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新闻/艺术 > 只有妈妈,最值得我画。

只有妈妈,最值得我画。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4, 2017

母亲节快乐!

五月十四日

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

提前祝天底下所有的妈妈都快乐!

只有妈妈最值得我画

母亲即家园

千百年来艺术潮流不断变幻

但母亲始终是创作中取之不竭的母题

既是永不熄灭的灯塔

也是艺术家心灵深处的安魂曲

。。。

实际上从文艺复兴开始

圣母的形象就逐渐与母亲合二为一了

当神性的光辉褪去

母性的光辉始终闪耀

丢勒

Albrecht Dürer ,1471-1528

丢勒是典型的德国画家,严谨而深刻。1514年3月19日,在母亲去世前两个月,丢勒用简率的炭条,创作了一生中最为活泼动人的作品:母亲肖像

画中老人饱经风霜、青筋暴起,饱经忧患的桑榆晚景,却透露出慈爱和真情。即便如此冷静,仍可深切感受到丢勒对母亲的爱,善用光影和线条的他,巧妙地略微牺牲了美而保全了深情。

伦勃朗

Rembrandt,1606-1669

母亲“残破的容颜”深深地吸引了伦勃朗,他笔下捧读《圣经》的画作,既表达了眷恋的情怀,亦是一种宗教情结。

此时的母亲已经在人生的最后季节,深思熟虑的伦勃朗,不讳言她的每一条皱纹和苦难,笔下的母亲虽然沉默而冷静,却仿佛触手可及般亲切,拥有极深的艺术感染力。

安格尔

 Ingres,1780-1867

有些艺术大师的肖像强调真实而非美感,从而使母亲形象更为亲切逼真。

安格尔所绘的母亲肖像,笼罩在柔和的侧光中,神情酷似岩间圣母,传神逼真的特色,如同能从画布上走下来。

站在这幅感人的画作前,传递的爱意表露无遗,母亲对儿子的爱和儿子对母亲的爱,彼此交融。

卡米耶·毕沙罗

Camille Pissarro,1830—1903

印象派先驱毕沙罗,在母亲年轻和年老时都分别画过肖像。岁月的变迁掩藏不住始终如一的眷恋。

他笔下的母亲形象,也在繁茂的花园背景和流动的光影下,显得宁静而安详。

惠斯勒

Whistler,1834~1903

1871年,惠斯勒的母亲安娜67岁,在写给姊妹的信中写道——他(惠斯勒)说:“母亲,我要你当我的模特,我早就想为你作画了。”

惠斯勒最有名的肖像就是《黑与灰的一号编曲:艺术家母亲》:母亲一身玄色,却是掺了红和钴蓝的暖调。黑白灰的组合,色彩和构图都正合心意。

这是同住5年来,67岁的安娜在儿子画室待得最久的一次。她侧脸端坐,神态安详,目光凝视前方,带着些许忧郁和莫名的孤独,却依旧温暖而慈爱。

保罗·塞尚

Paul Cézanne,1839—1906

动辄大发雷霆、脾气火暴的塞尚,也一反常态地描绘起母亲做针线的温柔午后时光。但为了不惹自己生气,他把角落里已经画好的父亲形象涂掉了。

保罗·塞尚《艺术家的母亲和妹妹》,186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1848—1903

艺术家总是擅用画作让缺憾的现实更趋完美。高更一生将大量的精力倾注于描绘外国情调上,其笔下的母亲肖像也充满了异域风情。

高更所绘的肖像,来源于母亲年轻时的照片,他故意夸张了面部特征,嘴唇更厚,鼻子更宽,强调母亲身上独特的西班牙异域血统。

梵·高

Vincent  van Gogh,1853-1890

梵·高是根据母亲的照片画的肖像。在给提奥的信中写道:“我给妈妈画了一幅肖像,不能忍受照片无色的单调,我按照记忆添加了色彩。”

画面中紧张而激昂的笔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不苟的描绘。母亲温暖而美丽的绿色眼眸,慈祥地微笑,一如所有爱着儿子的母亲。

这幅画作于1888年10月,正是梵高精神病发作前夕,画面洋溢着淡淡的忧伤和温馨。或许在濒临绝望时,正是对母亲的回忆让梵高获得心灵的慰藉。

贝尔特·莫里索

Berthe Morisot ,1841–1895

一千个人的母亲有一千种情态

法国印象派女画家博热·莫里索的母亲和妹妹坐在一起,画面充满了巴黎的闲趣和生活气息。

她笔下的其它母亲形象,也都弥漫着浓郁的爱与温情。

玛丽·卡萨特

Mary Cassatt,1844~1926

美国印象派画家玛丽·卡萨特,用温柔的笔触描绘了无数动人的母爱瞬间。

她为母亲所绘的肖像却一反常态的冷静而理智。深受日本传统绘画影响,卡萨特用完全无视西方艺术规则的绘画方式描绘母亲。

整幅母亲肖像体现了强烈的光影效果和奇幻感,颇具装饰性和主观色彩,呈现出令人耳目一新的现代意识。

巴斯蒂昂·勒帕热

Bastien-Lepage1848-1884

巴斯蒂昂·勒帕热,法国乡村风俗画家和肖像画家,将印象派的观影表现融入写实派的素描技巧,所绘的母亲肖像柔和美丽,如照片般真实可亲。

作为照相术的积极追随者,母亲在勒帕热的笔下,因真实而更显完整。

乔治·修拉

Georges Seurat,1859-1891

作为点彩画派代表人物,乔治·修拉的母亲与画中其他人一样,由无数圆点构成,专注的神情淹没在黑白的色调中。

劳特累克

Toulouse-Lautrec,1864~1901

37岁病逝于长期酗酒的天才画家劳特累克,自小在母亲的陪伴下学画,也在母亲的臂弯下离开这个世界,终其一生没有离开过母亲的守护。母亲是他的靠山和代言人,终生呵护着残疾的他。

这个身体残疾的贵族有着敏感的灵魂,在痛苦而短暂的生命历程中,散发出耀眼的艺术之光。在洛特雷克笔下,饮茶的母亲安详可靠如圣母玛利亚。

即使对于最放荡不羁的画家来说,母亲也是可以依靠的温暖港湾和永不枯竭的创作之源。

毕加索

Pablo Picasso 1881-1973

毕加索无论外貌和性格都与母亲十分相像,从小与母亲关系疏离的他,随心所欲描画各色女人,却对自己的母亲毕恭毕敬。

在1923年为母亲所画的肖像里,毕加索将母亲描画成庄重美丽的贵妇,一身玄色,侧身而坐,眼睛看都不看正在观察自己的儿子。

在各个探索时期,毕加索都描绘过母亲的题材,与孩子或搂或抱,亲切而温情。可见内心深处,毕加索始终期望着久违的亲情。

莫里斯·郁特里罗

Maurice Utrillo,1883—1955

法国风景画家莫里斯·郁特里罗的母亲是画家苏珊娜·瓦拉东。

19岁那年,郁特里罗曾因饮酒过度无法自拔,在母亲的坚持和鼓励下尝试作画,不致虚度年华,后来成为著名的法国街道景色画家。

莫迪里亚尼

Modigliani 1884-1920

莫迪里亚尼16岁时听从母亲的劝告学习绘画,从此走上艺术道路。在巴黎过着波西米亚式的生活莫迪里亚尼,每月依旧按时给母亲写信,在接到母亲来信时会激动落泪。

莫迪里亚尼在贫困中执着的追求艺术,又在动荡的情感中体味着绝望,他笔下的母亲形象,总是怀抱幼童,看似冷漠的双眸却溢满无言的温情。

莫迪里阿尼和劳特累克去世前后

现代主义风暴正在涌动

古典绘画的“静穆”与“单纯”早已摧毁

破碎和变形成为绘画的追求

然而

画家笔下的母亲形象却始终亲切而完整

阿希尔·高尔基

Arshile Gorky,1904-1948

美国20世纪最著名的抽象表现主义画家阿希尔·高尔基,始终无法忘怀逃荒路上饿死的母亲。当他从亚美尼亚逃到纽约时,首先画的就是一张他和母亲1921年的合影。

高尔基经历了惨绝人寰的亚美尼亚大屠杀,但却从未直接触及这一题材。只是这幅有母亲的画,阿希尔十多年间不断重画又涂改,仿佛始终不愿承认:母亲和家园都已经离他而去。

——达利——

Salvador Dalí,1904-1989

达利的父亲达利·古西是严厉而教条的律师,但母亲多梅内克·菲蕾丝温和而宽厚,始终支持并鼓励着儿子的创作梦想和艺术热情。1920年,15岁的达利为母亲绘制了肖像。

1921年2月,母亲死于乳腺癌。达利年仅16岁,“这是我这辈子受到的最大打击。我爱戴她。我没法接受失去她的事实。她是我的依靠,是净化我灵魂,使我灵魂的污点消失不见的人……”

——卢西安·弗洛伊德——

Lucian Freud,1922—2011

英国最伟大的当代表现派画家弗洛伊德,以描绘人物灵魂而著称,偏爱病态畸形的题材,但在描绘母亲时,却毫无遮掩地表现出某种崇敬之情。

在其中一幅肖像画中,母亲身着白色长裙,躺在床上,苍老的脸庞若有所思,满是青筋的手安详地搭在腹部,如同圣母般高贵与纯洁。

大卫·霍克尼

David Hockney,1937-

作为当今国际画坛最具影响力的大师之一,被称为“最著名的英国在世画家”的大卫·霍克尼,创作出了近半个世纪以来最有识别度的生动图像。擅长摄影拼贴的他,对母亲表现出局外旁观的冷静态度以及持续的关注。

1977年父母在家中略显冷淡而疏离

1982年父亲葬礼当天,母亲坐在墓碑旁,穿着裹尸袋一样的雨衣,神情沮丧而哀伤。1988年,他为走出丧夫之痛的母亲拍摄了一张温柔的肖像。

霍克尼想用这种独特的绘画方式,体现母亲的困境,以及生活中面临的绝望。

画是无言的诗

或许

对母亲难以言表的爱

有在艺术中才能放声高歌

这是献给母亲最好的礼物

关注前线

耀匀带你逛遍欧洲美术馆

耀匀前线专栏

建筑设计硕士,

美国斯坦福艺术史专业,

回国后清华规划院做地产策划,

热爱艺术

两年之约

为云南山区孩子们做一个画展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