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艺术 > 形式的梦想

形式的梦想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九月 12, 2017

巴黎东京宫正在进行的展览《形式的梦想》(The Dream of Forms)是为法国的一家新媒体艺术工作室Le Fresnoy——国家现代艺术工作室(Studio National Des Arts Contemporains)举办的二十周年纪念展。这是一个虚构的场景:一个巨大的花园中有各种形式的生物——生长的表面下覆盖着凸起的有机物和平坦的人物。

 

> 巴黎东京宫(Palais de Tokyo)的展览《形式的梦想》(The Dream of Forms)现场

 

Le Fresnoy的主要创作方向是影像艺术以及多媒体艺术。这个工作室其实还是个学校,位于法国北部省杜克兰市。其实,Le Fresnoy每年夏天都会举办大概为期两个月的大型全景艺术展览,邀请世界知名艺术家和在校艺术家共同完成展览。Le Fresnoy每年还会在世界各地的美术馆或电影节上有重要展览。

 

 

> 《口香糖》(Chewing Gum),达米安·卡迪奥(Damien Cadio), 2012年,布面油画, 24 x 30 cm

 

杜克兰市是法国第三大城市里尔的卫星城市,在上个世纪中期,它是法国的重要纺织品和煤矿基地,随着世界制造业迁往亚洲,这里的纺织工厂和煤矿大都已经关闭了。杜克兰市里只有几万居民,但却有一所国立高等美术学院,还有一个就是Le Fresnoy工作室。Le Fresnoy工作室是当代重要的视听艺术创作中心和高等艺术研究院。1997年Le Fresnoy在欧盟区域规划发展属,法国文化部和北加莱省联合协议框架下在法国北部城市图尔宽(Tourcoing)落成。艺术中心不仅承担大型当代艺术展览,艺术传播以及制作的任务,同时也兼具着视听科技研发和艺术家再培养的职责。

 

 

> 《人类基因学I》(Human Genomics I),安妮可·莱斯内(Annick Lesne)、朱利安·莫兹克纳西(Julien Mozziconacci) 

 

> 《星云的植物》(Nébuleuses végétales),玛丽·珍妮·穆西奥尔(Marie-Jeanne Musiol),2017年,电磁摄影, 18.42 cm x 13.34 cm

 

Le Fresnoy的建筑很特别,改建于上世纪20年代的一座娱乐城,其前身为一座废弃工业厂房,后由瑞士建筑大师伯纳德·屈米(Bernard Tschumi)在旧址重新设计而成。建筑群占地一万六千平米,其中包含两个电影院、一个音乐厅、一个展览中心、三个摄影棚、多个图书馆,以及多个声音和影像研究室、电影后期机房和艺术家工作室。同时,工作室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影像和声音设备有电影院和舞厅。工作室修建的时候保留了一部分原来的房顶,又加上了一个钢筋和玻璃结构的新顶,根据需要可以把顶棚打开或关闭。建筑的功用决定了建筑的构造。Le Fresnoy把原来的舞厅和影院重新翻新成展厅和电影放映室,各种关于影像的展览都在这个大展厅举办,可以根据需要将之分割成不同的格子。在Le Fresnoy,所有展览和电影都是对公众开放的,但通向工作室的门都是锁着的,学生和老师人手一个自动门牌和一个密码。因为这里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影像编辑机和处理器等器材,必须要严格保护。

 

 

> 《响亮》(Sonoro),多拉·布朵(Dora Budor),2016年,45 x 21 x 9 cm

 

> 《多边形II》(Polygon II), 朱利安·夏西埃赫(Julian Charrière),2015年,150 x 180 cm

 

法国前任文化部部长,前任蓬皮杜博物馆馆长多米尼克·博索(Dominique Bozo)评价Le Fresnoy为“视听高科技的梅迪奇”、“电子的包豪斯”和“造型的Ircam”。Le Fresnoy现任负责人为阿兰·弗雷谢尔(Alain Fleischer)。而在Le Fresnoy承担教学培养任务的团队均由来自世界不同艺术领域无可争议的顶级艺术家担当组成,比如让-吕克·戈达尔(Jean-Luc Godard)、香坦·阿克曼(ChantalAkerman)、约翰·范·德·库肯(Johan van derKeuken)、迈克尔·斯诺(Michael Snow)、克利斯·马克(Chris Marker)、乔纳斯·梅卡斯(JonasMekas)、斯特劳布夫妇(Jean-Marie Strauband Daniele Huillet)、安德列·拉巴德(André SLabarthe)、布鲁诺·杜蒙(Bruno Dumont)、 蔡明亮(Tsai Ming-Liang)、 贝拉·塔尔(Bela Tarr)、比尔·维奥拉(Bill Viola)、皮 娜·鲍什(Pina Baush)、皮埃尔·于热(Pierre Huyghe)、皮耶·保罗·卡佐拉里(Pier Pablo Gazolari)、理查德·迪肯(Richard Deacon)等。Le Fresnoy每年面向全世界招收20名已在电影、录像、声音、建筑和造型等艺术领域有所成就的青年当代艺术家,学制为3年,学校为其提供为期两年的资助和项目支持,候选人必须通过一个由众多知名艺术家和策展人组成的评审团经过三次严格的面试选拔。由于是国家直属的机构,除了每年得到杜克兰市政俯和北部省的资助外,还有来自国家的预算,所以每年只招收很少的学生,但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学生们的

创作大都也是在新媒体视觉领域里的,有影像,还有声音,工作室为学生们每年举办一次展览,每个学生都可以参加。

 

 

> 《植物摩擦》(Botanical Frottage),阿德里安·米西卡(Adrien Missika), 2014年,200 x 160 x 13 cm

 

作为欧洲殿堂级的高等艺术学院,学院至今已培养了无数活跃在世界当代艺术舞台上的杰出青年艺术家。如2002年和2008年法国“杜尚奖”(Prix Marcel Duchamp)得主多米尼克·冈萨雷斯(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和洛朗·格拉索(Laurent Grasso);2001年威尼斯双年展青年艺术家金狮奖得主安利·萨拉(Anri Sala),以及2005年法国嘎纳电影节最佳处女作金摄影机奖得主维木希·加亚桑达拉(Vimukthi Jayasundara)。可见,Le Fresnoy是名副其实的当代艺术家的造梦厂。

 

今年,艺术家和研究者们聚集在《形式的梦想》展览现场,以待展示他们所遇 到 的 新 的 可 能性——撼动我们发现和展示事物的新科技。在新媒体艺术的领域以多种方式更新可察觉的领域——纳米技术、合成图像、3D打印、立体平版印刷等。这些新的可视化内容的展现正暗示着未知的几何图形效果。

 

 

> 《近似V》(Approximation V),卡特娅(Katja Novitskova), 2013年, 125 x 140 x 35 cm

 

来自数学、物理、生物、光学、化学等专业学科的富有创意的创造者和具有前瞻眼光的科学家带来了他们创造的图像、录音、模型和各种具有推测性的展示形式。得益于弗朗西斯·阿吕思(FrancisAlÿs)、希沙姆·贝拉达(Hicham Berrada)、安妮卡·易(Anicka Yi)等20位优秀的当代艺术家的努力,他们亲身加入或者成为艺术创作的灵感之一,为观众们带来了艺术与科学、推测与发明的碰撞。在东京宫的展览开幕之前, Le Fresnoy为了展览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小组成员包括艺术家希沙姆·贝拉达、朱利安·克劳斯(Julien Clauss)等不下十位艺术家和来自不同领域的科学家,集体探索“形式的疑惑”这一问题。艺术家与科学家的交流为艺术创作提供了充足的养分,丰富滋养了展览的内容和形式。

 

 

> 让-保罗·迪拉赫(Jean-Paul Delahaye)and 奥利维尔·佩里凯(Olivier Perriquet),《诞生、生存》(Naissance si 3, survie si2 ou 3), 2017年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