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浅析苍岩山桥楼殿的建筑构造和山林寺院的美学内涵

浅析苍岩山桥楼殿的建筑构造和山林寺院的美学内涵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八月 4, 2017

摘    要:中国的寺庙,体现了我国传统和谐与对称的美学原则,体现着中国人的生活信念和追求。其美学内涵,与中国佛教的核心精神密切相关。桥楼殿位于苍岩山的东北方向,是福庆寺的主体建筑之一,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与建造方式,与青海北山的北禅寺、山西恒山的悬空寺并称为“中国三大悬空寺”,也是我国古代建筑的杰作。文章以桥楼殿为例进行分析,从外观设计、地理位置、文化内涵等几个方面诠释山林寺院美与禅家精神的关系。

 

关键词:苍岩山;桥楼殿;佛寺;美学内涵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TU-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7)05-0084-03

 
一、桥楼殿的建筑之美

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胡家滩附近有一座重要的寺院山林,传说是隋朝南阳公主出家为尼的地方,即坐落在苍岩山上的福庆寺。这里层峦叠嶂,悬崖峭壁,万木葱郁,白檀盈涧。从山门处向上攀登,峰回路转,在南北对峙的百米深涧之上,跨谷凌空飞架着三座单孔拱券形石桥,以接天险。其中两座桥上,分别建造了形制相同、大小有别的两座建筑,东边的一座石桥建造于民国26年。西边一座石桥创建于金代大定年间,长约15米,宽约9米,桥面上坐西向东建有一座宏伟的佛殿。
寺庙主体桥楼殿的设计乃至装饰,都有很高的艺术观赏价值,体现了通过补救来达到整体和谐的高超水平。桥楼殿构造相当精致,全殿主要由砖、木两种材料建成,设计成九脊重檐楼阁式,阔幅五间,进幅三间,上覆琉璃瓦,四周有回廊,极具清代初期建筑特点,是我国建筑史上的奇迹之一。考虑到寺庙内建筑极多,所以屋顶多用曲面木块修补。脊线上正、垂方向衔接位置有鸱吻,塑造出张牙舞爪似将要吞没正脊的形态,给原本因为规模大而选择颇为笨拙的建筑增加了些许活泼的气息。屋檐上站立的小兽,使得寺庙更加活泼、灵动。屋顶正、垂方向脊线、檐角等处均使用多种琉璃瓦,大脊则选用琉璃材质的花脊。琉璃材质的澄金瓦和大殿前后的朱红色柱,与绿峰、蓝天相互呼应,更显辉煌。内殿大梁均为彩绘,内饰风格显得富丽而不张扬。殿内供奉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药师琉璃光王佛、十八罗汉分立两侧,中殿背面则雕有观音。
根据史料考证,桥楼殿建于隋,比赵州桥的建成时间还早,所以在科研方面,具备极高价值。据传鲁班在山涧曾用柴草垛搭建“柴牛”也就是桥拱,仅花费一夜就建成了包含拱旋22道的天桥,再将“柴牛”烧去,最终剩下这座石桥。之后,鲁班就遵圣旨前往修建赵州桥。可见,这座石桥是当年鲁班在修建赵州桥之前的牛刀小试,不过也有人说,这座建于绝壁之上的石桥是鲁班技艺终成的证据。用力学对楼殿展开分析可知,殿内载满游客时,大殿和游客重量合计超过35吨。此殿横向跨度极大,与赵州那座大石桥型式类似,纵向并列设计了拱券。所以高拱桥的长度和宽度,按照这个计算,拱桥的拱度应该是3.5到4米,但这座拱门只有高2米。历经数千年风雨,都未见损坏,并且石桥运用了不同大小共计365块方形青石,未按常规互相咬合,而选择横排竖行设计,石缝颇为整齐,相当独特。

二、桥楼殿的环境之美

桥楼殿是苍岩山的代表景观,这里群峦叠翠,危崖峭壁,上接青天,下临深谷,飘然欲飞,势若长虹,形成“桥殿飞虹”的天下奇观,且与“碧涧灵檀”和“古柏朝圣”并称苍岩山“三绝”。似空中楼阁,巧夺天工,世所罕见。
从涧底仰望,青天一线,桥楼凌空飞跨,云移楼动,恍然欲飞,宛如彩虹横亘于两山之间,故称“桥殿飞虹”。更令人惊绝的是,由於空中彩虹流动,好似桥殿也在跟着飘动,古人有诗赞曰:“千丈虹桥望入微,天光云彩共楼飞。”
站在桥上凭栏俯视,桥下为一长涧,建石蹬三百六十余级,拾级而上可达桥楼殿。石蹬尽处,天王殿建筑秀丽多姿,在殿门左右高悬草书金字对联,上联“殿前无灯凭月照”,下联“山门不锁待云封”,潇洒古雅。

远观此殿,只见大殿立于雾海云天之中,呈欲欲腾飞状;近看此殿,横跨两座峭壁,翼角如同飞翅高展,水一般的彩绘流苏,更使得整座大殿有一种飞于云海的动态美。大殿出现在这清幽翠绿的大山深涧中,怎能不令人惊叹!游客顺着台阶慢行,就能够经由大殿上桥,在桥上扶着栏杆看向桥下,只见云升雾起,叫人顿生寒意。仰视蓝天一线,俯首万丈深渊。
根据其空间布局,苍岩山福庆寺建筑群可分为上、中、下三个层次。桥楼飞架断崖上,古刹隐居峭壁间,诸景融聚一体,别具一恪,充分体现了我国古代高超的建筑艺术和丰富的审美观,是一组艺术价值很高的建筑物。福庆寺建筑群依山就势,曲折迂回,巧妙地利用地形,宜建则建,宜空则空,把大自然装点得和谐得体。将石拱桥、深涧、佛庙、楼宇融为一体,自然与人文、天趣与人工巧妙结合,步步引人入胜,从而达到完美的境地,形成了奇幻、奇险、奇巧的景观,被冠以“楼奇”。
山林寺院不管建于城市,还是山林,都是对整个寺庙中建筑的调和补衬,把佛殿中严整又巍峨,肃穆、庄严的佛像和自然的灵越、生动、活泼结合起来,使得规范、严整的寺院内部建筑与外部环境交相呼应。因为寺院内部建成的建筑不但要求通过严整、庄重的型式体现肃穆庄严,而且强调整散、收放、宽严、张弛汇融一体,赋予寺院庄重典雅的氛围,营造悠远意境和天然趣致,展示出组合变幻所赋予的和谐、宁静和韵味,宛若一曲生动的交响乐章前呼后应。

三、山林寺院的美学内涵

(一)寺院的选址艺术

与桥楼殿一样,很多寺院以其选址巧妙和建筑构造奇特壮美而著称:一些寺庙建在山洞中,所以被称为“洞内寺院”,例如北京的天泉寺(梅花山)和山西的兴佛寺(吕梁山)。在山洞中修建供奉佛像的神殿,由于光线原因,本就相当朦胧,再利用闪烁的灯光、蜡烛,配合飘渺缭绕的香火,更显神秘,所以能给人一种敬畏感;有的寺院修建在河上,称为河上寺院。如河南嵩山龙泉寺。寺庙里僧人们念唱佛经梵语,与寺外滔滔河水,共同形成别样情趣;在半圆形的河道围绕的土地上兴建的寺院,被称为“河套寺院”,例有吐鲁番的故城(交河),山西的润城(阳城)。出入寺院,小船便是主要交通工具。外人均不能随便进出。寺院内显得格外安静,便于修持。当然也会更安全;一些寺院建于孤岛,例有镇江的天禅寺(金山江)和定慧寺(焦山),温州的兴庆寺(瓯江)、龙祥寺等,这种寺庙的环境极其幽静,甚至超过河套寺院;一些寺院建于瀑布前,也就是“瀑布寺院”。如河南修武县百家岩寺。从崖顶往下悬落的瀑布,如同门帘遮挡住山门,将整个寺院置入瀑布之后;有的寺院修建于山顶,故为山顶寺院。上摩苍穹,与天国接近;居高临下所以更显崇高,体现了佛国的超然地位。一些条件较好的寺院还会建于山顶;有的寺院修建在山腰,故为山腰寺院,最有名的案例莫过于金龙峡(恒山)之西挂在峭壁(翠屏峰)中间的悬空寺。此处建寺的好处是:朝拜者可顺着溪流溯源前进,在红花绿树中寻路前行,至峰回路转时才能发现藏在山中的寺庙;走进寺庙之后,居高远眺山下风光山色、缤纷田园一览无余;一些寺庙建于高谷、裂缝之内,被峭立的山峰映衬,更显森严。一些佛寺建于天然土台上,形成“高台寺院”,例有原起寺(平顺县),奉国寺(义州),善化寺(大同)、崇福寺(朔州),高敞干燥,亦产生居高临下的崇高感。

(二)山林寺院的文化内涵

我国古时建成的佛寺、庙刹多见于秀水名山之内,佛教本来就讲究清修,将寺院建于山林绿水之中,有利于静心除忧。禅家思想和自然山水交融一体,修建于山水自然环境中的寺院也因此形成了别致的神韵景象。《林泉高致》(郭熙)曾评议山水画有:“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园林不仅可做居所,而且内有景致,行走之间可顺便游览内部景色,是设计园林的基本原则。考虑到居住、休憩需要,园林内必须修建各种建筑,并塑造许多微缩景观。在山林中修建寺庙和建造园林也有共通之处,但它不只是为了居人,它还必须可游,可行,可望。“望”最重要。一切美术都是“望”,都是欣赏。窗子不仅有通透风、光的作用,而且也有开拓视线、塑造层叠境界的作用,能够给人更丰富的美感。园林艺术中窗户设计极其重要。有了窗,内外就发生了交流。窗外种植竹子或塑造假山,甚至直接依靠青山,从窗子形成的框架中看出去,就形成了一幅天然装裱的画作。
对于修禅者来说,自然天生的景象和人工塑造的园林,都能够给他们相同的体验,都是一片自由、自在的净土,不仅可供人自由行走赏玩,而且可以给人以无尘、无染、无碍的清净脱俗之感。可以说,山水园林给人的体验和修禅所获的自由、自在显然能够互相融通,禅宗因此能够和山水融合关联起来。所以,寺院的山林化也就很容易理解了。目前我国既存的古代园林中,建于山林的总量显然比各种园林的总量要多得多。而且几乎全国各地都有寺院,不仅覆盖广阔,而且各有特色,所以山林寺院是中国古代文化体系中最重要的遗产之一。
之所以将寺庙修建在山林之中,主要目的是想要得到清净不受俗事干扰的清修场所。山水景色本来并没有感情、思想,不能与人交流,可是当人们在山水中畅游时,却能够因为心情宁静、轻松、悠闲,而得到想通的情境,并从中感受到人生趣味,参透永恒真理。所以,山水也就和人一样,有了感情,能给人以声色之外的玄妙理趣。禅,其自然合道的精神中带有很浓的庄玄色彩,人们最容易在禅宗园林环境中参禅悟道。
寺庙与风景自然和山水结合,与玄风佛学清修者的精神需求一致,从这一点来讲,与追求宁静、恬淡思想的风流名士对园林的喜好颇有共通之处。

 

四、结语

分析寺院景象和禅者精神思想可知,寺院崇尚自然十分清净,和禅宗提倡的远离世俗清修的思想紧密相关;山水自然和与崇尚天性的禅者观念互通和谐。寺庙内外的环境景色与其精神对应。所以,修建寺院尤其注重打造幽静、掩隐的风格,灵活运用花园、小径、假山分辟区间景象,将人一步一步导入清幽境界。无论是借景、对景,还是隔景、分景,都是通过安排空间、组织空间、创造空间、拓展空间的各种手法,丰富美感,创造了意境。生活在这样的充满禅意的空间中,禅者不但能够遵从人生常情,而且能够超然世俗,维持怡然、宁静、淡泊的情怀,进而参透真知。■(侯心羽,王一珉   北京化工大学)

 

 

参考文献:

[1] 孙英臣. 香火氤氲、香客云集的风景名胜区——河北省苍岩山民间信仰、宗教信仰活动调查[J].河北青年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4(6):106-108.

[2] 辛雄飞,胡国宁,曹静. 石家庄道路桥梁景观中的“石”文化特征[J].跨世纪(学术版),2008(10):129.

[3] 周长积,刘巧芬,高广凯. 以灵岩寺建筑为代表的中国寺院的艺术表现形式[J].中华民居,2014(27):164-165.

[4] 宗白华. 美学散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

[5] 顾芊. 浅谈中国古典园林艺术中意境的营造[J].城市建设理论研究(电子版),2014(21):1996.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