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艺术 > 他是“三级片教父”,也是80万1幅画的艺术家

他是“三级片教父”,也是80万1幅画的艺术家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九月 14, 2017

前段时间,

国产动画《大护法》热映,

剧中主角太子,

黑长发,浓眉毛,络腮胡…

不少影迷惊呼:

这莫不是我教主徐锦江?

 

 

《大护法》导演不思凡公开回应,

对啊对啊,就是徐锦江啊!

 

 

说到徐锦江,

相信很多人的第一反应还是:

“哦,就是演鳌拜那个。”

是的,徐锦江演鳌拜。

 

 

一张脸宽大深刻,高鼻梁、扫把眉,

小眼睛顾盼有神,络腮胡子蓬蓬然。

五官立体,身材高大。

不得不说,身具满族血统,

徐锦江样貌中透着魁梧,

遗留着粗犷野性。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

徐锦江成为鳌拜专业户,

也成为狂人反派专业户,

成为硬汉莽夫专业户。

 

 

 

狂莽成为徐锦江的卖点,

粗糙成为他根深蒂固的人设属性。

而这狂莽粗糙背后,

寄居着怎样的灵魂却不被熟知。

 

 

2015年,北京时代美术馆举办了一场,

名为《徐徐丹青似锦江》的艺术展,

几百个演艺界大咖小咖前来捧场,

展出的30余件绘画和雕塑作品,

正是我们印象中的演员,徐锦江亲手所作!

 

 

有人震惊:哟,糙爷们儿徐也玩儿起艺术了!

懂的人说:呵,当演员之前,他本是个画家!

 

 

中国邮政就曾专门为他发行过一套邮票和明信片,简介处可是明明白白写着“中国当代书画名家”,足以证明他在书画圈儿里的影响力了。

 

 

徐锦江在香港出道,

但却个地道的东北爷们儿。

他出生在黑龙江一个医学世家,

是中国满族——南美混血。

自小就是关山月的爱徒!

 

右为少年徐锦江,中为关山月

 

关山月,何许人也?

岭南画派第二代大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关山月

 

人民大会堂那幅《江山如此多娇》,

就是其与傅抱石合作完成,

他和傅抱石都是我国当之无愧的国画大家!

而徐锦江却有幸成为他的关门弟子。

 

《江山如此多娇》创作期间

周总理给了不少意见,现藏于人民大会堂

 

傅抱石关山月《千里竞秀》以1265万人民币价格拍出

 

有名家指点,加上好学,

徐锦江的画技突飞猛进,

后考入“中国八大美院之一”的广州美术学院。

 

 

一个前途无量的美术生突然成了演员,

原因当然是始于颜值!

 

 

毕业到香港,刚开始时,徐锦江办画展,

画作并没有得到重视。

却误打误撞,进入香港无线艺员培训班,

和刘德华、吴佳丽、梁家辉成为了同班同学。

 

徐锦江早年照

 

1987年,26岁的徐锦江还是默默无闻,

有一天,导演麦当雄路过一家饭店,

一眼看到正在喝咖啡的徐锦江。

这个五官深邃,身材高大的男人,

与他心中酝酿已久的角色不谋而合,

当场就问:能不能剪头发,能不能试戏。

 

 

徐锦江想都没想,欣然答应。

后来上映的《省港旗兵2》,

成为香港电影史上的重要作品。

片中威武的大陆警察李向东,

就是徐锦江的荧幕首秀。

 

 

他的一头长发,也是那时剪掉的,

从此就再也没有长回来。

 

 

1994年和梁家辉、王祖贤搭戏,

在《水浒传之英雄本色》中演花和尚鲁智深。

获得第1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他的光头火了,

络腮胡子火了,

鲁莽狂暴火了。

然后他就成了鳌拜,

成了谢逊,欧阳锋。

 

 

 

许多人至今不懂,

他为什么要中途去演三级片。

有人说他好色,但他是出名的正人君子,

拍戏前要漱口,不吃刺激性食物。

拍戏中除非需要,否则不多接触女星的身体

许多合作过的女星,

都写卡片来感谢他的绅士。

 

 

也有人说,他是为了钱。

曾经年少轻狂,

股市失利让徐锦江一夜跌入谷底。

房子收了,车子都抵押了,

只能住出租屋,吃大排档。

 

 

他曾回忆回忆,那段时间,

不敢在同一家大排档吃好几次,

就怕别人认出来。

 

 

这样的转折让一向养尊处优的徐锦江,

着实体会到生活的艰辛,

为了让自己生活的更体面,

他不得不亲自动手,

修门,弄窗帘,改屋子。

他现在改装房子的能力,

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

 

 

生活陷入低谷,

但为了家人,徐锦江选择默默承受,

他向现实妥协,疯狂拍片。

他曾经一年之内拍摄13部影片,

拍到一收工就泪流满面,

拍到一看见剧组的车就心生恐惧,

拍到郁郁寡欢,拍到怀疑人生。

 

 

终于在一个炎热的夏夜,妻子猛然惊醒,

发现徐锦江矗立在床头,

背对自己,窗户大开。

她上去一把拉住了他,

而他却念念有词:

“哥哥走的时候,一定很美吧!”

 

 

徐锦江得了抑郁症,

消息不胫而走,大家没想到,

这个在银幕上乖张凶狠的汉子,

内心竟也如此柔软,如此脆弱。

  之后的他淡出荧屏,

很长一段时间,他什么也不做,

每天和朋友一起聊天,一起吃饭,

短暂的理解和热闹让他终于有机会喘息,

但心灵的空缺却依旧没能填上。

 

 

他回头审视自己已经走过的人生,

从学画,到涉足演艺界,

这转变中的坎坷艰辛,少有人理解。

多年前他的第一本裸体“形神集”出版时,

是多么轰动,又有多少争议。

 

 

他的亲妹妹都不敢告诉别人这是她哥哥。

只有他的老师关山月,依然给予他支持。

而这给予他最大的理解与支持的精神导师,

也在几年前驾鹤西去了,

徐锦江的内心只剩下辽无边际的孤独。

 

形神集几字为关山月亲笔题写

 

孤独唯有孤独可解,

徐锦江选择拾起久违的画笔与刻刀,

在更加深刻的孤独中求解。

他整天整天待在画室,

画自己,刻自己。

 

 

一笔一触的构造,一次次敲击镌刻,

残缺的,圣洁的,横眉紧蹙的,

都是他真实存在的样子,

不管是画家,还是演员,还是三级片演员,

都是他真实经历的人生。

 

 

 

这一切都静默地发生,如他那时画的景,

总是一只鸟,一条鱼,

一棵树,一个人形单影只。

永远流露些远离尘嚣的意味。

 

 

朋友说:你的画太孤独了!

徐锦江说:这就是我现在的内心写照!

 

 

孤独是迷失者的良药,

渐渐的,身静了,心清了,

心里的孤独在画里找到归属,

徐锦江意识到,

他是个演员,

但依然可以是个画家。

 

 

又做起画家的徐锦江,

没了银幕上的张狂,却多了几分“轴”。

有一幅名为《虬松劲罗衫湿》的水墨画,

别人开价150万台币求购,

他想了一下,没卖,舍不得。

 

 

他曾随手带了一幅画出席一个活动,

有一位玩字画的行家看到了,

当场出价80万人民币要买,

他想了一下,没卖,舍不得。

 

 

2014年参加法国巴黎比松春季国际艺术展,

有专业收藏杂志,

出“两万八一平尺”的价格买他的画,

但他想了一下,没卖,依然是舍不得。

 

 

有人说徐锦江你怎么这么“轴”,

画画能赚钱多好。

徐说每次有人说买画我都感觉像卖孩子,

我舍不得,正是这份“轴”,

徐锦江多年来从没卖过一幅画!

 

 

著名美术评论家纪太年评价徐锦江的作品:

中国演艺圈有很多人玩字画,

但有些人只是借着自己的名气来炒作,

徐锦江不是这样,算得上高水平。

 

 

 

生活中的徐锦江依然“轴”,

但轴得颇为浪漫随性。

 

 

他和妻子“蚂蚁”从相识到相知相守,

只见过三次,说过三句话。

1、我是徐锦江,我喜欢你我要和你结婚。

2、一周后我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等你。

3、你说,在哪领证比较有代表性?

 

 

此后,徐锦江开始“带着家属拍戏”,

他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

帮他扛行李,打理他的生活,

因为总看她围着他转来转去,

妻子“蚂蚁”的绰号也就这样传开了。

 

 

而徐锦江呢?

八尺铁汉转身就是“宠妻狂魔”。

拍戏赚钱了,主动给老婆;

办展赚钱了,主动给老婆;

买房子,写老婆名字。

收藏摩托车老婆不喜欢,

那……流着泪也要剁手……

 

 

许多圈内人都说徐锦江怎么这么“轴”,

蚂蚁要是走了,徐就真的一无所有。

但徐说,相信自己的感觉。

 

 

这份看似冲动的婚姻,没有鲜花蜡烛,

却已走过最艰难的时刻,走过20多个春秋。

如今,徐锦江偶尔也还在电视上露露面,

但早已没有早年的急迫与功利,

他的心在家庭,在妻子和儿子身上,

在自己的艺术天地里。

 

 

他现在最想做的,

就是建立属于自己的艺术园区,

给自己,也给需要的人一个角落,

能够从日常中沉静下来,

审视自己,看清自己。

 

 

 

在他的演艺路上,饰演的所有角色中,

只有拜月教主与他人不同,

还是一圈胡子五官深邃,

但举手投足毫无以往的狂躁之气,

弹指间,顶级大boss的儒雅内敛水到渠成。

 

 

许多人赞叹他神反差的演技,

但也许他的惆怅和忧郁,

 在同样活在阴影之中的拜月身上找到共鸣。

 

 

他的抑郁还在那里,

惆怅还在那里,

以往的经历在他心里投下了暗影,

种下了迷惘与纠结的种子,

但所幸他心中已有一方净土,

能在被过去和未来裹挟的档口,

供他等待风清。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