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电影 > 窦唯亲自上阵、冯小刚点赞、江一燕0片酬出演,整个娱乐圈都在力挺这部电影……

窦唯亲自上阵、冯小刚点赞、江一燕0片酬出演,整个娱乐圈都在力挺这部电影……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一月 7, 2017

有一部电影

它没有炫酷的特效场景,

有的只是世界第三极的荒芜、震撼与孤寂;

△荒原

△盐湖

△沙漠

△冰川

它的导演是个“疯子”,

卖了自己的房子,

带着一群疯子,

钻进羌塘无人区整整三年;

它的演员看了取景地一眼,

就决定0片酬,

全素颜出演……

△江一燕 饰 蓝天

它的一分钟预告片,

勾引了窦唯为它作词作曲。

它就是《七十七天》

等了三年,

终于上映了。

冯小刚、黄渤、陈坤等半个娱乐圈的明星都在力挺这部电影。

徐峥感慨:“这样不惜性命地去拍摄电影,现在已经很难看到了。”

 

朱时茂说:“如果不知道什么叫美,可以去看这部影片;如果不知道什么叫做恐惧,可以去看这部影片;如果你不知道什么叫做疯子,请你去看这部影片。从来没有这么一个剧组去完成这样一次的艰辛拍摄。”

《七十七天》之所以让人震撼,不只是因为它是中国第一部3D极地探险电影,还因为电影中的场景和电影中的人,真实的让人心惊。

《七十七天》以探险作家杨柳松77天孤身穿越羌塘无人区的真实事迹为蓝本创作。

在生活中迷失了自我的男主徘徊在雪域高原,影片中女主蓝天身体残疾仍然乐观面对生活,她让杨柳松坚定了去尝试世人眼中无法完成的无人区穿越之旅。

羌塘无人区是什么概念?

除两极以外人类无法生存的第三极。

一个词——生命禁区。

没有过多的形容词,只有你想象不到的凶险。

现实生活中,主角原型——杨柳松,是人类历史上徒步穿越羌塘无人区的第一人。

△杨柳松

他的饰演者是《七十七天》的导演赵汉唐,他带领着一群“不要命的疯子”深入海拔4800米~6700米的可可西里、阿尔金、昆仑山、藏北、柴达木,拍摄了整整三年。

△狂暴的沙漠龙卷风,一不小心就会被吞噬

△从陡坡上滚下,随时会头破血流

这三年拍摄时光里,极寒、缺氧无时无刻不在围绕着他们。有时车子陷进泥淖中,拉断绳子也拉不出来,只能用手推;野狼棕熊也总是伺机而动,期待着你倒下的那一刻。

△车子陷入泥淖

△嘶吼的野狼,与男主剑拔弩张

△随时随地会窜出一头野牛与他对峙

电影中有这样一个镜头:

身负重物的杨柳松在雪水洪流中逆流前行。

“你疯了吧?”

“那还能怎么办?自己的戏,就只能自己上了!”

昆仑山上不断融化的雪水混着刺骨的寒风,吓跑了所有替身演员,赵汉唐选择亲自上阵,没有一句台词,有的只是咬牙切齿,面部狰狞,因为那彻骨的寒冷。

△赵汉唐在雪水洪流中逆行

赵汉唐是导演,在恶劣的条件下选择亲自上阵,这很容易让人理解,毕竟每一个导演都将自己的作品当做珍宝一样对待。

可是,江一燕居然愿意0片酬出演,着实让人有些震惊。

尽管电影首映后,她塑造的“蓝天”,获得了蓝天的高度认可,可是起初,江一燕并不愿意接这部戏。

江一燕,这个娱乐圈中特立独行的存在。

她是旅行者,她是乡村教师小江,她是摄影师小江,她是歌者小江……天知道这次是哪个“小江”准备跑出来“搞事情”,入冬以后,江一燕铁了心不接戏。

或许热爱旅行的“江小爬”就是赵汉唐心目中对蓝天这个角色最好的诠释者,所以来找江一燕之前做足了功夫,终于找到了她的“软肋”。

在被江一燕一口回绝的时候,赵汉唐翻出了几张照片——羌塘无人区实景照。

意料之中,江一燕果然改变了注意;意料之外,她愿意0片酬出演。

“有一位导演为了拍一部心中的电影,把自己房子抵押了。电影拍了三年,他还在拍,因为不会妥协。”

爱旅行,爱冒险,爱挑战,或许她接下这部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

江一燕与蓝天有许多相似之处,可尽管曾经相同,如今还是不同,想要演好“蓝天”,就有必要了解真实的蓝天。

蓝天与杨柳松一样,也是一名户外运动爱好者,除此之外,她还是一名职业摄影师。可是在墨脱徒步的过程中,蓝天为了拍摄星空不慎从高处摔下,从此只能在轮椅上度过后半生。

可是这个乐观的姑娘却没有让自己整日沉浸在悲伤之中,她很快适应了与轮椅相伴的生活,她甚至学会了开车,自驾穿越了318国道,凭着惊人的意志推着自己去转山。

一个人从一种生活转换成另一种生活,不仅会有生活上的变化,还会有心理上的变化。

为了揣摩这些变化,让人物更加饱满,江一燕一到拉萨,就和蓝天朝夕相处,她们谈旅行,谈摄影,唯独不谈那次意外。

江一燕观察蓝天生活中的小细节,看着她坐在轮椅上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看着她倒水、扫地、收拾屋子……如同正常人一样。

拍摄中,江一燕让化妆师给她画上高原红和雀斑,她想要尽可能地还原蓝天的模样。

为了像蓝天一样把轮椅转得飞快,江一燕的手被磨出无数水泡,经常“咚”的一声摔倒在地。

有时因为天气太寒冷,脸被冻僵了,下巴连咬合都出现了问题,一句台词都说不出。

或许就是因为经历过,所以当江一燕艰难地抵达圣山时,她才能真正地和蓝天,和杨柳松产生共鸣。

电影首映后,江一燕试探着问蓝天:

“你觉得我这样演你,是你心里的状态吗?”

“我很满意。”

江一燕绽放了笑脸。

一个骑着一辆破山地车,带着有限粮食,徒步77天的羌塘无人区穿越者;

一个为了拍星空摔得高位截瘫,自驾318国道,推着轮椅去转山的女摄影师;

一个兢兢业业,卖了房子,潜伏无人区三年的导演;

一个因为几张照片就0片酬挑战自我的女演员;

这四个“疯子”,构成了一部鲜活的《七十七天》

《七十七天》没有鼓励所有人都要去做一个英雄,只要知道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就好。

“人生能有多少天,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

应该很少吧,人生在世,更多是身不由己的时候。

但是,当你有机会按照自己的想法过活的时候,望你有像他们一样直面困难的勇气。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