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音乐 > 我可爱的骏马

我可爱的骏马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9, 2017

 Foals是个严肃乐队。有时候过于严肃。上两张专辑中,这个来自牛津的五人组引经据典扯出来通常应该出现在公开课教授的课程讲义上的东西。他们号称2008年的首张专辑《Antidotes》里的math-rock圣歌灵感来自于极简主义作曲家Steve Reich。随后,2010年气势汹汹的《Total Life Forever》是围绕着让人头晕脑胀的未来学创作的。

  端坐在北伦敦的录音室里,Foals乐队即将完成他们仍未命名的第三张专辑,主唱Ya n n i sPhilippakis的念头可不怎么理智。他张口就是黑魔法扭屁股。

“我们想做感觉更加下流、阴暗的东西,那种扭屁股的,灵感来自巫毒法术的东西。”他兴奋地说。在《Total Life Forever》巡演途中,新主意一点点地在他们脑海中成型,等乐队回家,在牛津建起自己的录音室之后,歌曲才开始成型。他们就在这个录音室里创作与排练,有的乐队成员整夜在此琢磨想法。

“我们做上张专辑的时候,对于自己要做什么有明确的概念。”吉他手JimmySmith说,“这次的自由度更大,Jack (Bevan,鼓手)先说的:去他妈的,咱别限制自己。”

放弃了过去5年中他们精心打造的精准整洁,节奏分明,(“一直这么整洁烦死了!” Smi th说。)乐队和制作人双人组F lood a nd Al a nMoulde r(曾与Smashing Pumpk ins, TheKillers, Nine Inch Nails, PJ Harvey合作)一起进入Assault & Battery录音室工作。他们听取了五人组对录音的要求“不包含任何刻意和自我的成分”,于是决定只有一种实现方法; 在不告知乐队的情况下开始录音。这种做法获得了最原始的Foals的声音。如果他们的前两张专辑像外科手术一样不容瑕疵,那瑕疵正是这张专辑求之不得的。“有的乐队干嘛要把制作过程弄得像打肉毒素一样。”Philippakis说。

Philippakis高烧导致演唱部分未录制完成,而Smith刚强制休假回来。专辑的内页设计和录音带再次交给了他们长期以F唱片名:待定时间:2013年初制作人:Flood and AlanMoulder录音室:布鲁塞尔ICP/巴斯Distillery歌曲:“(Can’t Get Enough)Space”, “My Number”,“Out of The Woods”,“Moon”

萌点:据Yannis说,专辑受到的最大影响是他从他们Willesden录音室附近的汽车音响里听到的“大屁股交际舞曲”类型的音乐。

来的合作伙伴Tinhead and Dave Ma,他们甚至不接受《Q》现在试听音乐,因为制作还未完成(尽管Flood跟我们保证它们“非常特殊”),感觉Foals只跟小圈子里的自己人合作。

“呆在牛津的结果就是乐队的团伙儿思想更强了。”Philippakis说,“我们的创作过程中没有任何外人渗入。只有我们5个人——有点儿像邪教,这张专辑的每首歌感觉都是我们在3分钟时间里召唤亡灵起死回生。”

邪教?巫毒?起死回生?Foals的第三张专辑酝酿着阴暗的情绪。只要记得一边听一边扭屁股就好。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