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美术 > 艺术史上有名的diss战:用满腔不服,推动时代进步!

艺术史上有名的diss战:用满腔不服,推动时代进步!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九月 13, 2017

在艺术领域,新的艺术家崛起或是流派的诞生总是伴随着争议与批判,而各个艺术流派之间的恩怨纠葛更是此起彼伏。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艺术史上有名的Diss战吧!

 火了整个夏天的《中国有嘻哈》终于落下帷幕,“Freestyle”、“Diss”等名词也渐渐被大家熟知。殊不知,在看似“高冷”的艺术界,艺术家之间、艺术流派之间也有很多相互Diss的趣事。

 

“王牌对王牌”

 

在历史上,众多艺术家因创作理念不同,又或是因为社会地位等方面的竞争关系,留下了“明争暗斗”的Diss史。

 

◆ ◆ 米开朗基罗 VS 达·芬奇 ◆ 

 

早在文艺复兴时期,“文艺复兴三杰”中的米开朗基罗与达·芬奇之间,就有一场著名的“世纪之战”。

达·芬奇

米开朗基罗

 

1503年,刚刚完成《蒙娜丽莎》的达·芬奇在欧洲早已是声名大噪。他接受委托在佛罗伦萨市政会议大厅内完成一幅巨大的壁画——《安吉里之战》。然而,委托人有意在1504年,同时邀请了年轻的米开朗基罗在同个地点完成壁画《卡辛那之战》。

达·芬奇作品《安吉里之战》在当时被认为是其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米开朗基罗刚开始并不想接受这次委托,但听说他与达·芬奇要在此展开竞争时,便欣然接受了。两位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就在此展开了一场艺术创作上的“世纪大战”。

 

达·芬奇为完成壁画,甚至发明了木质升降机,他还研发带有蜡的新颜料,不断进行新的尝试。而年轻的米开朗基罗此时在壁画领域尚未成熟,年轻气盛的他最终放弃了创作。

实际上,达·芬奇最后也未完成《安吉里之战》的创作。多年后,瓦萨里在其位置上完成了《卡辛那之战》。

乔尔乔·瓦萨里《卡辛那之战》

 

虽然此次“正面对抗”以米开朗基罗的失败告终,但不服输的他此后在壁画领域不断研习,多年后,西斯廷教堂的天顶壁画依旧让他在壁画领域名垂千古。

西斯廷教堂的天顶壁画

 

其实,这两位文艺复兴巨匠之间的纠葛远不止于此。达·芬奇成名之路顺风顺水,除了绘画,他在多个领域甚至是科学发明上都有极高的话语权。而米开朗基罗生性孤僻倔强,达·芬奇成名时他还年轻,他的不甘心、不服输,达·芬奇的“嫉妒”让两人的关系一直都不太融洽。

达·芬奇作品

米开朗基罗作品

 

有一次,达·芬奇陪同一群公爵贵族在探讨但丁的作品。正在这时,米开朗基罗经过此处,达·芬奇说:“让米开朗基罗会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吧。”米开朗基罗觉得达·芬奇在嘲笑他,于是就说:“不,你自己解释!”说完便转身离去,留下达·芬奇在人群中极为尴尬。

米开朗基罗《大卫》(局部)

 

达·芬奇留下了一抹“神秘的微笑”,百年后仍被人津津乐道;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展示出了最完美的人体姿态。两人“相爱相杀”的故事展现了高高在上的艺术大师也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

达·芬奇《蒙娜丽莎》(局部)

 

◆ ◆ 梵·高 VS 高更 ◆ 

 

如果说达·芬奇与米开朗基罗之间的对决,还只是涉及到艺术创作上的碰撞,那梵·高与高更之间的故事则要激烈得多。

文森特·梵·高

保罗·高更

 

1888年,35岁的梵·高来到了法国南部小镇阿尔。他狂热地投入到了绘画创作中,他的技法也日趋成熟。这时,一个大胆的构想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他要组建“南方画院”。同时,他也认识到这件事仅仅依靠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完成的,他第一个想要邀请的伙伴便是保罗·高更。

梵·高作品

高更作品

 

梵·高一方面请求自己的弟弟提奥出钱资助高更;另一方面热情地邀请高更来自己这里。然而,高更从没把梵·高看作是天才,比起“南方画院”的构想,他更在意的是提奥资助的经费。尽管他在给梵·高的回信中一口答应了对方的请求,可实际上却迟迟没有动身。

高更《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局部)

 

为了迎接高更的到来,梵·高租下了一套两层公寓,外墙是他最爱的黄色,被他称作“黄房子”。刚开始,两人的生活非常和谐,他们会共同外出写生,合作完成一幅作品。然而好景不长,两人在艺术方面的见解有很多矛盾之处,他们之间的争论也越来越激烈。

梵·高对黄色情有独钟


特别是关于塞尚的争论,让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争执达到了顶峰。梵·高因为受过塞尚无意的伤害,对他一直都嗤之以鼻,高更对塞尚的崇敬让梵·高恼羞成怒。

保罗·塞尚《玩纸牌的人》

 

在高更去意已决之时,他决定为梵·高完成一幅肖像作为答谢礼。在这幅《画向日葵的人》中,梵·高右手持笔正在描绘一瓶绽放的向日葵花。当梵·高看到这幅作品时,他愤怒地大喊:“这就是我?疯了的我吗?”——两人再次爆发了冲突。

 

在高更告诉梵·高自己即将离开时,悲伤的梵·高不知所措,他割下来自己的耳朵送给妓女,血流不止地躺在床上期望能够借此留下高更。但高更终究还是一走了之。

 

在两人短短62天的相处时光中,充斥着不断的争吵,除了艺术观念相左,梵·高对高更由爱生恨的复杂情感,高更理所应当的高傲与轻视,让两人终究无法和解。

 

“群起而攻之”


◆ ◆ 被“围攻”的印象派 ◆ 


而当初的梵·高为何对高更如此地狂热与痴迷呢?其实,除了两人都喜爱日本浮世绘外,他们都希望自己的创作能够脱离传统的印象派。殊不知,印象派的兴起也是一段艺术流派之间的“Diss大战”。

印象派代表画家莫奈作品

 

19世纪的法国巴黎是欧洲艺术,尤其是绘画艺术的中心。以新古典主义为旗帜的学院派“统治”着画坛。学院派每年都要举办官方展览,他们称之为“沙龙”。学院派成员大多出身于皇家美术学院——他们有着深厚的素描基础,并且精通人体解剖,画风严谨、细腻。

学院派大师布格罗作品

 

就在此时,一群年轻而充满自由思想的画家开始聚集起来。他们认为古板的古典主义无趣、呆板,他们更乐意到户外寻求题材。他们逐渐地聚集到巴黎郊外一个名叫巴比松的小村庄,他们被称为“巴比松”画派——即印象派的前身。

印象派画家雷诺阿作品


他们的作品自然受到了学院派的孤立,因此他们常常自发地组织“沙龙”落选作品展,以此来对抗学院派。随着展览举办次数逐渐增多,很多人开始注意到这个年轻的群体,但是大多都是批评的声音。一些批评家讽刺他们为“印象派”——认为他们的画作都是未完成品。

印象派作品

学院派作品

 

莫奈的《日出·印象》在展出时,不仅受到了舆论的抨击,学院派的画家们也表示这幅作品很粗糙、随便,讥讽印象派是一群根本不懂绘画的人。

莫奈《日出·印象》

 

但印象派的画家们并没有以言论回击,他们通过自己源源不断地创作来表达自己,无声地与学院派对抗。在批评与谩骂之中,印象派不断壮大,拓展自己的影响力,最终成为一大无法忽视的艺术流派。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局部),这幅作品展出时也受到了主流艺术界的强烈抨击。

 

很多人说,人们对新的事物总是报以消极、对抗的态度,只是因为他们害怕改变,很多时候盲目地批评只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大。管是艺术家个人之间的纠葛,还是艺术流派的更迭,背后都是艺术领域新一轮的发展。批评与对抗也是新生的另一种方式。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