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电影 > 《宿敌》是一部不玩虚的电视剧。

《宿敌》是一部不玩虚的电视剧。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8, 2017

第70届戛纳电影节明天凌晨开幕——可以肯定,到时候红毯又将一派热闹。

什么艳压,什么不逊,什么堪比……文艺深刻的基调上,永远覆盖着“比较”的外表。

每一朵花枝招展背后,都有一番刀光剑影。

这是娱乐圈的规矩,这也是世界的规矩,只不过因为娱乐圈名利熙攘,放大了它的光鲜,和光鲜背后的腐烂。

这让Sir想起了今年一部9分剧,刚刚剧终。

坦白讲,想了解娱乐圈,看它可比看什么八卦带劲多了——

《宿敌:贝蒂和琼》

Feud: Bette and Joan

《宿敌》是一部不玩虚的电视剧。

它聚焦于娱乐圈最喜闻乐见的撕逼,且,这场撕逼,来自真人真事。

人物原型是好莱坞历史上最有名对头(可能没有之一),两个传奇女星,贝蒂·戴维斯和琼·克劳馥。

看这神还原——

历史上和该剧里的琼·克劳馥(左)和贝蒂·戴维斯(右)

神还原的不止外型,包括里子,不论琼·克劳馥、贝蒂·戴维斯,和扮演她们的杰西卡·兰格、苏珊·萨兰登,都曾拿过奥斯卡影后,都曾攀上名利巅峰,也都曾走过演艺生涯的下坡路。

一山不能容二虎,除非,是暮年老虎。

《宿敌》一见面就摆明车马——

琼三年没有片约,还死了有钱老公,大半辈子衣食无忧的她,开始要为生计发愁。

复出,无人问津。

没人愿意用我们这年纪的女演员

贝蒂更惨,她不仅没有片约,连琼拥有的美貌也欠奉,换句话说,自己不太可靠,男人也靠不上。

对娱乐圈来说,没什么比过气更难忍受的了。于是,一对恨不得吞掉对方的宿敌,开始密谋合作。

这部为她们的人气续命的电影,叫《兰闺惊变》。

也是历史上她俩唯一一次同框。

所以,强强联手,剧情开始燃了吗?

呵呵,你太小看《宿敌》。

从一开始,这场“合作”就插满算计——《兰闺惊变》既是对命运的复仇,也是对彼此的复仇。

看这开场镜头——琼和贝蒂坐在《兰闺》片场,有说有笑。

笑什么呢?

这前仰后合的姿态,会不会太作?

所以,画外音在说:

“从未有她们那样的竞争,近半个世纪以来,她们彼此厌恶。”

她们在争。

争的第一份,是大众眼里的我。

琼是“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美貌是她最畅销的资本。

但,美貌也成为她甩不掉的负担。

为了保持梦中情人的形象,她必须无时无刻不美丽。

你看,开拍当天,琼早早到了片场,很心机地给灯光、舞美、摄影送礼物。

求的,就是他们把她拍美一点,要加工到“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

折腾吗,折腾。

但不折腾,她就输给贝蒂。

通俗说法是,琼是偶像派,贝蒂,是实力派。

贝蒂的演技毋庸置疑,即使再丑——脸惨白、唇血红,还有一粒神经兮兮的黑痣。但当她走上舞台表演,灯光自会为她打亮。

可这也是贝蒂的痛苦。

因为这种掌声,琼仅靠美貌不费力就能得到。

贝蒂梦想的是这一刻——

我想知道,走进房间,一言不发

大家就都为我倾倒的感觉是怎样的

哪怕只有一天也好

这是两个应该骄傲的人,这又是两个极度自卑的人,她们对拥有的不以为意,她们穷尽力气想打败宿敌。

但打败的方式,却只能一次次利用自己“看不上”的本领。

每一次大众对她的鼓掌,既是肯定,又把她们推向深渊,因为这些掌声一次次提醒她们,你厌恶性感又只拥有性感,你小看才华却只能依赖才华。

惨吗?

这还不叫惨。

如果说第一种争,只是虚荣心的较劲,那第二种争,才真正伤到筋骨。

她们要的、争的,是资本眼中的我。

《宿敌》不仅看见名利圈的丑陋,也呈现了孕育这种丑陋的土壤。

《宿敌》中,资本的化身是华纳兄弟的老板杰克·华纳,他说,“我是宙斯,她们只是阿芙洛狄忒(宙斯之女,象征爱与美的女神)。”

女明星就是任他摆布的棋子。

他制造虚荣,利用虚荣,最终在别人对虚荣的争夺中获利。

看看资本是如何钓鱼的。

《兰闺惊变》导演奥尔德里奇想拉拢这对宿敌同框,他这么说服贝蒂。

把琼的名字写在门口可以提高票房,我需要她让这部电影顺利完成

但我需要你让这部电影名垂青史

嗯,她负责的只是“廉价”的美貌,你才能扛起实在的才华。

琼和老东家米高梅解约,杰克·华纳马上签下琼,他是看中琼吗?

不仅如此。

杰克·华纳签下琼后,就能以此威胁贝蒂。

你看,你(贝蒂)不想演的片子被她(琼)演了,她获利了。

为了挫败宿敌,贝蒂也“自愿”接下大量不入流的B级片。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两败俱伤啊。

唯一偷笑的,是杰克·华纳。

华纳操控她们的方式是,“让她俩都觉得你更偏爱另一个。”

于是,为了让自己成为“更偏爱的”,琼利用美貌勾引了导演,没有美貌的贝蒂则发誓“想用表演把她弄死”。

她们越憎恨,华纳越开心。

纯粹而赤裸裸的仇恨,我爱死了,还要更多

而所有这一切的较量,最终指向的是——我是谁。

在Sir看来,《宿敌》最大的悲剧不在于各种勾心斗角,而在于它暗暗揭示了一个生活的真相——那就是,许多人奋斗,并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奋斗给别人看。

琼和贝蒂,就是一对需要通过宿敌,定位自己的人。

坦白讲,她们真的那么讨厌对方吗?

不尽然吧。

留意这一幕,导演私下向八卦杂志,曝光两人黑料,琼勃然大怒,导演立刻上前安抚,几句甜言蜜语后,琼眉开眼笑。

这种变化被站在一旁的贝蒂看见了。

她差点哭出来。

她在哭对方的软弱吗?

不。

她在哭女人的身不由己。

你看,当类似的事发生到她身上,她又何尝不是轻易被打发。

——因为这条路将引领你走向下一座奥斯卡

——我的确相信你

动图

多年后的一个早上,贝蒂接到娱记电话:“琼·克劳馥女士因为癌症去世了,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贝蒂愣住了,她还在嘴硬:

我妈说过,不要说死人的任何坏话,只准说好话

琼·克劳馥死了,很好

动图

“很好”是对娱记的敷衍,也是对突然间失去“挚友”的手足无措。

事实上,贝蒂早就知道,她需要琼。

她一直关注琼的动向,她需要通过“踩”她,来获得存在感。

动图

琼的死对她来说,不是消失了一个宿敌,也消灭了自己。

因为她知道,她对琼的恨和她的成功是有直接联系的,如果没有琼的为难,那她的人生,也失去了存在的锚点。

她们对彼此,都是最忠诚的宿敌和知己。

所以,多年后,贝蒂甚至开始想念,“我都有点想念克劳馥小姐了,至少她守规矩,准时出现,她第一个来到片场,最后一个离开。”

琼临死前这场梦道出了两人“友谊”的本质——

我穷尽一生去做琼·克劳馥

一个我为他人创造的女性角色

当我独处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谁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

所以,我只能成为你们想象中的我,或是,你们希望的我。

在Sir看来,这正是《宿敌》引而不发的题眼。

这绝不是一部女性撕逼剧,这根本就是一部负负得正的励志剧。

三流励志剧,告诉你如何获得大众认同,获得成功;

而一流励志剧会戳穿成功的外衣,告诉你“虚荣下面是虚无”。它在意的,是人不管多光鲜耀眼,最终还是得面对自己。

你不该受别人摆布,你也不该受命运摆布。

因为人生不是天生。

这也是更美APP希望传达的价值观。

别认命!——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