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音乐 > 欢迎来到 Fun. 的世界

欢迎来到 Fun. 的世界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8, 2017

 伦敦南岸中心,几个穿着白衬衫,打着黑领带的成年人以尴尬的姿势趴在儿童旋转木马上,他们就是那支团名搞笑到让人过目难忘的乐队Fun.(注意,他们后面一定要加句号,为了和丹麦的乐队Fun区分开。)不料,他们被一个10岁的曼城小孩认出来,他边唱边绕着旋转木马跑,似乎想要冲进来。

  “今今今……晚晚……我们都年轻!”少年完整且宏亮地唱着,“我的朋友们都在厕所里,嗑药嗑得high过了帝国大厦……”

一个刚10岁的小朋友在大庭广众下唱起他们那首卖出900万,通杀世界各大排行榜的“We AreYoung”。反观坐在儿童木马上的Fun.则目瞪口呆,要说是被逗乐了,不如说是尴尬无比。

乐队本来与《Q》约好去一家露天咖啡馆做采访,但Nate Ruess突然改变主意,“我们能不能回酒店去?”他问,“孩子们想给你唱歌这太奇怪了。在这行混了10年,我虽然不喜欢孩子,但至少我不会打孩子的脸,如果换成记者就说不好了,这是两码事……”

回到酒店后,气氛又活跃起来。这支乐队成立于大学时期,三个特立独行的年轻人曾经衣着和音乐都走在punk与emo的道路上,但最终他们于2008年在纽约正式成立了Fun.,而乐队的第二张专辑《Some Nights》,这张花样百出的摇滚专辑仿佛Queen、Weezer和The Killers同时出现。其中与Janelle Monae合作的单曲“ WeAre Young”在2011年时候被美剧Glee选用并翻唱,但当时这歌其实还没发表。2012年2月,这歌又通过雪佛兰的广告在“超级碗”上被亿万美国观众听到。

“这就好像,我们觉得我们比谁都强,所以让世界疯狂去吧,”Ruess解释着。通过巡演帮助为同性恋者争取权益的组织Revel & Riot,在后者眼中Fun.就是他们的“直男战友”。“就在上一代,同性恋还被(美国)政府认定为一种精神疾病,”吉他手说,“很多人至今仍觉得同性恋者都是怪人。所以让这一代人改变观点就显得很重要。”

《Q》对另一个问题也很好奇,那就是为什么他们会穿这么抢眼这么滑稽的正装。“这不是我们”,Ruess叹了口气,他们以前就尝试这么穿了“一次”,于是现在那些电视节目都点名要求他们这么穿,比如他们当天马上要去的英国讽刺类脱口秀“Graham Norton Show”节目就这么要求,“我们有点烦了,大家都觉得我们是TheHives 2.0版。”在Graham Norton Show的后台,Ruess拉着自己的领结笑道;“这是希特勒款的。”好莱坞明星Danny de Vito到更衣室后特地来打招呼,他耸了耸肩说:“好吧,这下我们都明白了世界上没什么容易的事了。”

突然有人说鼓手Andrew Dost是个才华横溢的“Widdler”。等等,什么是Widdler?其实在英国,“Widdle”的意思是上厕所。鼓手Dost乐了:“你绝对不敢相信我拉的那些屎。”但这其实只是指小解。Ruess恍然大悟:“原来你说的widdle就是我们说的piddle……”行了,让我们赶快结束这个话题吧。

关于怎么处理那个领结,突然他又有了新点子。

他盯着《Q》的咖啡几秒,“我希望你蘸一下,当它是块饼干吧。”鼓手惊呼:“又刷新下限了!”

孩子肯定喜欢这群人,他们就是那种喜剧里时不时幽默感迸发的悲剧人物,但读到这里你也应该看出他们其实都是心底非常敏感的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