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现代插画对山西地域文化的视觉化传承研究——以“西口文化”为例

现代插画对山西地域文化的视觉化传承研究——以“西口文化”为例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月 9, 2017

摘    要:大众文化弥漫的今天,生活中每个人接受的信息量无形中增大,图像传播比起口头传播具有更多优势,插画作为一种现代化视觉传达手段,广泛应用于各类文化领域。如何以现代插画对地域文化进行传承传播,将是未来重要的民间文化活态传承发展方向。

 

关键词:现代插画;地域文化;视觉传承;西口文化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J0;G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7)07-0047-03

 
一、“西口文化”现代传承困境

“西口文化”是一种地域文化,随着近年来社会对民间文化的关注,使得这种由人口迁徙引起的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所融合的文化被晋陕蒙等相关省份的学者们提上讨论的热点,“西口文化”既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又有长期与游牧文化交融形成的新特点,具有军事文化、经济文化、宗教文化、民族融合与民间艺术等从明清时期逐渐形成的不同于南方文化的北方独特的地域文化特点。
因“西口”属于古时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故其文化的传播较弱,人们对其熟悉程度并不高。当今社会是一个以形表意的读图时代,人们信息接受量大的特点要求历史的传承与文化的传播必须以多种方式来进行,而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现代插画从西方市场的繁盛到当今我国插画市场的日益蓬勃,其内涵也远远不再是以往书籍插图的狭义概念,多种载体与形式能够更好地满足文化传播的需求。因此,本课题力求探讨现代插画的多种形式与载体作用于以山西为主的“西口文化”的传播,以求解决“西口文化”在地域文化传播中的“散、乱、杂、乏”等弊端。
现代插画在“西口文化”推广中的应用研究,能使极具地方特色的民间文化得到新的传承与传播,使其不仅仅局限于历史博物馆,而形成活态传承的新出路。比如“河曲二人台”被国家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单中的前列,但许多年轻人无法欣赏,一方面需从民歌艺术本体角度考虑新发展,另一方面也应从文化认同角度,让新时代的人们能接受了解“西口文化”,理解艺术中传达的故事与内容,才能更好地了解并传承本土独特的地域文化。而现代插画能通过更直观的方式、符合现代人的获取信息的习惯,以插画的视觉形式来吸引观众。将现代插画运用于“西口文化”的传播,可从历史沿革争论、民俗风情介绍、民间艺术故事与共同方言解读等角度来诠释,以更生动、更直观、更具体的方式来传承文化。将现代插画与“西口文化”的传承与推广二者相结合,是对现代插画的新探讨,也是对“西口文化”的活态传承,具有切实的理论意义与现实应用价值。

二、现代插画在“西口文化”传承中的优势分析——以河曲二人台为例

早在2006年,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单中就含有山西省河曲二人台,被称为“黄土地上的艺术奇葩”。我省先后成立了河曲民歌二人台艺术团、山西二人台传统艺术研究中心等机构,同时由保利集团资助的二人台精品展演于2014年开始在全国各地巡演。河曲县政府确定由民歌二人台艺术研究中心牵头承担传承保护发展的主要任务,开展研究、保护、管理、演出、教学等工作,在“主阵地”艺术团设立传承工作室,让传承人定期开设讲座,口传心授、身教言传,开展了“活态传承”为主的传承传播方式。因此,近年来随着国家与地方重视度的提升,省内外对“河曲二人台”的研究也日益增多,其研究方向类别主要包括:源起与发展、演唱形态特征、语言特色与文化交融等角度。从新媒体传播角度的论述较少,专门的探究更是空缺,其中部分文献中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角度的研究部分有所提及,但并未展开深入的论述与研究,如《以河曲民歌、二人台为例谈振兴地方非物质文化遗产》中提到文化产业链的建立,需结合影视演出业、文化娱乐业、文化旅游业及网络文化业等产业,对二人台的新时代发展具有积极导向作用。
“走西口”因其民歌的传唱为人们所熟知,故地域文化借助艺术形式可得到更广泛的传播,而民歌是听觉的刺激,插画是对视觉的强化,只有从视听结合的角度才能更好地传播现有文化。贡布里希曾说过:“我们的时代是一个视觉的时代,我们从早到晚都受到图片的侵袭。”
在这个经济飞速发展的社会环境下,信息的推广需要把握迅速快捷、生动有趣、信息丰富等特点,才能使人们更易于接受。而现代插画相比传统的文字、照片等推广方式则显示出了更多的优势,现代插画不同于传统意义的插图,随着时代的发展,艺术、文化、科技、生活与设计等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界限模糊的现象也愈发鲜明。现代插画不再是固定形式、辅助文字的单一功能,也不再囿于原有单一的解释文本的附加价值,而有了独立的审美、商业、教育、娱乐与传达信息之价值。现代插画的应用载体包括故事绘本、解释说明性插图、文学插画、公共空间教育装饰、旅游纪念品宣传与包装等。
近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在欧美国家兴盛的插画也传入并影响了我国的插画市场,2006年起包括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学院、北京印刷学院与浙江理工大学等各大高校开设了插画专业,将现代插画独立设科作为一门专业来培养,故插画市场蓬勃发展。运用插画的形式进行文化传播与推广也在各地有所应用。比如硕士论文《凤翔泥塑元素在插画设计中的创新性研究》中选取陕西艺术文化象征代表之一凤翔泥塑,因其深厚历史文化内涵和源远流长的民俗文化价值,故在文化传播中,选取了“读图时代”中大众喜闻乐见的插画形式展现历史文化。探求通过形式美的法则,以图形化的视觉语言和系列插画的设计形式,通过凤翔泥塑的创新性插画,使更多人了解陕西的地域文化。《新形势下的艺术研究现状与趋势——第七届全国艺术学年会暨“地域文化与艺术”学术研讨会综述》陈述了各地不同的地域文化呈现出来的不同艺术现象,比如晋商文化与木版年画等。
动画和插画相比具有声乐结合、动效画面的特色,但现代插画的优势体现在便于携带、易于保存与引人思考等特点。就像书籍无法被手机替代,插画也无法被动画替代,反而随着经济的发展愈发蓬勃,但二者在传播文化时有许多共性的优势与特点,相互影响,相互交融。《媒介文化生态与地域文化传播——以吉林省地域文化传播为例》也探讨了地域文化传播时所涉及到的各类媒介文化。
而在国外,虽“插画”的概念是晚近的事情,但是其内涵外延扩大后,其在文化传承与推广中的应用可以追溯到古埃及,甚至更早的洞窟壁画。洞窟壁画的创作者在创作时并无文化传承之意,本意或许只是为了满足精神性的原始巫术与宗教崇拜等,而今天我们能够对那时的文化有所了解也是得益于其插画的保存。而古埃及时期,法老王总是将自己的生活与战功等记录在墙壁上,以独特的“正面律”法则创作插画,无论是形式感还是内容均起到了良好的文化传承作用。中世纪时期的拜占庭壁画更是运用插图的手法进行宗教的传播教育作用。当今时代,国外更是各个国家均步入“读图时代”,无论是具有教育宣传作用的商业插画,还是信手乱涂的内心表达,均被视为传递信息的现代插画。因此,现代插画在文化传播推广中的作用可见一斑。
近年来,地域文化的推广也在山西引起了重视,旅游产品的开发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被反复强调与提出,但究竟怎么保护怎么推广仍在一步步探寻与发展中。而现代插画,这一在“读图时代”全球风靡的推广方式,在山西却较为少见,故运用现代插画对山西地域文化的推广更是具有现实意义,而“西口文化”的研究作为一个山西地域文化的一部分,更是具有重要的研究意义。

三、新媒体时代下地域文化的视觉化传承

新媒体时代背景意味着万物皆媒,电视、电影、广告、报刊、杂志及网络等媒介均充斥着我们的生活,不局限于口头听觉的传承方式,而是结合视觉的刺激与引导,选取大众文化中人们易于接受的卡通形象、动画与插画等视觉化表达方式对河曲二人台中所包含的文化符号进行提取,结合品牌化运营模式,对传统民间艺术的传播将有一定的应用价值与现实意义,有助于促进文化旅游发展与民间艺术品牌建设,提升我省的文化软实力,推动文化产业发展。
当今大众文化的发展走势已然蚕食着人类民间文化的多样性存在。河曲二人台的研究虽然已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但实质上还停留在以简单的应酬和一般的民间演出为主的层面上,向观众呈现的大多是传统保留不足、创新程度较浅的剧目。“活态传承”是其核心,非物质文化遗产人的保护是其发展面临困境时的首要任务。但是在新媒体时代下,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河曲二人台面临的生存困境,亟需与新媒体相结合,实现视觉化传承路径研究,研究如何建立一个完整的文化产业链,借鉴商业营销手段,开发河曲二人台经典剧目卡通形象设计、动画演示、相关旅游纪念品开发等现代化文化传承与推广模式,从新媒体时代生活方式的角度出发,将其渗透到大众生活中,从而产生可行有效的传播效果。
大众文化弥漫的今天,生活中每个人接受的信息量无形中增大,图像传播比起口头传播具有更多优势,插画作为一种现代化视觉传达手段,广泛应用于各类文化领域。如何以现代插画对地域文化进行传承传播,将是未来重要的民间文化活态传承发展方向。■(张哲   太原工业学院)

 

项目来源:2016年山西省艺术科学规划课题“稷益庙壁画中的文化元素在现代设计中的活态传承研究”,项目编号:2016G16

 

 

 

参考文献:

[1]刘智勇,高甫.基于“文昌”地域文化的绵阳旅游插画设计研究[J].包装工程,2016(18):149-152.

[2]杨晓燕,刘帅,王伟伟.地域文化图形扁平化风格的应用[J].包装工程,2015(20):26-29.

[3]乔今. 旅游纪念品中的地域文化因素设计[J].包装工程,2015(10):113-116.

[4]刘妍,史爽.民族绘画元素在现代插画中的应用与发展研究[J].四川戏剧,2015(01):120-122.

[5]张子程.二人台的传承、传播及其文化人类学意义[J].戏曲艺术,2014(02):45-49.

[6]刘晨耘,石晓春.二人台艺术的生存困境和传承路径研究[J].内蒙古艺术,2014(01):63-67.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