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美术 > 这些让人“细思恐极”的画里,究竟隐藏着什么?

这些让人“细思恐极”的画里,究竟隐藏着什么?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八月 9, 2017

你眼中的“恐怖”是什么?

是让你瑟瑟发抖的恐怖片?

 

▲ Sympathy for Lady Vengeance Movie Poster

 

还是晚上停电一个人在家?

 

▲ Photo: Sebastian Vandrey via Flickr (CC BY 2.0 / bearbeitet)

 

恐怖,很多时候都是靠着人的想象与心理活动产生的。看似风平浪静的表象下,恐怖的暗流随着人的思考而不断涌现。而在艺术创作中,艺术家们有时也将他们内心世界的“恐怖”,融入作品当中。下面这些西方画作,展现的并不只是美与经典;其背后的故事,可能会让你毛骨悚然……

 - 1 - 神话与圣经

 

 无论是希腊、罗马神话还是圣经,里面的故事都不一定有着美满的结局。人们遭受苦难,或是以悲剧收场,这样的一幕幕如恒河沙数。神话,本质上都是要表现人类难以违抗的强大力量。

 

▲ Herbert James Draper, 奥德修斯与塞壬(Odysseus and the Sirens), 1910, Leeds Museums and Galleries / Bridgeman Images

 

破晓的天空下波涛汹涌,大风将船帆撑满;奥德修斯命人将自己绑在桅杆上,用蜡封上耳朵。塞壬三姐妹扑在船边,竭力地大声歌唱。她们有着半人半鱼的姿态,离开水面时,鱼尾变成腿,身上缠着的海草化成布。她们用歌声魅惑往来之人,将船沉没。她们是致命的女人。奥德修斯忍不住想要挣脱。恐怖是会传染的。棹桨的水手,接连陷入恐惧的漩涡。他们在恐惧的围绕中奋力航行。这是人类与异界力量的斗争。

 

▲ Jean Raoux, 所罗门的审判(Le Jugement de Salomon), 1710, Musée Fabre de Montpellier Méditerranée Métropole, France

 

所罗门是以色列的一代明君。圣经记载曾有两个女人争抢一个婴儿,请所罗门明断。所罗门说:那就把孩子分成两半,每人一半好了。

 

▲ François Xavier Fabre, 苏珊娜和长者(Suzanne et les vieillards), 1791, Musée Fabre de Montpellier Méditerranée Métropole, France

 

苏珊娜是巴比伦富商的妻子。貌美的她被当地两位长老所觊觎,遭到偷窥与要挟。苏珊娜拼死抵抗,长老害怕她向丈夫揭发,于是污蔑她不贞洁。苏珊娜因此被判死刑。

 

- 2 -恶魔 · 地狱 · 怪物

 

 在欧洲的基督教世界中,恶魔,长久以来是被当作是将人类引诱至邪恶之道、使其堕落的存在。而地狱,则在传统意义上就是生前犯下罪孽的人在死后接受报应的地方。

 

▲ Henry Fuseli, 梦魔(The Nightmare), 1781, 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

 

睡觉是某种意义上的死亡。每当黑夜来临,人都会彻底失去自我。当你睡觉时,总有什么东西在你身上悄然地运作着。亨利·富塞利笔下的《梦魔》,将睡眠如此恐怖的一面,以精神情色的方式表现出来,给人以强烈的冲击。仰睡的女子身上,是骑着母马而来的Incubus(Incubus意为“男性梦魔”,拉丁语词源有“骑在上方”之意;女性梦魔为Succubus,拉丁语词源有“躺在下面”之意)。画面中,双方都在幻想般的梦中获得愉悦。事实上,Incubus本应有着姣好的外表与面容,但是画家并没有这样描绘。女子在梦中感受背叛的狂喜,而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丑陋的恶魔却近在咫尺。

 

▲ Henri Fantin-Latour, 圣安东尼的诱惑(La Tentation de saint Antoine), 1897, RMN-Grand Palais / Agence Bulloz / distributed by AMF

 

魔鬼的手段离不开诱惑。圣安东尼跪在地上,周围是光怪陆离的景象。尽管虔诚的圣安东尼抵制住了诱惑,然而魔鬼却无处不在。

 

- 3 -异界与幻视

人们总是在想象中,创造出与我们日常生活截然不同的世界。特别是在浪漫主义之后,描绘“异世界”的艺术作品被大量创造出来。它们如幻影一般,却照亮了真实世界中藏匿在阴影下的另一面。

 

▲ Charles Sims, “……然后精灵们就拿着衣服逃走了”(’…and the fairies ran away with their clothes’), 1918-19, Leeds Museums and Galleries / Bridgeman Images

 

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由于工业革命带来的快速城市化和功利主义,人们对于超自然事物的也增添了许多向往。相信精灵和鬼魂的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所增加,精灵画也处于黄金时期。在希姆斯的这幅画中,小精灵们出现在了森林里休息的母亲和婴儿面前,它们正在搬运着一些衣服。对于这样不可思议的事件,母亲和孩子的反应却十分平静,似乎精灵们才是受到惊吓的一方。不过,有人却注意到,相较于前景的恬然,背景的森林却显得有些惊悚。画家西姆斯原本生活顺遂,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失去了他的长子。他本身也是战争画家,目睹了战地的惨状。归乡后同年,他画出了这幅作品,后来逐渐遭受精神疾病的折磨,53岁时投水自杀。

 

▲ Joseph Wright of Derby, 老人与死亡(The Old Man and Death), 1773, Courtesy National Museums Liverpool, Walker Art Gallery

 

骷髅向着老人走来。显然,他命不久矣。

 

▲ Odilon Redon, 一个面具敲响丧钟(Un masque sonne le GLAS FUNEBRE), 1882, 岐阜県美術館藏

 

面具下的眼睛,骇人的骨骼……敲响“丧钟”的,到底是什么?

 

- 4 -现实

 

 人类所生活的现实中,充满了痛苦和恐惧,死亡就是其中一点。年老、疾病,一切导致死亡的原因,都如战争与犯罪一样,是画家们的重要课题。在现实社会中,这些原因甚至潜伏在我们没有察觉到的方方面面,有的看起来甚至纯洁无害。

 

▲ Paul Cézanne, 谋杀(Le meurtre), Courtesy National Museums Liverpool, Walker Art Gallery

 

在黑暗笼罩的岸边,海浪在翻滚。这里,就是新鲜的谋杀案现场。一个被按倒在地即将失去生命的金发女人,一个挥动着刀刃的男人,以及一个在奋力压住受害者的重量级同谋。这三个人有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会在此处发生这样的事件?我们没有任何线索可寻。塞尚在这里唯一清晰传达给我们的,只有画中强烈的杀意。

 

▲ Octave Tassaert, 一个不幸的家庭, 亦称自杀(An Unfortunate Family aka Suicide), 1852, Musée Fabre de Montpellier Méditerranée Métropole, France

 

生活的不幸,将人逼入自杀的绝境。

 

▲ Walter Sickert, 开膛手杰克的卧室(Jack the Ripper’s Bedroom), 1906-07, Manchester Art Gallery / Bridgeman Images

 

“开膛手杰克”这个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似乎与Walter Sickert有着微妙的联系。他笔下的《开膛手杰克的卧室》据称更是有现实背景。在20世纪末到本世纪初,曾有三位作家在其书中认为Walter Sickert就是开膛手杰克的真身。这阴暗的房间里,隐藏着怎样的真相?

 

- 5 -壮美的风景

 

 18世纪至19世纪的浪漫主义时期,山水风景画有了新的发展。 画家们除了描绘以历史为背景或是特定不变的地理景观之外,还创造了一种表达主观感受和情绪的风景画。而这样的作品背后,更隐藏了其不为人知的焦虑与恐惧。

 

▲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杜巴登城堡(Dolbadarn Castle), Royal Academy of Arts, London

 

从废墟中,可以看到其壮美的一面。人们可以感受到它与过去的荣耀、威严和崇高相连,同时又与恐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透纳的这幅作品是他的代表作之一。威尔士的黑暗历史就隐藏在其中。兄弟相争,荒凉的山顶上,逆光而荒凉的废墟,仿佛就是被囚禁的王子。石柱间的空洞,透过时间,向来访者讲述着血腥的中世纪以及变幻无常的命运。

 

▲ Henri Frédéric Schopin , 庞贝末日(The Last Days of Pompeii), 1834-1850, RMN-Grand Palais / Agence Bulloz / distributed by AMF

 

庞贝,被无情的火山爆发所掩埋。末日来临之时,只见惊恐、混乱、逃亡。

 

▲ Gustave Moreau, 索多玛的天使(The Angels of Sodom), c.1890, Musée National Gustave Moreau, Paris, France

 

索多玛城罪孽深重,上帝想要毁灭它。两位天使被派往此处,调查是否还有正义之人。最后,只有罗德一家人在天使的指示下逃走,索多玛城被从天而降的火焰吞噬;而罗德的妻子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忘记了天使的告诫,回头看了一眼而变成了盐柱。

 

- 6 - 历史

 

 人类历史,也是激烈的权力斗争的历史, 在欧洲也不例外。即使是风光无限的人,一旦在战斗中失败,面临的也将是残酷的现实。 历史中,有悲情,有被命运所捉弄的人。

 

 

19世纪初,法国远洋船“梅杜莎号”在途中触礁沉没,船上的一百五十人造了一艘木筏逃生。在这海上漂流的13日间,所有人都仿佛活在人间地狱。争夺饮用水、互相残杀、病死、溺死、自杀、发狂、饿死、甚至吃人肉……最终,只有十余人幸存。籍里柯的《梅杜萨之筏》十分有冲击力,在当时震惊欧洲。

 

▲ Frederick Goodall, 查理一世的幸福时光(An Episode in the Happier Days of Charles I ), 1853, Bury Art Museum & Sculpture Centre, Greater Manchester, UK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政治的冷血与残酷,接踵而至的冲突,将多少幸福打得支离破碎。

真正的恐怖,并不只是血淋淋的镜头或者黑夜里的惊声尖叫。它是源自生活与现实中阴暗的另一面,给人以思考及心灵的震撼。事实上,西方画作中,如此这般令人细思恐极、隐藏着恐怖的作品,远不止这些。

 

▲ Charles Sims, Clio and the Children, 1913, Royal Academy of Arts, London

 

▲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Circe Offering the Cup to Ulysses, 1891, Image courtesy of Gallery Oldham

 

▲ William Hogarth, 1751, Beer Street and Gin Lane, Koriyama City Museum of Art

 

这些画的恐怖之处,究竟又在哪儿?现在,日本“恐怖的画”展(『怖い絵』展)为你揭晓答案。知道真相的你,可不要害怕哦。

 

展览信息


<东京会场>

会场:上野之森美术馆

展期:2017年10月7日~12月17日 


※会期中无休


<兵库会场>

会场:兵库县立美术馆

展期:2017年7月22日~9月18日 

※周一闭馆(9月18日除外)

 

▲ Paul Delaroche, The Execution of Lady Jane Grey,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Bequeathed by the Second Lord Cheylesmore, 1902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