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艺术 > 94岁空巢老人用一桶油漆,将邓丽君的旧眷村变成“彩虹”

94岁空巢老人用一桶油漆,将邓丽君的旧眷村变成“彩虹”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八月 11, 2017

 夕阳无限好,最是近黄昏。早上4点,天刚蒙蒙亮,哈佛的图书馆座无虚席, 柯比的篮球开始跳跃跳跃, 94岁的黄永阜老人独自拎着油漆和刷子, 照常在村中巡视。

 

 

 他的眼神扫过途径的每一寸墙壁,走着走着,突然停下了脚步,这块墙壁看起来略微褪色,他端详片刻,便蹲下身子,将刷子蘸上油漆,借着路灯昏暗的灯光,老人开始了他持续8年的日常涂鸦。

 

 

 他叫黄永阜,是台湾留存不多的眷村老兵。

 

 

 在宝岛台湾,散落着许多独特的村落, 因为特殊的历史原因, 里面曾住满退役的军人和家属, “眷村”的称谓由此得来。

 

 

早些年的“眷村”人才辈出,不可谓不兴盛。众所周知的大歌星邓丽君、罗大佑,女神林青霞、王祖贤,凤凰卫视当家主播吴小莉,著名导演刘德凯等大咖名流皆出自“眷村”。

 

右为邓丽君儿时照

 

军人院落严谨的立世风范, 影响着这里生长的孩子,也造就台湾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随着老一辈的相继离去,“眷村”也逐渐失去了其根本的支柱,

一步步走向没落。因为经费原因,房屋年久失修,早已失了昔日风采,有些甚至已经沦为残垣断壁,无法居住。

 

 

 年轻的一代向往现代都市的光鲜靓丽,一出去,就不再回来。剩下寥寥无几的老“荣民”,和少数“眷村后代”,在这些不断风化的小村落,坚守最后一点历史的折痕。

 

 

 

 今年94岁高龄的黄永阜,在半个多世纪以前,曾经是一名光荣的空军战士,负伤后,就一直栖身于这临时搭建的“眷村”。60多年来,黄永阜像村头的老树一般,见证着眷村的兴衰,面对日益凋敝的村落,孑然一身的他越发感受到深深的孤独,有时心中烦闷,可走了一圈才发现,连个唠家常的人都已经没有。这样的生活让他倍感压抑,每当夜晚降临, 老人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 曾经的峥嵘岁月像幻灯片一样,在脑中放映,旋转, 变幻成一朵朵五彩的云, 开出鲜艳的花儿…

 

 

 但午夜梦回,睁开眼的一瞬间, 等在眼前的, 只有冰冷暗淡的墙壁。这种梦境与现实的落差, 最终让老人不得不采取些行动, 于是8年前,86岁的黄永阜找来几桶油漆, 他要给家里单调的墙壁添点颜色,也给自己剩余的日子找点儿盼头。动物和花朵在墙壁上缓缓呈现,老人略显幼齿的笔触和着艳丽的油漆,在墙上蜿蜒出一道彩虹,蜿着蜿着就蜒到了家门口。

 

 

 

 他想起自己去世多年的战友,想起1957年4月3日这个永生难忘的日子, 那天他遭遇空难,几位同胞都撒手人寰, 唯独他在6天后奇迹般地苏醒, 此后便在这他乡的眷村流连到今。 于是,他在门前画出自己的故事 静默地述说着他的死亡和重生。

 

 

黄永阜的行为,被邻居看在眼里,大家觉得这鲜亮的涂鸦让家里多了些喜气,纷纷邀请他把自家的墙给画了。

 

 

得到肯定的老人愈发迷恋上画画,一柄再普通不过的油漆刷,一个装油漆的大碗, 老人给眷村斑驳的墙面换上新衣,

 

 

 

 

 墙根和地面的区域画的最吃力,必须要蹲下来才能完成,他一把年纪,一蹲就是好几十分钟,累了就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攒足了劲儿就继续。

 

 

这样画画停停,从早晨4点一直延续到天色大明,毒辣的太阳炙烤着脖颈,已经接近晌午,老人这才擦拭着汗水,满足地看着今天的“战果”,慢悠悠地回家休息。

 

 

 

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一转眼就是8年,近3000个日子的坚持,他的涂鸦从自家的墙壁到屋外,再到邻居家院墙,最终蔓延了整个村庄。

 

 

 

 

 

 

 墙上有花草,动物,人物,也有故事,还写满了祝福的语句,每一副都通俗易懂,充满着童趣和喜庆的气息。

 

他说他的画很多来源于自己的梦境,只要晚上梦见什么,第二天就一定要画下来。“人老了,记性不好,我怕我会忘了……”

 

 

 但彩虹爷爷也很“潮”, 有段时间,台湾篮球运动员林书豪很火, 老人便在墙上画出了林书豪。

 

 

 昔日破败的眷村,就这样一步步变成了靓丽的“彩虹村”,令人震惊的是,创作了这宏伟彩绘的老人,居然没有学过一天画!

 

 

 

 

“彩虹村”火了,最先是附近的文艺青年和摄影爱好者,意外发现这个神奇的艺术宝地,他们被这工程浩大的涂鸦王国惊呆,当得知这是一位耄耋老人一己之力成就时,二话不说就将彩虹村上传到互联网。

 

 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人慕名前来。

 

 有些欣赏涂鸦,有些来跟黄永阜说说话,“彩虹爷爷”的雅号也应运而生。

 

 

突如其来的关注让黄永阜始料未及,他原本只是随便画画,打发时间,没想到居然搞出这么大阵势,自然,烦恼也接踵而来。

 

 

 随着来“彩虹村”参观的人原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大,不少人开始关注彩虹村的土地产权等问题。

 

 

 有人认为,“彩虹爷爷”的行为是非法涂鸦,也有人说这本来就是即将拆除的建筑,画的再好也没用,反而让大家没有拆迁款可以拿。原本支持他的邻里们,也因为许多因素,对彩虹爷爷颇有微词。

 

 

2011年,就有邻居因为游客过多,影响到日常生活,愤而在彩虹爷爷作品上,喷上“老不修”三字以发泄不满。

 

 

 

 

面对扑面而来的种种压力,彩虹爷爷很无奈,但彩虹村俨然已经成为台湾响当当的特色名片,不少网友与名人都在帮忙奔走发声。

 

 

 众人的坚持惊动了台湾当局,最终决定将“彩虹村”,作为“彩虹艺术公园”加以保护。“彩虹村”每年都会迎来几十万的游客,巅峰时到了一年60万!

 

 

 

 许多小情侣甚至选择在这里拍婚纱照!

 

 

 

如今,彩虹爷爷依然蜗居在他十几平的小房子里,每天提着油漆桶在村中巡视,就像一位战士巡视者自己的防区,每当看到墙壁,灵感涌上心头,他就上去再画上几笔,乐此不疲,为了画画,多年来他花费了不少金钱和精力,但他依然坚持将彩虹村免费开放。

 

 

他期待大家来,期待大家来和他说说话,合个影,他说:“我希望来彩虹村玩儿的游客,都能带着开心回去。”

 

 

 一桶油漆,一份坚持,村子活了,人心亮了,迟暮之年的垂垂老朽,就此谱出自己的夕阳红。

 

 生命的长度已经不能改变,但依然可以变的更丰富,不管何时,只要心动了,行动永远不会太迟。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