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多云转阴 18℃~31℃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丰子恺漫画的人生审美观照

丰子恺漫画的人生审美观照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三月 9, 2018

摘    要:丰子恺的漫画创作是他人生论哲学和美学思想在艺术实践中的运用。作为一名佛教居士,一名艺术家,他的漫画是佛家普度众生的悲悯情怀与日本画家竹久梦二的现代文人画风格的唯美融合。他提出并运用以“艺术的心”绘画之“三昧”、以文为画与以诗为境、以童心绝缘俗尘的美学原则,在漫画中创造了一个高贵的、常新的、超现实的艺术世界,帮助那些在滚滚红尘中受煎熬的生灵“解脱烦恼”“出入于清净界”,为具有艺术修养的欣赏者创造了一个幸福、仁爱而和平的审美世界。

 

关键词:丰子恺;漫画;人生论美学;美育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J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7)11-0127-03

 

丰子恺的漫画明显受日本明治末期和大正时期著名的插画家竹久梦二(1884—1934)的影响。梦二“画的简洁的表现法,坚劲流利的笔致,变化而又稳妥的构图,以及立意新奇、笔画秀雅的文字。”①200令他痴迷并仿效之。丰子恺从1925年开始在上海的《文学周报》上发表漫画,主编郑振铎为之冠以“子恺漫画”的题头,自此,我国绘画史上,便出现了一个独立的新画种:抒情漫画。

丰子恺的漫画体现了他的人生论美学与艺术教育思想,根据丰先生《艺术与人生》①66一文中的观点:“凡艺术(不良,有害的东西当然不列在内),可说皆是有实的,皆是为人生的。”①69根据艺术对人生的关系,丰先生把“应用”艺术和“纯正”艺术确定为“‘直接有用的艺术’与‘间接有用的艺术’。”①69因此,画家提倡过“艺术的人生”,创“人生的艺术”作品。艺术味与人生味,“最好两者调和适可,不要偏重一方。”⑤丰先生在自己的漫画创作生涯中践行了上述理论主张。

一、以“艺术的心”绘画之“三昧”

丰子恺认为艺术家要有一颗“艺术的心”,“艺术完全是心灵的事业,不是技巧的工夫。”①71用这样的心灵去观察外在世界,“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有所感悟,才能立意,受得深刻的创作灵感,赋予画作“三昧”,在丰富多样的风景、建筑、人物布局中取得抒情的意境,生活之“趣味”。

首先,谈谈“艺术的心”及其在画家创作实践中的运用。丰子恺的漫画发于灵感,出自笔端。他认为,艺术的动人之处,不仅要有高超的画技,必需怀有一颗“艺术的心”,“‘凡艺术是技术,但仅乎技术,不是艺术’。”①12丰先生的漫画,无不显示出画家的赤子情怀。如《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故绿》中学生向老师提问的画面、《蚂蚁搬家》中儿童充满爱心地拿小櫈保护搬家的蚂蚁队伍、《欢乐的恐怖》等作,都在日常琐细小事中,通过心灵的加工,变成笔下不凡的画面。

“艺术的心”包含了两个方面的意义,第一,这是一颗纯洁宁静的心,是老子的“涤除玄鉴”、庄子的“心斋”“坐忘”宗炳的“澄怀味象/观道”、郭熙的“林泉之心”、金圣叹的“澄怀格物”等命题内涵的现代延伸,是关于审美心胸(老子、庄子、郭熙)、审美主体与客体之间关系(宗炳、金圣叹)的理论。说的是只有心境空明,才能深入观察事物的本质。二,“艺术的心”还包含严羽的“兴趣”说和袁枚的“性灵”说一层含义:“即物起兴”,即画家由所见物之“兴趣”激发,在本真的性情中产生了创作“灵感”。

总之,“艺术的心”永远不变,作品就被注入了“常新”的艺术魅力。以完备健全的“艺术的心”观照自然与社会,才能由表及里,“超以象外,得其圜中”,创作出千古不朽的“常新”作品。

其次,“艺术三昧”与丰子恺漫画的艺术语言。所谓“艺术三昧”,即绘画中的人物、动物、植物、建筑等的位置经营“要统一,又要多样;要规则,又要不规则;要不规则的规则,规则的不规则;要一中有多,多中有一。这是艺术的三昧境!”①14也就是美学上的“多样统一”。一幅画中无论有几个形体与块面,都要在浑整统一中呈现美。

丰子恺的画作,通过观察人物的姿态、情境,运用想象即可补充画中人物的表情。丰先生作品除题材上的差别给人以新鲜感外,另一个主要原因便是构图的丰富多变。在传统中国绘画中,构图目的在于取势,有势才能达意,生成意境。

丰子恺漫画中构图与布势,真实自然,恰到好处,观者甚至不会注意它们的分布与排列,直接沉醉于画面的情景与氛围中。如《柳下相逢握手手》《两小无嫌猜》《此亦人子也》等等作品,人物、树木、山水、或建筑等,无论位置、疏密,还是空间处理都恰到好处。用高大的树木或建筑、月亮增加画面的“高远”感,远山延伸了画面的“平远”空间。白色的背景则为观者留下想象的空间。画中的每一笔也都包含了体面的结构关系。

总之,丰子恺先生以“艺术的心”“艺术的态度”“艺术的精神”创造“艺术的情味”,从而实现他绘画的美学理想。他的漫画色彩和谐、章法比例严谨有序,一个个独立自足的诗情画意形象,都饶有趣味,令人赏心悦目,陶醉流连。

二、以文为画与以诗为境

绘画是一门运用线条、色彩和形体等艺术语言,通过构图、造型、以及设色等艺术手法,在二维空间塑造静态视觉形象的艺术。根据艺术作品论的分层理论,绘画语言为第一个层次,内容和意境为第二个层次。丰子恺用漫画语言讲故事,抒情怀,画面流露出浓厚的文学气息,渗透诗的意味。

在内容上,丰子恺漫画的特点是“以文为画”。丰先生漫画用简练的笔法和深浅、浓淡适中的色彩、多样的结构造设出一幅幅具有情节性、戏剧性的画面。这些作品就是丰先生说的“文学的绘画”,一种除了“求形式的美之外,又兼重题材的意义与思想,则涉及文学堂的领域”①202的绘画。在绘画中羼入文学的意味,也是绘画大众化的一种便捷途径。

丰子恺关注现实,画作绘尽众生百态,因此题材较为广泛。有寓意深刻和含有讽刺意味的、传递人间至情的、表现童稚天真的、反映日常生活情趣的作品等,这些作品用漫画形象代替文字讲故事,每个画面都是一个故事、或一个寓言。丰先生深厚的文学功底和艺术修养,使他的漫画富含哲理却又情趣盎然,具有恒久的艺术魅力。

在意境上,丰子恺的一些漫画饱含诗情画意。中国画的意境,“就是画家通过描绘景物表达思想感情所形成的艺术境界。……绘画是否具有意境,是作品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②如果说内容上的文学性表现为叙事性和戏剧性,那么,诗意情境则是丰子恺漫画文学的抒情性表现。

画家的很多作品以古代山水诗句或富有诗性的语句为题而作。如:《杨柳岸晓风残月》《临水种桃知有意》《落红不是无情物》等等,都以诗句为主而画为宾,这些作品以情绘景,人与景、情与境不可分割。丰子书“把风景当作人物看,即‘艺术的有情化(personification)’。就是把感情移入于万象中,视山川草木为自己的同类,于是万物皆有生命,皆有情感了。”③正因如此,俞平伯赞其漫画“一片片的落英都含蓄着人间的情怀”;④朱自清评其画作是“一首首带核的小诗”。⑤在情景交融中,丰先生的漫画升华为意境美。

丰子恺是一位抒情漫画家,他遵循文人画或墨戏,特别是诗画结合的传统,创作了表面平淡,但却是最艺术的一个新画种:笔简意深,妙趣横生,情味悠长。虽然丰先生的画蕴含文学意味,但没有流于讽刺说理的庸俗而失去美感与性灵,他的作品在多样的章法与寓深刻于平凡的内容上高度融合统一,生成和谐、隽永的意境。

三、永葆童心以绝缘俗尘

丰子恺漫画中一个显著的特点是许多作品都以儿童为中心叙事、抒情、增趣。儿童是他漫画永远的主角。表现童心的纯真,不仅是丰子恺漫画的美学追求,更是他实现艺术教育目的的重要手段。他的“绝缘”论与康德的审美无功利说是相通的。

深谙世情的丰先生,发现成人无法挣脱利害关系的因果链,并左右了我们辨识事物的本质;理性随着年龄增长,人性也越来越不健全。因此,丰先生认为,我们应该“绝缘”,只有在绝缘的时候,我们“所看见的是孤独的、纯粹的事物的本体的‘相’。”①27继而发现善,感受美,实现人性的健全与人格的提升。而“人类对于美的教养若不提高向上,绝不能得完全的人格。”⑥

如何实现“绝缘”呢?丰子恺教给我们的绝缘方法,“就是教人学做小孩子。学做小孩子,就是培养小孩子的这点‘童心’。”①29丰先生创作的旨归就是用漫画唤醒我们的童心,教给我们绝缘的方法:“造出一个享乐的世界来,在那里可得到refreshment(精神爽快,神清气爽),以恢复我们的元气,认识我们的生命,而这态度,就是小孩子的态度。”①29丰子恺创造了一个漫画的享乐世界——充满童趣的审美世界。他把儿童/人当作风景,就是“艺术的绝缘(isolation)”。就是摒除一切传统习惯,而用全新的直觉的眼光来观看世间,便不分这是人,这是山,这是水,即所谓物我无间,一视同仁的境界了。”①129可见,他所描述的“儿童风景”是尘网中人通达美育目标的一种“艺术绝缘”方式。 用丰先生的话说:“图画科之主旨,原是要使学生赏识自然与艺术之美,应用其美以改善生活方式,感化其美而陶冶高尚的精神(主目的)。”①129显然,丰先生非常注重教育功能,他理论中的“人的教育”“美的教育”“情的教育”,都是通过具有“艺术的心”“艺术的情味”“艺术的态度”“艺术的精神”等涵养的艺术家的创作与欣赏实现的。这些概念和观点,“既是审美教育和艺术教育的题中之义,也构成了人生论美学的重要内涵和独特品格。”⑦丰子恺的漫画是他人生论美学与艺术实践水乳交融的成果,突出体现了“为人生”的美学观。同时,也实践了蔡元培先生倡导的“以美育代宗教”思想。

总之,丰子恺以独具一格的漫画为手段,不遗余力地实践着自己的人生论美学思想。他的画人物与风景并重,无论“艺术的有情化(personification)”,还是“艺术的绝缘(isolation)”,都达到了艺术的最高境地。他画中的人物与风景充分体现了他一贯追求的艺术生命精神,应和了“人的生命活动与艺术的生命精神”⑧的人生论美学表征。■(白艳霞   浙江理工大学 艺术与设计学院)

 

项目来源:本文为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20世纪中国艺术理论的现代性发展研究” (课题编号:18NDJC239YB)的阶段性成果之一。项目说明:本文是浙江理工大学引进人员科研启动基金项目“中国美育的当代转型研究(13122187-Y)成果之一。

 

 

 

注释:

① 余连祥.丰子恺[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

② 陈聿东.国画艺术[M].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2008:28.

③ 丰子恺.丰子恺自述:我这一生[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15:129.

④ 新浪博客:丰子恺:一片片的落英,都含蓄着人间的情味[EB/OL].[2014-08-17]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a9f510b0102uzmv.html.

⑤ 丰子恺漫画作品欣赏[DB/OL].[2015-05-03]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0503/07/7255173_467586763.shtml.

⑥ 丰子恺.艺术趣味[M].北京:海豚出版社,2015:34.

⑦ 金雅.人生论美学传统与中国美学的学理创新[J].社会科学战线,2015(2):179.

⑧ 聂振斌.人生论美学释义[J].湖州师范学院学报,2015(5):29.

 

 

参考文献:

[1] 余连祥.丰子恺[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

[2] 陈聿东.国画艺术[M].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2008.

[3] 丰子恺.丰子恺自述:我这一生[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15.

[4] 丰子恺.艺术趣味[M].北京:海豚出版社,2015.

[5] 丰子恺.活着本来单纯[M].南京: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6.

[6] 金雅.人生论美学传统与中国美学的学理创新[J].社会科学战线,2015(2).

[7] 聂振斌.人生论美学释义[J].湖州师范学院学报,2015(5).

[8](澳)白杰明.艺术的逃难:丰子恺传[M].贺宏亮,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5.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