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美术 > 巴斯奎特: 一位传奇涂鸦艺术家的起落

巴斯奎特: 一位传奇涂鸦艺术家的起落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八月 2, 2017

他像一阵风暴一样席卷了20世纪80年代的艺术世界,然而又像烟火那样短暂,在仅仅27岁的时候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每个人都喜欢天才的故事,从凡戴克到毕加索,巴斯奎特也是这样一位天才。

 巴斯奎特1988年夏天死于海洛因吸食过量,终年27岁。自从他逝世之后,他渐渐成为了一个传奇,一提到他,人们总是会想起那个充满叛逆感的美国黑人形象,他从纽约街头涂鸦一路画进了美国顶尖的画廊之中。

 澳大利亚的艺术评论家罗伯特·休斯在巴斯奎特去世后的1988年写道:“收藏家们准备好了去迎接一位野孩子,他们对这样一位城市里高贵的野蛮人感到好奇……巴斯奎特完全符合这一形象。”

 

 

巴斯奎特作画中

 

 从自学成才到一举成名

 让·米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1960-1988年),出生于纽约的布鲁克林区,成长于中产阶级家庭,母亲是具有波多黎各血统的黑人,父亲则具有海地血统。父母从小提供给他优质的教育,并有意鼓励他对艺术的喜爱,父亲经常带给他绘画用的纸,母亲经常带他参观各大博物馆,如布鲁克林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巴斯奎特自画像

 

 1968年,巴斯奎特在布鲁克林街头玩耍的时候遭遇车祸。住院期间,他的母亲给他带了一本19世纪解剖学复印本《格雷的解剖学》,以及达芬奇的解剖图资料。这些成为日后巴斯奎特艺术的重要创作源泉,他甚至为1979年创建的实验乐队起了个相同的名“格雷(gray)”。不过,很快,他发现自己将在绘画领域受人瞩目,而非音乐。

 

 

 

 

Gray 乐队在纽约 Hurrahs club 演出 1980

 

 

家境优越的他,却从小反叛,迷恋街头文化。15岁开始离家出走,在华盛顿广场流浪,后被警察送回家。1976年,17岁的巴斯奎特从学校退学,被他父亲赶出家门,从此他寄居朋友家,依靠变卖T恤衫和手工明信片为生。巴斯奎特一开始的时候和高中的友人阿尔·迪亚兹(Al Diaz)一起在纽约街头涂鸦,从地铁到曼哈顿的建筑上都能看到他们的签名。

 

 

正在涂鸦的巴斯奎特 1980-1981

 

 

在那些和朋友一起创作的街头涂鸦上,他总会在签名边写下一些话语,如“SAMO saves idiots”(SAMO 拯救白痴)等,这些独特的设计也是为了吸引那些当代艺术商人的眼球,通常会画在那些商人经常出现的街道上。所以说,巴斯奎特并不是懵懂无知的天真少年,而是从一开始就充满来野心要成为一位成功的画家。

 

 

巴斯奎特 SAMO 字样的涂鸦

 

 

恩师沃霍尔的举荐

 

 1979年,安迪·沃霍尔通过《访谈杂志》的编辑佩姬·鲍威尔的推荐,特地买了他的一张手绘明信片而互相认识,从此把他视为非凡的天才,带他一起制作作品,一起参加展览,此后,巴斯奎特的艺术道路一路水涨船高。

 然而,当时安迪·沃霍尔为了让巴斯奎特的成名更加激励人心,对外宣称巴斯奎特是在加勒比岛的贫民窟里出生,只身游荡纽约,每晚在纸箱里流浪。不管怎样,当巴斯奎特被安迪·沃霍尔看中的时候,他知道这是一个机会。

 

 

巴斯奎特与他的朋友和导师安迪·沃霍尔

 

 

经过沃霍尔的推荐,1981年,在非盈利的纽约当代艺术中心(PS1)和艺术与城市资源机构举办的“纽约/新浪潮”群展上,巴斯奎特初露锋芒。在同年,有一篇关于他的重要评论文章,题为“发光的孩子”在《艺术论坛》杂志上发表。

 1982年第一次个展在纽约的安尼娜·诺塞伊画廊举办,在开幕的当晚所有作品全部销售一空,巴斯奎特获得25万美金的收入。

 1983年,巴斯奎特参加了在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举行的双年展,成为了这一展览历史上最年轻的参展艺术家,从此奠定了这位23岁艺术家无可比拟的知名度。

 

 

猪年 Year of the Boar 1983

 

 

很早以前,他自己已经预感将会站在艺术舞台中央。在遇见沃霍尔之前,他的艺术其实已经成熟。画面出现符号、儿童般稚拙的线条,无处不在的文字注释、标志的皇冠符号、多彩的色彩表现已经非常具有感染力。

 那时,他有意识地在商人经常出现的街道上,在画廊街区的墙上,用特殊的符号吸引主流艺术圈和当代艺术经纪人的眼球,足以显见他想要跻身主流艺术圈的野心。而安迪·沃霍尔正是帮他推到艺术生涯顶峰的重要人物。

 

 

巴斯奎特与麦当娜

 

 

一夜之间,巴斯奎特成名且富有了,成为了曼哈顿神话中王子般的存在。他穿着溅上颜料的阿玛尼西装,兜里塞满了百元大钞,经常与大卫·鲍威(David Bowie)以及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 )在一起,甚至和麦当娜交往过一段时间。

 1985年的时候,纽约时报以他赤脚的照片作为杂志封面。虽然他的形象看起来大大咧咧,不修边幅,甚至有些疯狂,但仔细研究他的作品就能看出他其实是一位睿智和卓越的艺术家。

 

 

非利士人

 

巴斯奎特接下来创作了1000多幅画作,以及超过2000多张草稿,这些作品充满力量,狂野又有些天真的孩子气。这些涂鸦作品中包含有诗意的象征,哲学化的内涵和讽刺性的寓意,还有各类符号,电视,嘻哈以及电子游戏都是他的灵感来源,与流行文化和街头文化密切相关。 

 值得注意的是,在巴斯奎特的作品中经常会出现皇冠的形象,涂鸦艺术家往往将这些来作为自己在绘画中的标签。

 

 

狗腿研究 Dog Leg Study 1983

 

自由 Liberty 1983

 

 

街头艺术进入主流空间

 

 他是美国新表现主义的领军人物,他的绘画中,自由书写的同时也诉诸强烈的情感。作品有超现实主义自动写作的痕迹,也有波普艺术表现大众文化的特质。

 他作品中黑人头像的重复出现、皇冠、文字、文字被划伤的痕迹、版权字样等符号充斥着所有的作品,形成一套独特的视觉语汇。这些文字和符号各有其象征意义与政治意义:牛奶(代表白人)、肥皂(代表白色清洗)、棉花(代表奴隶)、白色代表着压迫等等。

 他的作品看似随心所欲,其实在画面中流露着各种典故和巧思,凌乱的画面其实以多层次绘画来隐喻历史在征服和抵抗之间的凌乱感。看似年轻的他,其实已经有着非常成熟的思想。

 他的音乐伙伴米盖尔·霍尔曼曾经描述道:“他只有19岁,但我已经被他超前的思想折服了,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年过40、环游过世界的长者,甚至像一个超脱常人的神。很多认识他的人都有同样的感觉。”

 

 

回到中心人物 Return for the central figure 1983

 

 

然而,他的绘画是自学成才的。他常常从艺术史里寻找创作灵感。画作里,不难看到毕加索、托姆布雷、培根等人的影响。

 他也从日常生活中寻找创作素材。日常的凌乱手稿是他真实自我的写照。近期正在克利夫兰美术馆展出“不为人知的笔记本”,正是他日常时光的片段思绪,笔记本充斥着支离破碎的诗歌、文字游戏、素描以及他对街头生活和流行文化的社会观察。

 随处可见的图像、文字、音乐、朋友们教科书上的图表、物品包装上的原料成分、街头的标记等等大众文化图像都是他记录的内容,也是他创作的灵感来源。笔记上的文字并不是写出来的,而是画出来的。字母在小小的页面上,也布局讲究,充满变化,无异于一幅幅完整的艺术作品。

 

 

天堂的鸟 Bird of paradise 1984

 

 

他将街头艺术,推进了画廊的白盒子空间,获得主流艺术圈,获得美国白人的关注。从地下艺术跻身于国际艺术明星,巴斯奎特成为美国较早获得卓著成就的黑人艺术家。

 当然,黑人的身份给他带来独特的创作题材。“黑人是我大部分作品的主角。”巴斯奎特发现黑人的形象在艺术史上是缺失的,因此他的大部分作品是将当代黑人的生活画进作品里。

 不管高贵的或者传统的黑人生活和文化,在巴斯奎特的眼里都值得敬重。拳王、篮球运动员等当代社会的黑人英雄形象常常出现在他的作品中。他在他们身上发现了非裔美国人有着抵抗、胜利和力量的特质。当然除了正面的形象,他也指出美国社会讽刺的一面。

 《讽刺的黑人警察》是巴斯奎特对自己种族的尖锐讽刺。他有意识地展现黑人被白人控制的情况。在画中,他认为黑人成为警察是非常讽刺的,他们的工作是确保法律的执行,而这个法律却使他们成为自己的奴隶。画中的帽子象征着笼子,讽刺黑人警察的字眼直接写在画面上,右下角还有着“人质(Pawn)”的英文单词,明显地表达了巴斯奎特认为黑人警察地位的荒谬性。

 

 

讽刺的黑人警察 丙烯、油画、蜡笔 122×183cm 1981

 

巴斯奎特的梦魇与期冀

 尽管,有些黑人在他们的领域作出了辉煌的成绩,但是现实世界里黑人社会的不平等待遇仍然是巴斯奎特的梦魇。

 《迈克尔·斯图尔特之死》是为了纪念被纽约警察殴打致死的一位黑人涂鸦艺术家而创作的。斯图尔特在地铁站遭到几名警察殴打,他们声称斯图尔特正在乱涂乱画,最终斯图尔特受伤而死。那天晚上,听到这个消息的他完全被吓坏了,这个事件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是多么危险脆弱。

 在画面中,警察被描绘成挥舞着警棍的尖牙小人,而斯图尔特则是一个黑色的剪影,整幅画面被红蓝色的漩涡所席卷,一种悲伤、恐怖的氛围昭然若揭。

 

 

迈克尔·斯图尔特之死 1983

 

 

比起早期的涂鸦艺术,这一时期的创作画面尺幅更大,材质上也更加丰富,一般是在油画布上采用油彩、丙烯、拼贴等综合材料,这样更加易于保存和收藏。画面内容上多了一些理性的分析且更加深刻,符号元素也更加丰富。

 

 

与死亡共乘 Riding With Death 1988

 

 

但是这一时期的稳定创作并没有维持太久,主要是因为他的身体状况因为嗑药而急剧下降,创作状态不稳定,创作速度也跟不上从前。他的创作产出能力、行为方式严重地影响了与纽约艺术经纪人的关系。而这时候,市场对新表现艺术的热潮也渐渐冷却,当他的名字不再出现在经纪人的艺术家名单中时,他受到沉重的打击,因为他丧失了艺术圈对他的信任。

 

 

无题 Untitled 1988

 

 

另外自从他成名后,他沉溺于光环和名誉,相比将要展出的作品,他更关心的是谁会参加他画展的开幕式。实际上他看重的是社会对他不带偏见的认可。

 在别人的眼里,他就是一个涂鸦艺术家,“涂鸦”是黑人的代名词,与他同时期的涂鸦艺术家基思·哈林、肯尼早已摆脱了涂鸦艺术家的称呼,自己却背负着带有偏见的涂鸦艺术家称呼。

 弗雷德·霍夫曼曾在比佛利山庄一家高档饭店里为巴斯奎特庆祝生日:“我记得他环顾四周后对我们说,你们猜我看见了什么?我看见饭店里的每个人都在想,为什么我一个黑小子会在这儿。”

 

 

戴皇冠的人

 

 

更糟糕的是,有一次,巴斯奎特穿着一件山本耀司设计的松垮垮的黑色西装,开襟白衬衣,戴着一顶直边黑礼帽在路边打车。没有一辆车停下来。有几辆过去了,其中有两个司机是黑人,但是没人理会他。

 巴斯奎特转过身来对同伴玛姬·布尔特说:“你知道为什么没人载我们?那是因为我是个黑人。你能找一辆出租车么?”布尔特迅速地打到了一辆车。回到大琼斯街后,巴斯奎特一个人去了楼上。半个小时之后,布尔特发现他瘫倒在地上,汗流浃背,开始谈论安迪(那时,安迪·沃霍尔已经去世了),时而大声号哭,时而小声啜泣。

 黑人身份受到的美国社会偏见,严重地影响着他的创作状态,这却是他无力改变的现实。他认为自己应当受到更多的敬重。

 

Exu 1988

 

 

资本青睐促使真的成名

 

他渴望艺术圈对他持久关注,又对艺术圈有着诸多不满,他成了自己的批判对象,矛盾的心理让他陷入深深的迷茫中。他变得肆意挥霍,试图用散财的方式来净化自身:从豪华轿车的车窗内向鲍威利街和休斯顿街上的乞丐们抛洒百元大钞;在他自己的名贵西装上乱涂乱画;将钱和绘画原料借给穷困潦倒的朋友;天女散花般地抛撒绘稿和画作;为一个音乐家朋友购买了一艘渔船,借给一位画家朋友现金,并且拒绝对方归还。

 同时,伴随玩世不恭态度而来的是一种对体面生活的过度渴望,他辗转于洛杉矶的各大酒店:偏爱豪华的艾米塔基比佛利山庄酒店,倾向选择在西四十六街上古老悠久的巴贝塔餐厅举办奢华的艺术晚宴,喝酒也要寻找店里质量最好年份最久的葡萄酒……

 他的情绪在两个极端间激烈摇摆:有时温和友善,有着不动声色的机智,有时却又阴沉多疑、粗暴易怒。黑人出身滋生的敏感脆弱心理,艺术圈对他关注的减弱,对自身能力的怀疑,对安迪死亡后的缅怀,使他的生活和情绪陷入无法自理的状态,越来越依赖毒品来抵抗内心的焦虑。

 1988年,27岁的他,在自家的公寓里嗑药过度致死。他短暂的10年创作生涯里,留下了上千幅绘画作品、3000多幅纸本和素描作品。

 

无题 1985 现藏于 MoMA

 

 

25年后,市场对他的关注度重新燃起,他的作品屡屡创下拍卖纪录。

 2013年,创作于1982年的《瘾君子》在纽约佳士得以4880万美元被竞得,创下巴斯奎特当时的市场纪录。

 

瘾君子 1982

 

 

2016年5月10日,创作于1982年的代表作《无题(恶魔)》,也是他艺术生涯中的转折期作品,以5728.5万美元在纽约佳士得春拍“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成交,刷新2013年其个人作品拍卖新的世界纪录。

 也是在这一年,巴斯奎特成为拍卖成交价格最高的美国艺术家,他的80件作品陆续拍出了1.715亿美元。而他的作品价格也在过去15年中增长了10倍之多。这也说明巴斯奎特的作品不仅获得了市场的认同,在文化层面上更说明美国元素被更广泛的认知。

 

 

 无题(恶魔) 1982

 

古根海姆美术馆的 Alvaro Rodriguez Fominaya说道:“他是一个很复杂的艺术家。他在20世纪80年代最独特的地方就在于他在作品中将流行文化和艺术史以及文学相结合,他把一切都融合在了一起,并且使得这些元素全都染上了他所独有的特点,加入了他的生活经历以及人种身份。有时你会觉得他的思维要比用手绘画的速度还要快。”

 

 

阿方索王 King Alphonso 1983

 

 

有趣的是,巴斯奎特不仅在艺术上是代表流行文化的偶像,在时尚和音乐界也有很大作为,但是他的绘画语言并没有直接影响到年轻一代的艺术家们。这大概是由于巴斯奎特的艺术分割太过于独特,而无法在不被看作抄袭的情况下借用他艺术中的元素。

 Fominaya认为:“我们无法看到他的直接影响,但是在他之后的年轻一代都无比的憧憬他。无论你有着怎样的背景,是从何开始,巴斯奎特代表着理想实现后成为一名独立艺术家的可能性,那时你能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最终,我们为他的作品所打动——这也是巴斯奎特最大的成就。”

 

 

皇冠 Crown 1983

 

 

这位艺术家的陨落,其深层原因是美国社会对黑人的种族歧视。一位黑人艺术家,即使有才,即使有钱,即使有名气,即使有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大牌艺术家支持,也躲不过整个美国社会的偏见。

 巴斯奎特很难想象,日后他的作品能够得到如此瞩目,且受到资本如此青睐。生前不受待见,死后他的作品却成了全球人梦寐以求的目标。如果社会对他宽容一些,那么这位死时只有27岁的术家定留给我们更多的精彩的艺术品。

 今年9月,英国伦敦的巴比肯艺术中心将举办巴斯奎特自1984年以来在英国的首个展览“真的成名”。此次展览也将是巴斯奎特去世后在英国的首个大型展览。目前英国的公共艺术机构里尚未收藏有巴斯奎特的作品。这是今年能看到最全巴斯奎特作品的展览了,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巴斯奎特的信息,就去看展吧。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

Jean-Michel Basquiat

1960—1988

二战后美国涂鸦艺术家

新艺术代表人物之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