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多云转阴 18℃~31℃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电影 > 政治正确的陈词滥调,无法解释《黑豹》的史诗级成功

政治正确的陈词滥调,无法解释《黑豹》的史诗级成功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三月 12, 2018

在《黑豹》上映前,关于它的传说实在有太多,比如烂番茄史上评价最好超级英雄电影,漫威有史以来最厉害的超级英雄,北美开画票房冠军等。这些话,你们听起来肯定都挺熟悉了。

而听起来不大熟悉的一种说法,也是很难在超级英雄片中出现的描述,那就是它前所未有地具有种族意识和政治自觉性

 

在刚刚结束的奥斯卡上,诺兰还来了一句:这部电影明年会入围奥斯卡最佳影片,似乎又把《黑豹》推上了一个台阶。

目前,《黑豹》在北美市场的票房也是屡攀高峰,已经跻身于北美票房历史榜单前十。很多人认为《黑豹》在北美获得如此热捧的原因,离不开政治正确,同理参考《逃出绝命镇》在奥斯卡上拿下最佳原创剧本的战绩。涉及有色人种,涉及第三世界,以少数群体为主角,《黑豹》「看起来」显然跟之前的超级英雄「大不同」。

在DC率先打出女性牌,《神奇女侠》以女性超级英雄成为初始超级英雄片票房冠军不到一年,转背漫威就打出一张黑人和女性牌《黑豹》,直接夺走了这个称号。

但是《黑豹》的史诗级成功,真的就是因为它关于颜色和种族的政治正确吗?这种结论未免也太简单粗暴了,完全可以套在如今的任何一部黑人题材电影上。

当我们谈到《黑豹》关于「颜色」的意义时,我们当然不能忽略它的诞生背景

黑豹的漫画形象在1966年诞生,当时正是黑人民权运动风生水起之时

1977年《黑豹》推出了漫画单行本,明确了他作为独立主角的意义。

2006年的动画电影《终极复仇者2:黑豹的崛起》里,黑豹也有着不少的戏份;2010年也更是有了六集的独立动画剧集。

《终极复仇者2:黑豹的崛起》(2006)

从诞生之日到现在,关于种族的抗争从未停止过,但《黑豹》成为独立的真人电影也早就是大势所趋。

因为他,本来就是漫画中的主角。

只是在「颜色之风」越吹越盛的当下,《黑豹》自然逃不过这一维度的解读。

所以,请不要再提《黑豹》政治正确的陈词滥调了,在我看来,《黑豹》就像是一个发生在今天的航海时代故事,用古老的方式,打开了一个未知世界的大门。

1.    三个闯入者

《黑豹》的故事与「航海时代」的共同点,就在于故事的发生地瓦坎达,这个被光学迷彩保护着的国度充满宝藏,就是隐没在现代世界里的新大陆。既然是航海时代,就要有领航的人。与其修饰性地说是领航者、冒险家,不如直接粗暴一些,把他们说成是未知世界的闯入者。《黑豹》里有三个人闯入了瓦坎达,获悉它了的真实面目。

第一个自然是安迪·瑟金斯饰演的英国白人尤利西斯,这个身份属性,对应了航海时代老牌帝国的冒险家,他打开了这个世界的大门,虽然没有深究,但是得到了第一手讯息。

第二个是马丁·弗里曼饰演的美国FBI,他是被主动带进瓦坎达的。因为要拯救他,瓦坎达主动展示了自己的高科技。熟悉漫威宇宙的人也会知道,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配角,而是联系起瓦坎达和外界的一个桥梁

第三个人则既是一种闯入,又是一种回归,他就是迈克尔·B·乔丹饰演的王室堂弟艾瑞克。他回到瓦坎达就是为了复仇,夺到王位。同时,他是一个在美国长大的黑人。

三个闯入者里,出现了一白一黑两个美国人。白美国人在瓦坎达的一举一动,都是被动进行的,他对这个国度一无所知,做任何事情,都在瓦坎达人的指令下进行。而黑美国人回归瓦坎达,目的是要主动掌握一切,并带有一种暴君的气质。其中有一段白美国人的台词,点明了黑美国人的暴君行为,全都是他在美国受到的训练所教授的。

这段台词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黑美国人的行径,代表的是旧派美国霸权主义的做法,怎样用杀人诛心的方式,去控制世界上其他的国家。白美国人则代表了新一代美国人的霸权主义政策,先容纳、学习,搭建一个信息的桥梁。大家能做盟友的基石,就是你有我没有的东西,我想以我的友谊作为交换学习一下。

所谓的航海时代,最终目的也就是扩张疆土,积累资本。安迪·瑟金斯的角色,象征了第一代航海家,直接、纯粹的掠夺和奴役。迈克尔·B·乔丹的角色,代表第二代「航海家」,先扰乱再维稳,获得区域的掌控权。马丁·弗里曼的角色,则是现在的「航海家」,以资源互换为掩饰,谋求利益。

2.    哈姆雷特与俄狄浦斯的结合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原始与巫术往往会划上等号,电影中,大众对瓦坎达的初始认知是蛮荒的,而真实的瓦坎达,整个国家也的确建立在在一种巫术的基础上,尤其是关于黑豹力量的传承。

巫术是封建迷信,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两者并不属于一个世界,反而有一点水火不容的感觉。但在瓦坎达,巫术和科技可以融为一体,相互转化。他们所信奉的巫术,本质上就是依赖于科技。

但是巫术给了《黑豹》故事性建立的基础逻辑,让它能够在一个高科技发达的国家,继续玩古希腊戏剧式宿命套路。乍一看,这个故事像是《狮子王》,黑豹是辛巴,身边还有一个娜娜和祭司,以及母狮子军团。他爸也像木法沙一样被谋害了,然后在天上给他指引人生,他的弟弟也近似于刀疤。

这一套叙事,初看像是《哈姆雷特》的变种,但是里面杀父戏码的替换,倒让人有点想起《俄狄浦斯王》。按理说黑豹是正统的国人接班人,但他无意中得知了自己父亲一件不光彩的事情,他作为儿子,按父债子偿的思路,也变成「不荣耀」的人。

而被杀死的国王弟弟的儿子艾瑞克,要回到这片土地来复仇,成为新的国王,他的举动本来是正义的,他就像俄狄浦斯王一样,与自己的命运不断抗争,最后却不得不妥协于命运的强大,虽然最后以瓦坎达人的身份回归故里,却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3.    颠倒的航海时代

未知的世界,失落的文明,也总能成为一个造神的好场所,《黑豹》便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对未知世界不同的认知。

一般提到非洲国家,就像彩蛋里联合国大会上的白人们一样,瓦坎达就是一个非洲的落后农业国家,人民都是第三世界的穷人。这一彩蛋对应了黑豹第一次出现的《美国队长3:内战》,他和他的父王也是在一个多国大会里登场。

《美国队长3:内战》(2016)

可是就在这片土里,藏着一个古老而又先进的文明瓦坎达,它有着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都无法匹敌的高科技力量,分分钟可以统治地球那种,同时环保还做的特别好。

这个不同的设置,可以被看作新时代的非洲奇观,它成为了漫威开辟的主战场,在漫威宇宙里,主要战场包括三类。

第一类,是「旧世界大战」战场,像是《美国队长》里的欧洲。

《美国队长》(2011)

第二类,是太平洋警察国家战场,以美国以及其发达城市为主,它们作为文明、先进和科技的代表,成为了电影中「被摧毁」的最佳场所。如果有一个外星人最爱毁灭城市票选,纽约一定首当其冲。

《复仇者联盟》(2012)

第三类战场,则在外太空,这是一种「西部大开发」经验的对外延伸,像是《雷神》系列、《银河护卫队》系列。他们故事的叙事空间虽然有地球,但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

《雷神3:诸神黄昏》(2017)

而在《黑豹》里,漫威却开拓了一个新的空间,第三世界国家——非洲

非洲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有很多种身份,它是生命的起源,是神秘的大陆,也是航海时代中备受屈辱的地方。片中有两个角色,分别用了两个词形容瓦坎达,一个是黄金之城,另一个是堪萨斯。

白人探险家尤利西斯,说瓦坎达就是传说中的黄金之城,这个地方不在南美,而在非洲。黄金之城是失落的文明,玛雅文化中一个重要的地标。关于这个城市的传说实在太多了,无数冒险家趋之若鹜,最终无功而返。

在航海时代,欧洲冒险家带着帝国的梦想,远渡重洋去开拓的疆土,他们并没有看到眼前的欧洲,而是梦想征服远方的亚洲和美洲,在他们的眼中,非洲始终穷困落后,而亚洲和美洲遍地都有黄金。

白人美国探员罗斯在昏迷中来到瓦坎达,苏睿公主跟他说这里是堪萨斯。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绿野仙踪》里的经典台词,「托托,我想我们不在堪萨斯了。」瓦坎达就像是一个奥兹国,外界对它的想象,在这片国土上都要全部颠倒。

在旧的航海时代,冒险家要远渡重洋。而到了现在,一个新的「航海时代」,全球因为信息化而缩小距离,人类的渴望变成跨越宇宙,瓦坎达仍然是这个航海时代里封闭的一部分,像过去的非洲一样等待被发掘。

超级英雄片系列,可以说是一个娱乐时代的造神运动,旧神如何陨落,新神如何诞生。在这个新的神谱里面,绝大多数的神明,并不是天生神力,又或者修炼成仙,他们倚靠的是现代巫术——科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