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美术 >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一月 25, 2018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的作品后,

会极为默契地陷入一个认知“黑洞”,

这是一幅黑白风景画吗?

这明明是风光摄影啊!

2015年普京在参观俄罗斯博物馆时,

也受到了同样的视觉欺骗,

正当他为一张美丽的“雪景照”停留、驻足,

并不吝赞美之词时,

随行工作人员轻声耳语:

“这不是照片,

而是黑白雪景画。”

大写的尴尬有没有?!

而敢于在众人面前“忽悠”普京的,

正是格鲁吉亚的功勋画家——

Guram Dolenjashvili。

在他的绘画作品中,

我们看到的不是稀松平常的雪景,

而是大自然重笔之下的苍茫与浩渺,

一个令人惊艳叫绝的光影视场。

或莽莽苍苍、雄浑壮阔,

给人一种心灵震撼之美;

或静谧脱俗,意趣盎然,

有着无可比拟的温馨和希望。

Guram对光影的完美把控,

以及对细节的分寸拿捏,

都使他的作品逼真得如同黑白摄影一般,

高级,有质感,让人心驰神往。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这些极富立体感的素描作品,

居然是用一支铅笔绘成的!

Guram从13起,到如今74岁,

已经默默画了61年的雪,

人赐外号“雪魔”,

只因他对冰雪有种难以割舍的痴迷与偏爱。

不过说到Guram与雪景画结缘的契机,就要从一个悲伤的故事讲起:

1943年,他出生于格鲁吉亚的一个木匠家庭,父亲是个酒鬼,动不动就对母亲和姐姐施以拳脚,又打又骂。

不堪忍受家庭暴力的母亲,终于决定在一个暴风雪的夜里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讯。这件事对Guram带来极大的精神创伤,为了早日摆脱内心深处的阴影,13岁的时候他便独自跑到一家小商店当起了售货员。

每当下雪的时候,他的悲伤就如约而至,“既盼着母亲回来,又希望她在远方过得幸福”。

大雪纷飞,行人稀少,

商店里生意冷清的时候,

Guram就获得了一个画画的好机会,

一来缓解自己对母亲的相思之情,

而来打发无聊孤寂的时光。

只不过他在纸上画下的,

永远是同一幅场景:

母亲离家的那条路。

不理解的人说他是个“疯子”,

但Guram不去辩解,也不生气,

因为画画对他而言,

是疗愈心情的最佳方式,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他感到愉悦的了!

“只有投入绘画时,

我才不会惶恐,

内心有十足的安全感。”

寒冬时节,大雪封山,

长长的冰柱缀满了枝头,

行人的呼吸也化作了一股股白烟。

每当大家在屋里取暖的时候,

Guram却独自一人来到了冰天雪地。

他常常在厚厚的雪堆里站着,

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任凭狂风夹杂着雪花,

如刀一般刮在脸上却毫不动容。

有一次,他正在白雪世界若有所思,

甚至忘却自我的时候,

差点就把这条命丢在了荒郊野外,

幸亏被一位出门扫雪的老太太及时发现,

才没有尸横旷野。

类似的事件频频发生,

这个大家口中的“疯子”,

行为好像越来越反常……

但Guram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用肉眼捕捉这纯净世界里不同的美,

每个时刻,每个场景,

白雪都会展现出不同的美感。

家庭环境的不幸,

没有使他的画笼罩着一层阴郁的色彩,

反而流露出一股独特的温暖,

这股温暖足以冲破严寒,直抵人心。

我们常说:当别人开始说你是疯子的时候,你离成功就不远了。

1979年,Guram的作品第一次在南斯拉夫绘画双年展上出现,便震惊了世人。

“他对光线和阴影的把握,出神入化,你难以想象缔造这一切,用的仅仅是一只铅笔。”

随着名气的增大,俄罗斯博物馆、德国现代艺术博物馆、欧洲双年展等争相为其举办展览,收获了大批追随者。

然而Guram却不求荣誉,不求赞美,低调得让人有些费解:

他只想守着自己的郊外小屋,春季耕种,冬季赏雪。

要说老人对所有人提出的最真诚的忠告,就是“农人在春天播种,讲究时节,可画画,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在才华上锋芒毕露,

在做人上谦逊豁达,

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

无不是这样“藏露有道”、虚怀若谷之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