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艺术 > 郝量:我的实践不论中西古今

郝量:我的实践不论中西古今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1, 2017

Q: 作为参展艺术家,本届威尼斯双年展的策展人克里斯汀是如何理解你的艺术的?

 

郝量 :克里斯汀准备策划本届双年展之初,便找到了我,也大致交流了对我工作的看法,在她策展思路中需要体现我这类工作,她深知这种从传统艺术出发探索当代性的工作,是有危险性的,大部分作品会流于表面装饰,但她还是从我的作品中看到了开放性与强度,这可能是最吸引她的。再有就是她在求学之初去过台北故宫,也比较了解古代中国绘画艺术。

郝量,《潇湘八景 – 士游》,2016年

Q:我们已经很少能看到像本届威尼斯双年展这样,在主题上直接表述“艺术”对于人类的重要性,你是如何理解“艺术万岁”这一主题的?

 

郝量: 这次双年展的题目确实直截了当,表面看好似狂欢,我觉得这是策展人对艺术的态度,展览却会基于艺术家实践的丰富性与复杂性。但确实也应该正视艺术是人类文明重要的组成部分,不会依赖于其他,诸如哲学、科技、文学等等,却会相互影响。

 

郝量,《潇湘八景 – 瞬息》,2014年

 

Q: “万岁”,既是一个接近永恒的时间概念,也有欢呼的意味,如果联系到你的艺术,它似乎更像是一种对“传统”的热情?

 

郝量 :这里我不是太认同你用“热情”一词,因为在我的工作中时间概念是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所谓的“传统”相对是在比较保守的情况下才(显得)更重要,如果中国的现代性建构比较充分了,这些文明遗产于当下的联系会很自然。作为一名画家,不论西方还是东方在实践中必然会与过往的绘画传统发生关系,我如此工作实在自然不过了,特殊之处只是在不同时空中穿行罢了。

 

 

郝量,《潇湘八景》文字考,2015-2016年

 

Q: 作为一位从事中国画实践的画家,你思考“当代”的角度是什么?

 

郝量 :在我的实践中不论中西、古今、主客都是隐晦的,当下所特有的历史观、技术革新、多元文化、空间感知都在影响着我的实践,我并不想通过太过于客观的图像提示当下感,在意潜藏在主观图像下的当代基因。当然如果要具体描述分析作品的当代性,还得落实于某件作品中。

 

Q:  你将会在本届双年展展出什么作品?

 

郝量 :会展出大幅关于潇湘的山水画作品,还会有一套研究资料。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