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设计 > 民国时期书刊封面的美术字造型研究

民国时期书刊封面的美术字造型研究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一月 20, 2017

摘    要:从晚清至民国时期“文化变局”的发展中,中国传统书籍形制逐渐被西方现代工业生产技术与材料为基础的“洋装书”的形式所取代,书刊封面“美术字”的表现形式在传统汉字的造型基础上吸收了西文字体设计理念与表现技巧,具有时代特征、民族特性与应用特点,文章通过对书刊封面美术字的造型研究,探索符合汉字设计的造型规律和表现形式。

 

关键词:民国时期;书刊封面;美术字;造型;设计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J292.1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7)09-0042-03

 
民国时期是我国近代书刊业发展阶段,“出版类型不断丰富,出版物数量大幅增加,据保守统计,公元1912-1949年,中国出版的各类图书至少12万种以上,出版发行期刊杂志1万多种。”①大量书刊封面的美术字造型体现当时社会文化语境中综合化与多元化的设计理念与表现形式,本文希望通过对民国时期书刊中美术字造型规律的梳理与研究,探求其设计方法。

一、民国时期书刊封面美术字造型基础与形态特征

(一)书刊封面美术字造型基础

“美术字”是20世纪30年代的名称,“图案字”与“美术字”两种名称并存,随着美术字研究的深入与应用形式的推广,美术字的定义与称谓逐渐被业内接受。美术字是指有图案意味或装饰意味的字体②。书刊封面美术字是民国美术字发展的一个缩影,从字体形态、结构、造型手法的运用,民国时期的美术字造型基础发生新变化,通过对其造型溯源,不难发现书刊封面美术字造型基础主要来自两方面。首先,传统汉字的造型规律为美术字的造型发展提供了最基础的造型法则。汉字从象形文字发展而来,字体结构经历了线条文字到笔画文字阶段,永字八法正楷笔势基本法则形成,象形线条归纳成点、横、竖、撇、捺等笔画文字,呈现出意表文字的符号化特征,汉字符号化的两方面构形元素与书写元素相互因果,使汉字最终完成古文字向今文字的进化。美术字的构形没有脱离汉字构形的原则与规律,通过汉字笔画基础上的加工、改造与装饰,书写形态变得更加丰富。其次是西方设计思潮的影响,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工艺美术运动、装饰艺术运动等设计思潮与中国新文化运动的碰撞,两股文化思潮,使民国美术字积极吸收西方设计的思想、艺术语言和表现风格,美术字更多运用西方字体设计的方式方法,包含汉字与西文审美、汉字构形与西文构图的融合与冲突,美术字表现丰富与活跃,并且应用广泛,影响深远。

(二)书刊封面美术字的形态特征

民国时期书刊美术字形态特征首先是艺术性,借鉴篆、隶、楷、宋体等笔划的构形方法和构形元素间的形式表达,吸收与发扬汉字的造型规律或引用传统图案符号的表现形式,运用图案纹样装饰美化字体,其二美术字审美的中西结合,因民国时期受西方设计思潮的影响,美术字融入了西文字体设计的技巧、方法与理念、丰富美术字的表现形式,其三保持文字的可读性,书刊封面作为文化商品,美术字在美化、装饰的表现下依然保留文字传播信息的功能;其四突出文字的思想性,从内容出发对文字进行加工,突出其精神含义,以增强宣传效果。

 

 

 

二、民国时期书刊封面美术字造型规律

(一)书刊封面美术字汉字构形特征

民国时期书刊封面的美术字造型继承了传统汉字笔画与部件的排列组合,笔画相接、相离、交叉,部首之间上下左右、包围环绕。美术字造型的发展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是宋体美术字体的再造,民国书刊常使用的印刷体为较成熟的宋体,宋体属于衬线字体,笔画的承启和闭合都有特殊的装饰,笔画粗细不一致,为使民国时期书刊封面更具有阅读性,增强视觉的效果,对宋体进行了程式化再造,再造后的笔画不仅体现宋体运笔的特点,更表达传统书法行笔的轨迹和避风的转折变化。如1933年出版的《时代妇女》,其书名在宋体的基础上夸张横细竖粗的比例,横竖开始与末端的装饰部分去掉,“代”字的右上角一点和横线的装饰肩角统合成为一个锋利的三角形,“妇女”两个字有两处竖粗末端转为尖锐三角形,这组美术字不仅保留宋体的基本特征,经设计后字的空间感觉错落有致,又突出字体的个性(图1)。其二是传统书法在书刊美术字体上的延伸与应用。1955年出版的《美术字学习》的开篇《谈谈美术字的基本问题》中阐述到“美术字是由老宋、正楷、黑体、隶书和篆书等字体,把它的笔画、字型,通过美术的捉摸而变化出来的。它可以变化出千百种不同的字体。……但是随你把它变化到什么程度,在写作时必须要注意两点:1.笔画要统一、有规律;2.部位要适当,距离要匀称,保持字体的原形,这样人家才看起来简单明了。如笔画没有统一的规律,就会造成杂乱无章;如部位排列的不适当,距离不匀称,或任意卖弄技巧,过分装饰化,歪曲字形,就会使读者认不出是什么字来,失掉了写作美术字的价值和意义。”③因此民国时期的书刊封面美术字通过对传统书法的借鉴,出现大量丰富优秀的美术字造型。例如1933年陈之佛设计《英雄的故事》的封面美术字依据篆书的笔画、架构和空间布局进行演化,在“英”字的草字头部首中保留篆书的书写特点,但字形更方正,雄字部首在篆书的基础上进行简化处理,整个书名的笔画采用篆书横竖统一的细线条。又如1926年鲁迅设计的《呐喊》封面美术字,从隶书演绎而来,在字架结构间寻找平衡,用“喊”字的撇捺支撑呐喊偏旁“口”,将呐喊两字组合在一起,笔画形状上对隶书的“蚕头燕尾”书写特点进行新的设计,将笔画起始端“蚕头燕尾”修饰得方正拙朴,再运用印章边框的表现手法,字体更加完整协调。其三是传统图案化汉字的影响。中国传统图案化汉字源于中国传统民间的图案形式的表达,主要有两种创造方式:一种是将字体笔画的表现形式转换为装饰性的图案语言进行重新拼缀文字,如鸟篆、花鸟字、蝌蚪文等;另一种是将汉字进行“图式”化处理,主要表现在传统的汉字书写揉入具象形态或者是“组字成画”的组合字,如万福图、万寿图、唯吾知足等。这些传统图案化的汉字创造方法对民国时期的书刊美术字也起到一定的借鉴作用。正如1923年出版《内府地图》的书名造型就以传统中式家具的五金配件图形做装饰,既突出书刊内容又美化封面字体。(图2)

 

 
(二)西文字体审美影响下的造型特点

在近代西风东渐和“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下,民国时期书刊美术字吸收了西文字体设计理念与造型方法,其影响主要体现在三种造字形态和设计理念上,其一是无衬线体(sans-serif)和黑体字造字构形的影响。无衬线体(sans-serif)是“……没有这些装饰部分,字体笔画粗细基本相同。”而“黑体又称为‘方体’或‘等线条’,其笔画粗细一致,起笔落笔整齐,……是受到西方无衬线体的影响,于20世纪初诞生于日本的一种印刷字体。”④自从黑体字传入中国,很快就在书籍封面美术字的创作中广泛应用。如1932年发行的杂志《现代》封面字体设计承袭黑体字的笔画特点,横竖线条基本粗细一致,“现代”两字的右下角的笔画中做了尖角处理,但字体处理得比较修长又有一定的厚重感(图3)。其二是衬线体(serif)装饰手法的借鉴与运用,衬线体(serif)是指拉丁字体笔画的一种装饰风格,“衬线”是字符主要笔画末端的装饰,此处笔画变得向外开展。“衬线”一词有可能来源旧式德语中形容钢笔笔触的词汇。⑤“衬线对于拉丁字母来说看似字符的装饰,实际也有辅助阅读的功能,……这些衬线的水平走向正好是符合人们的阅读方向的,它们为成行排列的字母提供了一种水平结构,就像一个标示水平方向的标志,指引着视线沿着横行阅读。”⑥宋体特征在字角也有装饰,字体笔画横画末端,字角向上翘起,呈现向上的三角形,在宋体字众多的横向笔画的向上三角形的视觉影响下,在一定程度上给字面中横向的力造成阻碍,在大量文字的横向阅读中,造成视觉停顿,宋体字角修饰的造型特征因长期处于文字的竖排版和汉字意表文字的造字原理下所形成的。民国时期西风东渐,书刊封面的字体的排版受其影响,开始了大量的横向排版,拉丁字母连缀拼写的横向书写特点也影响着封面美术字的创作。例如1929年钱君陶设计《进行曲选》的封面美术字,直接将西文的新罗马体“u”“n”“i”应用在字的设计上,替换了原来字的偏旁部首,并改变了汉字字角的装饰形状,而采用了衬线字体的装饰造型(图4);又如1933年《自杀日记》封面的美术字大胆采用新罗马字体的字母替代汉字的笔划元素,突显罗马字体的特征,脱离传统汉字笔划和字架的构形规律,从而拓宽汉字的艺术表现范围。其三是民国时期的书刊封面美术字借鉴了西方点、线、面、体、抽象图形元素和具象图形的运用。例如1929年刘既漂设计的《菊子夫人》封面美术字就采用点、线、三角形的构成组合,虽是在字架的结构上变化,却将文字与几何装饰融为了一体;又如1933年《明星》杂志创刊号的封面美术字就采用带有具象特征的星形替代了字体中的笔画,整个美术字显得比较现代,又凸显杂志的特征。民国时期书刊封面美术字对西文的设计理念与造字构形方法是有选择性的吸收,在尊重自己本民族文字特点的基础上,大胆创新,勇于探索,创造出丰富的表现形式,为我们今天的字体设计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三、民国时期书刊封面美术字设计理念的转化

民国时期书刊美术字无论从字体的造型、排版、颜色、应用等都呈现出兼容并蓄的发展状态,既有民族传统字体形式美的存在,也有西文中艺术审美观念的融入,以丰富、多样、典型的字体艺术语言与形态并存且相互补充吸收,展现了民国时期开放的艺术生态环境,蓬勃发展的艺术状态体现了民国时期艺术家与设计师的设计思维与观念的转变。

(一)美术字的多样化创作理念

当时的社会在“欧风美雨”催化下,西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的生活方式影响着民国时期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资本主义商业经济促使民国商业美术的发展,美术字服务的商品类别也越来越多,美术字越来越细化,针对性越强。民国时期的书刊杂志作为文化商品,种类繁多,设计师为了追求更高的要求,考虑书刊杂志的内容、性质、风格、种类以及美的享受等各种相关因素,对字作了细致入微的设计,考虑全面。还有要适应图书业的发展,印刷技术的提升,书籍杂志形制的变革,常见的美术字造型不再是首选,书刊封面字体的结构形式的单一化逐渐向多样化转变。例如鲁迅的作品《呐喊》《野草》《热风》《朝花夕拾》等书籍封面的美术字风格迥异。又如钱君陶设计的《艺术论》《浊流》《时代女性》《进行曲选》的封面美术字千姿百态。细化分类的多样化设计理念造就了民国时代书刊封面美术字的辉煌。

(二)完形心理美学对字体设计观念的影响

完形心理学即格式塔心理学(gestalt psychology),格式塔”(Gestalt)这个术语起始于近代视觉领域的研究,“考夫卡认为,我们自然而然地以观察的经验,都带有格式塔的的特点,它们均属于心物场和同型论。”⑦而根据这两个原理得到的视觉认知经验就是图形与背景、接近性和连续性、完整和闭合倾向、相似性、转换律、共同方向运动的规律。民国时期的封面美术字设计虽没有对完形心理美学的原理形成系统的认知和运用,但有很多的美术字都符合完形心理学的特征。1929年刘既漂设计《疯少年》的封面美术字就是很好的例子,在“少”字“年”字之间采用笔画共用,完形心理学强调人的心里存在“完形压强”,大脑和眼睛在视觉的刺激会自动将不完整的图形寻求形的闭合认知,产生和谐与完整的形状。字体合用笔画也能自动完成心理认知。又如1926年开明书局发行的《一般》杂志,封面的美术字采用黑衬底上做了白色的字体,字体笔画为未封闭状态,通过“图像与背景”的完形心理学的概念,在眼睛的识别中,图底形状的相互转换逐渐识别中传递出的完整内容。

 

结语

本文通过对民国时期书刊封面美术字造型的研究,了解当时美术字的发展是顺应了时代的进步思潮与技术发展的需要。通过传承、发扬与创新,不断丰富了汉字的表现形式和审美观念,为当代的字体设计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丰富的精神财富。■(唐铄   华南农业大学)

 

 
注释:

①张召奎.中国出版史概要[M].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85:05.

②吕叔湘,丁声树.现代汉字词典[M].上海:商务印书馆,2012:05.

③陈之出.美术字学习[M].上海:美术读物出版社,1955:01.

④张爱民,周赞.字体设计[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9:27-37.

⑤吉姆斯·菲利奇.字体设计应用技术教程[M].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33.

⑥刘兴华.英文字母衬线与汉字字角的比较分析[J].装饰,2007(12):83-83.

⑦(德)库尔特·考夫卡.格式塔心理学原理[M].黎炜,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7:13.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