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吉祥文化在新中式家具中的应用研究

吉祥文化在新中式家具中的应用研究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一月 9, 2017

摘    要:在中华传统文化的引导下,设计师尝试将吉祥文化运用在现代新中式家具的设计中。文章分析了现代新中视家具在造型、色彩、装饰等方面对吉祥文化的传承与创新,归纳出吉祥文化融入新中式家具的三点设计原则。

 

关键词:吉祥文化;传承;创新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J52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7)08-0100-03

 
一、 吉祥文化概述

吉祥文化是中国特有的一种文化,凝结着中国人的伦理情感、生命意识、审美趣味与宗教情怀,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同时具有理想色彩,它的生存建立在原始神话思维的基础上,遵循的是象征类比的推理模式,寄托了人们非理性的依赖心理。在殷商时代人们已经产生了吉祥意识。在几千年的历史变迁过程中,吉祥文化不断完善逐渐形成了完备的吉祥思想体系。
中国家具设计在形态、结构、色彩、用料、尺寸、装饰等方面都受到了吉祥文化的影响。就家具的尺寸而言尤为讲究吉祥寓意,古代明清家具中多用带“8”数字的长度的木材做家具,挑选吉祥数字作为家具的尺寸进行设计,是对吉祥的美好期盼,这样的吉祥观念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现代新中式家具的设计。新中式家具是传统家具的延续,必然也会受到吉祥文化的影响。

二、新中式家具

刘文金先生曾提出新中式家具应包含两方面的基本内容:一是中国传统家具的文化意义在当前时代背景下的演绎;二是对中国当代文化情况充分理解基础上的当代设计。新中式家具具有强烈的民族文化特征,表现出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西方家具的设计总体原则讲究“以人为本”,但是中式家具的总体设计原则讲究“人文精神为本”,尊严第一,舒适第二,当两者发生矛盾的时候,一定是舒适让位给尊严,这一点上来说我们的设计理念要大大高于西方。我们强调的是精神而不是一个纯物质的东西,东方哲学中儒家追求的“伦理纲常”,道家追求的“天人合一”,释家追求的“自在随性”在中式家具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中式家具与中国传统意向美学又紧密结合,明式家具更是中国古典家具中的杰出典范。
新中式家具首先在文化上摆脱不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依赖,形式可以完全是现代化的,但是内涵却是中国化的,这点也体现出了中华文化的自觉与自信。其次新中式家具属于工业文明的产物,新中式家具必须走上以工业化生产手段为前提的系统设计道路,主要表现为采用新型家具材料、新型家具结构和新型家具生产工艺。

三、 吉祥文化在新中式家具中的应用

中国古人对吉祥文化的推崇无处不在。首先体现在家具的造型结构上,其次,体现在色彩上,千年的文化沉淀与“意向”思维方式使中国人在色彩运用上偏重于对色彩的理性分析,不追求外表的形式,重在揭示对象的精神与本质。再者是装饰上,古典家具的吉祥装饰纹样中规中矩,繁琐而严谨。多用动物纹、祥禽瑞兽纹、植物纹、人物纹、几何纹、文字纹,运用借喻、谐音、比拟表达吉祥的寓意,从而展现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新中式家具在这三个方面有很好的继承同时又有创新。

(一)造型

官帽椅首先从名字上就体现出古人追求仕途的美好愿望。现代新中式官帽椅在造型上做到了很好的继承。以图1为例,外观是典型的明式风格,整体流畅、清新淡雅,搭脑由“四出头”改成了“二出头”,吉祥寓意为“出仕”。椅腿呈上窄下宽梯形状,椅子四脚之间有木方相联,学名叫管脚杖。前面一根最低,两旁的稍高,后面的最高,这种结构又叫“步步高”,有步步高升的吉祥寓意。以图2为例,造型讲究对称,床的两边宛若长着翅膀的官帽,高贵霸气。

 

 
马头墙是徽派建筑的重要特色,马头墙又称为封火墙,最初的功能是为了防火,造型从高到低,逐层增高,远远看去就像奔腾的骏马,整个徽派村庄的马头墙合在一起,给人视觉上产生一种“万马奔腾”的动感。图3是“江南印象”系列新中式家具衣架的设计,把马头墙这一建筑元素进行简化,运用马头墙高低错落的形态,使整个衣架富有律动感,整体造型简洁,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同时也赋予衣架“一马当先、马到成功”的吉祥寓意。

 

 
“葫芦”与“福禄”同音,是富贵长寿的象征。古人视葫芦为求吉护身、辟邪祛祟的吉祥物。另外葫芦藤蔓延绵,结子繁盛,被视为祈求子孙万代的吉祥物。图4葫芦凳的造型独特,具有现代审美,后背上加上了大理石,花纹上的纹路像起伏的山丘,在风水学中讲究背山面水,背后有靠山才能坐稳江山,此款设计具有升官发财的吉祥寓意。

 

 
(二)色彩

中国吉祥文化的色彩表现具有浓厚的人文精神。孔颖达疏:“五色,谓青、赤、黄、白、黑”,这是我国古代传统的五种颜色。“五色”与方位相关联,东西南北分别代表青、白、红、黑四色,与中央对应的是黄色,黄色高于四周的颜色。周礼中对色彩作了明确的规定,即以青、赤、黄、白、黑这五个正色为尊,五色相互之间的配色为次色,次色为卑,周朝是礼仪之邦,根据官位等级选配相应的颜色,体现尊卑贵贱。
新中式家具延续了中国吉祥文化的色彩表现。红色属于五色中的正色,等级比较高。红色与太阳的颜色一致,代表永恒。红色与火的颜色一致,代表红红火火的吉祥寓意。中国是个尚红的民族,红色是典型的民族色(图5)。在传统风水理论中,水主财,金盛则水旺,黑与白搭配就利于财,白墙黑瓦搭配的徽州古民居符合五行中的金生水的格局,这种搭配是典型的利用色彩以求吉祥(图6)。在中国古代,黄色是极其高贵的色彩,是皇家御用的,平民百姓还不准用。黄色极易映入眼帘,金色是点缀色,也是帝王色,给人金碧辉煌的感觉,是富贵的象征。(图7)

 

 
(三)装饰

古典家具的吉祥装饰纹样的装饰手法主要有三种,分别是镶嵌、彩绘与雕刻。新中式家具喜欢使用简洁的吉祥纹样。
图8中,祥云是代表性的中国吉祥符号,从周代中晚期开始人们就开始使用祥云符号,经过多次变形,直到今天中国人还是热衷于祥云符号。云是吉祥和高升的象征,是圣天的造物。新中式家具中有很多都采用祥云图案,这来源于大众对于祥云图案的高度认同,显示了中华文明把自然现象提升为文化和艺术的创造力。

 

 
牡丹又名洛阳花、富贵花,是中国特有的花卉之一,被誉为花中之王。牡丹雍容大度,花开富贵,是吉祥富贵的象征。图9这个系列的新中式家具采用了牡丹进行装饰,现代工艺雕刻的牡丹花栩栩如生,色彩上也进行了现代化的色彩搭配。

 

 
《礼记·曲礼上第一卷》上记录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神也。这四神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祥瑞圣兽,并被赋予了很高的神性,称为镇守天官的四神,四神外形威武而富有灵性,是祥和、富贵平安的象征(图10)。草龙纹被称为”卷草缠枝龙”富有动感,手工雕刻使每根线条都清晰呈现,双草龙对望,寓意生活美满幸福。

 

 
四、吉祥文化在新中式家具设计中的原则

吉祥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特有的一种形式,通过特殊的造型、色彩、装饰等表达形式丰富多样,其文化寓意与新中式家具有一脉相承的文化联系,运用于新中式家具的设计是对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和文化底蕴的延续与创新,同时也是对现代国人生活方式的重新审视,笔者通过上述案例分析,归纳出吉祥文化融入新中式家具的三点设计原则。

(一)造型的延续与功能性

吉祥文化在新中式家具造型上的运用最为独特,离不开对经典造型元素的提炼、打散、重构。传统中式家具中具有吉祥符号的经典造型颇多,因此准确地选取和提炼主要的造型特征,保留其具有典型特征的元素进行再创新设计。造型创新设计的方法包括:去繁就简、结构重构、选择抽象、功能扩展等,在运用这些方法时,为了迎合现代审美,经典吉祥造型的演绎方式既要突破传统表现又要融合中华民族文化神韵,必须要依靠新工艺和新材料,只有造型既达到国人现代审美需求,又能满足现代生活的功能需求,才能得到国人对传统文化和民族元素的接受和认同。

(二) 色彩的民族性与现代化

家具的色彩是影响家具审美的重要因素之一,新中式家具承载着一个民族的色彩喜好和吉祥寓意。中国传统色彩应用在新中式家具中,不能一味照搬传统色彩的经典搭配,还应该结合西方现代科学配色理论,不可以过多追求外表色彩的形式,应重在揭示传统色彩的本质与情感。因为色彩具有传递情感和心理暗示的功能,它给人带来的既是一种感受,亦是一种信息。吉祥色彩注重主观感受与象征意义的表达,因此,在新中式家具中色彩往往被转换成一种带有特殊民族情感的符号,适时以满足大众的色彩审美需求,传递独具中国特色的色彩意境。

(三)装饰的简洁化与时代感

明代家具作为中国家具的巅峰时期,其装饰简洁,不繁琐雕琢,装饰线脚简练细致,朴实无华,其后的清代家具以繁琐堆砌的过渡装饰对现代家具影响深远。相比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更加喜好造型和装饰简单,甚至是无装饰的极简主义风格,因此过于繁琐的吉祥寓意的纹样装饰需要经过简化处理,利用现代技术进一步扩展装饰工艺和技术,结合现代新材料、新工艺,简化装饰的细节视觉效果,呈现简洁大方的装饰效果,使人们在感受这些高科技材料所带来的功能的同时,也享受着传统吉祥纹样的形式美和寓意美,增强了新中式家具设计的时代感和吸引力,同时具备装饰功能与寓吉纳祥的特色。

 

结语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已经成为现代艺术创作中不可遗忘的提示语,在现代家具设计领域,将吉祥文化的内容加以概括、提炼,与现代家具完美融合,将中国传统吉祥文化传承和发展下去使家具设计更全面的发展, 利用中国宝贵文化,赋予现代家具文化和历史。■(沈科进,刘姣姣   无锡职业技术学院 艺术与设计学院)

 

项目来源:江苏省教育厅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项目“无锡传统建筑中吉祥文化的传承与再生研究” 项目编号: 2016SJB760049

 

 

 

参考文献:

[1]沈利华.吉祥物论[J].新华文摘,1997(11).

[2]何人可.工川设计史[M].北京: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1.

[3]李广元.色彩艺术学[M].哈尔滨:黑龙江美术出版社,2000.

[4]王珺,吴智慧.传统家具造型的创新设计研究与实践[J].包装工程,2015(18).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