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时尚 > Dries Van Noten 提花织梦之手

Dries Van Noten 提花织梦之手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九月 11, 2017

谈及时尚纪录片,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熟知的包括Christian Dior、Valentino、Yves Saint Laurent等都曾经尝试过拍摄此类影片,纪录片独有的写实风格让观众能更直观的感受到奢侈品背后的缜密心思与繁重工序,这次我们将迎来一部名为《DRIES》的时尚纪录片。

本片记录了设计师Dries Van Noten包括男女装共四个系列的创作过程,由曾经拍摄过时装摄影师Juergen Teller等人纪录片的Reiner Holzemer执导,导演以Dries的工作室与他那新古典主义的花园宅邸为主轴,整整一年之久的拍摄中呈现的是一个更加鲜活的Dries Van Noten,从工作台到生活的琐碎,让我们更加立体的了解这位平日低调又浪漫的设计师。

/Dries Van Noten与爱狗Harry/

Dries Van Noten

/Dries Van Noten 工作corner/

网络上我们无法用简单的检索方式找到关于这设计师的完整的信息,更别说在INS等社交网络窥探他的生活细节,对于他的描述也都是碎片式的词汇。

而在这些碎片词汇里 “裁缝世家、安特卫普六君子(The Antwerp Six)、花园居所、提花“显然是高频的。

裁 缝 世 家

Dries的家乡在比利时西北部斯海尔德河畔的安特卫普,这座孕育了著名艺术大师罗宾斯的文化之都,光是那充满中世纪情调的古老建筑、享誉世界的绘画艺术、风格迥异的博物馆就足已令人心神向往。

/安特卫普的雕塑建筑/

1958年Dries出生于一个裁缝世家,祖父是一位传统的裁缝,父亲则拥有自己的男装店,他从小便跟随父亲辗转于巴黎、米兰、佛罗伦萨等地参加时装秀,耳濡目染之下他对服装设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8岁时进入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学习服装设计,之后也自然的继承了家族世代相传的裁缝手艺。

安 特 卫 普 六 君 子

1986年是可以载入他个人传记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是让他声名鹊起的转折点,开设了自己的产品线,在当时没有资金和影响力的双重困境下,凭借着满腔热血Dries与同毕业于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的五名设计师(Ann Demeulemeester、Walter Van Beirendonck、Dirk Van Saene、Dirk Bikkembergs、Marina Yee 如今都已是时尚界的翘楚)在伦敦时装周官方秀场外举办了一场“露天”时装秀,大胆行径受到了时装界和媒体的集体关注,“安特卫普六君子”也因此一炮而红。

/The Antwerp Six/

作为”The Antwerp Six“的一员,Dries调侃到这个名号并没有什么值得大做文章,人们乐于这样称呼他们大概是因为这之中成员的名字太过难记,这个统称则让人更容易留下印象。他曾在采访中坦言并不想成为任何一种巴黎,只想坚持做特别的安特卫普,而他也确确实实的将自己的品牌植根于此,并在Nationalatraat街区开设了一家名为Het Modepalei的旗舰店。

/位于安特卫普街区的Het Modepaleis/

一战成名之后Dries并没有着急加大曝光度选择和媒体组成阵线,反而更加着眼于服装设计本身。在时装公司纷纷被收购的境况下,Dries Van Noten 直至今天依旧是不依附于商业集团的独立品牌,并且坚持不做任何广告宣传。

-Dries Van Noten 1994 SS-

他选择把所有资金和注意力都投入到作品中,不做高级定制,他不喜欢展示那些只能在橱窗里看而不能购买的东西,每年只做四个“成衣系列”,大概只有当衣服被不同的人去上身诠释才是它最有温度的存在方式。

-Dries男装成衣系列-

花 园 居 所

也许是浪漫的天性使然,Dries的位于比利时的花园居所Ringenhof 像他的作品一样让人屏息凝神,花团锦簇,斜草小径、这所19世纪的”老宅“犹如莫奈的油画般隽永美丽。

室外是不输莫奈的大花园,相反的室内则是一片精致复古,独具匠心的布置,犹如宫廷般华丽的吊灯,古旧的镂花楼梯,还有无法忽略的雕塑都足以看出这位设计大师的细腻与敏感。

我们看过很多设计师或现代或简约的居所,却没有一个能像Dries这般对比鲜明,犹如一首壮丽的诗歌,驻足观望许久,却也无法概括它的全貌。

提 花 织 梦 之 手

外界评论“如果我们说针织衫女王是Sonia Rykiel、极简女王是 Jil Sander,那么印花的称号已经给了Emilio Pucci的话,提花的织梦之手就绝对非Dries Van Noten莫属了。

在他的设计中我们看不到所谓的流行趋势,无论潮流如何变迁,他都钟情于繁复细碎的印/提花,结合不同的灵感这些印/提花元素并不是一成不变,它们正经历着Dries式的洗礼,或复古或华丽,每一季都能刷新我们的感官。

- 2015至2017不同时期 Show Details -

在2014年Dries Van Noten曾在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举办了名为“灵感Inspirations”的作品展,环顾展中所回顾的作品我们宛若进入到他所创造提花幻境之中。

/2014 Paris Inspirations展/

2015年他又将展览移居到他的家乡安特卫普,在新的展览中,除了自己的系列加入了更多设计师的优秀作品和艺术品。

/ 2015 Antwerp Inspirations展/

他善于在复杂和简单之间找到平衡点,再加上扎实的基础,每一季都能从各种文化里汲取灵感,这些文化来自不同的种族甚至国度,Dries以包容的手法去表现其独有的魅力,2015年秋冬系列里,他从东方文化中得到启发,将复古的旗袍与华美的提花等元素结合现代感处理的韵味十足。

/Dries Van Noten 2015 FW/

我们看惯了不在少数的设计师对东方元素跃跃欲试最终都因文化之间的鸿沟而草草收场,我们也总调侃那些西方设计师对东方文化误解太深,甚至对其不抱任何希望,而Dries设计证明了这些想法显然是不成熟的。

/Dries Van Noten 2015 FW/

RUNWAY 2017FW

今年58岁的Dries Van Noten从事时装行业已三十年有余,却依旧保持着初踏入时的好奇心与不俗的创造力,前不久在巴黎时装周他如约带来了自己的第一百场大秀。

这是一场回归本质的时光之旅,主题是对品牌历史的致敬,在采访时Dries表示他并不想要一个大的排场或是噱头,“models、lights、chairs”就足以。

M o d e l s

不讲究排场,不搞新奇的玩意儿,DRIES选择以一种更有情怀的方式纪念他的第一百场大秀,当穿着印花拼接大衣的 Kristina de Coninck 优雅从容的缓缓走来,之后的每一张面孔都足以让人大呼惊喜。

T r e n d s

如Dries所说的那样,一切从简,只关乎设计。伴随着缓慢而起伏的音乐,鸟叫声、鼓点声,我们又看到了那些熟悉而又新奇的绮丽印花。

新系列中重现了以往那些经典的印花之作,曾经出现在1994年春夏系列中浪漫的玫瑰印花与现代的抽象几何图案组合,用复古演绎摩登。

明亮的色块加上神秘迷人的民族元素,重新组成的印花图案带着浓浓的异域风情。

当然除了Dries擅长的印花,在这场秀中我们还能看到扎染拼接、丝绒皮草、以及充满未来感的反光面料等元素的出现。

舒适利落的剪裁是Dries Van Noten的特点,这些单品虽没有夸张的肩线,先锋的设计,在重视打破的现下来讲是平铺直叙的,却也是绵密迷人的。

外界眼里如何隆重的第一百场大秀,Dries只用最简单直白的方式呈献给大众,安静而有力,就如他的设计,温和入世却又独树一帜。他固执的热爱美妙绝伦的刺绣提花,沉迷于对细节之处的精心雕琢,而这些都像细密的针眼一般缝进了他的衣服里,从第一场到第一百场,从来如此。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