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设计 > 赫尔辛基:设计之都,美若极光

赫尔辛基:设计之都,美若极光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八月 10, 2017

关于芬兰设计,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不陌生。几乎每个人都用过的诺基亚(NOKIA)就是我们对于芬兰设计的最初认识。而作为“世界设计之都”,人们常把赫尔辛基作为芬兰甚至北欧设计的一个代表。它的确是北欧的,又完全不局限于人们想象中的北欧,或者说,北欧三国其实各自特色鲜明,用北欧设计来概括,实在太过简单粗暴。但他们确实分享着一些共同的特点,如注重尊重自然、强调功能性与品质等。今天,我们完全可以说,芬兰甚至北欧最顶尖的设计师和艺术家大多都诞生和集中在赫尔辛基这个面积不过686平方公里,可以用双脚走完的城市里。但可以确定的是,你在这里踏出的每一步,都会收获到不同的设计风景与无限诱惑。

 

> 岩石教堂

 

芬兰,作为一个历史上长期被瑞典和俄罗斯统治,建国仅有100年历史的国家,提起它的的政治历史或许有些尴尬,在这个低调内敛的国家史中,仅参加过一次战争(二战)结果还是以割地赔款的惨败结局收场,但它的设计却早在1875年开始在国际上便享有知名度,并从20世纪50年代走向了辉煌,贡献了诸多改写史册的艺术家与设计师。如今,这个永久中立,没有“皇室”的北欧国家,正好成为民主制度准备了最肥沃的土壤。芬兰现代设计产业也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得以开花结果,为世界带来如极光般美好的设计光亮。

 “芬兰现代设计之父”阿尔瓦 · 阿尔托

 2017年,时值芬兰建国100周年之际,芬兰国家美术馆(Finnish National Gallery)献上了”芬兰现代设计之父”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的回顾特展,以纪念这位“世界上第一位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展览时间从2017年5月11日起一直持续到2017年9月24日。

 

> 阿尔瓦·阿尔托室内设计

 

阿尔瓦·阿尔托(1898-1976),生于芬兰库奥尔塔内,这位伟大的设计师一生接手过无数的建筑和产品设计委托,大部分显赫的建筑设计作品坐落于芬兰和德国境内。毫不夸张的说,在今天的芬兰,每个家庭都至少拥有一件他所设计的产品。而他的家具与产品设计,也基本上奠定了芬兰最知名的设计品牌在世界上的“江湖地位”,其中就包括芬兰的国宝级玻璃制造品牌Iittala(伊塔拉)。

 

事实上,Iittala是赫尔辛基周边的一个小镇,以制作全世界最好的玻璃闻名。1881年,Iittala玻璃制品厂成立,早期根据大陆款式生产吹制、压制、抛光、印花和蚀刻玻璃制品。从20世纪初开始,Iittala是最先从装饰性成套餐具过渡到实用、美观,体现与时俱进的斯堪的纳维亚设计物品的公司之一。芬兰人或许一生都不会买一件人所熟知的名牌包,但是家里一套足以传世的Iittala高档餐具与饰品的价格将完胜于任何一款名牌包。而今天,Ittala最具代表性的产品仍然是阿尔托与他的建筑师妻子艾诺·马西奥(Aino Marsio)在1936年所设计的《萨沃伊花瓶》(Savoy Vase),这一系列原本是为一家名为Savoy的餐厅所设计的,它至今仍然被作为该品牌的标志和销售最为火爆的经典作品。

 

> 阿特克赫尔辛基商

 

阿尔托和妻子艾诺在1924年结婚。此后,他们共同进行了长达5年的木材弯曲实验。而这项研究导致了其20世纪30年代革命性设计(曲木技术或称为悬桁技术)的产生。阿尔托是第一位采用悬桁原理来设计木质椅子的设计师。他通过这个创意,弯曲模铸夹合板,制成影响深远的派米奥躺椅(Armchair Paimio)。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款木质躺椅虽然因为其创新的工艺和几近完美的曲线造型而一战成名,但如果你有机会去尝试一坐,你会发现,最令你欣喜的还是它超乎想象的舒适度!

 

阿尔托的建筑工作室于1933年迁入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玛丽·古里奇森(Maire Gullichsen)与他的丈夫哈里·古里奇森(Harry Gullichsen)是阿尔托的密友与赞助人。拥有高贵美艳面容的玛丽也是芬兰现代历史上最重要的艺术收藏家与赞助者。在一定程度上,20世纪30年代中期阿尔托在芬兰首都能够接下大量具有分量的委托并且创立自己的家具品牌Artek,均得益于玛丽和其家族在背后的大力支持。Artek以无数载入设计史的“名椅”和照明灯饰而闻名,如方便叠放收纳,功能强大的三腿凳60号圆凳(60 Stool),其累计销量已经超过800万只。而2009年日本设计师坂茂为其打造的可随意组合拆卸的10号桌椅组合(10-Unit system),也是Artek近年来最火爆的产品之一。其灯具设计包括最具代表性的A331 Beehive顶灯,它由阿尔托于1953年所设计。

 

 > 赫尔辛基伊塔拉商店

 

阿尔托和Artek在家居设计方面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定义了我们脑海中的“北欧设计”,这一点,我们随便逛逛宜家(IKEA)就可以知道了,今天宜家贩售的众多产品,大多都可以从阿尔托与Artek中追寻到其原型与发展脉络。而今天的Artek,就坐落于赫尔辛基设计区的中心地带,它一直传承并发展了阿尔托的设计精髓,并与众多知名设计师联名合作,出品极具北欧品质的家居产品,以芬兰传统桦木制造出美妙的木艺曲线以及其极具特色的兼具美感与舒适感的简洁家居产品而深受人们喜爱。

 

作为建筑师的阿尔托,其重要的建筑作品包括芬兰的芬兰大厦,俄罗斯的卫普里图书馆,丹麦的奥尔堡现代艺术博物馆,德国的埃森歌剧院,以及美国的麻省理工大学贝克大楼等等,几乎都可以成为现代主义建筑的教科书级作品。二战战火焦灼之时,阿尔托曾有机会留在美国麻省理工大学任教,但心系芬兰的他拒绝了这一邀请,回到欧洲为他的国家奔走求援。战后,他也一定程度上也参与和改造了今天赫尔辛基的城市面容。

 

> 洛卡尔陶瓷器

 

上世纪50年代,是芬兰设计时期。1943-1958年,作为芬兰建筑师协会的会长,阿尔托大量参与了赫尔辛基在二战后的修复与重建工作。20世纪40年代末,他赢得了赫尔辛基理工大学(Helsinki Univercity of Technology)新建校园的竞选,在那里,他打造了一系列重要的建筑作品。今天,赫尔辛基理工大学与北欧最大的艺术类院校赫尔辛基艺术设计大学(The University of Art and Design Helsinki)以及全欧洲第一所商学院赫尔辛基经济学院(The Helsinki School of Economics)共同合并组成了一所新的综合性大学,并以阿尔托的名字命名——即著名的阿尔托大学(Aalto University)。如今活跃在世界舞台上的芬兰艺术家与设计师,大多毕业于这所名校的艺术与设计学院,如芬航A350客舱与芬航赫尔辛基进场贵宾休息室的设计师芬迪·基维(Vertti Kivi)和萨鲁米·亨缇卡(Samuli Hintikka)等。

 逛不完的设计区

 赫尔辛基设计区(Design District)位于整座城市中心的南部,越过著名的埃斯普拉纳蒂公园(Esplanade),以赫尔辛基设计博物馆为中心辐射开来,基本就是设计区的领地了,它从岗比(Kamppi)地区一直延伸到设计区的核心地带——红山区(Punavuori)。这片区域是2012年前由一群创业家与芬兰设计论坛(Design Forum Finland)所共同成立的。整个设计区横跨25条街,包含200多家不同类型的商店、画廊、古玩店、设计工作室和酒店等,你几乎很难把它逛完。

 设计区向来是文艺青年与时尚达人们的最爱,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设计师工作室与设计商店,这里也是芬兰夜生活最为精彩活跃的地方,北欧最新鲜流行的生活方式都在这里能够找到。坚持“从田园到餐厅”理念的Juuri(芬兰语:根)是一家评价极高的“美食家”餐厅,这里的食材90%以上来自于当地地产,极度新鲜,并均以最自然的方式种植和养殖,其餐具则使用Iittala、Marimekko、Arabia等芬兰知名设计品牌的高端特色餐具,旗下的咖啡厅更是开进了赫尔辛基设计博物馆。

 

> 姆明咖啡厅

 

Artek显然是设计区首先要去打卡的店铺。而埃斯普拉纳蒂公园南部的几家带有名品店风姿的设计商店也非常值得一逛,其中包括芬兰最古老的纺织品牌Finlayson,虽然它在国际上声誉不如Marimekko响亮,但他家的织品却是芬兰品质的杰出代表,近年来,Finlayson也与诸多享有盛誉的设计师展开合作,其中最受瞩目和最欢迎的便是与芬兰艺术家“芬兰汤姆”(Tom of Finland)所合作推出的床品系列,大胆的同性题材画作被印在床品和针织浴巾上,十分引人注目。

 位于设计区核心地带的芬兰设计博物馆,则记载了芬兰设计的辉煌历史。它于1873年购进了第一批展品,如今已经拥有了3.5万件展品,4万幅画作和逾10万幅图片,诸如玻璃器皿设计师卡伊·弗兰克织染设计师安妮卡瑞玛拉以及芬兰新一代国宝级设计师哈里·科斯基宁等芬兰最著名的设计师与品牌皆在其中得以展示。而侧重于瓷器收藏的阿拉比亚博物馆、伊塔拉博物馆以及位于努塔亚乐维的玻璃博物馆也是赫尔辛基设计博物馆的一部分。

 与设计博物馆一 部之遥的芬兰建筑博物馆建立于1956年,这座位于一幢精美的新古典主义古老建筑中的博物馆是世界上第二古老的建筑博物馆,由海莱内·谢尔夫贝克所设计。如今正在展出建国100周年特展“芬兰如何走向现代——200幅草图讲述的芬兰建筑史”(How Finland was modernized – A story told in 200 drawings)将一直延续到2017年8月1日。在这个展览中,人们可以从那些珍贵的建筑草图中,见证赫尔辛基最重要的历史建筑是如何发展建造以及这座城市是如何一步步完善规划与发展的历史进程。其门票则可以于赫尔辛基设计博物馆一起联合购买。

 

教堂里的寂静之声

 

芬兰人低调、内敛,喜欢沉思。芬兰人年均读书量是全世界最大的,就算是最休闲放松的桑拿,他们也视作是一段“思考人生”和“与自己相处”的时光。所以更不要说教堂这样与神灵对话的场所了。对于建筑和设计控来说,赫尔辛基最不能错过的两家教堂分别是岩石教堂和静默教堂。

 

 

 > 赫尔辛基派瓦

 

岩石教堂(Rock Church)又名坦佩利奥基奥教堂,因主体墙壁由岩石建成而被亲切地称为岩石教堂。这座教堂由建筑师蒂莫和多莫索玛莱宁(Timo and Tuomo Suomalainen)设计,于1969年建成开放。这座教堂是由岩石内部挖掘修建起来的,显得古朴而原始。在深金色穹顶和岩石墙壁之间,光线通过百叶型的混凝土切片洒入教堂内部,形成无以伦比的静谧之美。由教堂内部就是由岩石构成,故而音响效果极其出色,这里也是举办音乐会的热门场所。

 

与岩石教堂相对,由K2S建筑事物所打造的一座圆形木质教堂“康比静默礼拜堂”(Kamppi Chapel),坐落于康比区的西蒙大街(Simonkatu)上,它是2012年刚刚落成的一座崭新社区礼拜堂。这座小巧的礼拜堂虽然不会举办祈祷仪式和教会活动,但是您能够在那里和牧师及社会服务工作人员交流,也可举办小型宗教类聚会。“我们试图创造一种亲密而又崇高的气氛,”教堂的设计师米高·苏马宁(Mikko Summanen)说,“但是每个来访者体验这一空间和气氛的方式都是非常个人化的。”康比静默礼拜堂还曾获得了芝加哥雅典娜国际建筑奖。

 

设计周与芬兰当代设计实践

每年下半年举办的赫尔辛基设计周,是了解芬兰当代艺术与设计新生力量的最佳途径。2016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设计周作品公共项目Sompasauna,它实际上是一个移动的“免费桑拿”,在城市海边的露天广场,搭建起画满涂鸦的临时桑拿屋,只要你自己带上木柴与啤酒(或者干脆不带),就可以免费享用这个空间,去认识新的朋友和尽享海边的艺术派对和盛夏狂欢。今年的赫尔辛基设计周则将于2017年9月7日至9月17日举办。

 

要体验芬兰的当代设计当然并并仅限于设计区与博物馆。真正伟大的设计城市,其完美的设计元素必然深入到城市的每一寸肌肤之中。新近开业的位于市中心的TRE设计商店,是时下最红火和时髦的芬兰设计商铺,其开业时赫尔辛基设计领域最重要的设计师与从业人士几乎都悉数到场。这里囊括了众多芬兰设计品牌,包括以“从森林到城市生活”为理念的米可(MIIKO),它的产品以铅笔手绘动物图案与桦木和麋鹿皮质材料为特色,以对环境负责的方式生产和制造——当人们质疑皮质产品为何可以算作是“环境友好”时,芬兰人会告诉你,在芬兰最危险的动物不是棕熊,而正是麋鹿。因为它体态硕大,数量惊人,经常会在高速公路上造成“鹿死人亡”的交通事故,所以芬兰政府每年或会猎杀一定数量的麋鹿以控制其种群数量,维护生态平和,这和丹麦的生蚝泛滥或许有着异曲同工之妙。TRE大多数品牌不仅仅是“芬兰设计”,更是“芬兰制造”,同样也是“芬兰价格”——或许人们真的会对芬兰设计品牌的高昂价格皱起眉头,但是在它的杰出品质和尊重自然的设计理念面前,你又实在无法将它挪出你的购物车。

 

 

> 玛丽梅科餐具

 

餐厅和酒店同样也是最能体现芬兰设计的好地方。Finnjavel(芬兰之魔)是一间可以称作艺术的餐厅,就位于赫尔辛基市中心的码头市集附近。或许人们可以把一间餐厅的室内装饰纳入室内设计的经典案例,但是把一家餐厅挪移到城市的设计博物馆之中,或许Finnjavel是独此一家。在赫尔辛基设计博物馆里,有一个专门的区域复原了Finnjavel的餐厅陈设与餐具设计,一本餐厅美食图录令人爱不释手。

 

 

Finnjavel在芬兰语中可译为芬兰恶魔,它的确太邪恶了,也让人联想起电影《霸王别姬》中那一句“不疯魔,不成活”的经典台词——Finnjavel对于食物与环境的精微追求,显示出餐厅创办者超凡的耐心与野心,也可以看出严谨低调的芬兰人是多么善于追求和钻研在他们所感兴趣的领域!这家为艺术而生的米其林餐厅在Tripadviser赫尔辛基餐厅中排名第一。但人们足以相信,无论他们的食物美味与否,光是餐厅的陈设与食物的摆盘设计,就足以对得起这个排名。

 

赫尔辛基著名的设计酒店也非常多,包括由Dsign设计工作室打造的Klaus K和新晋开业的Hotel F6都是非常精致独特的设计酒店。而近来非常火爆的是赫尔辛基的监狱酒店卡塔亚诺卡酒店,坐落于赫尔辛基城市的起点、最古老的卡塔亚诺卡岛区,由一座建于1837年的俄式监狱改建而成,以“逃离常规”(Escape the ordinary)为口号的卡塔亚诺卡酒店,确实会带给人们不同寻常的入住感受,酒店地下一层还保留着最古老的单人和群体监狱房间,如果感兴趣,可以在里面静静躺上半天,感受逃离尘世,放弃“选择”与“自由”的快感。

 

赫尔辛基,在这个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城市里,它的设计与生活的方方面面已然密不可分,无法道尽。每一年,这里都会有新的设计师与设计经典走入人们的视线,而聚光灯之外,那些正在发生的,鲜活的设计生活,更加真实与可爱。正如在本地生活多年的朋友所说,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游人,3小时就可以逛完赫尔辛基的所有景点,而你若是建筑与设计的爱好者,那么,就请留在这里吧!(文:王若思)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