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电影 > 出于对胡歌的尊重,我必须给《猎场》打一星

出于对胡歌的尊重,我必须给《猎场》打一星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一月 13, 2017

今年的优秀国产剧层出,于是我们对国产剧的期待值也被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然而,被寄予厚重期望的《猎场》又重新把观众打回地面,哦,国产剧仍然是密度极高的雷区!

 

其实从前期宣传上来看,《猎场》确实具备一些良剧的气质——导演兼编剧姜伟曾拍过国产经典谍战片《潜伏》,而演员阵容中除了以《琅琊榜》《伪装者》重新崛起的「国民老公」胡歌外,还有孙红雷、祖锋、张嘉译、赵立新等演技受到观众认可的资深演员。

 

同样吸引人的还有它的题材:商战。

 

剧中胡歌饰演高级猎头郑秋冬,「在猎取各类高级人才的过程中,郑秋冬以超凡的工作能力和优秀的品质克服了各种挫折和难关,赢得了一个个客户的信任。」(来自豆瓣剧情简介)

 

这类题材往大了拍,可以拍成《大时代》《创世纪》那样波澜壮阔的商业史诗;即便拍成日剧式的小格局单元剧,同样可以妙趣横生,参考去年北川景子主演的《卖房子的女人》。

 

然而《猎场》正式上线后,我们发现这部剧确实拍出了教科书级的水准——只不过是一部教科书级的烂剧。

 

一部影视剧之所以成为烂剧,一般分为两种情况。

 

一种是剧的某一个方面出现了重大缺陷,比如选角、比如主要演员的演技、比如剧本逻辑、比如叙事节奏,最终导致整部剧严重失衡。

 

这样的剧虽然烂,但是也会让人有惋惜之感,毕竟抛开缺点还是可以拯救一下的。

 

另一种则是《猎场》这样无可救药的,基本上在所有能犯错的地方都犯错了,不存在哪一环拖累了哪一环,而是环环相扣、齐头并进、一烂到底。

 

先谈角色塑造。

 

胡歌饰演的郑秋冬最开始在剧中的定位是一名开着职业介绍所、郁郁不得志的演讲奇才,为了凸显他的口才,全剧开篇就是一场他面对工厂数百员工、近三分钟的演讲戏。

 

这本是奠定人物基调、展现人物性格、发挥演员演技的大好机会,然而郑秋冬讲的是什么呢?

 

不仅是鸡汤,而且是逻辑混乱、前言不搭后语的三流鸡汤:「命运,让我进入了世心集团。世心的企业精神,忘我勤奋、共筑前程的理念,召唤了我孤独的心思。命运,突然又展开了一幅别有洞天的画卷,我看到了自己的存在,懂得了野百合也有春天的深意。」

 

听完这段毫无营养的演讲,不仅让观众哈欠连连,也对主人公及编剧的智商产生了怀疑,毕竟郑秋冬竟然能说自己演讲最大的优点就是「不矫情」。

 

而胡歌表现角色演讲才能的方法,不过是程式化地提高音量、振臂高呼,类似的低级演技在之后的剧集中也多次出现。

 

导演安排剧中的听众们热泪盈眶、群情亢奋,可荧幕前的观众却从演讲中感受不到任何感召力,这种角色定位与观众感受间的巨大落差,正是剧中频频袭来的尴尬感的来源。

 

剧中的感情线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女主角罗伊人是郑秋冬的前女友,她在剧中登场时和郑秋冬的好兄弟白力勤是恋人关系,白力勤患有骨癌,罗伊人多年来相伴左右,对他悉心照料。

 

不过她和郑秋冬重逢后,两人迅速旧情复燃,瞒着白力勤卿卿我我,颇有西门庆碰上了潘金莲的感觉。

 

而后白力勤骨癌恶化,女主角又在两位男性间摇摆不定,最终还是瞒着命不久矣的正派男友,和郑秋冬在电话中甜言蜜语。

 

暂且不提三观上的问题,只看人物的行为逻辑,我们发现无论是女主角对郑秋冬的深情也好,还是对白力勤的恩义也罢,在剧情上并没有足够的铺垫和支承,人物关系浮于表面、缺乏情感深度,使观众无法对剧中人物的抉择产生共情。

 

《猎场》还有更多与演员无关的硬伤,使得该剧在某些最基本的方面无法成立。

 

比如绝大多数时间肤浅空洞、偶尔还要强扯一把文艺的台词(这大概是第一部台词中出现「阿兰·巴丢」的国产剧)。

 

对配乐的运用毫无章法,人物的对话明明淡而无奇,却总要强行响起「此处应落泪」的抒情配乐。

 

明明是商战剧的定位,但等了十集也没见着「商战」,全靠感情纠葛在拖戏。

 

相比之下抠图只能算是无关痛痒的小毛病了——第四集郑秋冬坐大巴的一场戏中,窗外的景色明显是后期贴上去的,这可是一部现代剧啊。

 

其实,很多烂片是有可取之处的,事实上一个人看的影视剧越多,越是容易对烂片产生一种宽容的心态,毕竟在见识过大量屎尿屁横飞的港片、粗制滥造的B级片后,人会渐渐学会如何在烂片中寻找独特的乐趣。

 

但凡烂得能令人发笑、获得一些轻松愉快的感觉,也不失为一部「好」的烂片。但是像《猎场》这样沉闷拖沓、逻辑混乱、洋溢着浓浓土味的烂片,真是让人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有些粉丝大概也知道这剧的头几集实在是烂得让人没有看下去的欲望,为了挽救《猎场》的大众声誉,他们想出了一个妙招,说这部剧是「渐入佳境」。

 

咦?「渐入佳境」难道不是用来形容《敦刻尔克》《海边的曼彻斯特》这样慢热型的佳作的吗?什么时候轮到《猎场》这种烂片用「渐入佳境」来骗人吃屎了?

 

事实上你要信了粉丝的话,耐着性子继续看下去的话,你会发现《猎场》别说离佳境差了十万八千里,甚至走向了进一步的崩坏。

 

原本以为孙红雷出场后,能拯救一下这部剧溃败不堪的演技,没想到孙红雷不但没能捞起胡歌,反而把自己演技的问题也暴露出来了。

 

就仿佛一个人见义勇为去救陷在沼泽里的人,结果两个人一块儿完蛋。

 

胡歌演的郑秋冬看起来像躁郁症患者,一会儿莫名其妙地发火、激动,一会儿又像婴儿一样哇哇大哭。

 

孙红雷饰演的刘量体则活像是喃喃自语型的精神病患,故作深沉、神神叨叨,但凡有一点理智的人都会选择离他远一点,而不是如郑秋冬一般奉他为精神导师。

 

剧中郑秋冬明明刚因为误入传销坑被关入监狱,居然又仅凭三言两语,便对有杀人前科的刘量体深信不疑,实在是荒唐滑稽。

 

我们都知道一般烂片在豆瓣的评分都是呈「L」字形的——这意味着打一星的人占绝大多数,《猎场》则不一样,它的豆瓣评分是呈「C」字形——表示这是一部水军很多的烂片。

 

当然《猎场》的水军中也包括了许多胡歌粉丝的「自来水」,一看《猎场》口碑极差,注册个账号就前往豆瓣「抗击黑子」。

 

这种心态倒和剧中的郑秋冬相映成趣:剧中郑秋冬搞传销被抓,刚从牢里出来又用假身份证开房,警察见他行为可疑便上门检查,他明明心虚得不行,却还是要在警察走后歇斯底里大吼一声:「歧视我!!!!!」

 

粉丝也是,明明偶像拍了部一目了然的烂片,却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反倒将观众的批评解读为:「全是黑子!!!!!!」

 

话又说回来,胡歌明明是正儿八经的演员,他是靠塑造出「李逍遥」「梅长苏」等经典角色受到大众喜爱的,和光靠颜值的流量小生毕竟不同,粉丝这种将他偶像化的行为反倒是对他演员身份的亵渎了。

 

胡歌的粉丝多半看不起《逐梦演艺圈》。但一个尴尬的事实是,如果《猎场》可以,那么《逐梦演艺圈》也可以——从《猎场》的剧情和实际表现来看,不正可以称作「逐梦商业圈」吗?

 

很多粉丝说一部影视剧拍出来不容易,再怎么说都是主创的心血,要保持最起码的尊重。

 

然而一个常识是,当一个演员只能卖苦情、说自己多么多么努力,这表明他/她的演技基本趋近于零;同理,一部影视剧开始谈论心血和尊重,只能证明它已经烂到要考验观众涵养的程度了。

 

其实对待烂片的方法,孔老夫子早已教过我们了——「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如果对烂片也要报以爹妈般的宽容,那么我们对于真正的好片,又要用什么去报答呢。

 

出于对《猎场》主创团队心血的尊重,对胡歌演员身份的尊重,对所有努力在拍好作品的影视人的尊重,除了给它打一星,我别无选择。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