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音乐 > 后海大鲨鱼

后海大鲨鱼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8, 2017

 付菡在电话里告诉Q自己对饭馆选择困难,吃饭从来都是别人去哪,她跟着。

  一个周三的晚上,Q在一家烤羊腿等了一会,又到另一家碰到了付菡,最后才在另另一家由吉他手曹璞选定的馆子见到了其他的“鲨鱼”们,交道口烤羊腿真不少!到了饭馆,曹璞已经点好了菜。等羊腿的间隙,曹璞呷了一口酒感叹道:“北京一年也就这几天最舒服!晚上还能看见星星呢。”随即抬头仰望,有点失望地说:“哦,今儿没有啊……”

说着羊腿就上来了,下面的炭炉冒着大火苗,曹璞拿着刀叉,满足地念叨着:“切着大羊腿,感觉自己跟多尔衮似的。”鼓手小武忙着用刀叉分羊腿肉,把割下来的一大块肉夹到付菡的盘子里。酒过三巡,贝斯手王静涵姗姗而来,新发型让人意外,文静的他竟然剪了个“宽Mohawk”。“鲨鱼”们看起来心情都不错,唯独付菡不太言语,看Q不怎么动筷子,倒也特别热情地招呼Q吃起。

席间突然说起他们曾经的录音师陈雨黎离世的事情,曹璞感慨雨黎的德艺双馨,如今只能惋惜和缅怀了。话题不可避免地转到了死亡:付菡说一次酒驾后的爆胎让她瞬间从酒精的天堂回到了人间;王老师透露自己从没坐过过山车;而小武态度十分洒脱,说自己最怕死的时候,反而想干脆死了得了。Q表示总在担心猝死,“其实越怕越出事儿,还不如放开了活。”付菡安慰说。

放开了活。想到“后海大鲨鱼”最忧伤的那些曲调也难以掩盖付菡在歌词里表现的豁达,Q不禁开始重新审视贴在付菡身上那些简单的标签,也许它们属于她,但她显然不仅限于它们。

说时光飞逝太俗,但跟“鲨鱼”吃饭的这几个钟头确实让人感觉过得比地球时间快,也许就像付菡所说,“我觉得每个人通道都不一样,”然后指着Q,“我觉得他就是外星人。”也许,“后海大鲨鱼”常挂在嘴上的“未来”、“外星”等词一点都没有看起来那么超现实,它们正是“鲨鱼”

们对现实真切的感受。

起身离桌时,付菡看到Q的摩托车爱不释手,忙掏出她的胶片相机,调皮地当起了车模,没想到付菡也是摩托车发烧友。这时小武也开来了他的“皇家英菲尔德”摩托车—一辆让摩托车爱好者羡慕嫉妒的爱驴,难怪在主路也要开到120迈……

生活有时候就像一篇精巧得让人难以理解的乐章,高低起伏在其中太过稀疏平常。就像付菡不满音乐网站对后海大鲨鱼的音乐的版权问题;曹璞还在为缺少好的制作人发愁;王老师有一辆修不好的摩托车;小武那个不开张的录音棚。

即便这样他们依然是乐观的、朴素的,之中还掺杂着几分天真,又有几分超脱到外星的与世无争。付菡依然有她的胶片相机;曹璞身藏多尔衮的灵魂;王老师斯文背后却有一身好酒量;小武还能神游于摩托车120迈速度的仙境。在患得患失的社会里,他们的心灵依然被寄托在美丽而可靠的地方。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