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设计 > 这些方块用什么魔力改变了世界?

这些方块用什么魔力改变了世界?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1, 2017

荷兰风格派(De Stijl)用100年的时间,将它的影响渗透到当代生活的方方面面:简约的美学理念、客观理性的立场、追求精神极致、强调功能和结构。

 

今天,就让我们从平面的角度,看看风格派的来龙去脉,思考是什么精神,让一下那些简洁的方块产生了改变世界的魔力。

西奥·范·杜斯堡风格派绘画

平面中的激进政治

 

在殖民主义时代,荷兰的商船和战舰开启了全球化的大潮;在黄金时代,荷兰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书写着最悠久的国际贸易的历史;在一战中,又是因为海港优势和在国际贸易中的特殊地位,荷兰能够保持中立而免遭战火。

 

荷兰,这块全球化和国际贸易的沃土,在炮火连天的一战中,孕育了第一批思考国际化艺术的大师们,他们就是风格派。

 

彼时的历史形式是这样的,机器生产和国际贸易为人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物质文明,然而,现代化也给人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杀伤力。一战带来的全球性的创伤深深刺激着人们去反思战争、现代化和全球资本主义扩张的矛盾和必然联系。反思社会制度的思潮在当时此起彼伏,诸如马克思主义、乌托邦主义、国际工人运动等等等等;先锋艺术家们和知识分子也大多有着坚定的乌托邦的信仰和献身社会改造的理想,比如包豪斯诸将们;仅凭这一点,这些现代艺术家们就和小康而安、服务权贵的古代艺术家做了了断!

 

今天的艺术史家几乎盖棺定论地指定:“风格派的精神是一种乌托邦精神,他们以探索纯粹的艺术形式来探究自然的现实;他们‘改造世界’的激进艺术理念,来自于人们对世界的焦虑和失望,并且积极参与改造现实的主动性,同时,也反映了知识分子对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创伤的反思”。

 

风格派诞生于1917年,源于《风格》杂志创办,带头大哥是彼埃·蒙德里安(Piet Cornelies Mondrian,1872-1944)和提奥·凡·杜斯堡(Theo van Doesburg,1883—1931)。风格派的艺术家们大多也都涉足不同领域,比如家居设计、建筑设计、室内设计等,但他们的实验都是从抽象绘画开始的。可以说,平面语言的探索,是风格派的核心任务。

 

对于抽象绘画的探索,风格派接上历史性先驱马列维奇、康定斯基的艺术文脉,他们更进一步地研究“纯粹的抽象语言”,甚至史无前例地将此作为艺术的唯一目的。可以说,他们对艺术史的贡献,一方面斩断了绘画和文学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很长的历史时期,绘画作为文学,讲故事的附庸而存在),彻底地研究绘画形式和情绪表达的关系,比如蒙德里安对红色对人的情绪反应的研究等;另一方面,他们挑战艺术界的阶层观念,这一点,又衔接上了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1834-1896)的“挑战纯艺术和应用艺术的阶层概念”的历史性遗产。

 

人类既然已经创造了无数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可是这些文明却不能保护我们,反而制造出前所未有的创伤;既然战争的策源来自于人类制度本身,那么怎么能不对当下的社会秩序充满了怀疑呢?

 

风格派的先锋艺术家们就是以画布为战场,带着他们对建立平等社会的追求,试图融合所有的艺术形式,不管纯艺术还是应用艺术,不管是庙堂的还是市井的,不管音乐还是绘画——他们要和传统的决裂,蒙德里安和杜斯堡都坚信“有一些东西”更加接近生活,这些东西就可以让人透过现实纷乱的表象,抵达本质。

 

为了找到这些东西,他们几乎把美术史翻腾了个遍,最后撂下一句狠话:“线条和颜色是造型唯一的核心手段,所有的绘画都是如此”。他们将传统艺术形式中一切的繁杂枝节都简化成单纯的点、线、面——这才是未来社会——由单纯的元素构成的一个平等的世界!

 

从达芬奇到塞尚,从没有有人把话说得这么明白过。视觉语言的研究从此也度过了他朦胧的少年时代,现代艺术的方向一下子清晰了许多。方块、矩形、垂直线、水平线、斜线,这么基础的元素,可以表达一切,因为“大自然,实际上是一种关系的整合,而不是物理的形式,自然就是由这些基本的元素构成的”。

 

我们看看蒙德里安对树的形体结构的分析,就不难理解后来他的方格子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了?再看看杜斯堡对牛做的结构分析,也就明白了为什么他和蒙德里安志同道合了。开个玩笑,他们给我们自信,因为你只要会画矩形和方形,就可以表达所有的情绪了。

 

如果说严肃严谨的蒙德里安是风格派执笔人,那么热情外向的杜斯堡则是风格派的国际形象大使,他的演讲穿过德国等其他国家,使得风格派获得了国际的声誉。他还涉足建筑、家居设计、字体设计、玻璃设计等,就凭他那些单纯的几何形,在诸多设计领域里,玩得风生水起,不得不说他背后的价值观和方法论放之四海而皆准!顺便说一下,在他的个人的艺术史中,风格派是“要素派”,因为他一贯在强调造型的基本要素:颜色,线条,体量,不连接的线条,几何形。平面语言的一切都在其中,社会秩序的探索也在其中。另外,他对斜线的热衷也令他和蒙德里安的作品有所区别,也给他们带来了艺术理念上的争执,最终导致两人分道扬镳。他和风格派(或者他所说的要素派)其他的成员一样,相信自己在改变世界,用画布的方寸之间,可以重新营造出世界的秩序。

 

杜斯堡在1931年去世,风格派受到重大打击,而彼时的纳粹德国的崛起,也带来了欧洲政治社会形势的不安,随后的战争阴云席卷而来,覆巢之下,荷兰最终也无法免于战争,风格派终于在1933年走向终结。但是这场融合激进思想、前卫艺术、应用艺术的运动的影响却没有消失,蒙德里安远走美国,在这个二战后最重要全球化舞台上扮演者关键角色。

 

再看看到这些应用大色块的设计,在今天的设计市场上司空见惯,这些来自于风格派对设计史革命性的改变,也许当下的人们已经不记得前辈们进行艺术形式革新背后的政治理念,但是他们对视觉语言的贡献,毫无疑问地常存于世。说到了,艺术家对世界的贡献,是对艺术语言创造性方面的贡献!

 

 西奥·范·杜斯堡风格派绘画

国际主义设计

可以说,乌托邦的理想扫清了观念上的障碍,让风格派的大师们无所顾忌地攻击着纯艺术和应用艺术的壁垒,专注于非具象绘画的语言探索。而彼时的全球化的影响,同样对风格派获得全球性的影响起到了巨大作用。

 

荷兰素有欧洲门户之称,有着非比寻常的国际贸易的环境。各个国家的商船满载着不同的语言、传统、文化习俗,汇集在这里。所以,对普世的、超越地域传统的、全球化的语言的需求,就在日益紧密的国际交流中,变得越来越迫切。于是,荷兰是最早从事现代字体设计研究的国家。

 

二战以后的,全球化的市场更加紧锣密鼓地拓展着,诸多国际化的大企业都选择了简洁明快的风格派风格的字体设计,来攻占各方市场。比如,Helvetica和Univers就是在20世纪中叶获得了全球性的成功。可以说,世界各地的平面设计都以风格派的美学为参照,进行着字体设计的实验。久而久之,以简单明快的排版和无饰线体字体为中心,形成高度功能化、理性化的平面设计方式——国际主义平面设计风格日渐形成。

 

这一风格追求“公正的形式,客观的立场”,形成了刚健有力的设计美学,强调使用新材料和纯粹的几何形式、形式处理上的力求简洁和开放式空间,同时减少混乱,追求最大化的吸引力。这些,都为平面设计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树立起了清晰、明了、可观、易识别的语言风格,践行着追求客观公正的立场。而后,随着全球经济的复苏,国际合作的增强,这种语言被更广泛地认为是“不带文化歧视的”、“客观的”,于是大型跨国企业把它作为拓展海外市场的主要设计语言,国际主义平面设计从而获得了全球性的成功,和英语一样,普及到世界的各个角落里。

 

追溯国际主义设计的起源,我们还得回到风格派的大师上来,列克(Bartvan der Leck,1876-1958)就是代表人物。他的海报设计,人物形象和字体都简化到最基本的几何形,颜色也就是三原色,再加上黑白色。尤其是对红色与黑色的搭配的研究,他和蒙德里安是最执着的践行者,他们经过无数次实验,得到各种体量的色彩搭配效果,为后世影响深远。蒙德里安曾在《绘画的精神性》中撰文:“红色就是一口钟,给人醒目的刺激”,风格派最喜欢用的颜色就是红色,他们的平面作品就是一口口钟。

蒙德里安风格派绘画

再说字体设计,风格派是最早的把字体设计放在研究的门类之中的艺术流派,大师们专攻几何形的研究、颜色的搭配,线条的功能,。这些研究,用在字体设计上实在是得天独厚。于是,身材肥硕的列克,在他工作室里,把弄着小小的字母设计——方寸之间,经营着对未来平等社会的理想!

 

再看今天的平面设计,无不受风格派的影响,字母设计,就是几何形的拼贴和组合。海报上追求的不对称的形体结构,只追求整体上的体量平衡,看看列克的工作室里的方块分析草图,一种灵动的气质和他的身材并不一致,但我们可以看到他的精神世界。而且,更加坚信:几何形可以表达一切。

 

蒙德里安在其专著《绘画艺术中的新造型主义》中,对风格派的理论、观念和创意做了说明,明确地表示要把纯粹的非具象主义的艺术语言作为风格派研究的主要方向。虽然那个时候,蒙德里安还需要画一些具象绘画来贴补家用,但是他的抽象的、构成的思维已经十分成熟。他所奠定的一个简洁理性、强调结构和功能的艺术和设计风格,在后来的一百年里,把现代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改变了。

 

如果你觉得,蒙德里安、杜斯堡、列克和风格派其他大师们的作品,难以去分清楚,那不是你的错。在他们的实践中,个人主义是让位于国际主义的,他们的作品中并不追求个人化的表达,而是强调客观理性地分析,这些更接近于科学,是对眼睛、对视觉接受能力的分析和研究。这些理念都直接启发了后来的很多艺术流派,比如欧普艺术的研究,摆脱了风格派的方块,更加聚焦在色彩和线条的迷乱和秩序上。

 

哲学家德勒茲说过:“前辈的研究是一支箭,后辈捡到了,射向另一个方向”。风格派的箭被诸多流派捡起来,射向未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