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娱乐 > 人只活一辈子,应该放纵还是克制?

人只活一辈子,应该放纵还是克制?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月 16, 2017

细细想来,我们每个人身边都会有这么两个奇葩朋友:

一个是“买买买”物质狂魔,坚信人一辈子就应该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对衣包饰品的各大品牌如数家珍,电商购物车里永远满满当当,当然,购物欲能激发TA的赚钱斗志,工作起来也是活脱脱的拼命三郎,但也会时常听到TA的抱怨——购买时很满足,但买回来又有了被物质绑架的感觉,看着满屋子的东西不舍得扔,还要定期对物品进行整理和保养,变成了物质的奴隶。

另一个则是“自律强迫症”患者,家里永远整洁干净没有杂乱物品,说减肥就天天自备三餐运动打卡,说早起就雷打不动到点睁眼……虽感觉颇有些“自虐”甚至“变态”,但TA晒出的一张张成绩单又总会让众人反省自己的无节制和惰性。

这两个朋友,正好是我们生活中两类人的代表,一种享乐型物质主义,一种禁欲型极简主义。看到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时常常会想,这两类人如果生活在一起,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最近看的《生活相对论》,就正好将我们的脑补还原成了现实场景。

节目里,总在电视屏幕里活蹦乱跳的大张伟,做客践行极简主义的“简叔”杨志华家。对娱乐圈有一定了解的都知道大张伟的浮夸风,从他多姿多彩的服饰搭配和发型到舞厅风格的家装,以及对汉堡炸鸡的热爱,无一不显示着大张伟对物质的追求。而反观简叔的生活,没有沙发只有日式榻榻米的房间,空空的茶几和书柜,每周一天的素食体验,一直坚持的午睡和健身习惯,与大张伟形成了巨大反差。

简叔的房间和大张伟的房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大张伟难以接受睡觉打地铺

大张伟对简叔的冰箱也是满满的槽点

简叔早睡早起的习惯让大张伟濒临崩溃

爱吃肉的大张伟忍无可忍使用了say no权利,终于吃上了鸡排和鸡腿

在简叔看来,极简主义的生活方式有两个关键词:足够少,足够好。所谓足够少,就是在个人能适应和接受的前提下,精简物品,对每一件物品做到物尽其用,比如有两件T恤够穿了就没必要买第三件,以此让家里没有闲置。足够好,则是在个人经济、资源能力范围之内,尽可能买好一点的东西,也更耐用。

对于简叔的介绍,大张伟的提问也很犀利:如果不去尝试,怎么知道自己更适合什么呢?简叔坦言,他也是物质主义的生活方式转变过来的,年轻时候都不大可能做到极简,而是在有了一定的经历以后,才会慢慢觉得极简生活比较好,更适合自己。

简叔的极简生活方式有一个变化的契机

延伸开去的简叔还说出了更深入的思考:当消费者的需求变化以后,生产者也要调整去迎合消费者的喜好,这样生产冗余越少浪费越小,长此以往对环境也很有好处。

简叔向简友传递资源节约的理念

这就是简叔的“禁欲系”生活理念——“用较少的物品来维持高品质的生活”,他也由此享受着与常人不同的乐趣。因为对物质追求的克制,简叔家里窗明几净、空间富足,没有杂物堆积的烦扰;规律的作息和生活习惯,让他能保持很好的精神状态;通过极简主义认识了一些朋友,他带着大张伟去“简友”家里指导衣物收纳,乐此不疲;更符合常规认知中“成就”一词的,是他带有自身烙印的极简主义受到出版社的认可,获得了写稿邀约。

看到简叔的极简生活,大张伟槽点不断:

“我不喜欢一尘不染的家,干净是要干净,但我喜欢视野之间很丰富,一看就是‘哇这是我的家’”

“你的岁月有太多值得纪念的地方了啊”

……

随性而坚持自我的大张伟只部分接受了简叔的生活方式,大张伟坦言,他耐不住寂寞,喜欢热闹,而他过日子就是想让自己舒服。或许,这也可以算作一种对人生的挥霍,但拨开表层,我们看到的同样是大张伟对于生活选择的理智思考。

他会追求物质,爱美食,爱衣服,但他在精神上并不是一味放纵,而有着精神上极简,即是自律。耐不住寂寞的大张伟,依然能克制好动的天性,沉下心来做自己热爱的音乐;爱吃汉堡炸鸡零食的大张伟,依然能克制吃货的本性,为了舞台效果瘦身成功。

看了这期节目,也和几个朋友聊起。朋友A表示,我们每个人可能很难像简叔一样追求那么极致的极简生活,但他的自律和“尽可能少,尽可能好”的理念很有对生活的指导意义。朋友B则表示,太过极简显得少了人情味,正如节目中的大张伟所言,很多人生回忆需要物品来收纳和珍藏。

正如大张伟所言,我们即使不能全盘接受简叔的生活方式,但他的极简主义确实是对生活有指导意义的一种生活理念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