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艺术 > 莫兰迪: 没有人看不懂他的禅定

莫兰迪: 没有人看不懂他的禅定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九月 28, 2017

乔治·德·基里科,乔治·莫兰迪,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睦的,不得而知。基里科性格外向、天马行空又老于世故,莫兰迪则沉默寡言、离群索居,连照片都没留下几张。基里科与莫兰迪看似一动一静的两个极端,这两条平行线却曾一度相交。

乔治·德·基里科,乔治·莫兰迪,听说这两个乔治,生前关系并不太好。但是,基于意大利现代主义双峰合璧式的光芒,他们还是在中国联袂了。

 

布展现场(艺仓美术馆)

 

在1919年,乔治·德·基里科曾经致信当时的文坛巨擎阿尔登格·索菲奇,请他帮忙联络一位名叫乔治·莫兰迪的年轻艺术家。

 

 

乔治·德·基里科 自画像,1940-1945

 

信中这样写道:“我们是今年夏天在罗马相识的,他来自博洛尼亚,为人诚实,也极聪慧,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信尾还说:“无论如何要帮他一把,即使为他写一本专著也不为过。”

 

 

乔治·德·基里科 少女,1989

 

 

乔治·德·基里科 特撒列海岸,1926

 

作为同时代人(基里科比莫兰迪大两岁),两个乔治之间的交集只有短短数年,基里科对莫兰迪早年的创作产生了重大影响,从1919年到1922年,两人都成为“形而上画派”的重要代表,但是很快,莫兰迪抽身离开潮流,退回静物。

 

 

乔治·德·基里科 日光下的浴者(斜卧的阿里阿德涅),约1931

 

 

乔治·德·基里科 古代石膏像与橡胶首套,1959

 

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睦的,不得而知。从性格上看,两人确实是截然相反的一对:基里科性格外向、天马行空又老于世故,属于长袖善舞的物种;莫兰迪则沉默寡言、离群索居,一辈子没结婚,过着隐士的生活,连照片都没留下几张。

 在展厅里,你可以轻易地感觉到这种两极之间的张力。基里科的作品充满戏剧冲突,笔触浓烈复杂,且涉猎极广,戏剧舞台效果、服装设计、图书插画、玻璃瓶上手绘,无不显示出这是一个精力充沛、兴趣跳跃的人。

 

 

 乔治·德·基里科 一条街的神秘与忧郁,推铁环的小女孩,1960年代

 

最令人惊艳的,不是他那些脍炙人口的名作,诸如《一条街的神秘与忧郁,推铁环的小女孩》之类,而是他在1940年为《启示录》创作的一组版画。《启示录》被视为恐怖的神圣之书,但是基里科却画出了孩童一般的思无邪。近乎二维的视觉感和线描,在西方承接自中世纪壁画,在东方遥相呼应着浮世绘和绣像图,是想象的恣意狂欢。

 

 

《启示录》

 

《启示录》

 

展厅另一册的莫兰迪则安静、沉滞,画面尺幅很小,诚实、反复、缓慢,再三地描摹或蚀刻着他那些著名的瓶子。

 

 乔治·莫兰迪 静物,1953

 

有很多画册拍摄过莫兰迪的画室,但实际上莫兰迪并不拥有真正意义上的画室,他跟三个一生都没有嫁人的姐妹生活在一起。每天,他必须穿过姐妹们的房子,然后来到他的空间,起居室的一个角落——那就是他工作的地方,堆满了瓶瓶罐罐,很多是他按自己的需要定制并喷漆的,经过深思熟虑的摆放,从而获得了近乎完美的尊严和秩序感。艺仓美术馆也小规模地再现了这个角落:色彩柔和的罐子,它们在莫兰迪的画面中出现的时候,总是呈现出白垩质的灰调,仿佛隔着时间的雾霭,不可触摸地被凝固在悬浮之中,绵厚无比。

 

 

乔治·莫兰迪 玫瑰,1962

 

在莫兰迪早期的风景画中,已经出现了这种化具象为抽象的线索,房屋、山坡、草地皆被分解为色块和空间关系,细节隐退为远眺,上帝像莫兰迪摆放瓶子一样摆放着万物,但伴以更多的随意性。

 

 

乔治·莫兰迪 格里扎纳的风景,1932

 

基里科很早就成为艺术巨匠,又高产,以至于他的藏家和支持者路易吉·贝利尼不得不提醒他,“你不要因为不喜欢自己早年的作品,就对外宣称那不是你画的。”

 

 

乔治·莫兰迪  风景,1943

 

意大利现代主义的光芒,很快被后来者分去了荣耀。“形而上画派”成为后来立体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先声,可两个来自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人夺走了风头,并在巴黎发扬光大。普罗大众记住了毕加索和达利,渐渐忘记了基里科。

 

恰恰相反,生前作为传统画家被忽略的莫兰迪,这几年却声名鹊起,其影响力甚至溢出绘画,延伸到时尚、设计、建筑领域。证明了的一个公理:艺术史从来都不是绝对公平的,但艺术史也从来都不会永久失序。

 

 

 乔治·莫兰迪

 

博洛尼亚萨韦纳河上的桥,版画,1912

 

从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莫兰迪是一个典型的宅男,他甚至“不愿意下到花园里去挤死一只昆虫”,更不要说出门写生、到处旅行。纵观他的艺术创作,其绘画主题仅限定在静物和少量风景。他毕生醉心于在卧室中摆布瓶瓶罐罐的位置关系,在画布上精心营造色调明暗。而他留下的风景画,全部是在工作室里对着窗户绘就的。

 

 

莫兰迪故居

 

静物面包和柠檬,版画,1921

 

乔治·莫兰迪(Giorgio Morandi)1890年7月20日出生于博洛尼亚。在他父亲去世后,母亲带着他与三个姐妹搬到了丰扎达大街36号(Via Fondazza 36),全家人一直生活在那里,兄妹四人始终没有嫁娶。

 

 

莫兰迪故居

 

在博洛尼亚,莫兰迪故居于2009年正式对外开放。他的房间中等大小,有一扇窗户面对小庭院,窗外景致曾是他多幅作品的主题。屋内有床铺、老旧写字桌、绘画桌、画架,以及,我们在他的静物画中所见到的那些物品的原型:瓶子、罐子、杯子、盒子……散布在桌椅橱柜及房间各个角落。在这个工作室-卧室之中,艺术家享有一方自己的天地,不受干扰地与自己的现实相处、对话。有道阳光透过窗户射落进来,打在灰尘微布的家具上面,仿佛艺术家只是稍稍离开。

 

 

莫兰迪在其家中的工作室

 

夏天的时候,莫兰迪会到托斯卡纳山区格里扎那的乡间别墅消夏。此外,他鲜少离开博洛尼亚,顶多是去罗马、威尼斯或佛罗伦萨参加展览。

 

 

格里扎那风景,版画,1913

 

虽然他过着相对与世隔绝的生活,他的作品在欧美地区逐渐为人所知。1930年,莫兰迪获得了博洛尼亚美术学院版画教授职位。1934年,意大利艺术史学家Roberto Longhi在一次谈话中公开称莫兰迪为意大利在世最伟大的艺术家。莫兰迪始终过着遁世的生活,仅在退休后短暂离开过意大利,到临近的瑞士做短途旅行。1964年6月,莫兰迪在博洛尼亚家中去世,享年73岁。

 

 

莫兰迪博物馆

 

而今,莫兰迪博物馆位于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MAMbo)内。因其家人的慷慨馈赠,该博物馆而今拥有最大、最重要的莫兰迪公共收藏,包括62幅绘画,18幅水彩,91幅素描和78幅版画。给世人提供机会,一觑艺术家的发展历程,以及他在数十年里面于各类媒介、形式之间的默默探索。

 

 

丰扎达大街的庭院,油画,1953

 

丰扎达大街的庭院,油画,1956

 

丰扎达大街的庭院,油画,1962

 

在博洛尼亚和格里扎那,莫兰迪度过了生命中的大量时光,他所有的风景画几乎都出自这两处。丰扎达大街工作室的那扇窗户常常是他于周遭世界的唯一联系,透过窗户,他的目光在高低的墙上游走,徘徊在附近几栋房屋,以及一个小小的庭院,庭院正中,有一棵橄榄树。从1930年代开始,“丰扎达大街的庭院”(The Courtyard in Via Fondazza)是他最常描绘的主题。

 

 

风景,油画,1913

 

风景,油画,1935-1936

 

风景,油画,1962

 

在莫兰迪艺术创作的早期,塞尚、未来主义、立体主义,乃至基里科的形而上画派,都曾对其产生影响。不过,很快,他就将绘画对象限定在静物和少量风景。他的绘画限定在静物和少量风景。他偏爱柔和细腻的色调,土黄、赭石、灰蓝或粉色。他笔下的静物只是几个普通的瓶子、杯子、碗和罐子的排列组合,他通过对明暗的布局使简单的事物也呈现丰富的可塑性。

 

 

莫兰迪钟爱的道具——一个带槽的花瓶

 

20世纪上半叶,欧洲局势并不稳定。据说他在早年曾经参加一战,不过很快因为精神问题而离开军队,从此沉浸于绘画和版画创作。

静物,油画,1939

 

花卉,油画,1946

 

静物,版画,1946

 

静物,油画,1952

 

莫兰迪的绘画主题和对象始终如一。二战之后,莫兰迪的画面愈发简洁,集中于寥寥几种组合形式,以及极简单而连续的变体。他的每一幅新的创作,不仅可视为一幅单独的作品,同样随着时间演进不断发展变化的艺术探索,似乎无意于为自己赢得什么声名。在先锋艺术大行其道的时代,他的艺术探索和时代似乎并不明显关联。他静物画中严谨的形式,批评家和艺术史学家Francesco Arcangeli称之为“一个给定的组合主题的变奏”,与之相伴,是沉静的环境。这种关于色彩、色调深刻的变调,在他的花卉作品中更为明显。

 

 

静物,油画,1952

 

花卉,油画,1957

 

静物,油画,1961

 

静物,油画,1961

 

静物,油画,1963

 

在莫兰迪去世之前几天,他对朋友和艺术史学家Roberto Longhi说:“如果你知道,我亲爱的Longhi,我有多想工作……我有新的想法要付诸实施。”在他去世的时候,最后一张《静物》(1964)依然留在画架上,艺术家留下了自己的署名。仿佛是艺术生涯的结语,亦是最后时刻他对新的艺术发展的守望,这幅作品,在线性、打乱的结构中,依然展现出严谨的诗性,简洁揭示本质。

 

静物,油画,1964

 

在莫兰迪的静物画里,我们可以看到元素各居其所——色彩、形式、光线、空间、阴影、布景。在光与色彩中,轮廓线似乎变得不那么分明。与此同时,作画的对象留在艺术家的记忆里,在画布上留下一个稳定、纯粹的形式。在莫兰迪的作品中,诗性的元素从未完全从现实中抽离。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