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设计 > 儿童书籍:人类幻想的栖息地

儿童书籍:人类幻想的栖息地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9, 2017

意大利小城博洛尼亚不仅拥有世界最古老的大学——博洛尼亚大学,还拥有着世界上最重要的儿童书籍博览会——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少儿图书博览会(Bologna Children’s Book Fair,BCBF),始创于1964年,每年一届,每届展会,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图书作者、插图作者、图书代理人、经销商、节目制作人,印刷商、书商和图书管理员等众多专业人士前来参观、建立关系和洽谈业务。

“书和种子”大奖的得主Vincent Grave 和 Gill Clement合作的绘本《花园》

若谈规模,博洛尼亚国际少儿图书博览会的官方网站上给出了一系列的数字:20个奖项、6个展览,100多个国家参展,1278个展位,两万六千名参观者、40个国家的856名记者前来报道,另外还有7000名Twitter追随者,两万一千五百名Facebook的粉丝,足见博洛尼亚国际少儿图书博览会在国际儿童书展中首屈一指的影响力 。

 

今年4月,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少儿图书博览会如约而至,并且带来了视觉形象上的重大革新。新的视觉形象是由设计师Chialab和插画家Daniel Castellano共同完成的。他们创作了一个新的鸟兽合体的禽兽。这个禽兽有犀牛的头、鸟的翅膀、骆驼的前腿、狼的后退、花豹子的尾巴。它应该是个能生活在沼泽、沙漠、草原、森林、天空、高山中的多栖动物。但是,它看上去一点都不凶猛,它平静无邪地看着远方,脚下是岩石和鲜花。不得不说这个插画有很强的代入感,颜色多彩但是并不明艳,写实又充满想象力,似乎觉得时间停止了,人的情绪也和这个禽兽一样,平静了下来,对自然充满了好奇——这不正体现了最宝贵的童真吗?

 

意大利是现代文明的摇篮,也是现代新闻的发源地。早在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就有了世界上最早的一批手抄报纸,同时还成立了世界上最早的新闻采编业者行业协会。随着传媒技术的大发展,将人类带进了“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当下纷乱的信息环境,给我们带来丰富的知识和多元的视角。但是,像儿童一样明净单纯地看世界的眼睛,早已成为了我们可望不可及的奢侈。况且,物质现实的压力进一步压缩了我们想象的空间,幻想能力在成长中早已远离了我们。这样,我们更觉得儿童书籍的珍贵,因为艺术家们是在这个嘈杂的信息环境中,保护着一片幻想的栖息地。

“书和种子”大奖的得主Vincent Grave 和 Gill Clement合作的绘本《花园》

 “un grand jardin”是大花园的意思。这个由艺术家Vincent Gravé和Gilles Clément合作的绘本获得了“书和种子”大奖。花园一直都是孩子幻想的乐园,也是儿童题材的高频课题。花园里永远隐藏着巨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孩子比成年人更熟悉。“un grand jardin”给我们带来了绚烂多彩的颜色,生动的动物、昆虫和植物,还有无数幽默的细节。两位艺术家为了创作这个题材,在花园里观察了一个月又一个月,春夏秋冬、阳光和风、新陈代新、万事万物的循环,都表达在花园里了。他们仔细地描绘了数千个细节,昆虫、蔬菜、绿眼睛的红兔子、比鲸鱼还大的草莓。

 

注意看了,图中的小人物,穿着黑色花园工装,身材修长,分不清男女,也没有头发,他/她就是我们的向导,在花园的各个角落,在亭子般大小的蘑菇下面游戏,在野兔耳朵上长着的硕大的石榴树上采摘,坐在瀑布下钓鱼。是他/她,在和各种奇思妙想的东西发生着关系。

 

有意思的是,艺术家还展现了一个地下的世界,那正是我们肉眼看不到的,萝卜根下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在这个绘本里,地下的世界就是地上花园的镜像,一个颠倒的、秩序生机盎然的世界。看,我们的小黑人正在那里,在树根上攀爬,他的姿态和爬树一样。绘本能获得大奖是名至实归,它为我们展现了想象力的美好,将花园这个方寸之地,变成了生机盎然、别有洞天的大千世界。

 

无独有偶,Isidro Ferrer的绘本《花园》(Un Jardin)带我们化身其中。它讲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来自于智利诗人Maria Jose Ferrada。故事的主人公Wakagi先生,每天晚上都梦到自己变成了花园里的一个什么生物,可能是一个狐狸,一只青蛙,或者是一只兔子。他带着我们在花园里探索,细细地体会雨滴缓缓地落下,风轻轻地吹过,树叶之间的轻声细语。绘本风格很雅致,是水彩画的,用深度的灰色作为主调,出现的红色绿色等颜色都用灰色调合,将纯度降下来,让整个系列的色彩节制而不张扬。到底是梦,到底是夜里的体会。造型也偏简约、几何形的形体居多。另外,画册很小,只有18厘米x18厘米,也仅有20页;有趣的是展开之后,是一个180厘米的长卷。评委评价道:“这就是一个精致的视觉首饰”。

 

“虚构类大奖”的得主是Oliver Jeffers 的绘本《书的孩子》

“艺术奖”得主是Isabelle Arsenault。她的绘本《路易丝·布尔乔亚的编织人生》(Cloth Lullaby,the Woven Life of Louise Bourgeois)以法国著名女性艺术家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为原型而创作。路易丝·布尔乔亚生前是举世闻名的大艺术家,Isabelle Arsenault和她的搭档Amy Novesky将路易丝的艺术故事集中在她和母亲的关系上,这也是影响路易丝一生的创作主题之一。其母亲是一个挂毯纺织艺术家,路易丝的童年就是看着母亲和各种织物的工作。后来,路易丝自己也成为了织物艺术家,纺织材料的实验也伴随着她的一生。

 

这个绘本就是路易丝的传记绘本。打开一页一页地阅读。得知路易丝出生在法国,她母亲有一个挂毯编织工作坊,路易丝和父亲关系不好,看着妈妈的编织工作,她有了最初的审美,12岁的时候,她开始帮助妈妈画画、设计编织图案,并且学会图形、颜色的语言。直到路易丝的妈妈去世,路易丝放弃了大学的学业,转向艺术,艺术成为她建立内心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工具。路易丝获得了成功,她创作出了举世闻名的大蜘蛛雕塑,这个雕塑有30英尺高,名字就叫《妈妈》,路易丝解释说蜘蛛和妈妈一样,用网连接、修复世界的一切,路易丝用编织的办法,将她所有热爱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建立起了她的艺术世界。2010年,路易丝98岁高龄于纽约去世。绘本带着一种伤心的笔调,细腻的画风,记录着饱受人尊重和人间苦难的大艺术家的母女关系、成长和创作经历,她的童年记忆、感情的线索都被她的织物材料编织在一起,一一向我们展现。

 

“虚构类大奖”的得主是Oliver Jeffers,他的作品是绘本《书的孩子》(A Child of Books) 。Oliver Jeffers是《纽约时报》销量最好的插画作者。他的绘本《书的孩子》是与字体设计师Sam Winston合作完成的。这个绘本讲述了一个女孩子的冒险的故事,她在词语的海洋中遨游,遇上一个男孩,男孩被她所感染,和她一起冒险。故事很简单,绘画也很优雅,简洁洗练的边缘线都显示出艺术家深厚的手绘功力。艺术家们用了电脑、拼贴、水彩等多种技法,讲述着这个故事,优雅又充满单纯的力量。 这个绘本适合所有的年纪,所有对艺术、对想象力有所兴趣的人,因为他能给每个人一份独特的阅读体验。

 

“新地平线大奖”的得主是Sara Bertrand 和Alejandra Acosta,她们在智利是知名的绘本艺术家,现在,也逐渐获得了国际声誉。她们的绘本《护卫的女人》(La Mujer de la Guarda)有强烈的超现实主义色彩和哥特式美学特征。黑白的画面仔细地描绘出一个写实的世界,马、书、藤蔓、小女孩、岩石、阴天的云、卷起来的树叶、长长的拱廊,这些好像都是从古典主义版画中拼贴出来的。但是那种神秘、孤寂、清冷的气氛,却是玛格丽特式的。还加入了一些软软的惊悚,比如大眼睛在盯着我们看,还有唯一的一种色彩——蓝色,时不时地点缀出和环境不相适应的主体。蓝色的物体就是作者希望我们更为关注的,它们都是孤独的,单一的蓝色的马、花、椅子、鸟,显得和环境格格不入,或者被环境冻结着。这个神秘的气氛吸引着我们去打开这本书。当然,这个绘本无论是在智利本国还是在国际上,都获得了广泛的赞誉。

 

书展的“OPERA prima大奖”被Emma Lewis摘取,她的绘本《我的博物馆》(The Museum of Me)用拼贴的办法,透过一个小女孩的视角,将博物馆里形形色色的奇异之物拼贴在一起。有巨大的昆虫、奇异的猛兽、像她的脑袋一样大的花朵、古代遗址和当代绘画。这个幸运的小女孩发现,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收藏,就在自己的家里。

“虚构类大奖”的得主是Oliver Jeffers 的绘本《书的孩子》

将伟大的艺术品占有在家里,这真是个奢侈的梦想,恐怕任何人都有这样的梦。但是作者Emma Lewis并不是简单地透过小女孩将我们的梦想视觉化,她更进一步讨论了博物馆收藏和人类身份的关系。博物馆收藏了人类的历史,是巨大的记忆宝库;人的知识结构和对世界的理解,都是由这些记忆而来,我们的身份也是有记忆和经历所塑造。

 

书名叫“‘我’的博物馆”。“我”——个人身份的建立,和记忆、经历相关,那么博物馆和国家身份、人类未来的关系也就不言而喻了。不知道一个孩子能否理解到作者的隐喻。但是我非常爱这个创意,一个小的故事,反射出一个大的文化现象。就凭这个创意,就值得这个大奖,何况,Emma Lewis的绘画技法也是出神入化。她将素描、照片拼贴、水彩、漫画、剪纸、装饰等各种技法化为一炉,我们能看到历史上诸多大师的影子,比如马蒂斯、毕加索、卢梭,还有当代艺术家达明-赫斯特。Emma Lewis绝对是个博物馆迷,她永远都是那个在博物馆里转悠的、好奇又贪婪的小女孩。

 

“从20世纪后期开始,移民的人数开始快速增加。目前,全球三分之一的人,生活在他乡。这里有经济、政治、环境、气候等诸多不同的原因。移民带来了全球化的新浪潮,地球上再也没有一片土地是被孤立存在的。法国就是一个例子,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法国的文化、家庭、社会都是多民族、多元的。各种文化之间的冲突是社会的主要矛盾之一”。读读上面的介绍,不难了解到这本《移民》(Planete Migrants)绝非是针对低龄孩子的读物。不错,是针对12岁以上的青少年的。作者Sophie Lamoureux是艺术家,也是记者、社会学家,她的绘本,就是一个探讨社会问题的绘画纪录片。封面的图像,孩子们在成年人的夹缝中寻找空间,而家庭和家庭之间的关系即紧凑又狭窄,这个封面是当代所有多民族社会的真实写照。尽管问题严峻,绘本的绘画风格却一点都不严肃,颜色干净明快、人物造型洗练传神。绘画语言简练,传达得言简意赅。

 

儿童读物中,介入社会问题的作品确实不多。给孩子多一些思考的话题,也是在开拓着想象力。书展中能包容这样一件作品,也给我们展现了儿童书创作更多的可能性。爱因斯坦说:“幻想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幻想是无限的,幻想创造着更多的可能性。 这个儿童书展不仅属于儿童,也属于所有热爱幻想的成年人。(文:Louis Hothothot   图:博洛尼亚国际少儿图书博览会)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