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电影 > 影帝有很多,愿为戏为奴的「戏妖」只有一个!

影帝有很多,愿为戏为奴的「戏妖」只有一个!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一月 20, 2017

这个没有几个剧本配得上的好演员,就是段奕宏。

 

今年11月3号,段奕宏凭借新片《暴雪将至》拿到了东京影帝。

 

意外吗?一点也不。

 

这个奖是他该拿的。

 

前几天,《暴雪将至》在上海点映,鱼叔看完电影后对老段进行了专访。

 

再一次,对这位“戏妖”肃然起敬。

 

段奕宏

 

都说老戏骨都是从小鲜肉过来的,但段奕宏却从没当过小鲜肉。

 

自从出现在观众视野里,他似乎就是“名字叫不出来但戏特别好”的那个演员。

 

2015年,他凭借《烈日灼心》中的伊谷春一角,拿到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影帝。

 

 

 

雨夜,伊谷春出场。

 

一眼就觉察出停在路边的出租车有问题。

手中的手电筒晃来晃去,照在车里劫匪的脸上,他的眼神跟手电筒射出的光一样,直接、冷峻。

第二天,随意的一瞥,伊谷春就看出旁边出租车的乘客就是昨晚的劫匪。

拦车、掏枪、上膛、下车,一句废话没有。

 

他用枪指着后座的人,“手抱头,下车”。

 

因为有枪支的威慑,所以这句话说得坚定,但却从容。

 

直到他余光中看到坐在副驾驶的匪徒将手放在了皮包里,疑似掏枪。

伊谷春整个人立刻进入紧张状态,从动作到神情瞬间爆发,像变了一个人。

 

他大吼,别动!

 

然后迅速打开司机边上的车门,左手将司机的头按倒在方向盘上,用枪指着副驾驶座位上的劫匪。

 

此刻他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紧绷。

 

从冷静判断、从容面对,再到爆发,情绪层级不断加深。

 

就这一场戏,老段就把伊谷春这个经验丰富、眼光犀利的警察形象,立住了。

 

有的观众说,伊谷春抽烟的动作,说话的神态,抓捕犯人的样子,不是像,就是他身边的警察。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春节前十天他就一个人到派出所体验。

 

交通事故,民工讨薪,扫黄打非,他都跟着去,吃住都跟警察们在一块。

 

以至于在春节喝醉酒之后,许下的新年愿望居然是国泰民安。

 

他已经找到了心中的伊谷春。

 

当年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老段在获奖感言中说:我愿意为戏为奴!

 

这话说得让人服气。

 

敬业的演员不少,但敢说“为戏为奴”的人,只有老段一个。

 

段奕宏出生于新疆伊犁。

 

高中时候学校组织文艺比赛,老段演了一个小品。

 

结果上戏的一位老师机缘巧合看到了他的演出,托人带话给他,将来可以学表演。这句话开启了他的表演梦。

 

结果,连续三年报考中戏,前两次都败了。

 

从老段的家乡伊犁到北京有多远?

 

乌鲁木齐到北京,四天三夜,78个小时。伊犁到乌鲁木齐,还有24个小时。

 

这趟寻梦之旅,单程一百多个小时。他走了三个来回。

 

心理上的距离更远。

 

老段是个来自偏远小城的孩子,到北京之后他曾经一手拿着可乐,一手拿着煎饼果子,就想证明给别人看自己是北京的一份子。

 

第三次终于考上了94届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跟印小天,小陶虹,涂松岩一个班。

 

后来所有同学回忆当初的老段时,都对他的努力记忆颇深。

 

他通宵排练,但看门大爷晚上会赶人锁门,他就躲在哪个道具后边,等大爷走了之后,在偷偷练习。早上再翻窗出去。

 

老段说,这源于他的不安全感,他觉得自卑,觉得身边人都特别优秀。

 

大学四年他都没回家过春节。

 

一是来回得花两周时间。二是硬座也要二百多块钱,车票省下来能多买几本书。

 

大学四年里,其他同学都出去接戏,他却因为外形条件不好,没有戏拍。

 

毕业之后,他进入了国家话剧院的实验话剧组。

 

第二年在《刑警本色》里出演杀手罗阳,把一个掏枪的动作练了上千遍。

 

 

 

2002年,他主演了首部电影,王小帅导演的《二弟》。

 

这部片子入围了56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

 

一位豆友这么评价下面这张剧照。

 

 

 

在卡拉OK包厢那段,几个弟兄为二弟和他好友饯行,二弟坐在中间,探身别人给点上了烟,往后一仰,缩靠在座位上,夹在众人中间,显得那么渺小与落莫,我的第一反应则是,他像极了真实生活在那里的人,那种一生可能只给别人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的人。

 

2003年,老段在孟京辉的话剧《恋爱的犀牛》中,饰演马路。

 

他的搭档是郝蕾。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太阳光气息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为了这部话剧,他还学了吉他。

 

 

 

 

那时候,演一晚上,能拿300块钱。

有时候实在没钱吃饭,只能去院长那里先预支下个月的工资。

 

念着院长对他的这份恩情,他推掉了陆川的《可可西里》。因为电影档期与话剧表演时间冲撞了。

 

2003年,老段还演了一部中泰合拍片《细伟》。

 

鱼叔去年写过这部电影。老段饰演专吃小孩心脏的变态食人魔。

 

为了这个角色,他从72公斤减到了59公斤,瘦了26斤。

 

这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此人的干尸还陈列在泰国一家医院里。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他还专门去看了故事原型的干尸,并且发了愿:赐予我力量,我给你诠释一个你们泰国人都没见过的你。

 

那段日子,老段每天做恶梦抱着血淋淋的孩子,恐怖至极。

 

最后电影成片不大好,剪成了恐怖片的套路。老段还为此大哭了一场。

 

这也算是个遗憾吧,不然完全可以是亚洲的汉尼拔。

 

2006年,在郝蕾主演的《颐和园》中,他演了一个配角,高老师。

 

两人在片中有一场激情戏。这是老段第一次拍裸戏。

 

也是这一年,他凭借《士兵突击》里的袁朗一角,一下子火了。

 

 

 

后来,《士兵突击》的导演康洪雷开拍《我的团长我的团》,他出演主角,那个坑蒙拐骗的龙文章。

 

这个疯癫的妖孽被他演活了。

 

 

 

无论主角还是只有一场戏的小角色,他从不敷衍。

 

在《风声》中,他演了汪伪政府的要员,叶剑波。

 

开场说完一段台词就被人打死了。

 

但就那几句台词,成功塑造了一个典型的笑面虎。

 

狠劲藏在笑容里,让人感觉到这个大汉奸坏到了骨子里。

 

愿为戏为奴,这不是一句空话,他为了角色,毫无顾忌。

 

2011年,他主演了电影《白鹿原》,饰演黑娃。

 

高耸的麦垛上是老段的翘臀,“中国第一美臀”的称号从此之后就传开了。

 

在他眼里,这是表演的一部分,是一个专业演员的修养。

 

 

 

今年,老段有四部电影上映。

 

年初的《记忆大师》和《非凡任务》。

 

这两部里,他都是一个反派,但又完全不同。

 

在《记忆大师》中,如果第一遍看,你绝对会被剧情牵着走,注意力在黄渤身上更多一些。

 

知道结局之后,第二遍再看,站在老段的角度,你会惊叹原来他的每个动作表情,哪怕是一丝肌肉抽动都是有原因的。

 

刷两遍以上,你就会发现一个细思极恐的现象——

 

就是老段的每个微表情都可以支撑两种相反状况和身份,既可以是一个警察,也可以是一个杀手。

 

无心人看不出端倪,有心人觉察出异样。

 

 

 

比如你看《白夜追凶》的时候,潘粤明一人饰演两角,你已经觉得哇塞太厉害了。但,这是演出来的两个人。

 

而老段在记忆大师里的演技,演一次,可以让你看出来两个人。

 

这个演技真的太可怕了,不愧是一人千面的戏妖。

 

《非凡任务》里,他扮演老鹰。喜怒无常,心狠手辣,癫狂乖张。

 

眼神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没见过这么带劲的反派毒枭。

 

 

 

这个月,老段还有两部电影上映,《暴雪将至》、《引爆者》。

 

鱼叔看了《暴雪降至》的点映,老段把一个上世纪90年代的小人物的异化演得淋漓尽致,终于在东京封帝。

 

他在获奖感言中说:我的表演还有局限。

 

一般新晋影帝影后在感言中都会自谦,说些我还会继续努力的套话。

 

但老段用的词不简单,明明确确的两个字:局限。

 

老段的粉丝肯定不认同,他演谁就是谁,这样的神级表演哪有局限。

 

鱼叔见到老段后,故意“刁难”地问了他,您说的局限是啥意思?

 

老段微微一笑说:您相信,我说的是真心的吗?

 

我当时距离老段那双眼睛不足十厘米,我说,我信。

 

老段继续解释道,

 

每一部戏,要从心态上承认自己的局限性,不是单纯从技术上来讲,我说的局限是对世界的了解,对不同阶层的人的了解,远远不够。

 

经常有媒体朋友问我,你怎么老演警察啊?

 

对不起,中国的警察有多少人,多少人性,演不完。不要以为你今天演了警察,你就代表所有的警察,差远了。

 

我所受的教育是具有局限性的。

 

我在学校学了四年的表演,可还有很多学科我是没学过的。今天让我演大厂 中的小人物。小人物是个概括词,咱们暂且不说,且说我在这片子里演的是一个大厂里的工人。

 

九十年代的背景,背景下的大工厂,什么工厂,是钢铁厂,还是石油厂还是水泥厂,里面的保卫科是什么样的,里面的老余是什么样的,都是局限。

 

但是我仍然很高兴,因为故事和人性是无穷尽的,我还有机会。

 

 

 

老段今年上映的四部电影都是犯罪片。很多人都好奇,为什么这么钟情于犯罪片?

 

鱼叔也帮你们问了。

 

老段说:

 

演员是分不同阶段的。这个阶段我特别感兴趣探索人性的真相,犯罪类型提供这样的可能性,两个小时之内能够完成挖掘人性的过程。我更关心的,是人物跟社会、跟底层、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关系的变化,乃至于在时代的背景下, 一个人物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或者说被作用了。

 

我觉得这个是挺有意思的。因为我也是这样子过来的。

 

《暴雪降至》中有一个时间段,97年到08年,这个时间对我来说,一个是在求学的阶段,一个是毕业了之后在打拼。

 

回归到主角老余身上,他对荣誉、对价值的追逐渴望,我也一样,我对学业的渴望,让我有一个自救的可能,我能留在北京,还有一个好的单位,这都是一种渴望。

 

在渴望的情境当中,老余怎么走偏了呢,我怎么走着走着好像走了一条比较上路的正道了呢。这种东西跟身边的人、跟接触的东西、跟自己的悟性都有关系。

 

我觉得荣誉渴望没问题,问题出在哪呢,这个点,这个人物是我感兴趣的。

 

 

 

老段说,我想做一个不断提高自己的演员,成为别人是不可能的。

 

作为一个职业演员,还真不能把词说对,把钱数对就完了,得有一点价值的东西。

 

我们看到了很多优秀电影的优秀表演,我们得敢想,中国演员得敢想。

 

现在我们看英剧美剧,好的东西就是让人过目不忘,一提起来我的天,那个剧太棒了。

 

观众已经是这样的要求了,咱们职业的创作人员不能封闭自己。我们得纵向横向比较一下,一比较咱们还是有差距啊,得有这种进取心。

 

千万不要小看现在的观众,我相信现在观众的鉴赏水准都是很高的,因为我也是为这样的观众服务的。

 

 

 

在鲁豫采访段奕宏的一期节目中,鲁豫说,一个好的男演员,需要才华加脆弱。

 

老段说,再加一点吧,不计后果。

 

老段在演戏上就是一个“不计后果”的演员,出了名地难搞。

 

但正是这种死磕的精神,成就了一个又一个走进人心里的角色。

 

希望大家记住这个名字,段奕宏。

 

最后,鱼友们不妨留言说说你是从哪个角色开始迷上老段的。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