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初探可持续景观在生态都市主义中的作用

初探可持续景观在生态都市主义中的作用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一月 23, 2017

摘    要:文章从生态都市主义和可持续景观的起源与主要观点,对比二者的共同之处,探讨了可持续景观设计在生态都市中的作用,认为可持续景观是生态都市主义的直观表现方式之一,生态城市系统可以通过可持续景观实现持续量化,可持续景观为尊重生态约束提供城市形态。

 

关键词:生态;生态都市主义;可持续景观;景观设计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TU98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7)09-0061-03

 

一、生态都市主义

(一)生态

现代“生态”一词,起源于德国动物学家恩斯特·海克尔(ErnstHaeckel),在1866年首次用该词指出环境对个体发展的影响,他早期的兴趣在生物及其环境,以及亚历山大·冯·洪堡德(Alexander vonHumboldt)的面向模式,将自然历史转变为自然科学的研究。洪堡德的兴趣在植物社会学,后由瑞士植物学家约西亚·布劳恩布兰奎特(Josias BraunBlanquet)等人提出的知识谱系,认为生态城市是生物学和社会科学之间的新领域。

(二)从生态到生态都市主义

在20世纪,生态学的范围通过生态系统、生态环境和生态区等相关术语,在生物科学领域中扩大并有了更清晰明确的内涵。在弗雷德里克·克莱门茨(Frederic Clements)、查尔斯·埃尔顿(CharlesElton)、爱德华·O·威尔逊(Edward O. Wilson)的影响下,生态学逐渐向“人类生态学”转变,包括应用生态学中的行为学、生物社会学。从20世纪30年代起,一个不同于“植物社会学”的独特领域——“城市植物学”开始发展,它强调与本土生态组合为文化景观类型。
二战后,在德国城市日益增长的环境意识背景下,城市生态学提出关于自然景观真实性和自然保护范围的重要问题。城市政治生态学强调社会生态学依赖城市空间、资本循环的演化和建筑环境的产生。城市政治生态学面临的另一个不确定的方面,作为分析的重点,包括各种类型的生态前沿或经营景观,构成了城市和城市发展的因素。
2009年4月,在哈佛大学设计学院举行了以“生态都市主义”为题的会议,并在全球发行本次会议的文集《生态都市主义》,这是对生态都市主义最新最具影响的力作,在长期对城市化实践认识的基础上,从隐喻角度思考城市设计,亦是从经济、政策、文化和自然等多角度对城市设计的探讨。

(三)生态都市主义的概念及观点

1.对生态都市主义的概念没有一个公认的定义,目前存在的概念往往是原则性的或非常宽泛的,不是单一实体的概念,这些定义都应该被视为一个生态框架的部分。在生态都市主义会议上,莫森·莫斯塔法维(Mohsen Mostafavi)将生态都市主义描述为:对景观都市主义的一种演变与批判。在景观成为当代城市发展基本单元基础上植入生态观念,生态都市主义提出,要将涵盖环境与生态概念的现有当代城市思想汇总起来,并且为了描绘城市的这些状态而拓展传统专业与学科的框架。

2.生态都市主义主要特点是可持续性和复杂性

可持续性:运用可持续设计理念的微观层面,可持续生态城市、建筑、绿色能源等,使得生态可持续观念和设计方式变得更普遍。可持续生态环境的中观层面,保护环境、尊重当地环境的限制,城市的可持续环境系统为环境公平、资源共享提供了可能。在这个框架内,生态都市主义创建人所需要生产生活的空间。可持续发展的宏观层面,城市与自然融合,生态都市可以超越生态约束,利用多种方式来改善整个社会,实现环境、经济、政策和文化等目标可持续的发展。
复杂性:对生态都市主义研究和批判性分析,并非创造可持续发展城市的复杂性,而是讨论一套原则来指导城市规划。正是复杂性,使得生态都市的建设,远非一套广泛通用原则的简单应用。相反,它不仅是物质建设,也是微妙的重建和解构生态城市。生态城市主义描绘出愿景,同时创建环境可持续的未来城市。它提供了一个宝贵机会来实践愿景,提高城市生活可持续性的时候,是人类面临的最关键挑战之一。

二、可持续景观设计

(一)可持续观进入设计界

20世纪70年代,设计界将设计与可持续发展联系起来的研究得到了广泛的关注,许多学科寻找一个合适的工业文化和自然环境之间的平衡点。其概念是流行的,并促使环境保护悲观观点的边缘化,在该领域的主要观点有三个准则:伦理、技术修复和社会互动,这些准则被认为是可持续设计研究和理论发展的主要因素。
20世纪90年代,对城市化环境和可持续发展方面的研究剧增,部分原因是由两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引起,一是对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报告书(Report of the World Commission on Environment andDevelopment)引入可持续发展的概念,二是联合国1992年里约热内卢地球峰会(United Nations Earth Summit in Rio de Janeiro in 1992),成员国通过了21号决议——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行动计划。可持续发展是经济增长、环境保护和社会正义之间的正和关系。它认为,除了环境,应限制技术、文化和社会的发展。可持续发展为理念的提出,支持着今天可持续发展的主流解释和应用。

(二)可持续景观的主要特点

可持续发展有三个相互关联、支撑的要素:环境、经济、社会。可持续景观是针对城市中环境、空间维度、物质和精神的可持续,可以理解为通过城市景观规划设计来实现可持续。可持续景观,是能够长期稳定地提供景观服务、维护并改善本区域人类福利的景观。
可持续景观主要具有支持生态系统服务、弹性和自适性的特点。
1. 从非生物、生物、文化功能和服务上定义可持续性,可持续景观聚焦于生态系统服务。生态系统服务理念是联合国千禧年生态系统评估(2005)的一部分,该评估明确将完整的配置、管理和文化服务,通过生态系统提供给人,以满足人的需求。可持续景观支持生态系统服务的能力是显性的,以科学的评价、分析和讨论,作为可持续发展规划的目标,可持续景观因此可以连接城市形态、评估模式与城市发展进程,为城市可持续发展规划提供目标和准则,例如,改善水的质量标准,提供适合户外活动的开放空间等。
2. 由规划和策略构建弹性景观。弹性,是系统经历干扰并仍保持其基本功能和结构的能力。理解弹性是理解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可持续区域需要一个长期、多视角和非平衡观,看待未知方式的改变。弹性是新的可持续发展的思考方式,而不是一组特定指南规范。弹性理论是当代前沿的城市规划设计和景观设计。拥抱变化是弹性景观的本质,它能够适应前所未有和意想不到的变化,例如:降水和径流的变化强度,城市森林的组成和动态变化,影响生物量生产、碳储存和生物多样性,也会影响城市人们对文化认同和社会的适应力。
3. 适应性设计方法,其设计行为可以理解为设计实践,通过实践来促进创新。适应性设计方法,本质上是解决城市面临日益频繁、未知的干扰及破坏的挑战,维护城市结构功能和形式。随着时间的推移,城市将受到无法预测的变化和干扰,如许多城市已经受到更多极端天气的影响。适应性设计是研究和讨论用当地景观来管理一些自然资源,对当地具体问题的具体分析,用适应性设计策略解决未知的挑战,通过可持续景观考验对城市自然资源的管理利用效果。

三、可持续景观设计在生态都市主义中的作用

随着生态学科的不断发展,它越来越聚焦于景观和城市区域,生态和可持续观念在景观和城市设计中的实践,使得可持续景观系统和生态城市系统,形成维度上的耦合关系,生态上的正和关系。

(一)维度上的耦合关系及作用

世界人口的不断增长,快速城镇化加剧了社会和环境的矛盾。建筑和运输系统,增加了能源消耗和温室气体的产生,空气和水污染的蔓延,生物栖息地和肥沃农田损失,加剧社会问题的频发。人在生态系统中的主导性,产生了混合的社会生态景观格局。
可持续景观在生态都市主义中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其在生态都市系统中,通过设计自然,以提高城市中人与动植物的生存质量,平衡人与其它物种、人与自然间的关系。生态都市的生态系统服务,是我们得到来自自然的益处,如食物、水和能源等资源服务,空气净化、固碳、气候调节和病虫害防治等的监管服务,养分扩散和循环、种子传播等的支持服务,文化知识、精神激励、娱乐旅游等文化服务,都可以通过可持续景观得到持续量化,最终形成事物之间系统化的耦合关系。

(二)生态上的正和关系及作用

实现生态都市主义,可持性景观要作为城市的基础设施。景观负责城市的物质形态,景观提供了观赏、理解、调节和塑造环境的方式。可持续景观有助于将景观回归其根本意义,其发展为重构生态系统和城市设计,创造新的可能性。可持续景观作为生态主义城市的生态单元,其结构由斑块、廊道组成,斑块、廊道的大小、形状和空间配置,形成不同特征的景观系统,该系统构成生态网络,并支持多个生态系统服务及功能,因此发挥出不同的生态功能。
可持性景观的可持续性、再生性、弹性、恢复力和对生态系统服务的支持,推进着生态都市主义的实现。可持性景观让人与自然占据同一空间,用自然的思想设计、建造和管理城市,让自然与城市形成互动,构建新的城市生态环境,拥抱变化与挑战,挖掘社会、文化元素,使城市的自然系统和人类系统相互作用,相互改变,在此过程中产生能量正和。可持性景观为生态都市主义提供了一个潜在的战略,为城市生态系统提供一套基本的“城市”功能。
如上所述,可持性景观,对生态都市主义经济、社会、道德和空间等多个维度有诸多作用。当将城市可持续景观,作为生态都市的一个系统,便找到一种尊重生态约束的城市形态,为提高城市环境性能提供可能性。■(傅广仁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

 

 
参考文献:

[1] M Gandy. From urban ecology to ecological urbanism: an ambiguous trajectory[J]. Area,2015,47(2):150-154.

[2] Elizabeth Rapoport. Utopian Visions and Real Estate Dreams: The Eco-city Past, Present and Future[J].Geography Compass,2014,8(2):137-149.

[3] F Steiner .Landscape ecological urbanism: Origins and trajectories[J].Landscape & Urban Planning,2011,100(4):333-337.

[4]赵文武,房学宁.景观可持续性与景观可持续性科学[J].生态学报,2014,34(10):2453-2459.

[5] N Vladimir,A Jack,B Paul. Planning and Design for Sustainable and Resilient Cities Theories,Strategies, and Best Practices for Green Infrastructure[J].Biochemical SocietyTransactions,2014,42(6):1543-1549.

[6]杨沛儒.生态城市主义:5种设计维度[J].世界建筑,2010(1):22-27.

[7]曾马赛,戴彦.生态都市主义审视下的国内外相关理论、规划实践及研究展望[J].建筑与文化,2016(1):114-116.

[8]陈利顶,李秀珍,傅伯杰等.中国景观生态学发展历程与未来研究重点[J].生态学报,2014,34(12):3129-3141.

[9]唐思嘉,周曦,张威.论生态都市主义在我国城市规划建设中的应用[J].建筑与文化,2016(5):144-145.

[10] 莫斯塔法维.生态都市主义[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2014.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