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设计 > 苏州古巷中,有一制扇人

苏州古巷中,有一制扇人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九月 13, 2017

沐浴着和煦的春风,顺着苏州五爱巷走,伴着些许的穿越感,来到李晶的团扇工作室——嗜闲居。嗜闲居的位置是极好的,以苏州名园“艺圃”为邻,昔日织造局为友。“选择苏州,一则这里工艺齐全,团扇需要许多手艺人共同制作,这里可以找到各种师傅;一则苏州非常宜居,经济发达、文化氛围好、城市规划得很好。”

 “嗜闲居”典出于明代高濂的《遵生八笺》:“余嗜閑,雅好古,稽古之學,唐虞之訓;好古敏求,宣尼之教也。”闲是李晶的嗜好,亦是其设计的团扇之灵魂。团扇乃闲人把玩之闲物,属手工艺品,首要追求美,实用次之。

 

 > 玉竹柄竹梅(梅花框)双清缂丝团扇

 

制扇人李晶,八五后,设计师,手艺人。因为喜爱团扇,市面上又买不到自己满意的,他便开始自己做。初做时,尚在江南大学设计学院读研,至今三年有余。虽从不宣传声张,然好友口口相传,以致各路媒体争相报导,不乏电视台、杂志、自媒体。刘雯拍照时,《时尚芭莎》找到了他;《偶像来了》剧组想给各女神添些特色小道具时,也找到了他。圈内慢慢有了“买团扇,找李晶”的说法。

 

那么,团扇为何物?或许很多人会认为团扇是女子使用的,其实不然。团扇又称宫扇、纨扇,起源于中国,最早出现在商代,当时称为“障扇”,帝王外出巡视时遮阳挡风避沙之用,亦是权力与地位的象征。西汉以后,扇子开始用来取凉。东汉时,羽扇改为丝、绢、绫罗之类织品,以便点缀绣画。后来,团扇成为文人的宠儿,艺术表达的载体,男女皆用。

 

 > 清代云蝠纹纱面大漆柄镶银片团扇

 

李晶为何会如此着迷于团扇呢?团扇有很深的传统文化内涵,我们可以在古人的画中看到士大夫、仕女执扇,宋画小品中许多都是团扇扇面,精美绝伦。团扇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是工艺的集大成者,丝织品工艺、家具工艺在它身上都有用武之地,给予了它很大的可能性和变化空间。

 

团扇通常由扇骨、扇柄、扇面、流苏和其他配饰组成,每一部分的材质、工艺都迥然不同。

 

 > 海清波纹红酸枝柄缂丝团扇

 

扇柄主要使用的材质为:竹、木、牙、角。最受欢迎的自然是竹。竹品类繁多,通常选用名贵的湘妃竹、梅鹿竹、凤眼竹以及自古文人就定其格为雅的紫竹、玉竹。选材时,考量的不仅是材料自身的价值,还有其文化内涵。精心挑选竹材后,采用整竹烘烤工艺,将竹烘成各种形态:圆形、腰圆形、海棠形、梅花形、菱花形、菊花形、八角形、秋梨形、芭蕉形、梧叶形、十六棱形。

 

木多选用较为珍贵的红酸枝、紫檀、黄花梨。而象牙、虬角,现代会比较少,一般会用一些收来的老物件重新设计制作。由于材质丰富,涉及到的工艺自然也就更多了,比如大漆、雕、刻、烙花、镶嵌。

 

 > 苏绣仿清宫鱼藻纹老漆框团扇

 

扇面以丝织品为主,包括缂丝、刺绣、绢面、绫、罗、绸、纱、宋锦。虽然都属于丝织品,但差别非常之大,各有各的特质。

 

李晶在丝织品方面下了不少功夫。所谓实践出真知,最初他拿设计稿找师傅制作,做出来的成品,有时非常丑。于是他一边与师傅交流,一边自己认真总结反思问题出在哪里。有时候,出来的效果不错,但成本又太高,就再学习再研究。他戏说为此交了不少的学费,然而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时至今日,他对各丝织工艺已是然于胸,师傅们忽悠不了他,而且因为他懂,他给师傅们提的建议,大家都会很听得进去。设计师对生产工艺的了解是很有必要的,这不但有助于自己做设计,而且可以让自己更好地与师傅沟通,让设计快速且完美地落地。

 

 > 扇子制作过程(将流苏装到扇柄上)

 

除了研习手工艺,他还收了许多老绣片。一则是养眼睛,提高审美。“看这幅刺绣,一眼就能知道是民间的,颜色很艳丽,大红大绿的,但配在一起还挺好看的。做这件作品的,可能是位农家小姑娘,没读过书,不识字,也不懂美学。但那时人的审美,是母辈口传心授的,有传承、也有环境在,制作的过程中,大家会互相讨论,如何做才是比较美的,所以出来的东西看着还挺有味道的。”李晶拿起一幅刺绣如是说。

 

二来可以透过老绣片研究过去人的表现手法,他说:“同样是蝴蝶,刺绣的表现手法和画就会不一样,因为有些效果它是表达不出来的。所以在颜色、形态方面都要调整。不同的刺绣,表现手法也是不一样的:有的是勾勒外形,有的是绣块面颜色,有的是绣有丰富层次的渐变颜色。什么是好的刺绣?就是用最适合该刺绣特性的表现手法将图案表现出来。根据这个原则,我做过一个有意思的设计。同一幅菊花画面,我用三种工艺做了三把团扇。一把是手绘效果,就是在裱好的娟上直接画图;一把是用刺绣表现,在这过程中,我把颜色做了调整,因为刺绣本身就有丰富的肌理,颜色再多,效果反而不好;最后一把是用银錾刻工艺,我把大部分叶子都舍去了,让整个画面更加明朗。”

 

 

> 扇子制作过程(安装扇档)

 

> 扇柄嵌银片装饰

 

看老绣片还能体会文化内涵,他又说:“这只蝙蝠嘴里叼了铜钱,寓意福到眼前;这里的桂花,有金玉满堂、蟾宫折桂之意;这儿的鹿,有高官厚禄之意。”如果对中国传统文化没什么了解,想来看这画面就会觉得索然无味了;如果对中国传统文化没什么研究,那么在自己创作设计时,很多传统经典的元素,也就没有办法活用了。”

 

 > 镶嵌银錾刻玉兰花片缂丝蝴蝶团扇

 

在诸多丝织工艺中,李晶做缂丝为多。缂丝又称“刻丝”,是汉族传统丝绸艺术品中的精华,极具欣赏性。缂丝采用“通经断纬”的织法,使得它成为唯一不能被机器替代的丝织品工艺。宋徽宗赵佶曾在《碧桃蝶雀图》上题是:雀踏花枝出素纨曾闻人说缂丝难,要知应是宣和物,莫作寻常黹绣看。可见缂丝工艺之难,故自古有“一寸缂丝一寸金”之说,以示其珍贵。

 

李晶说:“缂丝在织之前需要配线,颜色越多越复杂。我的设计通常追求效果好,而不是过于求细。做得细不代表艺术价值高。为了提高工人效率,我会让他把同样一幅图案一下子做上十个或二十个,这样,他只需要配一次线,而且织了几幅熟练了,速度也就更快了。”

 

 

> 各种老材质团扇柄

 

待扇面、扇骨、扇柄都做好,李晶就要开始裱框了。包边沿袭过去,用的是宋锦。整把扇子大体完成,还需要加流苏。说到这小小的流苏,又是十分考究的。李晶是绝对的完美主义者,一个小小的流苏,他分了两个地方做。一位师傅专打中国结,一位师傅做回龙须。流苏一般有两种:缠头流苏和勾头流苏,制作工艺流程也是相当复杂的。

 

完成一把团扇,需要经许多擅长不同工艺师傅之手。李晶说:“我希望通过扇子,让更多的人知道那些渐渐被遗忘或不为人了解的手工艺,这样有助于传承和保护手工艺。如今的师傅们许多是工匠,他们的审美并不高,或者说,他们的审美已经不符合如今的时代了。作为设计师,我们有教化平民审美的职责。之前我做了把摹古团扇:宫廷牡丹。画面色彩比较多,用缂丝做很费工,像这样的扇面,我肯定会给它配上极好的扇骨和扇柄,这样才配得上它宫廷的气质。如果用差扇骨来配这扇面,就会显得不伦不类的。”

 

 

> 各种老材质团扇柄

 

李晶一直都爱好收些古玩杂件,诸如老银、点翠等,基于这些古物,他会做一些设计。“我收了一条七、八十年代的素腰带,黑色捻金线手织而成,素素的,但很细致,让人联想到过去折扇扇面洒金的效果。于是我想把它用来做扇面,我找来之前收的点翠重新设计做扇档(扇骨和扇柄连接处的装饰)。用失蜡浇铸的方法,将银制作出想要的造型。过去银是不用这种方法制作的,对于银而言,可以说我尝试用了新工艺,再加上老的点翠,新老结合,给人的感觉依旧是古典的,我觉得这样很好。扇面我没有再加任何的装饰,整把团扇的亮点在于扇挡,所以就没有必要画蛇添足了。”

 

 > 仿乾隆宫廷牡丹缂丝团扇

 

李晶说“虽然我做的是传统的团扇,但我不会狭隘地说只有传统的、中国的才是好的、美的。有人会喜欢无印良品,有人会喜欢巴洛克,美国的设计风格和欧洲的是不一样的,日本现在的审美与过去的也是不一样的。在我看来,美的就是好的。我希望我设计的团扇是美的,是符合现在人审美的,当然,并不是说我的设计风格要多么现代,而是我的团扇,供现代人使用或者放置在他们生活的空间里,不会有违和感。”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