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音乐 > 终归来——中国摇滚头号浪人王磊的复出之路

终归来——中国摇滚头号浪人王磊的复出之路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月 9, 2017

 

刘浪非常关注系列之一

★  王磊归来!

① 写在前面

 

6月12日,以“王磊《美丽城》的碟评及其他“(刘浪评碟系列之一)为契机,经王磊团队授权,“刘浪说话”独家发布了王磊即将归来的消息,一时间,风雨满楼。

 

这十年,足够江山辈出几代的十年,王磊的悄无声息,让习惯了中国摇滚头号浪人叱咤腾挪、蜿蜒舞爪的很多人,无所适从。并在多方渠道,打听、探望。

 

这十年,足够更多新生代爱好者成长的十年,王磊,似乎,就不在这个群体的记忆。他们,有太多的可追寻,并明亮着瞳孔,火眼金睛。

 

但,好在,回来了!

 

2017年9月9日,四川省都江堰市闻妙茶餐吧,一场名为“王磊和他的朋友们——多‘石’之秋民谣回归分享会”的演出,悄然启幕。

 

那,不需要见证,单单浓厚四川口音的唱腔,十年之后,再响起,就该又扯动了几多神经?!

 

一把木吉他、一个手鼓,在熟悉的旋律中,又有多少人,恣情徜徉?!

 

是的,那只是一个小场子,但形式上的小,在一颗终归来并竭力澎湃的心脏面前,就是喷薄的开始。

 

很多年以前,我的学生时代,买到的那盘牛皮纸盒的《出门人》磁带,即便过了很多年,很多很多年,那简洁的封页,一直深印在脑海,清晰,那么清晰。在那个摇滚红火的年代,在北方摇滚一统天下的年代,产自广州的《出门人》,让我见识了另外一种也更为我喜欢的音乐方式。这方式,及由此树立起的高度,一直是我眼里王磊愈加的动力。

 

及至后来,《夜》应该是在延续。虽然我专门写过《美丽城》,但那更像是一个作业。

 

所以,在知道王磊重新编曲《出门人》的消息,那么渴望。如同,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比很多人更加渴望王磊回归一样。

 

静静坐着,甚至很少抬头直视眼前的观众,不再如当年舞台的飞扬跋扈,踢花篮扔话筒摔乐器的打砸抢、满场横冲直撞的旁若无人……我更愿意相信,静,是一种内敛,沉淀并经历了风雨的内敛。

 

这是开始,这是预示。一切,都将无可阻挡。

 

是的,王磊,回来了!(刘浪)

 

 

② 王磊简介

1971年出生,祖籍四川省彭州市,声誉极高的内地独立音乐人,素有”北崔健、南王磊”之称,更被香港媒体誉为”中国摇滚头号浪人”。

③ 亲友记述

 

等啊等,终于等到王磊“活”回来了。

 

2017年9月9日,在家乡四川都江堰的一个酒吧,王磊抱着木吉他开始了他的复活演唱,这也是沉默近十年后他的首次开唱。

 

中国摇滚三十年的发展,已越来越物化,似乎成为了一些人显示自己时尚的标志,而失去了摇滚本身蕴含的精神气质。在摇滚圈素有“北崔健、南王磊”之称的王磊,则认为摇滚就是自由,他反对新一代和伪摇滚乐手们吸毒、滥交的做派,用他的话说“如果这样下去,中国摇滚会死的更快”。

 

渐渐的,王磊对摇滚失去了信心,一度回到四川老家沉寂不出,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无所事事,心爱的吉他也被束之高阁。亲戚、朋友都觉得无法理解,慢慢的开始疏远他。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年,家人们心急如焚,不能眼看着一个摇滚天才就此没落,一蹶不振。他父母年事已高,但仍东奔西走,去找他的朋友们,求他们多陪陪他,开导开导他。但是现实就是现实,朋友们虽满口答应,可又有几个能真心相陪呢?

 

机缘巧合下,我们夫妻认识了王磊的妹妹,从她口中知道了关于王磊的一切。除了心疼和可惜之外,我们更多的是希望他能重拾信心,回到自己热爱的舞台。于是,在他妹妹的陪伴下我们试着约他喝茶,可是他无法打开心门,拒绝我们的邀约。没办法,他不出来我们就只有去他家,一来二去他也和我们熟识了,能和我们简单的聊几句了,偶尔也会抱怨几句对音乐的不满和他对音乐的热情。

 

于是,我有了一次和他促膝长谈的机会,从人生到理想,到他的音乐和乐迷。他的眼中充满了晶莹,而在我要离开时,他却提出能否给他个拥抱。这让我始料不及,也让他的家人无比震惊。我实实在在的抱住了他,感觉到他的颤抖、激动,他还爱他的音乐,并没有放弃音乐梦想,只是残酷的现实让他心灰意冷。

 

这个拥抱,对我们而言是莫大的鼓励,趁热打铁,我们马上给他买来吉他,当他颤抖着双手接过轻轻拨弄琴弦时,那种久违的感觉油然而生。于是,每天下班我们都会驾车来到他家,接他出来呼吸新鲜空气,陪他聊天、听他发泄,而晚上我们会带他去各地的各种酒吧听不同风格的音乐。渐渐的,他会对他听到的音乐加以评价,偶尔也会拿起吉他弹出他喜爱的旋律。

 

“音乐疯子”不是浪得虚名,除了吃饭、睡觉,他抱着吉他就不松手。手指磨破了、出血了,他也不会觉得疼,时间长了结出厚厚的老茧。我们看着心疼,问他为什么不用拨片,他说“太久没弹了是这样的,我必须要找到手上的感觉”。我知道他是在说服自己,毕竟荒废了那么久,想要重新弹出优美动听的曲子,必须更加用心和刻苦。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只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除了我们,不和任何人交流,更不会见任何人。我们知道,他在怕,怕别人瞧不起他,怕遭人冷眼,怕不被认可。无奈之下我们找到一个朋友的酒吧,想让他在舞台上面对现实认清自己。在酒吧正常演出结束后,王磊终于鼓起勇气站在了台上,一段曲子下来,台下观众视若无睹,没有掌声、没有欢呼。对他而言,这无疑是巨大的打击。接下来的几天,情绪低落是不可避免的,想想曾经台上的光芒万丈,台下的掌声雷动、欢呼不止,而现在……。这种心里负担着实让他痛苦不堪,除了鼓励我们也别无他法。

 

离开舞台这么多年了,想要重新得到观众的认可是很难的,长江后浪推前浪,新起的无数音乐人早已取代了他在乐迷心里的位置,唯有让他的音乐与现在接轨才是唯一出路。于是,我们买来迷你音响,又用U盘下载最新最前卫的乐曲让他听,让他自己去发现能融入自己音乐的新元素。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将他的老歌改编,从旋律到配器,并用手机录下小样让人试听,在得到认可后就信心倍增,也曾试着开口唱歌,但多年来身体虚弱、气息不稳成为了他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接下来的几个月,每天早晚的俯卧撑、哑铃是必不可少的,他慈爱的妈妈每天也会陪他到公园走路散步以调节气息。一段时间的锻炼调养后,他的身体大有气色,面色开始红润了,说话中气也足了,眼看着一天比一天更好。

 

经历了一年多的刻苦练习,他渐渐的有了起色,并终于在今天,我们很多人共同见证了王磊凤凰涅槃的时刻!(剪爱)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