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艺术 > 原创已死

原创已死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九月 11, 2017

这不是一个标题,这是一个事实,至少这是我们正在面临的一个事实。

 一群将自己的青春和梦想托付给原创的中国设计师,一家四年拿下6尊德国红点奖的创意热店,正在无奈地面对这样残酷的事实。

 众所周知,自从我们设计的NUDE衣帽架抱得德国红点最高奖以来,这个小小的衣架就在世界上掀起了一股中国旋风:

 

● 被红点博物馆永久收藏

 

 

● 登录意大利米兰家具展主场

 

 

● 受邀参展米兰卫星展20周年纪念展

 

全球480个工作室里,我们是4个中国设计师之一

 

● 陆续销往德国、英国、美国、意大利、澳洲、新西兰、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台湾、香港、澳门14个国家和地区

 

 

 

 

● 获得中国红棉至尊奖

● 获得淘宝最佳工艺美学奖

● 获得台湾金点奖

 

 

● 获得国家专利局颁发的专利和专利评估报告

 

外观设计专利号:ZL201430028784.X

实用新型专利号:ZL201420068504.2

 

● 入驻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 入驻杨明洁工业设计博物馆

 

 

● 入驻FROM余杭设计图书馆

 

 

● 被《抓紧我放弃我》电视剧组挑选应用于男主角王凯的家

 

NUDE衣帽架,成了男神必备单品

 

● 成为众多电视及平面广告的配角

 

 

 

 

 

● 成为众多高逼格空间和高品味家庭的标配

 

新加坡物理系老师的公寓

 

某著名设计师的家

 

中国美术学院BOOKART书店

 

上海38平米网红小树屋

 

安徽碧山民宿

 

 

大理柴米多农场就是这样一个改变世界对中国设计印象的爆款产品,却在昨晚,唯一销售渠道某宝店的销量,降到了有史以来的冰点:

 

 

 

如图,广告费100.76元,销量239.04元,订单2笔,对应20多万的流量,这些数字简直就是笑话!

 事实上,从今年四月份开始,我们就 “ 惊喜 ” 地发现,店铺的流量以几何级数增长,从最初的6000,迅速增长到1万、3万、6万……直到8月底的20多万。

 我们曾经以为这是某宝扶持原创品牌的动作,内心感激并窃喜。可是,销量不但没有增长,反而开始下滑,从四月份的日销上百件一直下滑到8月份的0。

 后来,我知道了,我们遇到了某宝史上罕见的“报复性流量攻击”,引用某宝数据搜索部门的话:“这些流量就像慢性毒药,它不会一下子怎样,但是它会慢慢拉低你们的转化,导致你们的权重下降,最终用户会搜索不到你们。”

 NUDE衣帽架自2014年诞生之日起就被无数人仿冒。仅在某宝,山寨店铺最多的时候达到288家之多。随后我们借助法律手段介入,并在某巴的协助下成功下架制假售假店铺近百家。事后向人大财经委递交中小企业原创保护建议书,为维护原创权益助力中国经济转型献上微薄之力。

 过程中,我们也亲自和侵权者亲密接触,多次去到他们工厂调研,了解真实状况,希望谋求合作发展。除了一些明知故犯的大企业,其它的仿冒者大多是因为生活所迫铤而走险,考虑到各方面的实际困难,我很快作出了“赔款抵货款”的计划,真诚邀请他们转正为我们的分销商、生产商。

 即便现在,你搜索 “ NUDE衣帽架 ”,还是会有几十家盗版在线,而且全面覆盖某巴、某通、某鱼、某东等电商平台。

 

 

可恶的是,为了规避专利, NUDE被改的面目全非:

 

 

 

 

 


大家可以对比一下正品:


 

 

即便如此,为了回归安静的创作环境,我们还是在一个月前停止了所有诉讼。

 

我的老师告诉我,NUDE如果可以帮助他们改善生活,就让他们去吧。

 

如这位砸场子的仁兄所言,作为设计师,我们更应该把精力放在设计上。

 

 

但是,我们未曾料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某个角落,一只机械手,从四月份开始往我们店铺不断投下慢性毒药,直至断了我们的生路。

 

弄懂这些已经是我向某宝打假队长求救一个月后的某个夜里。

 

在此之前,我们把所有流量攻击等证据以邮件形式呈报给了某宝负责人及平台治理部门。

 

就像我们当初启动维权时天真地以为正可压邪,我们此刻也天真地寄望于平台监管能抵挡这些垃圾。

 

结果,我们得到以下结果: 

 

 

一周后:

 

 

一周后:

 

 

对不起,可能已经没有下周了。

 

8月份,NUDE衣帽架的销量跌到谷底,仓库囤积了大量产品,生产线几近停工,工人师傅面临失业。

 

 

而NUDE衣帽架的销量,一直以来占我们总销量8成以上。微薄的利润,除了发放工资,我们拿来研发新品、申报专利、参加展会、开拓市场,作为一家不到十人的创业公司,我们不比任何一家好过多少。

 但是,看着想法一个个变成现实,被用户使用和赞美,我们心里一直很充实。所有人不知疲倦地加班,每天都在赶路,画图、打样、跟厂、参展、打包、发货……每个人仿佛都有三头六臂,每个人行动起来都仿佛一支队伍……

 想起这些,我如鲠在喉。

 泪眼婆娑中,我看到

持续惨淡的销售报表

短期无法正常化的店铺数据

一双双充满企盼的眼睛

一张张冰冷无情的工资单

下个月的房租水费

孩子的学费

……

 我知道我输了。

 做出清仓筹款遣散团队的决定,我比任何时候都平静。

 那只黑手,请你收手吧。

 尘埃落定,事以至此,所有侵犯,既往不咎。

 如果,低到尘埃的姿态还换不回一点尊严,那么NUDE将永远退出中国市场。

 以上,就是我们的全部故事。

 死我一个不足惜,如果你支持原创,希望你可以动动手指把这篇文章转发出去,让更多人看到。

 今日中国,山寨凶猛,平台失察,我们唯有发出更大的声音才能为千千万万个原创路上的兄弟换来更多尊重,争取更大生存空间,留下更多火苗。

 祝福原创中国越来越好

 沈文蛟

2017.9.6于南浦岛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