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时尚 > 马凯,我的骄傲无可救药

马凯,我的骄傲无可救药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9, 2017

“我以前可作了,有一年每天都必须穿裙子,换着花样的穿裙子,不穿裙子就不开心。”而眼前的马凯留着干净的寸头,戴着圆圆的眼镜以及全套的优衣库……全身上下没有一点fashion 的样子,却像个大学生,仿佛“时装设计师”这个头衔根本与他无关。Woolmark Prize Award(国际羊毛标志大奖)公布的2017 年亚洲女装入围的名单,马凯是这两名幸运儿当中的一个。不仅如此,马凯更是中国大陆唯一一个与山本耀司合作过的设计师,在马凯做个人品牌的2 年里,一路有张宇、洪晃、崔丹等各路大咖“保驾护航”……“说句不要脸的话就是这么多大咖喜欢我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我跟其他设计师有不一样的美学体系。”马凯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异常的认真和谦虚,但我却想到了那首歌——《我的骄傲无可救药》,或许,真正的骄傲便是像马凯这样,对自己事业的全情投入与尊重吧。


坐下来的时候很自然而然的聊到了马凯的成长历程。马凯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我妈妈结过三次婚离过三次婚,她是一个强大到自我的女人,特别敢于接受自己。我特别佩服我妈妈。”内心强大的妈妈一直专注做自己的事业,也为小小的马凯长大后的工作埋下了种子。“我小时候对布的味道,尤其是对白坯布的味道有很深的记忆。”那时,妈妈做的是裁缝的工作,当同龄的小孩还在玩泥巴的时候,只有四、五岁的马凯已经在帮妈妈挂马尾衬了。而且,因为那时爸爸对妈妈的家暴,让小小的马凯对布堆有一种天然的安全感,“每次我爸打我妈的时候,我就往布堆里躲,那些布杂乱的堆在那里,但是对我而言却有无比的安全感,闻到布匹的味道会让我安静。”


幼年时家庭生活的动荡并没有给马凯的学习造成太大的影响,因为儿时对画画方面才能的显现,妈妈早早的就送马凯去天津的一位著名画家那里学画画,也给他打下了良好的美学基础。但幼年时的生活也让马凯一直都很自闭,不喜欢跟人交流。“直到高二的时候有一个特别喜欢我的老师跟我长谈了一次,于是我就变的开始跟别人交流起来,到大学的时候就完全放开了。”特殊的成长经历,让马凯对待美有一种特殊的敏感,“后来我妈妈就去做服装贸易了,她出品的裙子大多有很多钉珠……我小的时候画旗袍画的可好了,延伸到现在从小就对那些钉珠、订制情怀情有独钟,我从小就是这样长大的,现在的果都是以前种的因。”
学霸的职业设计师之路
马凯毕业以后就进了女装品牌“例外”工作。“那时在北服面试,一个阶梯教室,就录取了我一个人。”说这话的时候,马凯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骄傲表情。四年多下来,马凯渐渐的做到了主设计师的位置,然而,马凯却没有很多“功成名就”的优越感,反而有一种紧迫感。所以马凯辞职,准备出国读书。问他是否后悔时,马凯却说“这个其实不算什么,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还拿到了法国高级时装工会全额奖学金呢,学费全免,还给生活费,但为了当时的感情就放弃了。”马凯说的时候特别云淡风轻,仿佛这是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当时所有人都觉得我疯了,都说谈恋爱在法国也可以谈啊,但是对我而言,当时的那段感情,如果我去了法国,肯定也就分了。”在所有人都觉得马凯疯了的时候,妈妈却十分支持马凯。“我妈对于物质本身也不看重,在我小的时候,即使我妈口袋里面只有7块钱了也没有在物质上面为难过我,所以我对金钱没有任何概念。我妈传达给我的意思就是人就是要快乐。”


说起在伦敦的生活,马凯形容自己像是一块海绵,“在伦敦的生活特别棒,不管是歌剧也好,现代舞也好,各种展览也好,自己就像是一块海绵那样去吸收所有扑面而来的知识和新鲜感,即使是去地下演出的酒吧也会觉得这样的生活是那么的鲜活和富有魅力。”
“在前几年的时候,我特别想做一个职业设计师,就像Marc Jocbs 之于LV 那样。每季都有一个命题作文,然后自己尽可能将这个命题作文给写好。”而跟山本耀司的合作恰恰满足了他的这一个愿望。2012 年,“例外”的创始人毛继鸿先生与香港艺术家又一山人创办了YNOT,邀请了山本耀司来作为主设计师创作新一季的服装,而与山本耀司合作的中国设计师的人选,就落在了马凯身上。马凯坦言一开始面对山本耀司的时候也是粉丝心态,他觉得山本耀司很像法国人,山本先生非常能说并且可以把自己的观点表达的很清楚,而让马凯受益匪浅的就是他对衣服的尊重。“日本的工作室都特别小,在这样的环境下,我记得他们都做的特别认真,哪怕只是一次排练,山本先生的团队还是打好聚光灯,像正式走台那样去排练,甚至他自己本人修一件衬衣都要修三个小时。”所以在马凯的工作室,员工们也不可以拿“差不多”这三个字来掩盖错误。这是马凯对自己作为一个职业设计师的一个基本的标准。

2014 年的时候,马凯回国创立了自己的女装品牌M essential–allaboutlove,M essential 旨在探寻当代东方美学与现代生活方式的矛盾及统一。M essential 即为I am essential。犹如一种宣言和自我肯定,意在表达对时尚的态度——放下设计,回归本源;关怀日常生活,不取悦,不刻意;在阅历中寻求自信,倡导为自己穿衣。All about love 则是希望表达出,正是爱让这个世界重获自由,鉴定内心的柔软,用爱与分享来感受万物,推崇精致的生活与细腻的表达。


马凯喜欢给女人做衣服。“我喜欢的是女性经历了很多事情以后,眼神中有很多淡定和从容,而这些在过往的阅历中还能透露出自信的女性,肯定是女人。”
于是,在2015 秋冬中,“睁眼遇到第一缕晨光;抿晨茶后沁出的微笑;松散着头发整理杂物;从容推门而出;街道中穿行的身影;结伴的欢喜;种种情景下女性的一天……”变成了马凯的灵感来源;在2016 春夏系列中,他将韩国导演金基德作品《空房间》的最后字幕变成自己品牌春夏女性的最好诠释:当下的我们,大多数人都还在借助别人的眼睛寻找自我。压力,污染,浮躁,我们几近被现实的一切所吞斥;每每当你放空眼神穿越斑马线,每每当你在深夜瘫坐在沙发上,这样的状态像是记录般的暧昧;另一个我们,正在悄无声息的生长;我们,太多难分清哪个是梦境,哪个是今时。而在2016 年秋冬中, M essential 将乌戈尔语族游牧女性的独立精神在衣服里发挥的淋漓尽致:她们硬朗寂寥的外表下有着一种细腻的柔软。不对外过多地汲取,而更多地向内生长。将细腻的,对比的力量融入设计之中,诠释出一个外表新古典,而内在思想当代的女性形象。
“这个社会本身,男人就应该是男人,女人就应该是女人,对于女性来说,无论你多粗旷或者很胖,但是心都是少女的,依然会有柔软的一块,这种情怀是需要社会去关注的。像妈妈那样的女性就是我欣赏的女性。我不喜欢女孩的设计,喜欢女人的设计。”“所以人活着要有幻想。生活有各个层面和各个维度,珍惜各个微妙的瞬间。”
在采访的最后,他给我看手机里的邮件——他的设计被国际殿堂级的买手店Opening Ceremony 买走。我想,这便是对他最好的肯定。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