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新闻 > 葛宇路为何被处分?中央美院公开声明释缘由(更新)

葛宇路为何被处分?中央美院公开声明释缘由(更新)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七月 31, 2017

29日晚,中央美院学工部官方微信发布了公开声明,其中明确葛宇路被处分“与为道路命名事件无关”;葛宇路的艺术之路始终伴随着呼唤“包容”的声音

7月中旬,因用自己的名字给北京一条路设立路牌,27岁的葛宇路被媒体广泛关注。

  一份名为央美学纪〔2017〕5号“关于给予葛宇路记过处分的决定”的文件被曝光。其中指,今年毕业的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2014级硕士生葛宇路因“严重影响学校教育教学秩序、生活秩序及公共场所管理秩序”被记过处分。

7月中旬,因用自己的名字给北京一条路设立路牌,27岁的葛宇路被媒体广泛关注。

葛宇路是否因为私设路牌被学校处分?中央美院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29日下午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解释,两事并无关系,“葛宇路被处分是因其他事由”。29日晚,中央美院学工部官方微信发布了一则名为《关于处分2014级硕士研究生葛宇路的说明》(以下简称《声明》),其中明确指出,葛宇路被处分“与为道路命名事件无关”。

而葛宇路本人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回应,该处分决定并非因私设路牌,“而是之前犯下的其他错误”。他还解释,“路牌是毕业展的东西,属于艺术讨论范畴,学校不会为这个处分我。”

财新记者在中央美院数字化校园平台上查询到7月12日该校学工部发布的《关于给予葛宇路违纪处分的通报》,其中指,葛宇路违反校纪校规,根据《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等规定,结合相关院系和部门提供的事实材料和处理建议,经学校合议研究,决定给予其相应违纪处分。并因“申诉期已过”,做了公示。

该通报附件即为落款时间为7月5日的“关于给予葛宇路记过处分的决定”,其中称,根据《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第十六条,“经学校研究”,决定给予葛宇路记过处分。

财新记者梳理,“葛宇路”事件被受到广泛关注发酵始于7月11日的一则“知乎问答”。答主讲述了位于朝阳区双井的百子湾南一路如何在被葛宇路于2013年贴路牌,并于2014年起陆续被高德地图、百度地图、谷歌地图等地图服务商收录的经过。随后,众多媒体跟进报道,并联系了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和北京市交管局。

7月13日,北京双井街道办事处和城管部门联合执法拆除了“葛宇路”路牌,恢复原名“百子湾南一路”,并且在路口两端设立了四块路牌。而双井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刘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透露,葛宇路的行为违规,但够不上处罚的条件,“只能对他进行批评教育”。

因何处分

葛宇路曾对媒体表示过其作品关注个人符号与公共空间的关系。

此次因何被处分?从时间线上看,葛宇路被处分的规定早于私设路牌事件发酵前。

处分文件曝光后,有多位中央美院师生在公开渠道指出,葛宇路曾在校园醒目位置放置假阳具。中央美术学院一位教师向财新记者确认其受处分原因与此有关,并称“学校念其毕业改为记过”。

但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29日晚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葛宇路受处分并非因为放置不雅物的行为。

财新记者于29日晚再次向上述中央美院教师确认,其进一步说明,学校方面尚不能确认上述不雅物是否为葛宇路本人放置,但其参与了和其相关的照片拍摄、视频制作和传播行为。

29日由中央美院发布的上述《声明》对此明确,处分是基于葛宇路通过微信公众平台发布在教学楼旗杆上放置不雅物图片和视频的行为作出的。

上述《声明》还称,学校依据《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给予葛宇路处分,“既体现宽严相济教育学生,又表明学校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的态度”。对此,葛宇路本人进行了检讨,承认所犯的错误,接受处分。

财新记者查询《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第十六条,其中规定“破坏绿化、环境卫生,违反学校公共场所管理规定者,视情节轻重给予警告以上处分”。

而《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也有条款,若学生“违反本规定和学校规定,严重影响学校教育教学秩序、生活秩序以及公共场所管理秩序”,学校可给予开除学籍处分。

争议不断

财新记者从葛宇路的一位师弟处获知,葛宇路在读研期间有过其他争议行为,如其曾将北京的一个公交车站牌拆下,移至武汉东湖水面。

而葛宇路2017年5月下旬在接受“中央美术学院艺术资讯网”采访时曾表示,自己在读研期间做的其他一些创作,大多数“只是由于时间的重合,而不是作为中央美院学生的某种结果”。

葛宇路在接受“中央美术学院艺术资讯网”采访时还透露,其在湖北美术学院就读本科时,曾把“葛宇路”喷在学校门口的墙上和地上,也用其他工具写在了海报栏、厕所、黑板等地方,而引来“学校各级领导和保卫处的频繁约谈,实际上已经到了处分的边缘了”。

但后来“因当时的系主任魏光庆出面表示这件事没有那么严重,不涉及反动政治标语等更严肃的问题,只是一个姓名的符号,属于艺术探索的范畴”,所以学校“从轻发落”。在涂鸦持续大约半个星期以后,葛宇路花了一个通宵的时间,把它们全部用水泥涂掉了。

葛宇路在访谈中透露,此前其的行为遭到微博上湖北美术学院校友们的批评,有校友成立了“反葛宇路联盟”,“组织了一波又一波的辱骂与攻击”。

艺术表达是否遭遇误读?

自“私设路牌”实验被传播并发酵以来,葛宇路频陷舆论漩涡。

此前,关于其私设路牌,公共讨论即出现分歧。质疑声指,道路是公共资源,个人无权命名,“艺术家不应该有特权”;支持者则认为,“葛宇路”是一种实验艺术,是“艺术重新介入生活的表现”,并且方便了周围居民的生活。

对于自己的硕士毕业作品的《葛宇路》,葛宇路形容其“总的来说偏向于公共艺术或者行动艺术,因为它在某种层面上,唤醒了公众对自己生活的城市,自己周遭空间的重新认知”,是“以艺术的方式介入公共议题”。

而在“葛宇路”得路牌被拆除后,也有评论指,不妨把“葛宇路”当成官方名称留下来,此路牌可以成为一个警示牌,“提醒有关部门及时作为”。

争议声反映了中国社会对当代艺术的陌生,尤其是当其面对公共议题时。29日上午,由澎湃新闻率先转载报道上述中央美院对葛宇路的处分文件后,即有评论分析,此为中央美院的行政权力和葛宇路艺术创作的冲突。其中包括澎湃新闻的《马上评|处分葛宇路,中央美院在这条路上走了有多远?》一文,文中指“在行政力量处理公共事件时,常有‘一刀切’的简单逻辑”。但财新记者29日晚在澎湃新闻网站搜索此文时,发现该文章已下架。

从上大学开始,葛宇路的创作频陷争议,质疑声甚至来自身边的同学。对于自己的创作,葛宇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进行阐释,“艺术应该强调想象力,强调面对现场,面对社会,面对自然的直觉与反应”。

他解释,在本科时将校门口涂满自己的名字,是想思考“如果公共空间里到处都是我的名字,这个符号又意味着什么?”。而2015年将北京市东湖公车站的站牌拆装到湖北东湖的艺术展示则缘起于“坐落在家乡武汉的东湖,没有任何一个具体坐标可以明确的称为东湖(因此也没有东湖站)”“另一个位于北京,有着明确标识的东湖(站),但是却没有任何水域”。

“包容青年艺术家的艺术思考和甚至一些边缘的艺术探索。”邱志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呼吁,对于当代艺术中“涉及到社会管治的边缘地带和模糊地带”的探索,应再三谨慎,“确保有充分的时空来展开反思和争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