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电影 > 周一围早就是超级好的演员,你看了《演员的诞生》才知道?

周一围早就是超级好的演员,你看了《演员的诞生》才知道?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一月 21, 2017

在刚刚播出完毕的《演员的诞生》这期一开场,周一围与章子怡复现港片经典《胭脂扣》的片段,着实让人大吃一惊。

 

这一次,不是因为惯常综艺节目中的奇葩亮相或出格动作,在六分多钟的短片中,两人集中展现了十二少与如花在烟榻的缠绵与相约同赴黄泉的共死时刻。

 

十二少凝望着如花,从面无表情到泪眼婆娑,及至动作颤抖,调动起全身的能量,倾注于角色的「告别时刻」。

 

周一围非常凝练地呈现了一个不同于关锦鹏电影中张国荣那样柔情款款的十二少形象,他的十二少,在抱紧生命加速度逝去的如花之时,紧锁眉头,眼光悲痛空洞,祛魅了所有贵公子气,加重了一个普通情人的忠毁交加。

 

周一围、章子怡表演《胭脂扣》

 

面对章子怡的浸入式表演,周一围从气场上完全圆满了对手戏,同时,亦通过一种基于自我内心的适配体验,令短片中的十二少,有了更浓重的「周一围」味道,而非止于对既往经典的重复。

 

一如他在上一期中对《刀锋1937》角色的演绎,整体内敛、本质疏狂,是厚积薄发的集中表现。

 

《演员的诞生》作为主打演技比拼的综艺竞技节目,内容上与中国近年来风水轮流转的小品、歌唱或真人秀综艺有本质的区别。

 

尽管在形式上,《演员的诞生》仍然走不脱「犀利评委/导师」加「四季如常」剪入不同情境下观众情绪反应的模式,甚至在某些段落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声画不同步现象(在视频的弹幕中,围观群众已经有了相当仔细的观察)。

 

但通过现场或短片形式,让业已成名的专业演员以复现旧有影视表演片段的方式来进行PK,甚至作为导师的演员亦可以下场轮换角色,从这一点上来说,相比较时间较短的小品片段或歌唱,是比较考验观众耐心的。

 

竞技者所选的片段如果过于冗长,或者表演状态有所偏差,很容易被敏感的观众或某个明星的粉丝抓住辫子。比如第三期中《唐山大地震》的片段中王俊凯的口音,当场就引发了观众对其演技水平的正反对攻。

 

王俊凯《唐山大地震》

 

在大多数情况下,似乎选择比较煽情或有反转剧力的片段,辅以极尽用力甚至极尽夸张的情节剧表演法,很容易打动观众(是否真的打动评委不得而知)。反观《胭脂扣》中的周一围和章子怡,全程以旧版的颓靡平缓打底,自身又不依足既有的经典形象进行,是反其道而行之的低调表演来征服观众的好例子。

 

一方面,观看《演员的诞生》的受众,其关注演技(无论是针对资深演员还是小鲜肉)本身的心态要比纯粹观看舞台秀所带来的娱乐至死狂欢感要更重一些,在表演过程中,也更加容易关注到演员颜值之外最值得重视的表演层面并作出自己的评价。

 

在观看《胭脂扣》短片的过程中,观众其实很容易联想到以「关锦鹏-梅艳芳-张国荣」为先在线索的旧版经典,并拿来作比较。

 

《胭脂扣》(1988)

 

诚然,旧版影片造型与节奏皆堪称唯美,并在其时塑造了华语电影时代文艺片的一座标杆。

 

这部短片延请导演侯咏压阵,在美术及镜头语言上同样与这场缓慢的对手戏相得益彰,章子怡改编了梅艳芳塑造的如花身上的冷漠,周一围则落力用主动逼人而非张国荣式的犹疑眼光打定基调,这眼光似乎是他自己表演姿态的一种无意识流露。

 

周一围毕竟不是王俊凯,也不是刘烨,也不是章子怡,他有属于自己的公众面相,而以相对低调内敛的方式在面相最广大受众的一档综艺节目中「比缓慢更缓慢」地铺展角色,无论塑造成功与否,都已经与一些相对不成熟的青年鲜肉或太成熟的戏精演员拉开一段距离。

 

演员在《演员的诞生》里诞生,同时,这种诞生(首度或再度公之于众)也见证了演员自身的成长轨迹。对周一围来说,通过这档节目走向大众的,已经并非「十二少」本身,而是虚无主义的泛娱乐生态中,他的低调优质本身。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周一围,从本世纪初开始不断参与影视剧演出,在海岩剧《深牢大狱》(即《阳光像花一样绽放》)里的刘川,是他第一个为大众认可的角色,瘦弱白皙的外形与桀骜不驯,眼神如同剧中的命运一样迷离。

 

《深牢大狱》(2006)

 

路阳导演的《盲人电影院》中,善良又略带小聪明的盗版碟小贩陈语,同样是风华正茂的周一围贡献给世人的另一个世俗面向。

 

《盲人电影院》(2010)

 

而《绣春刀》中寥寥数场的配角丁修,彰显出克制的张扬与极尽精准的视线节奏,在暗藏机锋的对白与锋芒毕露的整体气场中,周一围又展示出与初出茅庐时期奶油小生外形截然相反的专注与直接,亦正亦邪,给予观众非常丰富的角色体验。

 

《绣春刀》(2014)

 

然而另一方面,周一围十数年来并非大红大紫,尽管表演生涯持续进行,但所承接的戏码,数量上不多,质量上不低。

 

有媒体形容周一围为一位「哲人式的演员」,他自己在形容演员与角色关系时的表态,似乎显露出与直截了当的中国明星工业(前工业)时代有某种程度的格格不入:「我演的很多种角色都有我的某一方面,所以不能说从某个角色上来看我的性格,我还是属于比较老派的演员,我会把自己变成那一个角色,很难告诉你哪个角色就是我。」

 

从《建党伟业》里的载沣、《绣春刀》的丁修、《少年》里的申哥以及《你好,疯子!》中的李正等非主流角色可以串联起来银幕上周一围对表演的琢磨,这些并不最吃重的人物身上总是聚积着极富潜力的能量,这种能量同博流量或大娱乐往往关系不大。

 

《你好,疯子!》(2016)

 

《建军大业》中同样锋芒毕露的陈峰,则仍然一以贯之地彰示周一围对表演力度把握的精准程度。不说一句废话,不做一个多余的表情,甚至没有给观看者在另一个维度想入非非的机会,这自然是主旋律影片角色塑造要求,何尝不是作为一个演员自我规训的表现?

 

所以,我们今天「发现」了《演员的诞生》里的周一围,看到他在这个新舞台上的迅速大红,这又岂是朝夕之功?

 

《演员的诞生》这个节目播出以来,可说是毁誉参半,不过,能让更多人认识到黄璐、辛芷蕾、周一围这些低调演员的实力,也是它的一件功劳吧。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