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美术 > 它在西方艺术史昙花一现,却是众多知名画派发展的源头

它在西方艺术史昙花一现,却是众多知名画派发展的源头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九月 11, 2017

纳比派是一个诞生于19世纪末法国的团体,它在艺术史上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纳比派对一些西方绘画流派甚至中国艺术都有着十分巨大的影响,波普艺术中的装饰性色彩也受到了它的启发。

菲利克斯·瓦洛东《Landscape and Sunset》,布面油画,1919年

 

与印象主义、野兽主义、立体主义相比,纳比派作为一个过渡时期的画派虽然并不知名,但是它在艺术史上的功劳却是不可磨灭的。可以说,没有纳比派的探索,就不会有上世纪初西方艺术的勃发,或者要经过一段更为艰苦的历程。

 

 

纳比派从何而来?

 

想要了解纳比派,就要先从一个人说起,那就是保罗·高更。西方现代艺术始于19世纪80年代,这个时期的高更、梵·高以及塞尚都在不同方向为西方现代艺术做出了贡献。高更属于后印象主义画家,他认为印象主义只强调外在的表现,而忽略了内心。

保罗·高更自画像

 

英国作家毛姆曾以高更的经历为蓝本写过一部著名小说《月亮和六便士》,故事的主人公斯特里·克兰德是一位作家,他厌倦了社会,便到了塔希提岛上生活。小说中对高更的生平与人格的描述不尽真实,但也正是这部小说让高更出众的才华与过人的勇气得到了世人的关注。

保罗·高更《你何时结婚?》,布面油画,101×77cm,1892年

 

童年的高更曾在秘鲁生活过,那里的丛林、气候等因素对高更产生了很深刻的影响。他23岁时当上了股票经纪人,收入丰厚,还娶了一位漂亮的丹麦姑娘为妻。13年后,这位前途无量的经纪人向公司提交了辞呈,抛弃了安定的职业,离开妻子和孩子,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艺术的道路。

保罗·高更《两位塔希提妇女》,画布油画,94×72.4cm,1899年

 

1886年,高更来到一座有艺术传统的古老村庄阿望桥,这个地方给从生活的艰辛中走出来的画家带来了无限的灵感。高更曾说:“我亲近这儿,这里是野性的、未开垦的处女地,我想表现出沐浴她的花岗石上的有力声音。”

保罗·高更《大溪地风光》,1897年

 

第一次,高更在此仅停留了3个月。1888年,他第二次来到了这里,这时候贝尔纳将一位年轻人介绍给了高更,这个人就是纳比派创始人之一塞律西埃。

高更带塞律西埃外出写生,并指点他用色的奥秘。当时,塞律西埃在雪茄烟盒上画了一张一改传统手法、追求平面感和强烈色彩的风景画,并称此画是他的“护身符”。

保罗·塞律西埃《The Talisman》,21.5×27cm,1888年

 

回到巴黎后,塞律西埃热情地向他的同伴们叙述了高更对他的指点,并展示他的“护身符”。同伴们听后都兴奋不已,认为他们找到了艺术的真谛,他们应该像先知一样发扬这种精神,纳比派由此诞生了。

莫里斯·德尼《向塞尚致敬》,1900年


纳比派是由一群巴黎朱利安学院的青年画家在1889年组成的艺术团体,其风格主要以室内景观和普通的生活为表现对象,主要代表画家有博纳尔、维亚尔等。

纳比派画家借鉴印象派对色彩的表现手法,并进一步研究色彩规律,在作品中融入了更多对光和色的主观处理,更加注重主观情感与色彩的融合。

菲利克斯·瓦洛东《Woman with Maid Bathing》,52×66cm,1896年

 

 

纳比派所建立的绘画理念对当代西方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它在其存在的十年里,致力于宣传以高更为代表的象征主义和综合主义艺术思想,竭力支持塞尚、梵·高、雷东以及修拉等艺术家。德尼和塞律西埃等人的理论创作和著作对抽象主义和表现主义艺术的诞生做出了很大贡献。

爱德华·维亚尔《Flowers on A Fireplace in Clayes》,102×90cm,1932-1935年

 

 

在绘画实践方面,画家们追求线条组合和图案化的装饰趣味。他们对宗教性题材,特别是对神秘性题材进行的探索,影响了一些富有实验精神的画家,甚至影响到了野兽派以及中国油画。

 

色彩魔术师

 

皮耶·博纳尔1867年出生在巴黎近郊,父亲是一位政府官员,母亲是一位没落贵族的后代,中产阶级的家庭生活使博纳尔有一个幸福的童年。他还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经常获得学校颁发的各种奖项,他对哲学、古典文学、画画都有着浓厚的兴趣。

皮耶·博纳尔《自画像》,15.8×21.5cm,1889年

 

 

博纳尔的父亲一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像他一样,成为一名公职人员。所以,博纳尔听从父亲的意愿报考了法律专业。后来,他因为没能通过公职考试,毅然决然地投入了艺术的怀抱。

对于博纳尔来说,成为一名艺术家意味着获得自由,并且能够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皮耶·博纳尔《Misia》,145×114cm,1908年

 

 

博纳尔先后进入过两所美术学院学习,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受到太多学院风格的影响。

在塞律西埃带回那件高更指导的烟盒画后,博纳尔从中得到了高更的启示,随后他与朱利安学院五位志同道合的伙伴组建了纳比派这个团体。

皮耶·博纳尔《白猫》,布面油画,1894年

 

 

博纳尔的画中有许多以家庭成员为描绘对象的作品,充满了浓厚的生活气息。

博纳尔遇到让他为之动情的情景时,会努力地记住那一瞬间的景象,然后凭借记忆去创作。

皮耶·博纳尔《吃樱桃的孩子》,52×53cm,1895年

 

 

19世纪中叶,日本艺术传入法国。作为典型的东方绘画形式之一的浮世绘版画,对欧洲近代美术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从博纳尔的早期作品中可以发现浓郁的东方文化:漫画式的人物、图案化的色彩、简练概括的线条以及二维平面式的透视。这些都使他的作品充满日本化的装饰意味,他因此获得了“日本纳比派”的称号。

皮耶·博纳尔《洗手间》,120×118cm,1932年

 

 

 

 

诗意的情怀


“一个罕见的色彩天才,充满睿智与机敏的个性,易于沟通的诗人,却又带有许多矛盾的特征,既有圆润的情感又有内在的温柔。”——奥利埃

 

艺术家爱德华·维亚尔出生于法国的一个中产家庭,他的母亲是织绣设计家庭出身。女工们在灯光下织绣彩色绢布的场景令维亚尔印象深刻,因此,他的画中有许多以织绣女人为主题的油画。

爱德华·维亚尔《自画像》,布面油画,25.4×20.3cm,1888年

 

 

1886年3月,维亚尔进入了朱利安美术学院,随后,莫里斯·德尼说服维亚尔加入纳比派。

维亚尔的早期作品色彩明亮、主题简单,整幅画面的色调和气氛统一,具有强烈的装饰效果。

爱德华·维亚尔《阅读者》,35×19cm,1890年

 

 

与其他纳比派画家一样,维亚尔也受到了19世纪日本浮世绘版画的影响。他的很多作品都出现了大面积平涂的笔触,表现出平面化和装饰性的效果。

爱德华·维亚尔《The Chestnuts》,1894-1895年

 

维亚尔喜欢在灰色的纸板上绘画以及用汽油调色,这样可以使色彩层次更加丰富。他喜欢在沉着、谐调的灰色中寻找变化美。

维亚尔是精通色彩语言的集大成者,他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创造了一个绚丽夺目但又不失优雅的世界。

爱德华·维亚尔《Painting of A Tennis Court Castle Guernon Ranville》,1907年

 

 

纳比派成员是维亚尔在艺术史中最明显的标签,纳比派的口号和宗旨曾让维亚尔激情而放纵地挥洒着自己的艺术才华。

但纳比派终究是一个仅存在了十年的团体,短暂的纳比风格不足以概括画家的一生,在此之后,维亚尔的艺术道路仍在延伸。

爱德华·维亚尔《带花的裙子》,布面油画,38×46cm,1891年

 

维亚尔的肖像画、小幅室内画以及大幅装饰画都是他创作的主要方向。如今,在日内瓦联合国大厦中陈列着维亚尔的大型装饰画,巴黎夏乐宫、香榭丽舍剧院等地也收藏了维亚尔的代表性作品。

爱德华·维亚尔《Theodore Duret》,画布油画,95×75cm,1912年

 

 

20世纪是现代艺术的开端,纳比派作为一个过渡时期的画派,积极推动了现代艺术的发展。虽然纳比派存在的时间只有短短十年,但是在这期间它对传统艺术的包容和对当时艺术发展的探索,为西方现代艺术的成长搭建了一座沟通的桥梁。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