时间:2017年5月13日-11月26日

展览地点:威尼斯 绿城花园(Giardini)、军械库展区(Arsenale)等

▲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海报

第57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不息”中国馆

策展人:邱志杰

艺术家:邬建安,汪天稳,汤南南,姚惠芬

展览时间:2017年5月11日-11月26日

展览地点:威尼斯 军械库展区 中国国家馆

支持:中国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主办: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

协办:上海明当代美术馆 北京时代美术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