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音乐 > Geek青年的脑内胜利

Geek青年的脑内胜利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9, 2017

来自天津的Wanderlust有两个标志性的特点:是国内少之又少的合成器乐队之一;两人一直是学生身份,今年秋天分别前往美国和加拿大留学,有望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国内平均学历最高的乐队。

  对于Wanderlust这个项目,左玮和刘頔这两个内向但自信、崇拜原创性的人从一开始就有很清晰的定位。左玮是个根正苗红的理科生,专业是化学,他承认对合成器的偏爱符合自己的理科思维。学习电影的刘頔也说:“觉得合成器很酷,操纵起来像个工程师,似乎能发出任何你想要的声音并且充满未来感。”Wanderlust几乎堪称“富有争议”的一点也在于他们曾经公开提出“拒绝使用吉他”。左玮称自己自己受到OMD的启发很大:“既然做电子就应该扔掉吉他和鼓。不然在意识上就会被摇滚乐的基本准则限制住,而不是对于电子来说的创新性。”

如果一定要寻找一个根源的话,Wanderlust更类似德国Kr a u t ro c k 时期的音乐。在他们2010年发行的专辑《Green Orchestra Party》里,大部分的歌词内容都有着诡谲离奇的色彩:换掉头颅的恋人等等,B级片和科幻是常见的主题。左玮坦言,从小到大的学习让自己的生活一直离现实比较远,而且自小学习艺术(手风琴十级)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自恋啊或者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感觉,性格上也对于现实中的与人交流什么的有所抵触。”

对于学习电影并由其偏爱科幻片的刘頔来说,选择这种看似架空的表达形式也是自然而然,她还说:“另一方面对现实生活没有太多要表达的,觉得无论是抨击反讽或是抒情歌颂都挺傻的,这样的乐队挺多,我们没有必要再炒冷饭。反而一些不切实际的歌词更能表达我们,愿望也好期待也罢,这些东西都会在歌词里流露。”

2012年他们自己发行的一些作品,较《GreenOrchestra Party》时期相比已经有非常大的差别,稀疏的人声已经完全消失,更厚重富足的贝斯线使得音乐的层次更加分明,旋律也更得以凸显,空间感和戏剧性得到了非常明显的提高,如果说合成器操作可以算的上是一门Geek语言的话,现在的他们显然已经相当成熟。

但今年夏天从本科毕业的两人分别前往加拿大和美国深造,让人不得不隐隐为乐队的命运担忧,不过好在两人持续创作的信心坚定。据透露,他们已经创作了十几首新歌,希望在北美进行录音制作,在明年发行第二张专辑。同时,他们还开始了一个DIY发行EP的计划,争取每两个月就发布一些免费的新歌,还会免费制成CD发送给粉丝。

对于北美的生活,两人显然都很兴奋,刘頔称自己“在纽约会成为硬件帝”,因为“这边的东西普遍便宜一点,选择性上也丰富一些。”,左也抱怨国内的电子产品种类局限,打算购入国内没有的乐器带回。事实上,刚刚开学不到两个月的左玮已经开始翘课了。在Facebook上他说:“我学化学就是因为做一个懂化学的制作人会很酷。……除了抄作业和考试,我才不愿意去教室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